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0章 祝大家新年快乐

2021万事顺遂。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白纱传奇白纱传奇碧玉世家|现言你许我一袭白纱! 我还你一世传奇! 何依依是难产儿,她的生日是母亲的忌日,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在父亲的培养下,成了一名出色的婚纱礼服设计师,在一次求签问卜中,依依遇见一位癫师,他用她的生辰八字算出一串缘分数字,因缘巧合依依竟真的找到拥有这数字的人,并相恋相爱。 奈何缘起缘灭皆为幻,父亲突发病故,情人不知所终,依依情殇流浪异乡,三年后,重回故里,开始了另外一段情感纠葛,谁知一切的一切,包括爱情,身世……似真还假!
  • 蒙上面纱的眼蒙上面纱的眼唐若悠|现言车祸?酒后驾驶?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只是想让宪秋雯带着秘密一起进土罢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容易?当冼秋雯从车祸中醒来,既然你怕秘密被说出去,那么失忆了,你觉得又会如何呢?徐默阳抓着冼秋雯得手说:你以为失忆了你就可以摆脱我吗,你错了,我只会让你更加痛苦。冼秋雯眨了眨眼睛望着他说:徐先生,我真不懂,我们之前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你花尽心思对付我。冼秋雯在心里想,我不会让你知道我没失忆,我也不会让你就那么轻易的除掉我,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我会把你珍贵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走。
  • 百日恋曲进行时百日恋曲进行时萧梓忆|现言“一千万,你跟我三个月!你放心,没有那个女人能够在我身边超过三个月的!”程易北冷漠的笑着。为了弟弟,仲晴咬牙答应了下来,成为了程易北的契约情人,以为这样弟弟就可以活下来,却不曾想三个月的期限一到,所有的一切就都离她而去。程易北回去了,回到了他的初恋情人的身边;弟弟死了,被程易北的初恋情人刺激的心脏病发,不治身亡。所有的一切都离开了她,她的世界一下子坍塌了。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幸好,还有你,我的孩子!虽然所有人都抛弃了她,但是她也要活得比任何人都精彩!三年后的华丽回归,她从一个寂寂无名的跑龙套一跃成为奥斯卡金像奖华裔演员的唯一获得者,全胜而归!男人,只是我踩在脚下的玩物,仅此
  • 雨后天晴刚好有你雨后天晴刚好有你元之公子|现言“她俩为什么在一起”,“……”“斯淼……”“……”病痛折磨,心里恐惧,朋友背叛,男友离开……一个人默默的在房间里,回想发生的一切,从出生到现在,所以的不幸都发生在她身上,是绝望?还是……,多年之后……她遇到了他,“陶方旭,雨后天晴,刚好有你”
  • 野妞难训:金主宠我然并卵野妞难训:金主宠我然并卵黎子姑娘|现言初次见面,她开着红色骚包保时捷,他开着黑色布拉迪。她和人飚车,超过的时候还得瑟地朝他竖中指。再次见面,得知他是她的金主,她瞬间惊呆,脱口而出:“哎我C!”从此,牧哲就记住了这个酷霸拽狂炫的野妞。*某男:说,你喜欢谁。某野妞:肖骁。某男坏笑着摸上她的下巴:“嗯?再说一遍?”某野妞:我C!某男挑眉,低头把耳朵凑近她的耳朵,开始上手:“宝贝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某野妞投降:倒了,是……嗯嗯我……
  • 豪门小霸妻豪门小霸妻沈季凡|现言爱人高高在上犹如帝王,哥哥富可敌国俯视众生,真是可笑!自己却是名动天下的花姬。这一生,我不怕损坏名声,不惧倾家荡产,不畏乱伦关系,只怕没有你!花姬名声在外,好多男士都慕名而来,只为一睹芳容,但绝大多数还是吃了闭门羹,这花姬不爱其它,只喜欢苹果,听说想要见花姬一面,除了昂贵的金钱外,还要外加苹果——这真是罕见啊!爱他又如何!他是全市的核心又如何!总归站在他身边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三小姐,这一点您应该明白吧!三小姐眼里是愤怒极了的情绪,嘴唇下巴气的都在打颤,势有一副要将花姬撕碎了的表情,却忽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总裁的强取豪夺总裁的强取豪夺逃跑的小鱼|现言他霸道的夺走了她的身体,还强盗般地把她关到了自己家里,从此,两个陌生的男女交织在一起,一段刻骨铭心的虐恋就此展开……
  • 七岁情未了七岁情未了一只帅气欢|现言十二年前,就因一句有缘,在那一次盛宴中,他望尽了人群,找到了她,第一次的相遇,看着她笑,他亦展颜,两人相处甚欢。过了六年,他们再次相遇,第二次的相遇,她依旧笑容灿烂,他却冷若冰霜,因为他的冷漠,两人没有过多交集。如今,境遇都经历了天翻地覆般改变的他们,第三次的相遇,可是否还能如初见?加群474098491
  • 殇逝:秋雨梧桐殇逝:秋雨梧桐如你默认|现言那年,我们在一所高中。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喜欢上她,因为在我的眼里,爱情这两个字眼离我很远很远。我没有那种心情,更多的是考上大学,出人头地,然而世事无常,它会戏弄你,会惩罚你,也会奖励你。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生活给的奖励,只知道那应该是我最美好的时光。好友的辍学,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看法,它让我好奇,难以思索,更多的是恐惧。和她终久要分开了,不同的路是我们走的越来越远。多年后,异乡的城市,同样的人,却不同的结果。就像她所说的,结局就是这样,只是通往结局的路是我们能选择的。
  • 月半钟声,兔子萌妻,别跑月半钟声,兔子萌妻,别跑菲骨朵儿|现言月半夜曲渐渐响起,望着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白景辰仿佛看见了那张他日日夜夜都在想的脸,几年以来,刻骨铭心的思念腐蚀着他的身心,他的灵魂。他虽然变强了,也变好了,但是,他却是缺失了在她身旁的这些年,他很清楚,他们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大魔王,放我下来!小心我咒你祖宗十八代!”某女娇嗔着说。“···如果咒人祖宗十八代可以抓住犯人的话,那要警察有何用?”“不服?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小雪雪的厉害!"大总裁:······“在这儿比试不好吧,不如床上比试?”抓住某只奔走的小兔子,开始了口中的“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