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章 倒数(三)

近日,于北山地区将有强降雪天气,夜晚且有大风,山顶处可能有雪崩发生,请北山观众朋友近日减少出行,注意防护措施。

谭晓悄悄地从医院自己走回去了,到了小旅馆门口,忽然又不想进去,于是一路上她不知道去哪儿,总之,她不想再给易居当拖累了。

每次她都能明显感觉到易居对她那种无奈,或许一切的宠溺,都不过是对她即将到达生命尽头的迁就。

与其这样,倒不如自觉退出对方的世界,或许这样,伤心难过的便只有自己。

但她不知道她做的对不对,可是已经选择了离开,便不要回头。

雪下的大,所幸的是还没有吹风,谭晓来到北山的车站,这里有支付宝刷脸购票,明天就可以走,于是,她打算在这里坐一宿。

睡着了,雪愈下愈大,她亲眼看见北山上的雪崩塌下来,如同数千个地雷在山巅同时炸开,千钧一发之际,顷刻间烟尘四起,雪浪翻涌,无数气团席卷而来,冲击流散开,刮得她的脸生疼,像是被数以千计的薄刃划过。

她开始害怕,此刻她多么希望,易居就在她身后,可以抱着她,告诉她不用害怕,然后,她就真的可以不用害怕。

可是她害怕!

她开始狂奔,尽管再累,她也丝毫不曾放慢速度,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她终于跑回了医院,医院离山脚最近,此刻已经被雪崩下来的雪包的严实。

她大口喘气,冷空气冻得她喉咙生疼,她奋力去挖,在雪里刨了半天,手被冰块划出了口子,最终挖到了一只手,手已经冻得发黑,僵硬得一动不动,谭晓一眼便认了出来这是谁的手。

当她全部挖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冻得精疲力尽,抱起了易居的身体,趴在他怀里一个劲痛哭,哭累了,也躺在雪中,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要!”谭晓突然醒了过来,依然是半夜,她还坐在火车站门口的小板凳上,雪下得大了起来,她身上被风吹过来的雪花蒙上了一层晶莹的白霜。

原来,只是一场梦。

她看了看时间,现在才凌晨四点多。

不对,火车站尽管是门外,屋檐也足够帮她挡雪……吹风了!

谭晓像是想起了什么,噩梦里的一幕幕突然在她的脑海里涌现,她错了,她不该乱跑!

于是她又往回走,走着走着便小跑起来,在终点有人还在等她,即使她的时间开启倒数,她也不能给易居造成困扰。

她不该怀疑自己对于易居来说的重要性,一个男人肯为你辞掉他重要的工作,她凭什么不相信易居,真是太愚蠢了!

谭晓跑得越加快了,风越吹越大,她的耳朵已经变得红通通的,耳根处直接痛得生疼,她咬着牙,哐当一声推开了门,进了医院就赶忙上楼,看到易居还酣睡着,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冲上去抱住易居,死死抓着易居的后背,脑袋埋进他的肩膀,身体随着不停的抽泣开始颤抖。

“我在,别怕,宝儿,是不是又做噩梦了?没关系,别害怕,居居保护你。”易居睡意瞬间清醒,也抱紧了谭晓,右手轻轻摸着她的脑袋。

谭晓快速擦干眼泪,眼睛还红红地,但她等不及了,二话不说,拉起易居,就往医院外面跑,易居顿时更懵了,出了医院,一阵大风猛地吹来,易居打了一个激烈的冷战。

突然间他明白了谭晓的意思,于是马上脱下自己厚实的棉大衣,半蹲着说道:“快,宝儿,把衣服披上,我背着你跑!”

“医院里其他人呢?”

“快别管了,医院没几个人,而且我已经按了门口的火警警报,咱们快跑!”

谭晓立马披上易居的棉大衣,上了易居的背,她在后面把棉大衣撑开,尽量挡住俩人的后背,风从身后吹来,北山上的雪已经摇摇欲坠。

“老公,去火车站,那里可能会安全。”

“好!”易居回答迅速,身上使出了力气,跑得更快了。

谭晓虽说不重,但依然有些吃力,易居满头的水不知是雪融化在他脸上,还是汗水。

“老公,快到了,你当我下来,一起跑。”

“没事。”

易居说话都开始吃力,谭晓开始担心,她努力想要下来,慢慢地从易居身上挣脱下来,一个站不稳,倒在了雪中。

“宝儿!快起来!”易居跑上去扶,谭晓飞快爬起来,把衣服帽子顶在易居的头上,牵着易居的手一起跑。

“轰!”陡然间,犹如一声惊雷炸响!谭晓梦里的场景再现,飞雪似烟尘般在一个个气团中爆裂开来,暴雪似巨浪翻涌,以北山为中心炸出一片气旋。

空气中一道道无形的匹练四射而出,白雪化作一条白龙自山巅腾飞而下,小镇的人都被这巨大的动静所惊醒,都纷纷逃窜,往谭晓和易居的方向跑来。

看来他们都知道,雪崩时,火车站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谭晓和易居也立马加快速度,雪崩产生的威力很厉害,风刮得都是比寻常的风疼地许多。

