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业林业 ku游戏app下载-注册

第6586章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

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她是见过不少,但当这种人用那讨厌的态度对待他的时候,她却感到格外的愤怒。
   “我要住店,也要用餐。”
   “是是是,小姐这边请。”有生意上门,态度当然是相当的殷勤,说完这句话后又马上恶狠狠的转头对司徒阳礼说,“快滚,小心我拿扫帚来赶你走。”然后,就又一次变脸,笑盈盈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云梦绮进去。
   完全没有那个小二恶劣的态度看在眼里,迳自拉着司徒阳礼就走进了客栈。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小二发现了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当下,一双眼睛瞪大如铜铃,对于自己先前的恶劣态度,浑身冒起了冷汗。
   看那个白衣女子牵着他那自然的动作,那肯定就是那个流浪汉的亲人找来了。
   糟了糟了,他该不会是闯祸了吧?唉,老板等下肯定又要念他了。
   小二会这样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司徒阳礼是突然出然在村子里,人虽然是傻乎乎的,现在的衣服虽然是破破烂烂的,但才来的时候衣服尽管脏,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衣料都很不错。
   而现在牵着他的那名女子,光她那一身不自觉散发出的气质,就让人觉得她身份不凡。
   打了张空桌子坐下,“你也坐下来。”看来是被小二恶劣的态度吓到了,不然怎么都走进来了,她都坐下了他还一个傻傻的站在桌子边。
   “可……可是……”看着小二朝他们走过来,吓得他赶紧跑到了云梦绮的身后,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没好气的朝天翻了个白眼,好在有斗笠遮挡,没有人发现她这个不雅的动作。“我叫你坐下,你就乖乖的给,我,坐,下。”最后几个字,她一个字一个字,铿锵有力的说完,然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凳子,示意他坐下。
   “可是……”十指交缠着,就像是麻花卷似的,仍然是一副怯怯的模样,看得云梦绮一肚子气。
   以前的他,虽然傻乎乎的,但因为被保护得很好,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一直保持着那份如孩童般的天真,快乐的过着日子。
   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他身上的那份天真就没有了,有的只是对人的害怕和胆怯。
   她再次恨不得把司徒允文那对兄妹千刀万剐,如果不是他们,他根本就不用承受这些,他仍然可以保有自己的那份天真无邪,快乐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坐,下!”手往桌子上一拍,尽管很轻,但还是让司徒阳礼不敢再“可是”了,乖乖的坐下。
   小二走过来,忐忑不安的询问,“请问,小姐需要些什么呀?”
   看来,这位小姐还真的是那个傻子的亲人,虽然表现的不是很亲昵,但两个人相处得如此自然,关系肯定不一般。
   “有空房间吧?”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加上有斗笠的遮挡,这使得其他人都无法看出她的想法,当然更看不到她的长相。
   “有有有,当然有。”见她并没有对自己先前的恶劣态度说些什么,他当然不可能再自己挖坑往下跳,当然立马热情的回应。
   “那先帮我准备一间空房。”
   “那小姐请跟我来。”真不知道这个傻子是前世做了什么好事,居然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来找他。
   “跟过来。”扔下这三个字就站了起来。
   刚刚才坐下的司徒阳礼茫然的看着她随着小二离开的背影,慌慌张张的站起来跟了上去。
   小二带着他们走上了二楼,打开了其中的一个房门,“小姐,请进。”
   一边带路,一边在心里感叹,这位女孩子虽然看不见脸,但她那不冷不热的态度,还真是让人不自觉感到害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怒而威吗?
   想他们这个小村庄,也常有些江湖人士,或者是一些经商的人经过,他们接待过的人也不少,但像她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走进去看了下房间的布置,当然了,肯定比不上大城市,但还算干净,反正她也没有打算要住下,只是需要地方让他清洗,不然,有这种小二的地方,她才不屑呆呢。
   走到窗边的椅子上坐下,示意司徒阳礼过来后,就转头对小二吩咐着,“帮我准备一大桶热水,然后再拿些可以吃的东西就成了。”要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之后,她就转头看向窗外,不再多说些什么。
   “好,我马上去准备。”小二微微弯腰鞠了一躬,把门为他们关上后,就转身下楼去准备。
   “你过来坐下。”真是的,没人喊的话,他就不知道要坐了吗?
   “哦。”不再可是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她说的话,他总是乖乖的听从,不敢反驳。
   三两步就也走到窗边,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一双手老实的放在膝盖上,也不敢乱放,他走在路上的时候,除了她主动伸手牵他的时候外,其他的时候他都是乖乖的跟在她后面,不敢去碰她。
   他一身脏脏的,而她却是一身漂亮的雪白,他总觉得自己如果伸手去碰了她的话,会弄脏她那一身漂亮的白。
   她的目光停留在窗外,仍然是没有多看他一眼。
   表面的平静,也相对衬出了她内心的翻涌。
   现在,司徒阳礼是找到了,但是下一步要怎么做呢?
   既然寻找司徒夫妇的下落呢?还是先回京城呢?她拿不定主意。
   司徒夫妇落下东面的悬崖,但却没有一个人下去查看过,她如果不能亲自下到悬崖下面看看的话,她怎么也没有办法放心。
   那等下先把他打理好了之后,就还是先去东面的悬崖,不管怎么说,她也要亲自下去看看。
   而其他的事,就等她去看过之后再说。
   她在想着自己的事情,司徒阳礼则是用一种带着几分研究意味的眼神看着她,心里也是百转千回。
   她是谁呢?是梦梦吗?
   看不见她的脸让他无法确定,但只要站在她的身边,他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说不出来是什么,但就是一种很舒服,很安心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