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 红宝石官方网站

第2062章 山腹陷阱

【天符之法,上古秘藏起波澜】之六
   童飞正在伤情之中,背后传来一声叹息:”小子,我要是你一定不会掉一滴眼泪。“
   童飞转过头去,却发现来人是一个胖老头,光秃秃的圆脑壳,映着月光,油亮亮的。这正是剑叟。
   "哦,原来是前辈您哪!”童飞这是第二次见剑叟。当然这是童飞自己认为,因为第一次童飞喝了猴儿酒,醉得不省人事,自然是不记得了。还有就是上一次,剑叟不请自来,莫名其妙的说了一通听不懂的话,正待童飞要细问时,老猴子白夜过来,剑叟竟然借故远遁,逃之夭夭了。
   总之,童飞觉得剑叟有点神秘,就比如现在,突然的现身背后。
   剑叟站在童飞丈外,兀自浩叹:“季戎啊季戎,看来你跟老夫一样,终不愿合道。比巨阙而生,奈何豪曹!殊不知,五气一失,志虑已残,光华已末,即便执天数在手,百熊力竭,破天之路断也!”
   童飞不知剑叟说的什么意思。但是观其神色似乎遇到什么伤心的事情,在哪里浩叹。
   “前辈怎么会在这里?”童飞上前问道。
   剑叟转身看了童飞一眼,神色一缓,五神归位。却是奇怪的笑道:“当然是因为酒了,你不知道我的洞府就在附近吗?闻到酒味就知道是你,所以过来找你啊!”剑叟长长脖子,圆脑袋往前抻了抻,抽抽大鼻子,象是在嗅什么!
   酒?莫非是我熏了两年的酒,身上自带酒味,勾起了这个老家伙的馋虫?他不会是想要吃了我吧?童飞心中暗暗有些异样。
   “找我?不知前辈找我何事?童飞心道:“我跟你又不熟,你能找我啥事?”
   那剑叟翻翻大眼皮,摆摆手道:“你小子别前辈前辈的,好象老子挺老了似的!你可以叫我大光头或者酒疯子都可以!就是千万不要叫前辈。”
   大光头,酒疯子?童飞感觉自己的精神突然的变大了,心中暗暗谪诂:这老头真不是一般的奇怪,天下有谁会自认疯子?而且秃子最忌讳的就是人家叫他大光头。他怎么反倒极为乐意。童飞当然叫不出口,他不清楚面前的老头是个啥脾气,真怕惹恼他,不好收场。
   相比起来,酒疯子还稍稍耳顺一些,于是童飞道:那晚辈就称呼您酒疯子前辈吧!
   “恩,随便!不过还是把前辈去掉,酒疯子就是酒疯子,没什么前辈后辈的。”剑叟瓮声瓮气的说着话,一边却凑过鼻子在童飞身上闻了又闻:“不对,小子,你身上定是藏了酒了,酒藏哪呢?”
   童飞愣了一下,还真是酒疯子,绕来绕去拐不开酒字。
   不过,童飞真的想起来,他的确藏了酒。那还是上一次童飞酒醉之后,随手放入储物袋里的,就是白夜给他的蜂蜜酒。这一向几番折腾,却是放了整整两年有余了,要不是今日提起,童飞自己都差点忘了。
   想到这里,童飞一拍储物装,一伸手,金色的酒葫芦到了掌心,伸手递了剑叟面前。剑叟早瞪大眼盯着萌芦看,一边直舔嘴唇,咧着嘴直笑
   “真是猴儿酒,好东西,你真愿意给我喝吗?”
   童飞淡淡笑道:“自然是给您的!不过一次最多只能喝两口,不然会喝醉的……”
   “真小气!两口就两口”
   剑叟抓着葫芦,拔开塞子仰头就咕了两口,完了却叹了口气。
   “怎么样,味道还行吧?”这酒放了两年了,童飞真怕变味了。
   “这酒没味!要是清风玉露,那就美了,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剑叟说着封了葫芦,却自己收了起来,不过那表情,活脱一个白吃却赚瘦的样子!童飞恨不得揪住他的光头脑壳,狠狠的弹他一下!
   不过,最终童飞没有那么做,也懒得和他多言,转身就要离去。
   可剑叟反倒叫道他道:“小子,你且等等!”
