首页 军事 淘金网平台官网

第8906章 母老虎与雌狮子——说母大虫顾大嫂

紫英点头,交代她要小心一点。
   青歌道,“周青,你陪司棋去一趟吧。”
   司棋摇摇头拒绝,“现在洛陵城里人龙混杂,又有那么多江湖人聚集,周大哥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
   宋荣道,“我派两个身手不错的护送,司棋也是韩家小姐,即使半路遇上,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青歌只好同意,让司棋去了,紫英也继续劝说在场的几个人。
   夜色深深,风吹树动,无星无月,个把时辰之后,大队人马从四面八方涌来。
   青歌让宋荣亲自看守周秋纹等人,以防其中有人生事,她自己和周青则去到屋顶打探情况。
   猎猎火旗摇曳,娟娟马蹄踏彻,想必,这将是洛陵城里最热闹的一个夜晚。
   “周青,你说我是不是在乱来?”闻着风中的凛冽,青歌手里执着流光剑,目中进而有些沧桑。
   她真的能以这些人质换得五旗的支持吗?即使暂时答应了,她今后又要如何服众?
   想来此计也不过是一介权宜之计,如果失败,便是要被五旗两三千人马一同围攻了,不仅她和周青,还有宋荣的白旗都将毁于一旦。
   但是,她一向不善于谋略,也只能想出这么个办法来了。
   好歹,也有了一点谈判的价值,但,幸好她没有信错人,司棋和紫英帮了她很大忙。
   身旁的周青没有说话,只将手放在她的脑袋上拍了拍,像是安慰,他能做到的也只能这样了。
   “谢谢,幸好有你在。”青歌抬手握住他的手臂,幸好有这么让她放心的周青在,不然她一个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了。”
   周青轻轻嗯了一声,另一只手已握上了剑柄,杀气立显,“快走!”
   说完已经拔剑冲入黑暗中,青歌也迅速从屋顶下来,回到宋荣处的时候他和几个下人正和几个黑衣人打斗,周秋纹正意图跑出房间,却被青歌轻手一揽便丢进了屋内,顺手一根绳子将她捆在椅子上。
   黑旗王钟的两个侍妾见状也不敢再动,老太太和小男孩两人坐在角落里只静静看着,紫英在旁边给他们拿了厚毯子暖身,待她转身时,青歌已将屋里的几个黑衣人都解决了。
   宋荣指着地上被打晕的黑衣人道,“少主何不杀了他们?”
   青歌道,“杀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把他们都绑起来吧。”
   不多时,周青进来了,屋外丢了五个动弹不得的黑衣人。
   她跟周青这一路行来,除了救苏幕遮时杀过人,之后便再也没有杀过一条性命,而今,只要能拿下的敌人,便都不会取了他们的性命,这是她从吴越几人那里学来的仁慈。
   “妹妹,你不要管我!他们把爹爹杀了,你不要听他们的!”
   终于,两方对垒时,却是司棋被绑在五旗方阵的前方,要求交换人质的情景,而韩楚也被押在马上捆住,封住嘴不让说话,看来五旗终于齐心做出了选择,但是,何必要杀了韩非?
   青歌只身站在浩荡人马前,飘飞的火絮染过她的眼眸,留下点点星光闪烁在对面五个威风凛凛的方阵。
   “好,一个换一个,你们想换谁?”她不慌不忙在宋府门口的一只石狮子上坐了下来,笑问众人。
   洛天冷哼一声道,“当然是一个换五个!这丫头帮了你那么大忙,你忍心看着她死?”
   司棋喊道,“妹妹你别管我!我韩司棋不怕死!”
   “臭丫头!给老子闭嘴!”王钟上前踢了司棋一脚。
   青歌眉头一跳,按捺住心里的火气,也冷冷一笑说道,“洛首领这不是漫天要价吗?想来你们的娘亲儿子等加起来才有司棋一个的价值那般多?”
   司棋也笑道,“你们好看得起我司棋,我死也无憾了!”
   洛天将剑拔出来指向司棋道,“别废话!快把他们都放了,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
   青歌更笑,“洛首领的刀尖要是再近一分,你的老母亲可就没命了!”
   又道,“明明我就占了五个人质,你们又何必逞强呢!快将司棋放了,我也给你们还一个人回来。”
   说完她向里面叫道,“把周秋纹给带出来。”
   便有两个下人抬了周秋纹出来,手脚被捆,嘴里也塞了布团,眼里都瞪出了血丝,恨恨的看着青歌。
   “快,放人吧!能先换一个就换一个,你们说是不是?”青歌依旧坐在石狮子上,不慌不忙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你们派来的那些打前锋的江湖士兵已经全军覆没了,要是还有厉害的,就赶紧派出来吧。”
   毕竟人质是他们最为重要的人,洛天收了剑,道,“放了那丫头。”
   两边都将人质松了绑,让人质各自走回自己的方阵。
   “说吧,其他人要怎么换?”周秋阳骑在马上不咸不淡的问道,一只手假装不经意的伸向另一只手的衣袖间,与此同时,司棋正和周秋纹擦肩而过,就在这一瞬间,周秋纹一个飞快的转身就用头上拔下来的一支金簪挟持住了司棋,青歌那一瞬间的注意力都被周秋阳转去,这下见司棋被要挟,暗责自己的大意。
   “这样便可以再换一个人了吧?”周秋阳的嘴角浮起微微笑意,挑衅的看着青歌。
   司棋喊道,“你们杀了我吧!反正你们都杀了爹爹,干脆连我也一起杀了!”
   周秋纹一手掐着司棋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拿着金簪往她肩上刺去,骂道,“迟早会杀了你的,急什么!”
   “啊!”司棋一声痛呼,米白的衣服上顿时被鲜血染红,此举看得附近不远处的韩楚眼里一阵泪水,不敢置信的摇着头。
   而青歌也惊了,万万想不到周秋纹会如此狠毒,不然她就不会顾及对面站着的四个面貌不善的江湖人了。
   宋府内,宋荣和几个下人守着其余四个人质,而周青则忙着对付陆续潜伏进来的江湖人,渐渐的一个比一个厉害,当下两个正与周青打得不可开交,他的体力也渐渐开始下滑,毕竟他不是铁打的,再厉害再神通也是人,何况已经连续挡了那么多敌人。
   再一方面敌方的策略也帮了忙,先是派一些三四流的人进来消耗他的体力,然后再渐渐派高手进来,这样循序渐进,再高的高手也撑不住连番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