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1章 文西钟东篇?完

“东哥。”

房间里不断传出声音,两个不同的声线交织在一起听起来怪异又和谐。

钟东的声音低沉,文西的声音轻快,像一部交织的乐章。

“……”

过了很久,动静慢慢停歇。

两人相拥躺在床上,文西盯着满头大汗的钟东笑出来。“哈哈哈哈东哥!”

钟东低低地应他,嘴角上扬心情颇好。“嗯。”

“你也要叫我一声老公!哈哈哈现在就是我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时候!”

“……”钟东笑了,摸着文西狗头说道:“乖。”

钟东很少说这么多话,一向都是文西说十句他只给个“嗯”,现在心情好也能回应他一句主谓宾定状补齐全的话。

考虑到文西一向害羞,钟东提前把窗帘拉好了,虽然是中午但屋子里完全不见光,只有靠近卧室门口的地方开了一盏小桔灯。

淡黄的光在房里蔓延,只能在隐约之中看到对方的面容,朦朦胧胧的更加暧昧。

“……东哥我觉得我还是不适合当top,btm更适合我。”

“感觉不是很喜欢!”

“嗯嗯嗯东哥你怎么不理我!东哥……东哥~”

“哥!”

“我不要当top啦东哥!”

钟东回过神来刚好听到最后一句,如同大提琴一般沉闷的声音传来手捞起来文西放在自己怀里问道:“那你想当什么?”

文西冷不丁被他捞起来有些懵,刚褪去的热情一不小心蹭到钟东,瞬间僵住了。

文西小心翼翼的碰碰他,试探的看钟东:“东哥?”

“不想要就别动。”

以往每次完了文西都是红着眼眶子气喘吁吁的说下次不要了,休息过来以后又不怕死的过来招惹他,非要再一遍尝苦果才肯罢休。

每次都说下次一定要让他当leader(top),这次满足他了反而还不高兴了。

“我觉得btm就挺好的。”听着文西自言自语的说话,钟东看了一眼床头的时间,笑意隐匿在黑暗之中。

对于钟东来说,遇见文西就是他这辈子最走运的一件事了。

“……”

受一个朋友的邀约,钟东从别的地方来了帝都,本来和朋友约着吃饭,谁知道人生地不熟的竟然找到了牛郎店。

打听清楚了地址才知道自己看错了路,朋友留的地址是在另一条路上,无奈之下只好步行找路线,希望运气好能碰到一个认路的人。

北方的天气阴冷一些,和南方最大的不同就是南方的冷是湿,透进骨子里的冷,而北方的冷更像是铺在平面上明明白白告诉你的:今天我很冷,你多穿点衣服就不用怕了。

店门口没怎么有人,走了一小段路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啊?”撞他的人一脸怒容回头。

“?”撞了人这是个什么态度?

钟东皱着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又被打断了。

“不好意思先生。”撞人的人深吸一口气弯弯腰道歉,接着脸上怒气不消,一把甩开拉着他胳膊的人,转头。“你有病吧?”

是几个黑衣保镖。

钟东默默地退后了一步,他不愿掺和别人的事情,而且这个像极了小姑娘看的小说——狂傲不羁的小少爷为了追求自由离家出走,然后一窝保镖找到苦口婆心的劝说小少爷回家——的剧情。

领头的保镖拿出手帕擦擦汗,陪笑道:“先生您就跟我们回去吧?您这样我们不方便向少爷交差……”

文西忍无可忍咆哮:“什么啊!你们少爷缺的是我吗?这么喜欢被shang是厕所吗?”

“老子又不是MB①!419②能不能回头去店里找人?”

“早就在很久之前我就说过了老子不吃回头草不吃回头草,你们这是要我为了你们少爷破例?”

“笑死我了你们有病吧!有这个功夫都不知道给你们少爷找多少称心如意还能掌控的1了。”

钟东一直没离开,站在几个人的身后听着事情,就在几个人争吵的时候钟东注意到一辆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安安静静的开门。

直到今天钟东才庆幸那个时候多亏没有因为各种原因转身离开。

“……”

一个身穿管家制服的人下车,走到后车门,拉开扶着一个少年出来了。

少年一脸羸弱,苍白的脸色还有纤瘦的身形让人看着就心疼,把身体支撑在扶着管家的胳膊上,一步步坚定的朝着文西钟东这边走过来。

文西很快也发现少年的身影,放弃和一群傻大个交流,径直冲着少年转过身去,面色不善:“阿明,这是什么意思?”

