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6章 谁欺负谁

虽然此刻他都要气炸了。

但是澜世苍珉有气,是不敢对着自家师弟师妹们撒的。

因为,他要维持他在众人心中大师兄稳重老练,材高知深的形象。

所以他这满腔的怒气,只能是憋屈的藏在腹中暗暗恨的咬牙切齿。

等他一转眼,这才发现了已已经是看了半天热闹的又灵之时。

澜世苍珉满腔的暴怒,好似找到的宣泄的出口。

他端着一副仙人高高在上的架子,说出的话亦是俯视蝼蚁一般的口吻。

“哪儿来的臭丫头,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偷听我们师兄们谈话。”

“我们炎羽宗的事,可不是你这野丫头能随意偷听的。”

“现下,如若你能自废五识,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放你离去。”

听到大师兄对着人家一姑娘,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停止了哭泣的殷筱柔和流紫涵,十分不赞同抬起头。

殷筱柔:“师兄,她不过是个姑娘,不要为难与她,赶紧追寻那魔物要紧。”

流紫涵:“对啊师兄,我们是来找魔物的,别为难人家姑娘了,还是快点去追那魔物吧!”

余下三人,见连殷师姐和流师妹都开口了。

他们要是继续还眼观鼻鼻观心的,似乎不太合适。

况且他们也不是很赞同,大师兄这般恐吓那位柔美的姑娘。

话说,那姑娘长的也太美了吧!

她们殷师姐和流师妹,在宗门那也算是顶顶出名的美人。

可和那姑娘一比,殷师姐和流师妹的美,就显得有些拿不出出手了。

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

那姑娘何止美,简直就是绝色倾神啊!

大师兄他?不会是看上这姑娘,想收入帐中吧?

三人大惊,因为他们好像对大师兄不良的居心,真相了。

不过,有殷师姐和流师妹在,大师兄不会得逞就是。

三人也是纷纷出声,说着大师兄算了,我们还是继续追寻那魔物的下落之类。

“都给我闭嘴。”

澜世苍珉大喝一声,惹得殷筱柔和流紫涵皆是眉头一皱。

这样的大师兄和在宗门的时候比,简直判若两人,让殷筱柔感到十分的陌生。

噗嗤,自废五识?

那是要她不得好死啊,他倒是真敢说!

又灵嗤笑出声,真是笑死个人了,看来这人不仅脑子有坑,还十分阴毒。

不过好在,他的同门没有他这般愚蠢就是。

“如果,我说不愿呢。”

呵……

又灵此时兴致盎然,她倒是想要瞧瞧,这人牛b成这样是有多大的能耐。

一上来就让人自废五识,瞧把他给能的,他怎么不上天呢。

一个修炼者,失去了五识那不就成了废人。

想到这里,又灵暗暗在心里,给澜世苍珉打了个大大的红色×号。

他们一行人突然的就冒出来,然后站在自己面前就唧唧歪歪个不停。

现在居然有脸说她偷听?真是太不要脸了。

不要脸就算了,居然还想着让她成为废人一个

又灵装作一副被吓到胆颤的模样,轻抚着胸口处。

哇,她真的好怕怕啊!

香蕉你个芭拉。

难道他是觉得,她是长了一副她很好欺负的脸?

不过,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又灵嘴角微扬,颜绝魅惑,迷的在场的几人是上天入地不停的来回变换。

“呵,姑娘我胆子的确不算是小。”

“不过嘛,刚刚分明是你们一行人满突然就冒出来。”

“打扰了姑娘我吃野味的雅兴不说,你是什么东西啊,有脸说是本姑娘偷听。”

“什么偷听不偷听的,就你那点子破事儿。”

“入了本姑娘的耳中,连本姑娘都替你觉得脸上臊的慌呦。”

“你说说你,怎还有脸开口?我要是你,早就自个把嘴毒哑,免得出去丢人现眼。”

旁的殷筱柔暗暗称奇,这姑娘嘴皮子好生厉害。

又灵一口气,就把澜世苍珉喷了个体无完肤。

气的对方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之后,便再看也不看澜世界苍珉几人一眼。

反而是,旁若无人般的把玩起自己那青葱玉指来。

又灵那一脸,我就没把你这只爬虫看在眼里。

她那极度不屑的表情,深深刺痛了澜世苍珉那本就扭曲的的内心。

“臭丫头,真是生的好利害的一张嘴!”

