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 3199app下载

第7858章 老公你退步了(3)

第24章 战火蔓延至课堂
   路人看见一个鼻子上贴着创口贴的奇怪女生,怒气冲冲的瞪着前面的电线杆。于是路人甲路过时叹息:“这孩子真可怜呐,这么小就痴呆了……”
   璃音通过眼神示意雨夏淡定……她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
   皇家花园——“雨夏,今天你好惹眼哦!”弥耶凑上前,看着她自己上的创可贴。
   “嗯……今天雨夏的校服也很特别……袖子上的口子是故意割的吗?”璃茉一本正经的研究着雨夏的校服,时不时发出几声感叹……
   “雨夏同学,别告诉我你是故意的……”连优雅的唯世看着她今日的装束不由得嘴角抽搐……
   冰见雨夏扯过桌子上的本子和笔,用力的写了几个歪歪扭扭却力度令人嘡目的字:黑色星期五……
   “唉,那还不如故意的呢……”节奏说出了大家一致的观点。
   “听说今天又有新的转学生……”弥耶激动的转移了话题。
   “是我们班吗?”璃茉也点点头。
   “璃茉茉好聪明!”
   “……亚梦,你怎么看?”璃茉看向亚梦。
   “好像也有守护甜心……”
   “好像还是帅哥!”
   “好像很冷……”
   “好像家世很好……”
   雨夏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好像我要走了……”。
   她起身,迷迷糊糊走向班级……
   “呃……雨夏怎么了呢……”凪彦一头雾水……
   所有守护甜心相视一眼,一起回答道“黑色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
   “对!黑得暗无天日……”璃茉再次用骇人的声音答道。
   教室——毫无疑问,这么短短的几百米路程是在万众瞩目下走过来的……
   有不解,有仰慕,甚至还有……怜悯……
   假如这时的脸再抹上一些灰尘,堂堂的冰见大小姐就可以上街乞讨去了!绝对没人怀疑!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她一天不说话,不出位子一步总可以了吧……
   她一边翻着语文书,一边暗自赞叹自己的智商……
   一想到自己的鼻子,又把书立起来……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同学们安静!今天,我们又来了一位新同学……”二阶堂老师提提高倍眼镜,秒杀了下面全部的同学。
   雨夏的右眼皮跳的越来越严重……手也抖起来……
   “雨夏同学,请你把书放下!”二阶堂老师终于瞄到了某个颤抖的小猫。
   “我要学习……请新同学自我介绍吧……”多么义正严词的口气啊!
   “雨夏,前面的新同学有守护甜心!”后面的亚梦拉拉她的领子。
   “哦哦哦哦哦哦,晓得了!”她干脆把头靠在了桌子上,一副无力的样子!
   “有请新同学……”
   接着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掌声。她就纳了闷儿,为什么当初她转来的时候,就没有这么热烈而又隆重的掌声呢……
   只听得底下同学“嘶”地声音……本来已经停止的掌声又响了起来……
   “新同学好帅!”女生甲撞撞同桌女生乙。
   “就是……完蛋了,又要晕了……”女生乙一脸花痴。
   “你怎么还没有晕……”
   “晕了就不能看见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帅哥了……当然不能晕啦……多亏啊……”女生乙激动起来……
   雨夏转过身看向亚梦,只见她张着嘴巴……眼睛目无焦距……她暗自咽了一口口水,自讨没趣地转了回来……
   以她现在的面貌,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帅哥啊!会被当成丑八怪的!为了给帅哥留个好印象,当然要先抵制住帅哥的诱惑啦!多么精辟的理论啊……
   雨夏为自己的“理智”暗自窃喜。
   古书有云:“小不忍,则乱大谋!”她一个小小的同学为了美好的锦绣前程,当然要把这个理论贯彻到底啦……
   “大家静一静,我们来听一下新同学的自我介绍……”二阶堂老师适时喊停,同学们的兴致顿时消了大半。
   “我是安藤凌枫。”不带音调的声音从前面的男生口中传出……
   酥酥麻麻的,又剽窃了一大票女生的芳心……场下又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相比较其他同学的激动和兴奋,雨夏的神情……实在是……实在是有些纠结……
   不光嘴角抽搐,更是把嘴巴长成了“O”字型。
   安藤凌枫!这名字为虾米这么熟悉!这个曾经是她一度不能忘怀的名字……
   她悄悄地亮起小眼睛,看着讲台桌前的男生……
   刀削的侧脸,完美的五官,亚麻色的头发,完美的不像是从人间出来的……
   最最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气质!就像是从北极旅游光观回来的一样,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把人冻成冰雕!
