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拳皇98ol拉霸活动

第5354章 降女尸(上)

“轰…”
   随着幽冥的话语,一声非常猛烈的爆炸声突然传了出来,紧接着顾允就感觉到大地都开始颤抖起来,在顾允和弗瑞的注视之下,原本非常宽厚的城门缓缓的关闭了起来,紧接着,在这城墙之上,居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城战武器。
   “就位…”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之后,便有着无数人从城墙之下跃起,直接进入城墙的攻城武器之中,一时间,城墙的攻防在修炼士的全力注入之下,大大的增强了许多。
   “走吧,我们也去城墙之上看看…”
   很显然,幽冥的身份特殊,当巡城之人见到幽冥之后,就直接放行了。当顾允跟着幽冥来到城墙之上之时,不由微微的愣住了,此刻在他的眼里,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一片,这些完全都是由实力强横的魔兽组成。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在距离这座城池的远处,有一座非常高大的山,不过此刻,应该只能称之为兽堆了,成千上万只魔兽正在上方栖息着,即便顾允所在的城墙距离那座高山非常遥远,但是还是能够感受到自那边弥漫过来的浓郁的压力。
   “现在该怎么办?”见到这一幕之后,顾允不由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从魔兽的数量上上看,顾允他们这一边人马明显要吃亏,而且同境界的修炼士和魔兽相比,魔兽绝对占了上风,毕竟他们天生就有着非常强横的肉体力量。
   听到顾允的问话之后,一旁的幽冥也只是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说道,“为今之计只有硬抗了,如果城墙的攻击力度无法将兽潮打偏的话,恐怕就只能我们一起上了,以实力将其击灭。”
   说到这里,幽冥不由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顾允,旋即说道,“呵呵,这一次倒是能够真正的见识一下顾允兄弟的实力了,也好让那些觉得顾允兄弟的实力名不副实的家伙闭嘴了。”说到这里,幽冥不由微微一笑,也亏了这家伙的心态好,居然在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顾允很无奈的白了一眼这个家伙,旋即说道,“别人怎么看我的,管我什么事情,我只要做好自己就好了,哎,还是先把眼前的这个麻烦解决吧,看到这么多的魔兽,我就觉得头疼。”说到这里,顾允不由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对了,这个兽潮什么时候开始啊,这群魔兽都在那边集合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他们有什么动作啊。”就在这时,一旁的弗瑞非常迷惑的看了看远处的兽堆,旋即问道,此刻在那边的魔兽铺天盖地,但是却始终没有进攻的迹象。
   也难怪弗瑞会这样问,恐怕这也是每一个在城墙之上的修炼士心中,共同的迷惑吧,毕竟按照以往来说,兽潮一出现就会如同发疯一般攻击城池,然而这一次却不一样,就像有人在控制这个兽潮一般,等待兽潮集中所有的力量。
   “或许,这只是虚惊一场吧。”即便是一旁的幽冥也非常迷惑的看了看远处的兽堆,不过当他的目光接触到兽堆之后,在眼神深处,却也浮现了一丝无奈以及什么别样的情绪,或许,幽冥内心也不想这次兽潮发生吧。
   对于幽冥这话,顾允也不会去相信,毕竟从他来到鬼界之后,貌似运气这种东西他已经很少见到了,“哎,与其将希望寄托在渺茫的可能性上,还不如自己做好迎击的准备啊,这样还务实一点。”
   “嗡…”
   就在这时,一道虚无缥缈,若有若无的笛声突然传了出来,这道笛声,仿佛是一个落寞的女子,在低声哭诉一般,又仿佛是一个大汉,在奋力的拼杀。
   “这…天啊,这是兽笛…”
   听到这一声声的笛声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即便是一旁的幽冥,顾允也看到了他眼眸深处的难以置信,恐怕此刻在这个区域之中,也就只有顾允和弗瑞不知道什么事情,一脸迷茫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什么是兽笛啊?”无奈之下,顾允只好轻声问他身边的幽冥,没办法,从现在这个局面上看,除了他们两人外,所有人都知道什么是兽笛,顾允可不想像之前弗瑞那般丢脸。
   “你居然不知道?”听到顾允的问话之后,一旁的幽冥的脸上充满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态,如果不是知道顾允的实力强横的话,恐怕幽冥早就拿顾允当智力有障碍看待了,毕竟这种事情可是人人都知道的,顾允和弗瑞居然不知道。
   “咳咳…”
   见到幽冥脸上的这种难以置信的神情之后,顾允不由无奈的咳嗽了一声,他就担心对方会这样,不过很可惜,他想避免,但是还是避免不了的被别人鄙视了,不过幸好听到这个的也只有幽冥一个人。
   “这件事情就有那么大众化吗?”顾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至少,我们两人还不知道啊。”说话间,顾允一把拉过弗瑞,在顾允看来,就算是要丢脸,那也得两个人一起丢,一起没面子。
   幽冥很是无奈的看了这两人一眼,旋即说道,“兽笛,顾名思义自然是控制魔兽的笛子,一般来说,这些笛子都是经过特别加工的,一些品质高的兽笛,在经过特殊的声波之后,以实力高强之人吹出的话,就能够控制魔兽,甚至产生兽潮。”
   “什么?你的意思是,这次的兽潮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认为形成的?”听到幽冥的话后,顾允和弗瑞脸上顿时写满了惊讶,要是现在他们还不清楚幽冥的意思的话,恐怕他们就真的成了那什么了。
   对此,幽冥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了,“从现在看来,恐怕的确是这样子的,该死,到底是谁啊,居然不惜一切代价,发动兽潮,攻击城池。”说话间,幽冥不由紧紧的握起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城墙之上。
   “吼…”
   终于,在被兽笛的刺激之下,兽潮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