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收个师弟

说道这里叶弦猛的一拍大腿,因为他突然想起那个山精除了拥有舍利子外还披着一件袈裟,手中还有一串佛珠和木鱼,想必这三样东西都是了不得的法宝。

可惜当初听到周文生的声音后只顾着逃跑,完全忽略了那三样法宝的存在。

“你怎么了?”见叶弦一副懊恼的样子,少年问道。

“没什么,突然想起了一点事情而已。”叶弦回答道。

“你说的法宝是什么,真的有那么厉害?”少年继续问道。

叶弦一招手,先前那三人断了的长刀被叶弦抓在了手中,“这就是法器的一种,只不过等级比较低而已,和我的法器完全无法相比。”

少年挑了挑眉头道:“这法器也不怎么样啊,说断就断了。”

叶弦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拔出少年腰间的短刀和断刀磕在了一起,“咔”的一声,少年的短刀直接断成了两断。

“这怎么可能?”少年瞪大了眼睛道:“我这柄短刀可是精铁打造的。”

“普通的兵器用精铁打造的确很锋利,但是和法器相比完全不值一提。”叶弦淡淡的道。

少年文言赶忙站了起来,将另外两柄断刀捡了回来,如获珍宝的插回腰间。

叶弦笑了笑道:“这三柄断刀你不能用?”

“为什么?”少年一脸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种长刀是刘家制式御器,你若拿了这三柄断刀,日后刘家的人一定会找上门来,而且这附近应该还有很多刘家的人,我们必须尽快的离开。”叶弦肯定的道。

少年文言有些犹豫,摸着腰间的断刀道:“没关系,他们只要敢来,我就送他们下地狱。”

叶弦摇了摇头道:“这三人只是小喽啰,刘家可是有很多比他们厉害无数倍的家伙呢?”

见少年还是不愿意放弃腰间的断刀,叶弦直接从裤裆里掏出一柄匕首,对着手里的断刀轻轻一磕,断刀再次断裂,最后只剩下一个刀柄。

“这……”少年瞪大了眼睛,“你手中的这柄匕首难道就是你说的那件打败山精的法宝?”

“不是,这虽然只是下品法器,但也比你这断刀厉害多了,你把那两把断刀扔了,这件匕首我就送给你怎么样?”

“真的?”少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弦道。

“当然是真的,你要不要?”

“要,当然要。”少年直接接过匕首,攥在手里把玩起来,趁叶弦没有看他,赶忙捡起断刀和手里的匕首磕了一下,果不其然断刀再次被磕断。

“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少年突然冷静下来道。

叶弦叹息一声,一指地上躺着的三人道:“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们想要抓到我,若不是因为我将他们引过来你爹爹也不会被害。”

少年文言沉默了片刻,看了一眼爹爹的尸体道:“程伯说,人的一生,生死由命,爹爹一生打猎,最后却是被“猎人”所杀,也许这就是爹爹的命运吧!”

叶弦点了点头,在少年的眼里,叶弦是被抓捕的对象就是猎物,而刘家的人就是猎人,不同的是一个猎的是野兽,一个猎的是人。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少年问道。

“因为他们想要得到我身上的邀请函。”叶弦解释道。

“邀请函是什么,很珍贵吗,你又是如何得到邀请函的?”少年冷静的问道。

“邀请函并非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而是剑庐招收弟子的名额,是剑庐使者亲手给我的,刘家的人是想抢夺这个名额所以才一路追杀我至此。”叶弦解释道。

“既然是使者亲手给你的,那么他们怎么还能抢?”

“这是算是游戏规则吧,剑庐的人只认邀请函不认人,所以得到邀请函的人不光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抵达剑庐,还要保住自己手里的邀请函不被别人抢走。”

“听起来似乎很有趣。”少年手托下巴道。

“他果然在这里,看来这次我们要立大功了。”一个声音突然道,紧接着五道身影突然出现,将叶弦二人围在了中间。

“就是他们?”少年眉头一皱道。

叶弦点了点头道:“没错,小心,他们很厉害。”

“哪里来的土豹子,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开。”先前说话那人看向少年不屑的道。

少年文言不为所动,而是淡淡的道:“来的好,正好可以试试这把匕首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强。”说话的同时,少年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大家小心,这小子有古怪。”

叶弦见此赶忙御使着石剑配合少年发起了攻击,少年的速度虽快,但却也没有飞剑的速度快,叶弦掐动法决,石剑闪电般射出,与刘家的人碰撞在了一起,“铛”的一声石剑被一人用长刀稳稳的驾住,任凭叶弦如何吹动灵力都无法再寸进分毫。

就在那人得意之时,眼前黑影一闪,那人直觉的胸口一痛,紧接着便软倒了下去,抽回匕首少年眼睛一亮,这匕首果然厉害,杀人就和切豆腐般容易,而且不会沾染一丝的血渍。

叶弦对着少年身出大拇指,少年回以叶弦灿烂的微笑,“还有四个我们一人两个,看谁先解决好不好?”