   “您老还有何吩咐?”童飞眉梢一皱,收住脚步问道。
   剑叟却认真的说道:“小子,你快求我吧!”
   “什么?求你?”童飞实在不懂其意。
   “恩,小子,你快点求我点什么吧!”剑叟重复一句。
   求?难道这是让自己请求他?这是哪跟哪啊,白喝酒不算,还要让人去求他!剑叟言语在童飞看来,实在有些不搭四六,他都给弄糊涂了。
   “真是疯了!”童飞心中腹诽,随口说道:“对不起,晚辈并无所求。”说着童飞就要抬脚离去。
   “不行不行,我从不欠人,你必须得求我点什么!”剑叟嚷了一句。
   童飞摇摇头:“酒疯子,晚辈真的还有事,就此别过!改日再聊!”说着童飞也不管,抬脚就走,可是没有走几步,一道身影一闪,剑叟挡住了去路,这一次不是让童飞求,反倒是他自己先哀求起来。“小哥,我求求你,你就问我要点什么吧,不然的话,我会很不自在!”
   看他那表情,一副可怜巴巴的,态度诚恳,没半点戏耍之意。
   童飞心道:“真是倒霉,怎么真遇到个疯子!”既然是疯子,自然难以用常理来衡量。罢罢,我若不依他,他定纠缠不休!不如且应了他!”
   “好吧,就把你最喜爱的,我也用得上的,挑上一件给我吧!”童飞也是有心作弄,心中却暗道:”这是你自找,看你怎么应对。”
   没想到剑叟却反而开心一笑:“多谢小哥仗义,多谢成全!”说着自己却自言自语起来
   “唔,老子平生所爱无非两件,一是酒,二是剑,既然收你酒,那就以剑相抵,这也公平!看你没个趁手武器,必也用得上,就以此剑相赠吧!”
   说着只见他一甩衣袖,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三尺长剑!此剑黑乎乎的,看去颇为古怪,不但没有剑刃,而且还没有剑锋。这没有开刃没有开锋,根本不能称之为剑。最多也就是个铁棍子罢了。”
   “接着!”剑叟抛来黑剑。
   童飞伸手接过,却没想到此剑异常沉重,足有七八十斤,当即脱手而去,落在地上。
   “这是什么剑,怎么这么重?”童飞揉着差点脱臼的手腕。眼睛盯着地上的黑剑看。
   “此剑名为湛卢,也名五行重元剑。是老子的最爱,当然,对你也好用。”
   七八十斤的剑,这还是剑吗?
   童飞也曾在各地的《风物志异》中看到很多关于剑的传说。相传是轩辕帝采铜于龙首山,铸造其兵,天降符字落于鼎,便化龙虎之形而出,光华映照四方,指木为林,指水化渊,百祖归附,一剑所指,江山如画影出,名为画影。
   所以从古至今,剑一直深受人们喜爱,不管凡俗文武均因为配饰和武器。被称之兵中君子,短兵之祖。江湖侠客多有佩剑,因为剑可彰显威武,用之合身法机变,潇洒飘逸。更传说有寻仙一门,惯用飞剑,可飞天遁地,世为剑仙。
   记得当初林雨桐也有一把剑,那长剑一出,仿佛红龙附体,令人不堪其威。而且长剑轻灵,其锋芒毕露。童飞自己也曾经有一把匕首,虽然光华内敛,但锋利、轻灵、如有臂使,藏于袖中,可一招制敌。可惜的是这把匕首自从捅了九变邪童,当时却没有拿回来了。如今却不知遗失在何处。童飞早就明白,剑以锋利铸神,以华光见威,以轻灵为用。
   可是眼前这把剑,不但没有光华,而且重到七八十斤,无刃无锋。这还是剑吗?
   要知道,在凡人看来,七八十斤那几乎就是大斧子的分量,只有力士才可以使用。剑太重了,就失去了其轻灵便利之优点,虽然力量上会大大增加,但是舍弃了灵活机动、锋利洒脱,反而是舍本逐末。
   童飞看着地上黑忽忽的重剑,不禁微微摇头。
   “怎么?”
   “前辈啊,这哪里是剑!没有丝毫灵光,甚至没有剑刃和锋芒,无神无威,怎么算是剑啊!”
   “谁说这不是剑,你小子虽然懂得一些皮毛,却也是不识货的主。就跟当年的季戎一个样!
