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帝女曦和

第222章

宫外一片嘈杂,凤锡灏看着那紧锁的宫门,想起昨晚的事,就一阵气恼,下令:“给朕撞开宫门!”

“是,皇上!”禁军撞开宫门,里面的场景真的还是美轮美奂,常年不住人的宫殿,竟然还可以这么生机勃勃!

“搜!”凤锡灏一声令下,禁军就开始了地毯式的搜查,但所有的宫殿都找过了,没有一个人!

“皇上,左偏殿没有!”

“皇上,右偏殿没有!”

“皇上,后面的厢房也没有!”

“皇上,还有主殿没有搜查,要不要……”禁军统领犹豫,这里可是宫中禁地,是先皇后(先帝的皇后)的故居,先皇后逝世后,这里就变成了宫中禁地,所有人经过这里哪个不是绕道走,如今他们进来已经是擅闯了,要是再进入主殿……

凤锡灏犹豫了,但他还是想找到那个黑衣人,闯了御书房的密室就别想活着离开,“搜!”

“是,皇上!”皇命难违,所有人都进去搜查,凤锡灏在外面等,却突然听到里面的人在喊:“皇上,这里有人!”

凤锡灏一听就向里面走去,就看见了主殿桌子边,晕倒了一个人,而且桌角处还有血迹,他好奇的上前查看,却没想到会是雪芙,急忙上前扶她起来,当触及到她的后脑时,手上突然黏糊糊的,一看竟然是血迹,还不少,地上也有,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将雪芙打横抱起急急向外走去!

“芙妹你撑住,朕带你去看太医!”凤锡灏边走边喊,“来人,传太医,快传太医!”禁军全部撤离先皇后的寝宫,殊不知在他们走后,凤西凉和那个隐卫从房梁上下来,凤西凉捂着右肩的伤口,凌厉的眼神扫向那个隐卫,隐卫惊恐地跪下!

“你竟敢打伤她,本王……”

“王爷,属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不那样,大小姐难摆脱嫌疑!”

“王爷,还是速速离开,回府之后,属下自行领罚!”

因为说完就快速和凤西凉一起离开皇宫,却不知这一天,凤西凉的心已无宁静之地……

御书房内,雪芙躺在龙床上昏迷不醒,头上绑着一层厚厚的纱布,凤锡灏在一旁走来走去,太医跪在龙床边给雪芙诊脉,额上已经布满汗珠!

“怎么样?”

“回皇上,小姐她是……是受到了过度惊吓……后脑又遭到了撞击……所以才会昏迷不醒!”

“芙妹她何时能醒?”

“回、回皇上,大概一、一个时辰时候小姐便能醒,臣给小姐开一下安神的方子,只要按时服用,小姐定能有所好转!”

“下去下去,古喜,跟李太医去拿方子抓药!”

“是,皇上!”古喜得到皇上命令之后,知道皇上心情不好,就快速示意太医赶紧离开御书房。

“古公公,皇上这是怎么了?还有,一个舞姬怎么能上皇上的龙床,这可是大不敬之罪,皇上这不是胡闹吗?!”

“李太医,有些事您还是不要问的好,咱们做下人的,做好自分内的事就好了。”

李太医听后长叹一声,“皇上这些年越来越胡闹了!”

“快去太医院开方子抓药。”

李太医听后,只得和古公公一起向太医院走去!

御书房内,凤锡灏一直守着雪芙,等着她醒过来,却发现雪芙睡梦中仍在呓语,他好奇地凑上去,却听见她在叫一个人的名字!

“四哥,七哥在……在绝情崖底……快去救他……快去……”

……

夜晚悄然而至,雪芙已经睡了三个多时辰了,依旧未醒,躺在龙床上睡得很不安稳,眉头紧皱,好像做了噩梦!

御书房内只有凤锡灏一人,他一直守在雪芙身边,雪芙梦中的呢喃,他全部都听见了,看着她不安的睡颜思考着什么,他已经怀疑雪芙的身份了!

“君灵雪,什么天帝之女的转世,不过是一个妖孽罢了!”

“你真的以为王爷爱你吗?”

“他只不过是看中了你云国嫡公主的身份,你知道堂兄给你准备了多少嫁妆吗?”

“五十箱金银首饰,五十箱珍奇古玩,五十箱绫罗绸缎,还有宫女太监不计其数,不止如此,竟然还有十座城池作为封地,那可是十座城池啊,是云国最富庶的地方!”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做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宠爱疼惜,我呢,我又有哪点比你差了,琴棋书画我哪点比不上你,哦,身份,身份是比不上你,你是高高在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嫡公主,我是王府庶女!”

“原本我应得的郡主之位,就因为你的一句话,没有了,还有夜王,那天他明明看上的是我,是我君珊,你只不过是后来者,却从我手里抢走了他!”

“现在不一样了,我变成了你,你所有的一切如今都是我的了,你的公主身份,你的丰厚嫁妆,夜王也快要是我的夫君了,而你,只是一个阶下囚!”

“看看这张脸,我用的还是很满意的,谁让他就喜欢你这张狐媚脸呢?”

“很快,很快他就会是我的了,你就等着下地狱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