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0章 ? 落幕与启程

武进县的济粜也进行得十分顺利,宋慈心里稍稍安定了下来,但还不知道无锡县和宜兴县的情况怎么样,因此还是不能完全放心,直到几天之后,娄飞宇和禇瑛终于回来了。

娄飞宇回到常州时已经是傍晚了,他先回了衙门,因为他要先向卢渊明汇报无锡和宜兴实行济粜的情况。禇瑛明白宋慈一直挂念着赈灾之事,于是她回来之后没有休息,立刻赶到通判廓舍,在天黑之前将二县的情况告诉了宋慈。

宋慈听后十分满意,心情大好,于是又想起了自己之前便想过的一件事情。

“瑛子,你觉得娄判官这个人怎么样?”宋慈问。

禇瑛听到宋慈让自己评价娄飞宇,感觉有些奇怪,但她并没有多想,便回答道:“娄判官为人正直,做事也挺用心的,不过就是一旦突然遇到了难处,便总是会有退缩之意。”

宋慈听后笑而不语,让禇瑛和他们夫妻一起吃饭后,便让她回去休息。

第二天娄飞宇便来见宋慈,将他这些天到无锡和宜兴所做的工作都告诉了宋慈,不过他说的禇瑛昨天都已经说过了,而且禇瑛还说了许多小的事情。

“真想不到宋大人能够下此决心,宋大人抚良善甚恩,临豪滑甚威,着实为娄某钦佩。娄某要是有宋大人的勇气就好了,之前我多有得罪,还请宋大人见谅!”

“娄判官多虑了,你我均是为官家和百姓做事,何来得罪一说。”宋慈想了一会儿之后又试探着说道:“下官让禇瑛跟随娄判官前去二县,实在是麻烦娄判官了。”

“哪里?禇姑娘虽是女子,然而却十分干练,腿脚也勤快,帮了下官不少的忙。只是娄某觉得女子还是在家中做事为好,出外带着一个女子,确实不太方便,还好禇姑娘自己解决了住宿的问题,才让娄某省心了不少。”

“娄判官所言极是,禇姑娘如果嫁做人妇,必会是一个贤内助,宋某想让禇瑛为娄判官处理家务事,不知娄判官意下如何呀?”宋慈微笑着问道。

娄飞宇听后笑着说道:“多谢宋大人美意,禇姑娘才貌双全,能够娶其为妻,乃是娄某之荣幸,不过此事我得回去跟我家那位商量商量才行,看看她愿意不愿意退位让贤。”

娄飞宇说完之后,两个人都大笑了起来,之后娄飞宇便告辞离开了。宋慈望着从贴司出来的禇瑛的身影,心里有些惭愧,觉得自己光想着撮合两个人,都没有事先打听一下娄飞宇是否婚配,实在是太不上心了。

自从常州全面实行济粜之后,饥荒之势很快便被止住了,之后便没有再饿死过一个人,当然这是后话。

连丝怡虽然开始的时候十分反对宋慈实行济粜,但看到实行济粜后常州的情况越来越好,她的态度就有所缓和了,虽然没有也没有说,但显然她已经认同宋慈的作法了。

常州的饥荒迅速得到缓解,老百姓的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宋慈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在济粜和赈灾进行的过程中,宋慈的心里其实一直都十分紧张,此时的他更加需要妻子的安慰,因此虽然两个人仍然不怎么说话,但某些事情倒是没少做,于是这一天连丝怡终于怀孕了。

宋慈兴奋异常,这下他更是忙得团团转了,宝儿也乐得手舞足蹈,天天围在连丝怡身边,看自己能帮上点什么忙。禇瑛不再管通判廓舍的事情了,专心服侍连丝怡,看着连丝怡逐渐隆起的肚子,她感到十分高兴,但同时又有些心酸。

禇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十分清晰,不断地刺激着她的神经。后来有一次,在她扶连丝怡躺下的时候,突然脑子里闪出了一种想法——装着自己失手了,让大肚子的连丝怡摔在地上!

禇瑛被自己突然出现的这种想法吓坏了,她赶快让连丝怡在床上躺好,然后便迅速离开了床铺,紧紧地靠在对面的墙壁上,不断地喘着粗气。

连丝怡看到了禇瑛的异样,于是笑着问道:“瑛子,你怎么了?”