“没问题。”叶弦回答道,同时手诀一变,石剑直接飞回叶弦手中,叶弦手握石剑一跃而起直接向一人劈去,这正是无极棍法中弹棒打鸳鸯,不过现在已经被叶弦改成剑劈鸳鸯。

那人赶忙横刀抵挡,结果长刀直接被叶弦劈成了两断,而石剑气势不减的继续向下落去,那人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就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说来他死的有些冤,高估了自己手里的刀,而低估了叶弦手中的石剑,若是不硬接躲闪的话,说不定还能和页弦走上几个回合。

另一人见此掉头就跑,叶弦御使着石剑直接追了过去,与此同时叶弦手掐法决一条藤蔓凭空而出直接缠向那人的双脚。

双脚被缚,逃跑那人直接跌倒在了地上,而在这时石剑以至,眼看胸口要被刺穿之时叶弦突然打了个响指,石剑凌空一顿,剑尖微转躲开了那人的要害顺着琵琶骨穿了过去,直接将那人钉在了地上。

解决了两人叶弦回头一看,只见少年那边的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少年不光速度快,身体的协调性也很强,而且少年每次发起攻击时的姿势,都能和森林中的一些动物发起攻击时对上号,比如老虎的扑杀,狼的回头咬,蛇的闪电突袭等等,这少年虽然没有学过任何的武技,但是却能从动物身上学到这么多必杀的手段,这悟性果然不一般。

那两人手里的长刀如今都只剩下一个刀柄,少年将匕首的长处发挥的淋漓尽致,看得出来少年之所以还没解决战斗是因为还没有下杀手,也许这就是少年从猫身上学到的玩弄对手的习惯吧。

片刻后,少年似乎对这两人失去了兴趣,左手猴子偷桃,右手黑虎掏心,同时解决了两名对手。

少年并没有在意比试的结果,而是兴冲冲的跑过来道:“方才你那一手是什么名堂,是把剑用力丢出去的吗?”

叶弦摇了摇头道:“是御剑之术。”说话的同时叶弦一掐手决,石剑直接飞了回来,在叶弦的控制下石剑不断的盘旋翻转,几颗水桶般粗细的大树直接被拦腰斩断。

“你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也教教我?”少年兴奋的道。

“教你?”叶弦一愣。

“要不我拜你为师也行。”少年见叶弦皱眉赶忙又道。

“我这点实力可当不了你的师父。”叶弦赶忙摆手道:“你要想学我确实可以教你,不过在学御剑之术之前你要先学炼气。”

“炼气是什么?”少年一脸茫然的问道。

“御剑之术是靠灵气御使的,所以在学御剑之术之前,一定要先在体内炼出气来,就像这样。”叶弦一掌拍出,体内灵气外放,直接将身前的一颗大树打断。

“我也能。”少年也一掌印在一颗大树上直接将大树打断。

叶弦摇了摇头道:“不一样的,我的手不需要接触到大树就能将它打断,而你只有接触到大树才能打断。”

少年文言挠了挠头,方才叶弦确实没有接触到大树就将大树打断了,这一点他是做不到的。

“我可以将修炼的功法教给你,但我不能当你的师父,因为我现在的水平还不配收徒弟,而且我修行的功法未经允许也不能外传,所以你必须加入极道宗才行”叶弦解释道。

“这个简单啊,我加入你们就是了。”少年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可不是儿戏,一旦加入就要肩负起宗门的使命,你能做到吗?”

“什么使命?”少年好奇的问道。

叶弦简单的将极道宗的事情及背负着的仇恨说了一遍道:“你可能做到?”

“这有何难,大不了一死而已,爹爹死了,程伯也在两月前老死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了任何亲人,我们虽然认识不久,但感觉和你在一起十分的亲切,以后我就跟着你了,你去哪我就去哪。”少年目光清澈的道

叶弦点了点头道:“你可愿意离开这大山,和我一起去外面的世界闯荡?”

“那是当然,我找就想离开了,可是爹爹不让,爹爹说外面坏人太多,可这大山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都无聊死了。”少年无奈的道。

叶弦文言嘴角抽了抽,以这少年的实力,大山之中却是找不到对手,能够轻易斩杀普通练气期的修士,即便是一些百年的小妖见到他都要绕道走。

“那你发誓吧。”叶弦道。

“我该怎么说?”少年问道。

叶弦想了想道:“你就说你自愿加入极道宗,从此和极道宗共存亡。”