   没错!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小坏蛋!不!小坏蛋已经长大变成大坏蛋了!那个说的好听说要拿巧克力,可是最终拿着又酸又涩的青杏给她吃的坏蛋!那个在她头上敲了一个爆栗的恶魔!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认得!没想到,又遇到他了!应该感谢苍天又要给她一次磨练的机会吗?是老天爷派遣她来考验她忍耐力的吗?是上帝爷爷觉得她还太幸运吗?!
   这个星期五过得还真的是好黑暗啊……
   她忘了,古语又有云:“……冤家路窄……”
   她撤下小脑袋,一双小手用力扯着那本可怜的书本,身上包围的怒气,仿佛让人看见一个正在喷发的火山……
   “亚梦,雨夏没事吧……”璃茉小声地对着亚梦。
   亚梦已经彻底无语……她还没看见过雨夏发这么大的气呢……‖∣教室同样沉默了许久……大家才从好听的男声中清醒过来。
   “安藤同学刚转学过来,大家要多多照顾哦……”
   “我不需要别人照顾……”
   冷冰冰的语气,让二阶堂老师的笑容僵在嘴角……冷冷的寒风无声的拂过……
   “呵……呵呵……大家要和安藤同学好好相处啊……”老师尴尬的提提眼镜。
   谁和他好好相处!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企鹅说自己想待热带了……热带鱼说自己想去北极玩会儿!
   “那么,安藤同学改做谁旁边呢……”二阶堂老师用手撑着下巴……
   女生们蠢蠢欲动,但是在安藤凌枫绝对零度的扫射下,一片风平浪静的景象……
   虽然这种绝世帅哥难得,掂量再三,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啊!大家无疑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冰见雨夏看着自己旁边空余的座位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坐我旁边,千万不要坐我旁边……”末了,她加了一句“如果上帝爷爷让安藤凌枫坐我旁边……我我……我哭给你看!”
   “既然没有多余的位置,我就坐那儿吧……”安藤凌枫指着雨夏旁边空余的座位。
   一股冷气爬上了雨夏的脊梁骨……自己最最最最不愿看见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事与愿违啊……老天无眼啊……上帝不良啊……
   就在自己对老天抱怨第36遍的时候,二阶堂老师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雨夏同学,打个招呼吧……”
   “没什么招呼好打的!”她的语气里已经有了发怒的前兆,回答得十分坚决……
   “呵……这位同学的校服还真是有特点呢……”安藤凌枫两手交叉,冷眼看着把头埋在书堆里的冰见雨夏。
   “我喜欢!你羡慕嫉妒恨了是吧……”雨夏把手当成了惊堂木用力往桌子上一拍,整个身子也“咻”地站了起来。
   不过,刚站起来就后悔了……自己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要被笑成虾米样子尼……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是大乱特乱了……!
   卡通的创可贴正安安稳稳的贴在雨夏的鼻子上,乍一看像极了马戏团出来的小丑……
   安藤凌枫本是不屑的转过身,想一睹她的“芳容”……当看到某人是以这种爆笑到极点的的形象时,用了不知多少力气才保持住他冰山的形象。
   虽然安藤凌枫的样子仍旧像极了玄武岩,但是眼中却流淌着不可抑止的笑意……
   在她眼中,这是多么刺眼的东西啊……
   “安藤凌枫!”雨夏以一种像秒杀的眼神看着安藤凌枫,口中则是硬从牙缝中挤出的几个字。
   “难道这位同学就是这么欢迎新同学的吗?”安藤凌枫走近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雨夏。
   KAO!没事长这么高干嘛!鄙视之……
   “那也要看欢迎的是什么人!”
   “你对我有意见……”他用的不是疑问句,不是反问句,而是感叹句式的肯定句!