“哦,没事!我没事。”禇瑛说完便手按着胸口,赶快离开了屋子。

连丝怡认为禇瑛是太累了,于是这天晚上她便对宋慈说道:“让瑛子一个人照顾我,实在是太累了,不如就雇两个女使吧,这样你有事情,瑛子还可以帮你。”

宋慈想了一会儿之后说道:“好吧。”

宋慈一直很排斥雇佣人力女使之事,让他同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来他也认同连丝怡的说法。

这天,宋慈又一次将禇瑛和陈恒叫到了自己办公的房舍中,然后对他们说道:“虽然常州的情况已经好转,但除了常州之外,浙西其他地方的灾情仍然相当严重,我决定启奏圣上,让浙西所有灾区也都开始实行济粜。”

宋慈刚刚说完,陈恒便立刻走上前去说道:“大人,这万万不可呀!浙西豪绅家族在朝为官之人不可胜数,其中许多都官居高位,您这样出头必然要得罪众多世家大族呀!”陈恒说。

宋慈点了点头,然后表情严肃地站了起来,说道:“宋某才疏学浅,之前已经想了很久,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这么长时间了,朝廷也没有采取什么有效的措施,不能再等下去了,在浙西所有灾区实行济粜的建议,我一定要提出来!文昌,如果我被罢了官,我会请求卢知州,让你留在常州衙门任职。”

陈恒赶快拱手行礼,然后双眼含泪道:“大人说哪里话?陈恒说过此生要追随大人,便永不违背誓言!这一次,我依然愿随大人共进退!”

宋慈也十分感动,走上前与陈恒双手紧握。这时,禇瑛也走到了他们面前。

宋慈看她表情严肃,以为她也不赞成自己的决定,于是说道:“若须舍一人而救苍生,我愿作那个被舍弃之人!”

“杨朱曾言‘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禇瑛突然说道,“拔一毛根本就利不了天下,舍一人也根本救不了苍生,开了舍一人的口子,很快便会舍弃第二个人,然后就是十人、百人、千人、万人!最后得利的,不过是背后的阴谋者而已。”

宋慈听后看了她许久,然后低头深思不语。

“大人,我觉得您还是先要取得朝廷重臣的支持,这样济粜才有可能在整个浙西灾区实行下去,否则光凭着一腔热血,弄得自己被罢了官,事情不还是不能实行吗?”

宋慈想了一会儿后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先争得李丞相的同意?”

“正是!李大人位极人臣,而且他又正好是浙西人,如果李丞相都能同意您的主张,那浙西其他世家大族的人又怎么好意思出来反对您呢?”禇瑛说。

“可是他会同意吗?”陈恒问。

“大人来常州主持赈灾之事,就是李丞相举荐的,他肯定想要有一个完满的结局。”禇瑛说。

“你说的很对!我现在就给李大人写信。”

宋慈说完便立刻坐回到了书桌后面,禇瑛赶快过来给他磨墨,陈恒也立刻帮宋慈整理纸张。宋慈捋好毛笔后,便开始写信。

“……强宗巨室,始去籍以避赋,终闭粜以邀利,吾当伐其谋尔……”

在浙右等地实行济粜虽然有阻力,但有了朝廷的支持,大体上还算顺利,很快各地的饥荒便被止住了,灾民们顺利度过了冬天。这一天,朝廷下了圣旨,宋慈被提升为从六品朝散大夫,兼任司农丞,宋慈终于穿上了红色官服。

几天之后,卢渊明突然来到了通判廓舍,他让自己的随从和通判廓舍的差役都不要声张,然后独自走到宋慈办公的房舍外。宋慈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忙于赈灾之事,今天是刚刚从外地回到常州。卢渊明看宋慈一回来便又开始处理政务了,便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独自走进了房舍中。

宋慈这才注意到门口进来了一个人,抬头一看原来是卢渊明,便赶快起身行礼。

“哎呀!卢大人,宋某刚刚回来,本打算去衙门,可天色不早,便想着明天再去,不想您来我这儿。”宋慈笑着说道。

卢渊明没有言语,只是笑着看向宋慈,突然他躬身向宋慈拜了两拜。

“卢大人这是何意?”宋慈问。

“宋大人,我没想到你真能下如此的决心,卢某佩服于你,不过你以后可要加倍小心了!”卢渊明说。

“多谢卢大人,宋某一定会小心行事。”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赈灾之事,然后卢渊明便告辞离开了,宋慈将他送到大门口外面。这时,突然跑过来了两个穿着丝绸衣服的地主模样的人,向卢渊明行礼,然后便跟着卢渊明一行人往回走。

“啊呀!卢大人哪!原来您在这儿呀!我们求您的事儿,您可不能不管呀!”地主甲说。

“是啊!卢大人,郭家那块地我们早就看中了,我们给的价钱也不低了,您得帮我们要过来呀!”地主乙说。

卢渊明捂着自己的头说道:“唉!最近下官犯了头疼病,实在是不想管那么多事了。下官是马上就要调任之人,也管不得这些事情了,你们还是去找娄判官吧。”

“哎呀!卢大人,我们去找过娄判官,可他不管我们的事呀!”地主田说。

卢渊明看已经走远,便骑上马回头看了一眼通判廓舍,然后说道:“既然你们来了这儿,那不如去找宋通判帮忙吧!”

