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m6体育下载

第4004章 了解宇文家族

白衣越退越快了一些,光神还是缓步向前近。白衣觉得连空气中都开始透着杀气,那杀气当然是从光神的身上或他闪动着些许彩晕的眼中传出。
  白衣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紧张中、边退边朝二三十米外的光神说:“咱可是一家人,淡定、淡定。”
  光神忽然间一声锐啸,宫殿中环绕着这锐啸久久不绝,可白衣却没那心情在意这绕梁三日的啸声,光神在锐啸中已幻出四柄同他身体一样,看上去像是流光打造的大剑,八脚撑地、二十几米的距离,一闪身便到了白衣近前。
  白衣预感的终于来了,他退身的同时已做好了斗战的准备,这时、光神一闪身便倒,那流光大剑也随即抡下两柄,一柄封他退路,一柄迎头便砍。
  风心说:“惨喽、今儿这是要把自己给搭进去了!魔神的兄弟不会是软柿子”,风心说着,手上可不敢怠慢,碧水大剑慌乱中几抬,身形却向左闪着。
  ‘当’一声震响!白衣左闪的身子被重力震得向前便单膝跪倒,差点就趴在那儿了。光神的力量无穷无尽,白衣这硬接人家一剑时,还活动着脑子,闪避光神随时有可能挥下的另两支流光大剑,和这样的厉害人物过招,那容得他取巧。
  光神是憋着劲要宰了白衣,至于为什么要成为白衣所认为的,此时的窝里斗,白衣也就弄不明白了。光神的一柄大剑从左,一柄大剑从右,奔着跪在地上却绝没求饶的白衣便夹击斜斩,这要是斩到,白衣别说这护甲圣衣呆报销,连这圣衣中的人也呆让人家给用剑夹了中心,非挤吐血了不可。白衣一声惊叫!干脆也甭顾面子了,跪着的身子瞬间便趴下了,双手按地,爬在地上便如箭般插地射出去。
  一声震响!光神那两柄交叉斩下的流光大剑,也不知用了多少神力,砍撞在一起,那叫一个响!把自己都震得泛起彩晕。白衣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那身子却未停,急射出去。
  光神吧自己震得够呛,可他却没有停下来先缓缓神儿,双面身子已后背做前身,连身都省的回了,直接就奔着白衣冲来。
  白衣飞射中回头瞄着后面的光神,那光神的速度真的让他心颤!人家一纵身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眨眼便到了身后。白衣真是怕了光神,惊呼着、碧水大剑自行向后飞射,以阻挡光神的攻杀,身形却转左飞射出去。
  ‘当’又是一声兵刃相击,碧水大剑旋转着便飞出去,光神的身形却没被阻挡,人家八脚撑地,转身那就是打个停顿的事,一顿、一射身便又追逐而来。
  白衣和光神便比起了飞行技巧,冲身就斜飞半空。光神猛然间幻出流光双翼,宽大的双翼一展便飞追而来。
  电脑外:风全身灌注,玲儿等人的神情紧张万分!
  新世界:白衣心中可就一个目标了‘逃’这光神的可怕程度可不比那魔神差,斗魔神呆来请光神,现在要斗光神,他只能烧香请神了,还是逃得此命,在看形势来做打算吧。光神在后面挥剑狠追,白衣在前面左闪右飞的迂回着向大门逃生。
  白衣速度比起光神来那是差着一截儿呢,还没到东门便被光神一剑迫下来,白衣落地便将流光指弹向追下来的光神,碧水圣衣已经幻成五米高的碧水怪物,抡着大剑封杀光神的下脚点。光神身形下落,一剑封住流光指,双翼挥动中,身形就如彩虹般,画了个美妙的弧形,躲过白衣的封杀,从白衣左侧便冲飞下来,那流光大剑也与身同行,急速砍下。
  白衣举着大剑,刚抡到光神脚上之际,光神便一闪飞去,他还没来得及收回攻杀的招式,这光神一闪间又冲左边现行、攻杀而来。白衣一声惊叫!剑都懒得拿了,撒手便逃。光神的流光大剑风声过耳的斩空,人间一旋身另一只手中我的流光大剑又已连追带砍而来。