少年手捂嘴咳嗽了好几声,喘着粗气训斥保镖:“我、我不是和你们……和你们说了不要、为难西哥?”

文西抱着胳膊站在一边,没帮腔,但也没说什么救场的话,冷眼旁观。

事实上文西真的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我有几句脏话想和你们交流不知道你们方便不方便?

“西哥,我……我只是……”少年想要解释,可是好像无话可说,张着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文西冷着眼,冷笑:“说啊,只是什么?”

少年唇瓣颤抖,尝试解释:“我……只是想西哥……陪陪我,没有别的、别的想法。”

这句话是真的,他是真的很想西哥陪陪他,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西哥了……自从他们分了手以后。

“没有别的想法?”文西冷哼,“你是没有别的想法,你就想享受。”

“我们……”

少年一句话还没说完又被文西横眉打断:“什么我们?你和我。”

少年一顿,委委屈屈的:“你和我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你都忘了吗?”

在钟东的视角,文西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深感自己就是闲的没事才留在这里看这出“渣男与小月光”大戏,正准备转身走,文西回答少年的话就传了过来。

“阿明我和你解释过,从一开始就说了我不玩感情那一套戏码,我可以给你当一个最好的情人但我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这一番话让钟东不由自主的顿住脚步,屏气凝神听下去。

“你说可以,你说我们会成为最般配的情人——当然我不否认这是真的,所以我一直扮演你最喜欢的类型,但事实上我并不是你所认为的样子。”

“你喜欢的只是这三个月的文西,而并不是文西,不是吗?”

“三个月的时间你是我身边最长的情儿,我没有丝毫对不起你,没有劈腿、没在这个时间里和别的人出去约p、聊‖sao。”

钟东身子背对着两人,可还是能感觉到文西语气是很严肃的,希望这个所谓的什么“小少爷”能听明白、想清楚。

起码这些话是发自肺腑的,不掺假话。

“是,那我们为什么……为什么不能一直、在一起呢?”

“你心里比我明白。”

“阿明不明白!”

“你不明白?”文西后退一步看着阿明倔强的表情内心毫不为所动。“你动了真感情。”

“但是——”

“老子不爱你!”

钟东心里想,这个人真的是渣的明明白白的啊。

彼时的钟东自然是没想过,就是他给了这样一个评价的人,最后成了他的爱人。

钟东眼睛往周边一瞥,仔细回想了一下文西的脸,对于他来说,文西虽然不是那种惊艳到人神共愤的美,但应该是耐看型的。

还以为乖乖的道歉是个乖孩子,但现在看起来倒是不像。

“可你……”少年哽咽,抽泣着说。“我之后,你身边没、没别人、了。”

“你怎么知道老子身边没人?”文西咬着一口白牙阴森森道:“一开始和你好的时候难道我身边没人吗?”

少年终于不说话,好像更加站不住了,扶着管家的手颤抖的更加剧烈,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

“或许以后我会爱上一个人,但那个人永远不会是你。”(③)

“所以别想有的没的了孩子,我不配你这么好,滚蛋!”

“西哥、早晚会有人收了、收了你,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因为你和我一点都不般配”(④)文西啥也不想说了,语气很不耐烦。

这都叨叨半个小时,有完没完了?

现在的受都这么难缠吗?

BDSM(⑤)它不香吗?

只有主仆没有名分难道不好吗?

文西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种渣男心理,作为g圈里堪称得上是“浪里小白龙”的西哥,丝毫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魅力。

但凡和文西交往过的无论是主还是仆,都愿意为了文西贡献自己的一辈子,只不过文西死都不吃回头草,所以对自己的认知完全不一样。

而且圈里的人都知道,以文西这个浪出天际的尿性是不可能为了谁停下,所以也就只敢想想。

娴熟的技术,体贴入微的照顾还有又纯又媚类似勾引船手堕落的水妖的气质,哪一个男人不为之癫狂!

文西疯狂的在心里吐槽,肩膀上搭上一个肩膀,身后人平铺直叙毫无波澜的声音就响起来:

“你看我呢?”