“啊?找那个宋慈?他怎么可能……”

“哎?卢大人,您别走呀!”

卢渊明没等他们说完,便驾马快速前行了,把他们抛在了后面,他说的不错,不久之后他便调任了。

由于之前与真龙会的人相斗时,禇瑛发现自己的实力完全处于下峰,所以回来之后她有空便又开始练习武艺。她想起了养净“女子力弱,必须借力打力”的话,想到自己还算个子比较高的,但毕竟男女上肢力量差距明显,打斗时还是明显感到吃力,因此她专门找了个会相扑的女陪练,在练习近身搏斗术时侧重于多练习摔术,善用脚下使绊的技巧,利用对方之力将对方击倒。另外她又继续研读那本《余家枪法》,让自己使鞭的技巧更加精湛,剑术也更上了一层楼。剑走轻盈,剑术讲究劈、点、撩、抹、挑、扫,之前禇瑛用剑比较死板僵硬,加强训练之后,禇瑛的剑术也十分灵活了。

这一日,兵部尚书郝敏方前来拜见右丞相兼枢密使史弥远,史弥远似乎对他的到来早有准备。

只见郝敏方弯腰躬脊,笑着说道:“史大人,那宋慈在许多州县胡作非为,百姓们都苦不堪言,您不能不管呀!”

史弥远冷笑了一声说道:“可我怎么听说,那宋慈在常州等地很深百姓们欢迎呢?”

“啊?这……”郝敏方似乎被史弥远的话吓了一跳,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史弥远十分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板着脸说道:“哼!我看是有人找你了吧!”

“是是是,史大人果然神机妙算,确实有许多百姓前来求助下官,下官知道大人心系大宋安危,这才来求大人帮忙。”郝敏方说着拿出了一张纸,然后凑近了一些,又小声说道,“这是百姓们孝敬大人的。”

史弥远瞟了一眼那些纸,脸上这才露出了笑意,问道:“百姓们有何请求呀?”

“百姓们都认为那宋慈才能卓著,应该派往最更需要他的地方。”

史弥远笑了笑问道:“百姓们想要让他调往何处?”

“百姓们听说广南偏远之地政事混乱,民风也甚为彪悍,正需要宋慈这样的官员。”

“哈哈哈!够狠,我喜欢。”

此时在皇宫勤政殿内,皇帝赵昀正在接见连净贤,只见他让左右服侍的人都出去,然后走到连净贤面前说道:“连卿家,你这次可是为朕立了大功啊!”

连净贤听后立刻吓了满头是汗,赶快跪下说道:“臣是为了官家的颜面着想。”

“你不必害怕,朕知道你的心意。”

“臣愿为陛下肝脑涂地!”

“朕会提升你的官职,不过你也要明白朕的难处。朕提议擢升你为正三品光禄大夫,任户部尚书,已经得到通过了。”

“多谢皇上,臣绝不敢有怨言。”

“你手下的人,你可也要好好地赏赐他们。”

“为臣明白。”

这时,左丞相李宗勉求见,连净贤便先告退了。

李宗勉进来后先看了看离去的连净贤,然后便赶快向皇帝行礼,之后他便向皇帝介绍了浙右饥荒平息的情况。

皇帝笑了笑说道:“朕一直关注着此事,这些朕都已经知道了,李卿家此次不止是为了说这件事情而来吧?”

“确实如此。”

“是为了那宋慈的调职令?”