“就是不知,是你这张嘴利害,还是我手中的灵剑更加的锋利呢?”

澜世苍珉紧握着手里的佩剑,冷青的脸此时早已变得黑沉一片。

想必,他现在的怒气值,已是在爆表的边缘蠢蠢欲动了。

剑拔出鞘,似有光影闪过,眼见澜世苍珉的剑,就要向着又灵刺去之时。

殷筱柔和流紫涵同时惊叫出声。

“姑娘小心。”

又灵虽然不怕澜世苍珉,但有人善意的提醒,她还是很感激的。

于是她微微额首,向着殷筱柔和流紫涵投去一抹感激的微笑。

殷筱柔流紫涵在她们炎羽宗,也算的上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不想她们遇见又灵,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对于又灵的美貌她们自认,就是拍马也是她们难以企及的高度。

那姑娘,怎一个美绝人寰了的。

对于美好的东西,人们总是下意识的想要去呵护。

“师姐师妹无需担心,鄙人不才,不过是想要和这位姑娘讨教一番。”

“姑娘,你看可否赐教一二。”

澜世苍珉早在和又灵交谈的时候,发就现了她惊为天人的美貌。

特别是她那一身绝尘的气质,如九天神女一样的高贵圣洁。

哪怕只是看上一眼,便令他不自禁的浑身火热起来。

澜世苍珉喉头滑动,像是寻得了极品美味,看进了眼中便是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未免被师弟妹们发现他的异样,他只得继续装出狠厉的模样。

大有一副,和又灵死磕到底的势头。

实则在澜世苍珉看来,这样绝色的美人,就应该让他抱在怀里好好的疼惜才对。

又灵随意的感应一番,就已扑捉到澜世苍珉此时内心那Y X肮脏的Y W 。

又灵那叫一个气啊,眼里都快要喷出火来。

这丫的,竟敢YY自己,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等下,她要不把他揍得连亲妈都认不出,她就不叫归又灵。

就在澜世苍珉准备继续靠近她的时候。

“等一等……”

又灵大喝一声,灵机一动想出来一个损人的法子。

于是,她嘴里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腔调。

“哇,这就是大侠你说的灵剑啊!果然是好宝贝”

“姑娘我还没见过呢,大侠让我开开眼吧?”

又灵满眼崇拜的目光,一时,倒还把要动手的澜世苍珉真给唬住了。

澜世苍珉很受用的同时,忍不住猜测,这臭丫头难道是被他王霸(王八)之气给吓疯了?