   雨夏气呼呼的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指着面前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安藤凌枫。
   “很有意见!”此仇不报非君子!不,女子!
   安藤凌枫抿着薄唇,却隐隐有发怒之前的征兆。
   台下的同学看的一愣一愣的,而二阶堂老师则是一脸兴致。见安藤凌枫发怒的表情,为了照顾一下这些同学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得不适时打出一个休止符。
   雨夏怒气冲冲地做回位置,而目光却未曾离开。
   “安藤同学刚从中国回来不久,难免有磨合期,大家多多照顾……”
   台下除了某人,其他人都是一个整齐的一个字:“是!”
   恶魔就是恶魔!不管是那时候的小恶魔还是今日的大恶魔,7年时间都没使他的功力有所减弱!不愧是魔头中的极品!
   想让她和大魔头好好相处!别说连门就是连窗户也没有!就算和他好好的说话,那也是荒天下之大谬……!
   是的!就是这样!
   安藤凌枫!早在7年前,我们的梁子就结下了!现在,旧账新债一起算!
   来日方长……你给我等着吧!
   “我觉得安藤凌枫身上有守护甜心的气息,但是没有看见他的守护甜心啊……”
   璃茉和亚梦围在雨夏桌前,讨论着新转来的安藤凌枫。
   “会不会弄错了哦?”璃茉泼下一盆凉水……
   “别和我提安藤凌枫,戒了!”
   亚梦和璃茉相视一眼,识趣的走开。
   “雨夏今天是不是吃了炸药包啊……是不是打算炸死安藤凌枫!”璃茉用低沉的声音很小声地说着。
   “有可能!”亚梦邪笑着点头。
   “我也希望炸死安藤凌枫!”
   “为什么……”
   “因为他比我更拽……”
   自习课上——那个很负责的二阶堂老师再次跷课!对!是老师跷课……本来的国语课变成了自习。
   又因为这是星期五最后一节课,教室的氛围不亚于中国的过年……
   当然啦!冰见雨夏凭着“我杀不死你瞪死你的”良好道德思想,目不专盯的关注着安藤凌枫。
   安藤凌枫的额角突然青筋抽动,手上的笔用力地在薄薄的纸上划着,用来越用力,终于划破了纸张。他突然转身对着雨夏,“你知不知道,盯着一个男生很不礼貌!”
   雨夏毫不示弱的瞪着他“我,不,知,道!”
   “不要瞪我!”
   “为什么!脸长得不就是让人看的吗!”
   “好女孩不应该盯着别人看!”
   “那我是不是还要经过首相的批准,拿到许可证书才可以瞪着你啊!”雨夏干脆站起身,食指指着安藤凌枫……
   他的脸上微微露出了病色的苍白,性感的嘴唇也有些颤动。
   雨夏对他现在的表情满意极了……跟姐斗,再练个百八十年去!那时候虽然不能战胜姐姐我,倒也不至于输的这么难看……
   “一点也不洁身自爱……”安藤凌枫用余光瞥愤怒的瞥了一眼冰见雨夏,视线再次回到纸上。
   我们是有修养的人,不和这种“麻辣老婆婆”纠缠……有失风范……
   “是呐,就是你安藤凌枫最自爱了……口才不好就作冰山!”不把他安藤凌枫逼成疯子!她下辈子誓不为人,下辈子她做熊猫去!
   “唯小女子难养也……”
   他竟然没有发飙!这不是重点!他竟然讲了中国的俗语!咱这也不是重点!最最最最给力的是:安藤凌枫竟然说的是中文!额的神啊……拿道闪电劈死自己得了……
   她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眼睛里隐隐的有些泪光,晶莹剔透……都是激动的泪水啊……
   是有多少年没听见中文啦……
   “别对我犯花痴!”
   安藤凌枫好像是接触到了她煽情的目光,毫不留情瞥过一眼。
   雨夏的笑容僵在嘴角,凉意漫过全身……
   要是唯世肯定会笑着问:“这位同学,有事吗?”但是这座有着“南极牌”冰山的表情却好像看见了世界上最难看的一幕似的……同样是人!日本人!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勒……
   呃……忘了,面前的不但是冰山还是自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