“圣上果然未卜先知。”

“此事朕已经知道了,宋慈已经做了三任通判,虽然均未期满,但已有功绩,岂有再做通判之理。”

“那圣上的意思是……”

“朕听说那广南东路还有一重要职位空缺,就让他就任此职吧。”

卢渊明离开常州之时,宋慈和娄飞宇等人都前去相送,宋慈以为自己会接任知州,不想天气转暖之后等来的却是新知州不久将会到来的消息。

宋慈明白自己在这常州恐怕呆不下去了,甚至整个浙西自己都难以再有容身之处,因此在自己被调任之前,他向皇帝上了一道奏疏,建议由娄飞宇接任通判一职。

入夏之后,连丝怡终于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宋慈给他取名宋国子。不久之后,圣旨便来了,宋慈被差遣为广南东路提点刑狱公事。

[第六卷《通判辨冤(下)》完]

注:

1.《宋经略墓志铭》:通判邵武军,摄郡,有遗爱。通判南剑州,不就。杭相李公宗勉擢贰天府,除诸军料院。浙右饥,米斗万钱,毗陵调守,相以公应诏。入境问俗,叹曰:“郡不可为,我知其说矣,强宗巨室始去籍以避赋,终闭糶以邀利,吾当伐其谋尔。”命吏按诉旱状,实各户合输米,礼致其人,勉以济糶。析人户为五等,上焉者半济半糶,次糶而不济,次济糶俱免,次半糶半济,下焉者全济之。米从官给,众皆奉令。又累乞蠲放,诏阁半租。明年大旱,祷而雨。比去,余米麦三千余斛、镪二十万、楮四十万。擢司农丞,知赣州。当路以要官钩致,遽公不答。劾免。后要官果有坐附丽斥者。起知蕲州,道除提点广东刑狱。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打怪是为了钱我打怪是为了钱蛋煎平底锅|悬疑正常人的世界,总有一些不那么正常的东西混进来捣乱……
  • 人间正义不寻常人间正义不寻常浓情半月|悬疑十八年前分离的双胞胎姐妹一朝回到父亲身边,摇身一变成为青州首富的千金小姐,却引出了许多扑朔迷离的案子,人间正义不寻常!
  • 述异筑述异筑童小彤|悬疑欢迎来到述异筑,你说,我听。述异筑中,每一个故事里面都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历史,每一件奇怪的事情都是千年前的缘起,每一个物件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执念。
  • 爱可以杀人吗爱可以杀人吗黑塞|悬疑生命是宝贵的,爱是人的生命存活的基础,爱有强大的力量,然而这力量有时是狂暴的,以至于我们的生命难以承受。我是一名刑警看到过许多悲惨而奇特的案件,我深信爱是我们活着的必需品,也是威胁我们生命的恐怖力量。
  • 重生之全能打脸王重生之全能打脸王飞翔的笔尖|悬疑开局一个手机,带你穿越到别样的2003,一个定格在2019的APP,一个神奇的善恶系统,从此踏上了成为首富、大歌星、万人迷、霸道总裁、网文界第一人的不归路…… 你装逼,我打脸,你为恶,我惩恶还扬善。 发生地震了?先捐个五十亿再看情况…… 从今天开始改变,未来我说了算!一切都不算晚。
  • 零碎的片刻案件零碎的片刻案件古鲢钰|悬疑一位青葱葱年华的少女,在同学老师眼中,是一个不学有术的学霸;在亲人朋友眼中,是一位不定期发疯的腹黑女流氓;在同行敌人眼中,是一个碰到过就不想再招惹的强悍女战神。一位神秘的、帅气的少年,是老师亲友眼中的骄傲;是家人的16年华老光棍;在俱乐部,学习,解剖、警员中誓要挣第一的倔性子。两位拥有相同属性的男女神经,相遇在一起,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请让我们一起期待他们惊险、刺激的相爱旅程!
  • 猫的灵愿猫的灵愿未到风起云涌|悬疑我母亲说: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对另一个人好,一定是上辈子欠他的。
  • 哑剧之真的有吗哑剧之真的有吗骚少的魔法|悬疑一场哑剧演译世间邪恶:传说有一个舞台游遍世间,只为了揭露世人的罪恶……
  • 生藏生藏祈佑yk|悬疑一张神秘的名片,一个二手交易市场,一具尸体,隐藏在背后一栋神秘古老的组织凤凰楼,牵扯出二十多年前的一桩血案,十位主人各怀心思,都有自己的目的,而凤凰楼外还有一个更为强大的组织想要探究凤凰楼的秘密,引出一系列是非因果,而这一切都是由一个女人开始。
  • 夜叉故事夜叉故事天上仙|悬疑《大学校园:今昔非昨昔》后,江晓明和鬼神的故事。不是很恐怖,有妖怪哦,还有知秋一叶,我多希望你和月池在一起。灵异,穿越,玄幻一个也不能少。人与人不是因为爱而相互了解,是因为运气才能在一起的吧?我们都爱旅行,离开你,我痛不欲生。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