虽然不知道又灵嘴里的大侠是为何意,不过看又灵的样子一定是在夸赞他就是了。

又灵说话间,还向着澜世苍珉走近了一小步。

等她刚要抬手抚上澜世苍珉给的剑时。

那剑一下锵的一声,又被澜世苍珉插回了剑鞘去。

瞧着又灵那一脸的谄媚样,身为八大宗门弟子的澜世苍珉,心里得天独厚的荣耀感瞬间提升。

特别是,他们炎羽宗还排在八大宗门的第五位列,他又是炎羽宗主的亲传弟子。

将来,不出意外的话,炎羽宗定是非他莫属。

此时,加上身侧又有又灵这个绝色美人的崇拜(装的),澜世苍珉他能不傲娇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至尊女仙,捡只猫咪是妖帝至尊女仙,捡只猫咪是妖帝小蝎子的猫猫|仙侠她天赋异禀,丹药驭兽,阵法炼器。 她无所不能,却奈何不了某位厚颜无耻的妖帝……。 神兽是她的灵契萌宠,她是最强御灵师,更是喜欢用双手重剑的无双剑修,拥有白莲花的外表,腹黑女汉子的内心! 天下无敌的妖帝,是她的头号粉丝。 三界六道强者敬而远之的霸道妖帝。 却唯独把她宠上心尖,计谋,胁迫,怼天怼地一路保护,化身小奶猫装傻充愣恶意卖萌,只为抱得美人归……
  • 极品散仙传极品散仙传虫族魔法师|仙侠千战百炼仙者骨,紫气东来一散仙。
  • 原始社会珠仙记原始社会珠仙记丸皮|仙侠青年仗义的盗墓侠却在特殊的墓中墓摔死,摔出灵魂不死心接着盗墓,结果触发机关魂穿到原始社会小孩身上,看到族群劳作愚昧,本来心灰意冷,一颗修仙之心却被老狗唤起,好不容易顺风顺水,结果遭遇原始社会统治阶级种种迫害,先隐忍后勃发,在原始社会混的一发不可收拾。
  • 仙剑之慕容紫英传仙剑之慕容紫英传小印章|仙侠这大概是一个现代憋屈男穿越到仙剑四的故事 “昨晚我翻看典籍都没有发现琼华有人成仙的记载,但是却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说着女子便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元~~~” 男子神经反射般地道 “停!典籍???” “啊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 羞花传羞花传三克油盐|仙侠火神祝融和冰境公主结婚诞下一女,取名含羞。预感到含羞一万六千年后有一情劫,为怕含羞,有辱家风,冰境公主将手握其脚踵将含羞浸入忘情水中,最终仅留下脚跟情根未灭。后冰境公主与祝融性格不合,长居西王母昆仑山不归。祝融只好把含羞托付给万花庄的桑伯伯照看长大。 天帝的蟠桃园五万四千年一大熟,桑伯伯让含羞同去, 佛祖带来的大鹏鸟在宴会上耍酒疯,吞食小龙,鲤胜赶去制止。鲤胜灵力不及大鹏,被大鹏所伤。危急关头,桑伯伯挺身而出,不幸被大鹏鸟吞食,为救桑伯伯,含羞设计用蚕宝宝的丝线缠住大鹏鸟的双脚,救下鲤胜。 鲤胜怜惜含羞,收她做了书童。含羞懵懂只当他是大哥哥。眼看情劫这一关快过,却误服太上老君的和合丹,情愫初萌,羞答答地向鲤胜吐露心事。鲤胜却以为她在胡闹,罚她去马房养马。 旱魃不服天帝管教,肆虐人间,天帝命鲤胜收伏旱魃,含羞拼尽一万六千年灵力,打败旱魃,因力尽被天马踩伤。 三太子与大太子同谋暗杀鲤胜,侥幸逃脱。他纠集旱魃和魔界头目,并唆使大鹏鸟越狱,组成魔界联军,渡过银河,浩浩荡荡杀奔天府,争夺帝位。 生死一战。面对对手少魃,含羞目光份外坚毅……
  • 星转破空星转破空一恋莫悔|仙侠大千世界,唯有强者才能踏破虚空,一位异世强者被人暗算,以致魂飞魄散,降临到华夏星,成为一名废材少年的师傅,开始了踏破虚空之路
  • 羽化而登仙羽化而登仙子夜静熙|仙侠修道,是求真之道,是求缘之道,也是求死之道。凡人之身运使仙法,何异于用布袋装尖刀?可总有一些人能在面对天则时完成逆天,以凡人化仙。这个过程,叫做羽化而登仙。
  • 仙侠传之剑仙传奇仙侠传之剑仙传奇欧阳天诺|仙侠一个名叫刘辰的活泼少年,自小被玄天真人带到神宗教,一次奇遇改变了他的一生。实力增进的他决定下山寻找亲人的下落,而他又能在江湖兴起怎样的风波呢?
  • 木月伏魔记木月伏魔记风狂雪怒|仙侠木月兄妹无意中穿越至古代,并得轩辕剑、炼妖壶和乾坤弓,开始了一系列的降妖伏魔、驱邪除恶之旅......
  • 皇神再临皇神再临葡萄蛋卷|仙侠凤凰涅槃,传奇再续!三秋苦练尝百难,只得佳话永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