   “季戎?”童飞心中暗道:“莫非这剑叟认识季戎前辈?”
   剑叟却一把抓过地上的重剑,手抚剑背,若有所叹道:“我告诉你,此剑藏华内蕴,应阴阳造化。应灵而动,应气化刃。只要吸收元婴之气,化阳罡、阴煞以供养,则可开刃,杀敌千里。此剑以五行蕴灵,可合天地大道而出。以仁为锋,化泽四方,顾而藏锋。”
   “以仁为锋……”童飞不知其意。
   “哎算了,真是木头,我告诉你,因为你是木头,所以这把剑为仁。”剑叟翻翻白眼道。木头?童飞知道这并不是答案。
   “前辈笑话我了,请前辈赐教!”
   “你就是木头,让你不要叫前辈了,还叫前辈,就跟季戎一样,死脑子,不转弯。狂妄自大,须知狂有什么用?小子你可不要相信,什么天道命子。天道本无情,有句话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之道至大至公,不会因为你区区一个凡人而改变!与天地斗,乃是百死无生之路。”
   剑叟似有所感,仰望苍天星斗,叹了口气道:“可是当你握着改天换地之力时,你哪里还会如此明澈。天下仙者,无不以为逆天则可成仙。实际上全错了,天道若水,修真之途,如水载舟,可承其力,得其势,却不可小觑之,轻辱之。”
   童飞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却字字记在心头,细细思量,好像有所领悟,但是终不甚了了。
   “小子,不懂不要紧,你只要记住,你没有什么欠季戎的,他或许给了你恩惠,但也是为了成就他自己的仙途,说不定等你明白了,你还会埋怨呢!”
   童飞正色道:“我不会的,季戎前辈是我的大恩人,要不是他,我没有今天。”
   “哈哈,小子你是好人,不过你可要记得,好人不长命的道理!”剑叟颇有深意的说道。童飞觉得好像很可笑,因为不久之前,他正是拿这话说给小石头,如今却让剑叟提起。
   “前辈安知我便不是坏人?”童飞忽然笑道。
   “恩,小子你有此领悟,也不亏了我一番提醒。”
   剑叟慢慢平举手中的湛卢说道:“好吧,说说这把剑吧,此剑名湛卢,乃上古神王公冶所造,据说一炉出五剑,各具其形。开炉第一把就是湛卢,藏锋内蕴,气养于内,怀重天下,为广德之剑。只是世人皆不懂其性,多为不喜,以为笨拙而弃之。
   此后便有纯均,其性和湛卢完全不同,锋芒毕露,光耀四方,世人无不为其所折,福贵不可言,为帝之所爱。但因其锋太利而易折,光华太盛而最易被邪侵,只可束之高阁用于观赏,却难以行走天下。
   再后就是胜邪,乃是集天地之恶于一身,其剑出,则国破家亡,世为不祥。
   其四就是鱼肠,转走偏锋,险恶包藏,剑出则天下乱,为祸乱谋室之剑。
   最后为巨阙,集合王霸之气,可开天地平山河,百邪不侵,但杀戮太重,终要妨主,可为平乱建勋,却不适合传家。”
   “原来剑中居然还有这么多讲究!”童飞一边听着一边细细的体会。
   “怎样,小子,你可喜欢?”
   “恩”童飞伸手,从剑叟手中郑重的接过湛卢。这剑仿佛通灵一般,这一次童飞没有脱手,而是感觉到一种浩然厚重之气顺着手腕传来,瞬间纳入气海,心中不免有种放心依靠之感。真是挺受用的。
   “好剑,好剑!”童飞不禁脱口赞道。
   “好小子,此剑已经接纳你了!看来你跟湛卢有缘。”剑叟道:“湛卢最合于养,你如今正是需要炼体,恰好适合,有他跟随,炼体则是事半功倍。”
   “此剑既然得主,我也算是不欠你什么了,我可以安睡了!哈哈”剑叟却是取出酒葫芦,仰头又咕咚一口,不过忽然想起什么:“糟糕,喝了三口了,老子真是被你小子弄糊涂了,我要回去了,起码要睡几天!不跟你小子混了,你好自为之吧”说着那剑叟又是快速遁去,一路去,却是一路的说道:“真是不划算不划算!”
   童飞看他狼狈离去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却低头看着手中的湛卢,眼睛里多了一分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