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欧帝体育官网

第3601章 不相信她死了

“老夫警告你,这里是方家坞,不是你们鬼灵州。你若在方家做出什么事来,休怪老夫翻脸无情。”
   被一个小辈当面威胁,方家老祖也动起了真怒。
   “唰”地一声,玄冥合上折扇,低声道:“我们走。”
   三泉室的三人转身,出了大厅之后,径直朝方家坞的某处走去。
   等三人走远了,方家的那些个长老才陆续从屏风后面走出,一个个脸上尽是怒容。
   “老祖宗,我们要不要将鬼灵州鬼修吞并镜州的野心,告知三大门派?”方满红问道。
   “先别急。以老夫看来,三泉室的人似乎另有手段,我们不妨再等一段时间,见识一下对方的手段。等事情明了之后,再做出选择,这样可以使我们家族的利益达到最大。”方家老祖轻轻摇头。
   “那小子也太嚣张了,竟然对老祖宗这般无礼,不如让下面的人给他点教训。”一位长老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样也不妥。以三泉室的实力,就算空灵门也无法与其相比,更何况是我们方家?如果玄冥在我们方家坞出了点什么事,三泉室第一个要报复的,就是我们方家。我们岂能因为一时意气,而遭致这么大的麻烦?”
   方家老祖沉吟许久之后,吩咐道:“立刻加派人手,严密盯着三泉室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其有什么不妥之处,马上上报。”
   “是。”方满红答应一声,又问道,“那个张毅,如今怎么处置?”
   方家老祖摆摆手,说道:“既然事情已经查明了,就不用理会那小子了。他虽然得到了方家令牌,但却没有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由着他去吧。”
   张毅不知道,就因为方家老祖的这一句话,让他躲过了一劫。
   不过,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他却遇到了麻烦。
   那位柳师妹自从认定了他是梅岭上的斗篷人之后,就一刻不停地缠着他,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就算他心智再怎么聪颖,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感到一个头两个大,不知该如何处置。
   为了保守住造化丹和数样法宝的秘密,他自然不能承认此事,但一时半刻又没有更好的办法摆脱,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现在,所有跟随骆北辰到方家坞的师弟们,都已经知道,这位“柳师妹”和那位“张师兄”有着极其暧昧的关系,许多谣言就这样慢慢的传开了。
   这些谣言自然会传到“柳师妹”耳中,但不知她究竟是怎样想的,对如此事关名节之事都不多加理会。
   “我说柳师妹,柳师姐,你能不能行行好放过我?你整天跟在我后面,像什么话,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吧?”
   终于,张毅有些受不了地对“柳师妹”哀求道,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柳师妹嫣然一笑,浑不在意地道:“当初在梅岭的时候,你不是很大胆的么?说出那一番轻薄之言,怎么到了现在却胆小如鼠了?”
   张毅摸摸鼻子,一阵苦笑。那个时候,他脸上蒙着斗篷,不必担心有任何后患,心中无所顾忌之下,自然可以说出那些话来。
   这个时候,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的。
   “在下一向都是拘谨的很,怎么可能说出什么‘轻薄之言’,恐怕是你弄错了吧?”
   “哼,当时你虽然戴着斗篷,无法看清本来面目。但是,你的背影我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而且,那一天刚好是造化丹分配之后的第四天,无论得没得到造化丹,你都会离开本门,前往骑牛山。而去骑牛山,必要经过梅岭,无论时间还是地点,你都有着重大的嫌疑,再加上背影佐证,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断定,斗篷人就是你了。”
   柳师妹说得振振有辞。还别说,她分析的确实极有道理。
   “这么说,你还有一成不能确定了。或许,我就正好处于那一成之中也说不定。”既然不能反驳她的判断,就只有从话中的漏洞下手。
   “我当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过,如果你能祭出你的本命法宝让我看一眼,我就可以确定了。”
   “哈哈,你这个想法也太过天真了。本命法宝乃是我最后的保命手段,岂可轻易示人?就算你我是同门,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张毅仰头打了个哈哈,轻松地说道。
   “戚,这有什么好隐藏的?我就可以拿出我的本命法宝,让你一见。”柳师妹柳眉一挑,不屑地道。
   面对这样一个死缠烂打的柳师妹,张毅又有什么好的办法?
   来到方家坞这么多天,张毅一直在着急地等待着方家族长的召见。他已经决定,不论方庭誉现在情况如何,仍然按照当初的约定行使。
   这样做,就算中间出了岔子,或者方家族长已经提前知道了内幕,对于他和方庭誉也没有更大的损失。
   可是一连等了许多天,都始终不见方家族长的身影。就连接待几人的,也多是凝气期弟子。只有骆北辰由于是筑基后期修士的身份,见了几个方家的高阶修士,不过,他们见面也不过是讨论些修炼心得之类的东西,再就是交换些物品,根本没有提到关于令牌的事情。
   张毅越等下去,越觉得事情很不寻常。尤其是昨天,他们暂住的地方突然出现了许多黑衣人,似乎在暗中监视着他们。
   这一点,连骆北辰也有所察觉。但是因为是在方家坞的缘故,他倒不担心对方会乱来,只是吩咐修为低的弟子注意一点,不要单独外出。
   这一天,在骆北辰的带领下,张毅等人与几名方家的低阶弟子在方家坞的某处风景如画的地方品茗论道,彼此交谈甚欢,乐在其中。
   过了不久,张毅突然发现,周围的黑衣人似乎渐渐多了起来,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每个人都站住了一个方位,隐隐形成合围之势,将众人围在中间。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时不时从背后的灰色布袋里掏出什么,放置在身边,不知在搞什么鬼。
   “方杰师弟,你可知道那些人在做什么?”张毅指着前面的一个黑衣人,不解的问道。
   这个方杰,只有凝气五层的样子。他自幼喜欢读书,尤其爱读关于奇谈怪论的书籍,被方家的其他人笑称为“小书库”,倒也有几分见识。
   方杰揉了揉眼睛,看了一遍,摇头道:“我看不出来。这些黑衣人行事,一向极为神秘,别说是我,就算门中的叔伯辈的人物,也是一点猜不透的。不信,你可以问一下骆前辈。”
   张毅看了骆北辰一眼,立刻打消了动问的念头。
   此时骆北辰正半眯着眼,听方家一位筑基中期的修士高谈阔论。若是不了解他的人,肯定以为他听得十分认真,但张毅一眼就看出,这位骆师叔此时恐怕已经神游物外了。
   既然连“小书库”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也赖得再多去思考,只是暗中留心一下就是了。在他看来,自从方庭誉无故被贬斥之后,自己一直将黑衣人当做此事的罪魁祸首,正是如此,才对他们保持警惕罢了。
   这种事情,只不过是他心理作祟。
   在张毅等人的对面,有一座造型奇异的假山,此时一个貌美的男子手拿折扇,眼中闪烁着不知明地光芒。
   “禀告少主,再过一时片刻,炼魂大阵就可以完成了。”
   貌美男子后面,一个黑衣人恭声说道。
   “很好,几位长老可已经到位?”貌美男子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