“我武大山自愿加入极道宗,从此和极道宗共存亡,如若违背誓言天打五雷轰。”少年伸手过头顶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凌术凌仙凌术凌仙逆天战灵|仙侠在科斯蓝帝国,拥有一种类似于“法术”的“凌术”,人们用它来抵抗侵犯者,可是也有人用“凌术”,到处作恶多端……直到有一天,人们不得不将“凌术排行榜”的前四名,称作“凌仙”,让他们保卫这个帝国。
  • 大道之路修炼以道大道之路修炼以道禹问星辰|仙侠茫茫浩瀚星河,十五大超级势力称霸各方,十六大天道神兵回归星河,引发浩瀚星河史上最为惨烈的星河大战......在远古传说中,天道神兵进化成混沌天兵,将会引发什么惊天事件......本书中,看人族贵公子如何在谈笑间冠绝人族,带领人族称霸浩瀚星河,征服宇宙位面,屹立权力之巅,主宰生灵命运,掌控天道轮回......
  • 痞子仙尊痞子仙尊旺仔旺旺|仙侠一个流里流气的痞子大少,偶遇一个神秘储钱罐,从此桃花运不断,财运不断,试看痞子大少,成为一代仙尊,笑傲仙界!
  • 一刀通神一刀通神鸟合之众|仙侠斩灭天下不平事,屠尽世间极恶徒…… 陆琛提刀而立,朗声道:“我会使刀,也只会使刀!”
  • 三世绝恋之幂箩倾城三世绝恋之幂箩倾城戏子楼|仙侠有句话说得好十里春风不如你,然而最最期盼的还是华阳殿中十里桃林千层锦绣花开。玉华,你可知,我的世界太小,只容得下一个你罢了!玉华,这样便足够了,哪怕魂飞魄散,也值得,忘了我吧,好好活下去,连带着我那份,活下去……三生三世,错过一次已足够绝望,好在,今次,我终是等到了你!一个是天界司战上仙,一个妖界倾城魔女,一念成痴,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一段纠缠三世的爱恋,逃不开的是缘,躲不掉的是劫,是缘也好,是劫也罢,皆是天命!
  • 掌上修仙系统掌上修仙系统冷月落花|仙侠主人公吕明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某一天他意外的在手机上下载了一款掌上修仙游戏。谁知道,不仅游戏里能修仙,他同样也能修仙。自动攒修为,自动聚集灵气,没事推个图爆装备,攒攒声望灵石。本以为是撞了大运,谁知道却被逼着一百天就要修炼成仙。你觉得不可能?那是你不知道掌上修仙系统的厉害。什么地仙天仙,只要功法足够,通通修给你看。
  • 真镜真镜羽夜星杓|仙侠既然天看不见我,那么从此我的眼中也不再有天!一块神秘的黑色石头带着他走出了十万大山,靠着一次次觉醒,不断变强,走上了武道的巅峰。这里有武者与修真者之间的宿命之战,这里有人与妖兽之间的立场之战,这里有时代与时代之间的碰撞之战!纵使红尘万丈,烟花易冷,我心不变!
  • 残缺书生系列:般若神僧残缺书生系列:般若神僧萧瑟|仙侠本文由花雨授权夕阳西坠,残霞片片——古道苍茫,绮丽多姿的晚霞,将大地抹上了一层凄凉的色彩……此时,广阔无际的荒野,响起一缕极端凄厉的马嘶声,凝震四野。落日余晖,映照在荒野大地上,只见遥遥的西方像似惊虹闪电般,驰来一匹乌金神驹。奇怪的是,神驹奔驰如电,不时仰颈厉啸,其坐鞍上却不见骑士……
  • 报恩魔劫报恩魔劫s子不语s|仙侠一心报恩以身相许的小狐妖,逃婚追求梦想的大小姐,闯下塌天大祸的仙界公主,玉树临风的蓬莱仙岛大师兄,偏激骄傲的天之娇女,懵懵懂懂法力深厚的小和尚,因为被意外遗失的九页天书引发的六界魔劫……纠缠混乱的爱恨故事就这样开启了……
  • 司圭司圭度甲子|仙侠人生而处世,汲汲所求是什么? 财富、权利、金钱、美人 宁家大少、大唐驸马、神 他出生便是站在了巅峰。 十七岁时却是给自己改名为苦.... “为了什么啊?你有什么好苦的” 这时宁苦脸上总是挂上了让人生厌的淡淡的笑容,说出让人想扇上一耳光的话“因为我活的很苦啊!” 只有璃梦听见了才会幽幽的叹上一声,拉起宁苦的手,将他的脑袋深深陷在自己胸前。 宁家大少,却是注定的要不要命的修行,雪原上一件单薄夏衣,踽踽独行.... 大唐驸马,无奈的提上刀枪向着自己,一步一步的打压自己熟识的勋贵亲族。 神... 筑基之身便是要背负起整个天地。 他是天地间最显贵的人,他想要逃避,没有人能拦,敢拦。 所以,他逃避了,带着美眷遁入了空山.... 两天后又回来了 他就是属驴的,死倔死倔。 掌着圭臬在这无边的天地间慢慢度量,踽踽而行。 ----------- 司圭者,掌法度,定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