不得不说钟东也很庆幸也多亏了当时自己闲的没事干,要不就遇不到文西了。

后来的钟东当然是痛痛快快的爽了朋友的约,把小孩带走了。

再往后一步步看起来水到渠成,没有一点不顺,就连一开始强烈的征服欲也在和文西的相处中消弭。

原来他前任说的是对的,这小孩对人是真好,各种纪念日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对方的生日还有各种能放假的节假日都要搞一出“小惊喜”,而且技术好花样多,把人哄得团团转都不在话下的。

而且明明是个久经沙场的老手,却紧、致的不像话,真的很吸引top。

怪不得那么多人前呼后拥的找他,光是在他家门口发生的就好几次,那场面完全不亚于朝拜天子。

就差没直接供着这个小孩了。

不过小孩从来嗤之以鼻,当成笑话抛在脑后,该怎么满足他就怎么满足他。

更关键的是,随着一天天过去,钟东突然发现一个很要命的事情。

三个月快到了!

按照那个劳什子阿明说得来推测,三个月的最后一天文西就会提出分手,然后最后来一炮,彻底抽身离开。

一向闷骚的钟东开始慌了。

尤其是最近三个月的最后几天小孩天天早出晚归让他心里很不安。

最后他联系了所有的朋友,在帝都公馆租了场地,找了很多现在已经有了固定的伴儿看起来很幸福也比较有名气的gay,准备了一场求婚仪式。

文西早出晚归一直在筹备三个月的庆祝,而且老早就和自己几个好兄弟串通好了。

他给钟东准备了很多东西,他看得出来钟东是愿意和他继续下去的,所以费心准备了一个多周,没想到离三个月还有半天的时间,钟东提前行动了。

文西一进帝都公馆就被蒙住眼睛,一向自诩浪漫小王子的他愣是没认清什么套路。

当钟东单膝跪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

“三个月了,文西。”

文西愣愣的:“嗯。”

“三个月前你我素不相识,三个月后的现在我们是忠诚于感情和自己内心的伴侣,这三个月我们无比契合,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所以飘来飘去不肯谈感情。”

“我知道你有很多很多的不得已和太多令别人难以想象的经历。”

“可能你现在想的是离开我,但是能给我个机会吗?”

“让我做你的老公,或者你当我的老公,试着把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文西,求你了。”

文西到现在都能记得那天,钟东单膝下跪,明明那么紧张却还是一幅云淡风轻又脆弱的样子,让文西心疼,后来……素白色戒指还是套在了两个人的无名指上。

那个时候文西就对自己说:

以后就只属于彼此了。

以后他文西也不是无家可归的浪子,他也有了和老妈子一样关心他的人,他有了东哥。

现在的文西躺在床上,身边是他的东哥,可以和他说过去自己的不堪,不会被他嘲讽或者轻视。

可以和他打闹,不会被他厌烦。

当他难受的时候,东哥能最先知道他的变化,用他自己那笨拙但是管用的安慰来抚慰他。

当他不安的时候,东哥能够用他的温暖包围他,甚至甘愿在下边任他征伐。

当他高兴的时候,东哥也会带笑看他,虽然东哥不说,但他就是知道东哥是高兴的。

和他年少时最憧憬的爱情一样,男也好,女也罢,只要钟意就好。

事事有回应,件件有着落,凡事有交代,比起泛滥成灾的喜欢,他更喜欢东哥肆无忌惮的偏爱。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谢二你今天遭刺杀了嘛谢二你今天遭刺杀了嘛叶疏微|现言张云容被人给坑了,就是她捡来的师傅,她还没死就被给塞进了棺材里,再一睁眼,到了现代成了谢一玎! 车祸惨死,医院下毒,两周之内四次刺杀,这个谢一玎是有多少仇家啊!张云容表示,谢二你今天遭刺杀了嘛?我只想好好修习顺来的长生不老术(ー_ー)!! 话说自打谢一玎出了车祸之后,便一改常态以绝对高调的姿态重新出现在社交圈子里,圆算筹算信手拈来、作曲编舞唱跳俱佳、东亚南亚阿拉伯古拉丁各大语系无所不通。通灵之体半个月晋升两大境,谢一玎就想问问像我这样的天才还有谁! 此后,谢一玎便走上了水深火热的寻仇之路。(谁知道这娃娃的仇家是谁,好难找啊!!!!) 还有,那个趾高气扬地问她凭什么学他前女友的家伙,你出来,来来来,我们来谈谈人生!
  • 顾少的追妻圈套顾少的追妻圈套蓝莓没蓝|现言乔雯不过是心血来潮,看直播刷了十块钱的礼物,上个电视抽奖,却没想到被幸运之神相中,中了一百万的大奖。 然…… 这看似概率极低的幸运,其实是某人暗中操控,命中率百分之一百的结果。 某人也不遮掩,直接坦白,这不过是诱她上套的诱饵。 猎物进套,攻心为上,他势要将小白兔驯服。 只是这只兔子,脑洞太大,YY太多,还迷糊单纯的很,总被人拐走。 英明神武的顾大少,不得不,一边养着兔子,一边防着别人,一面努力挣钱养家,一面拼命拔刀护院。 某男感叹:自己挖了个坑,结果把自己给埋进去了。 某女控场:6什么6,基本操作,都坐下! 腹黑男VS糊涂女的恋爱拉锯战就此拉开序幕!
  • 我们的爱情,是你路过的风景我们的爱情,是你路过的风景步步归砚|现言在姐姐订婚之夜前夕,我在楼上和自己的姐夫恩爱了一个晚上。楼下宾客云集,而楼上,则是我和宫冽的火热的娇喘声。“怎么?愧疚了?”我看着他阴邪俊美的脸,咬唇不让自己叫出来。“乔安晚,你这一辈子,都只能躺在我的身下,任我玩弄。”……后来,我怀孕了,宫冽语带嘲笑道:“怀孕了?你以为我会承认这个孽种?”孽种两个字,刺激了我的心脏,我闭上眼睛,没有说话,只是任由滚烫的鲜血,从我的身体抽离。恍惚间,我看到他倨傲的脸,带着憎恨和冷酷。在爱恨纠葛中,我先爱上你,却万劫不复。宫冽,我们的爱情,也只不过就是你路过的风景罢了……
  • 这位娇妻有点怪这位娇妻有点怪秋小雪kis|现言“顾陌深,今日之仇,我必报。” “呵,安奚然,要不是你害了我的儿子……” 当那天安奚然被顾陌深强灌断子汤时,她已经变了,变得强大,高冷……
  • 重生之夫人来袭重生之夫人来袭明橘子|现言蓝祁炎A城屈指一数的重量级人物,年纪轻轻,内敛稳重,喜怒不行于色,未婚,却有一5岁儿子,所有人都知,这是他蓝祁炎的心头肉,掌中宝。 车祸后傻了三年的韩彩依醒来后,人生便开了挂。 照顾蓝祁淮是身为她做保姆所责,作为秘书处理他祁蓝炎工作上的事务更是她职责! 白天做他秘书,晚上在他家照顾他宝贝儿子。 终于在某一天,某女一副悍妇架势,双手叉腰说道。 “蓝祁炎,你这是在压榨我劳动力!我要辞职。” 某男,眼皮子也没抬一下,签了桌上的文件,“可以,给你转正。” 某女“转正?你想不花一分钱得一个免费劳力?没门儿!” 甜度五颗星~~~~~~
  • 霸道总裁之帝国宠女霸道总裁之帝国宠女小五五六七八|现言为了保护她将女主送至邻国一家书香门第,被人发现其真实身份,阻断她回家之路,后女主逆袭回来报仇。
  • 老婆,乖乖入怀老婆,乖乖入怀繁花萦绕|现言他,是集团的年轻总裁,英俊又多金。 她,是柳镇长大的孤儿,怯懦又自卑。 一次意外,他们才有了一次交集。
  • 豪门千金:轩少快走开豪门千金:轩少快走开恍若潮汐|现言被宠坏了的千金在经过家门的毁灭后,落入另一个宠爱的怀抱。怎么办?她想逃离,可他不放,只好乖乖就范,每天对在他耳边说温柔的话语,“轩~走,去房间~”结果,夏紫依陪程墨轩玩了一整盘的飞行棋。就这样日复一日,终于,程墨轩忍不住了,和夏紫依进房间后,一下扑倒了她
  • 爱你想怎样爱你想怎样玄月忆雅|现言她,是豪门弃女,父母双双出车祸,被家里人赶了出了。他,是有名的钻石单身汉,不进女色,却只爱她一人。她是表演专业,为了她,他买下一座演艺公司。“墨子轩,如果有一天我不喜欢你了,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鹿小贝昂着头,看着自己眼前的男子。“不会,”他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那你肯定是爱上我了。”(这一段纯属作者瞎编,可能会出现在文文里,也有可能不会,大家一起期待吧!)
  • 总裁强行试婚总裁强行试婚苏曼一|现言婚后沐衍琛从未踏入婚房半步。苏以洛一度认为他们的婚姻迟早都要亮起红灯。然而那晚他突然出现将她摁置到身下,薄唇贴着她的耳根提醒。“沐太太?我们是不是该履行夫妻之实了?”......从那晚起,苏以洛真正体验到沐衍琛脱去绅士的外衣后,是如何把流氓展现的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