  白衣惊呼着,哪里见过这么快、这么妙,却还好似不动身色的攻杀招式。‘铮’一声铿锵的响动!白衣那碧水圣衣,长射光束突现,呈一道口子行。白衣惊叫着,人已飞到东门前。光神视乎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傻怪、傻怪的样儿,他的身形急射向巨大的水晶门下,白衣速度是落了后,他先行飞射来,却和人家后动身形飞了等齐,白衣这身子若是硬冲向门口那道细缝钻出去,那他就注定要硬挨上光神一剑,这一剑斩个结实、他这圣衣就难说能否保住了。白衣不敢冒险,身形回转、在逃,那就难免会慢上一些,情急下也懒得刹住身形,让那身形还是前冲着,身子却来了个向后倒的姿势,似倒非倒之时,白衣急把身形下转,这时的脚已到了门前,光神也从空中截下来,抡剑便砍,可白衣的身形却在这千钧一发间,脚尖踏门,向回急射出去。
  光神的流光大剑‘铮’的一声脆响!直接削在水晶门上,估计他心里也纳闷儿了毕业已经在剑下了,怎么用这么个怪招式逃开了。
  光神还真是攻杀的淡定,他那身形落下之际,忽然间身上光晕泛起,头顶上方竟然凭空又幻化出四柄流光大剑,像是得到使命一般,齐刷刷的射向逃开的白衣。白衣算是帅气的逃脱了光神的一击,可他这身形就难以在一瞬间稳住,身子向前将到非倒的前射着,这一时间光神的飞剑他要躲开便是再也力不从心了。白衣惊叫着!几乎快贴地向前飞射的身体,硬是被四只飞剑中的一支给射上,白衣的身子直直的趴在了地上,还向前冲出几米,这才收回前冲的余力。
  光神的流光飞剑已收回,一时间四支流光大剑在手中分握,另外四支在头顶上方空旋,看去就让白衣心生惧怕。
  白衣背上长射光束不息,他却没那工夫在乎了,趴着的身形忙着反转过来,这一反转他是又让自己处在了慌乱中。光神的身形飘忽不停的又冲飞过来,头顶四柄流光大剑已先他飞来,他本人也一眨眼间便冲来,手中双剑、威严如赏善罚恶的天神一般,高举着,随时准备落下。
  慌忙中的白衣干脆只有一招了,人家光神的流光大剑把上面的路基本都封死了,人家只等着落下来,把两柄举起的剑多下来便收工了。白衣身子再一反转,也顾不得看后面了,手脚并用的扶地窜了出去。光神的攻杀再次落空,白衣这回算是学机灵了,身子穿行在半道,便挥动双翼,斜飞上半空。
  光神那肯放过白衣,急着便追来。白衣心知今儿个算是和这光神怪物难有个善了了,现在这一轮强攻自己根本没有还手余地,他心中便想着翻盘,心里想着,身形却无一丝停顿,急向那宫殿边上的一片水晶果林射去。
  光神在后面飞剑急射,白衣在前面迂回飞转的向着目的地飞去。片刻间,白衣和光神一追一逃得已落入水晶果林中。白衣身子绕着的水晶果树转悠,金银双剑也自行射敌,光神却不惧怕这,在他眼里看来是属于凡器的金银双剑,绕着树只是追逐白衣,那流光大剑分出两柄来把金银双剑相击的一分都难以近身。
  一会工夫,光神追白衣算是追烦了,环身的飞剑‘铮、铮‘响动中,把一株白衣藏身的水晶果树给射了个洞穿,白衣险象环生中硬是被插着身子躲过了穿树而过,射向他的流光飞剑。白衣还在存着庆幸心里,却眼见藏身的大树震荡不已,他还未反应过来,这大树便’咔嚓‘一声巨响!朝着他恶狠狠的砸下来。
  白衣是经历过这种斗战的,他也并不慌神,就顺着树道德方向往左挪了挪,处在光神看不到的地方。脆声声的折枝断杈声、连连响彻!白衣在齐腰身而段的水晶果树空架在令一株大树上时,直接就藏在树身下,贴着树身躲着光神的视线,沿树身向上爬去。光神在发出奇异的啸吼!将半棵断树全力推动,白衣正得意的向上爬,玩儿弄着光神,可这断树一下子便反转着横飞出去。白衣的身子在断树反转中现行,光神也老大不客气的将飞剑悉数射来,他的人也跟着飞冲过来。
  白衣惊呼着,脱开断树,机灵的又飞向另一颗大树。光神的四只流光大剑已飞追着,划着跟仙剑一样美丽的弧线,全射进树身中。白衣听的树身遭到飞剑冲射,他这次也学精了,身子直直的向上飞去,借着宽大的树身遮挡,直接上了树。光神却还是那暴怒的劲儿,冲着树身便狠推。咔嚓震响!树身几乎快要齐根断去,向着一方便倒。
  白衣也是跟光神玩开了躲猫猫,干脆随着树身倒,抱着树杈就不放手。巨大的水晶果树倒了下来,白衣的身形却不见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