当谭晓和易居赶到时,空荡荡的火车站顿时挤满了人,原本冰冷的火车站,也一下子有了温度。

谭晓望着跟自己梦中一样的场景,雪崩下来,一大半的小镇都被雪覆盖,想起这些她就害怕,比起易居的安全,她自己的病在那一瞬间都看起来不那么重要了。

当她看着小镇一片雪白,为之颤栗,易居在背后抱住她,温柔地对她说:“宝儿,别害怕,我们进去,里面人多暖和。”

“我们回去!好不好!”

“好,我去买票,我们立马回去。”

谭晓点点头,给易居把衣服整理好,对着他闭上了眼睛。

易居上去轻吻她的额头,为她捋了一下头发,然后便一个人去了售票口。

……

回了国内,国内已是正月待桃花开时,A市的气温已经开始回暖,谭晓还抱着易居躺在床上,久久不愿醒来,易居则睁着眼,回想着他们旅途中经历的一幕幕。

说来也是曲折,其实在北山雪崩那晚上他做了一个梦,他也梦见了雪崩,当他醒来时,谭晓已经不见了,而他去了外面看见茫茫一片白色时,他找了很久。

当他看见那只在白雪中熠熠生辉的金红色在他送给她的曼珠沙华的耳饰下,他挖出了她,而她的身体已经冰凉,仿佛开启了时间加速,倒数完毕了。

当谭晓真正的抱住自己在自己的肩膀里哭的时候,他多害怕这也是一场梦。

忽然间,他想起了沙漠中王大姐说的那些话。

“宝儿?醒醒?”易居小心地叫醒了被窝里正酣睡的人。

谭晓动了动,眼睛半睁着看着易居,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甚是可爱。

“宝儿,快起床,我去做早饭,吃完了我们去医院。”

“噢,嗯?好吧。”谭晓揉揉眼睛,待易居走后,身边突然少了什么,她忽然因为不习惯也慢慢坐起来。

去医院了,能多活几天便是几天吧……经历了那么多,病痛在痛苦,也不怕了。

当谭晓都准备好去检查的时候突然懵了,历来都是她进去的,今天突然变成易居进去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易居也得病了?她可不敢想,这东西也不会传染吧。

想着想着,她便想到了沙漠里的事。

当时说什么胡话呢……什么他把他的时间分自己一半,她不想要这种浪漫,这对易居来说太自私了。

她甚至希望,其实他们两个没有那么有缘分,千万不要匹配上,她知道两个肾都坏了的痛苦,只有一个的话也不好过,她宁愿自己不好过。

她想了许久,直到易居出来,看着易居一脸笑容,她顿时转头要走。

“宝儿!去哪儿!我们有机会了!你知道吗,我可以一直保护你了!”

“可我不想这样!我不能这么自私……”

“可是如果不这样,我就不能陪你去你想去的地方,答应我,我们都好好活着!好吗?”

“对不起……”谭晓又是扎进易居的肩膀,然后,又慢慢地起来,笑着说

“我答应你,好好地活下去!我们,一起!”

易居的眼中,此刻的谭晓格外漂亮,天使也有哭泣的时候,但她始终是爱笑的不是吗。

医生很快安排了手术,易居请了专业的团队,终于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把他的时间分她一半。

……

春暖花开之际,俩人又在Y&T出现,公司一致请求易居复职,谭晓刚刚康复,医生要求每日坚持锻炼身体,于是也投入到了工作中。

“宝儿,收拾一下,今天是虹峰和极星两家辛孑和沈悕的婚礼,邀请了我们的。”

“啊?我听说过他们,俩人看起来很般配,等我,我要好好打扮一下!”谭晓对着镜子戴上了她的曼珠沙华,对着镜子做了一个笑脸后,穿上易居给自己新买的衣服,匆忙下楼。

易居在客厅的沙发坐着,忽然看见谭晓下来了,便上前去欣赏一番。

“嗯!不错,今晚你一定仅次于新娘!”

“嘴甜,没有赏,走吧。”

“不走!”

易居突然站着不动,谭晓无奈,冲着易居的脸轻吻过后,易居立马一脸满足地跑去开门。

“老婆大人请!居居一路为你保驾护航!”

“走你!”

…(end)

同类热门
  • 叫我无名叫我无名疯狂传教士|短篇宅男入异界,初时准备游戏人间,随着自己所带去的身份的慢慢揭开,慢慢领悟人生的故事,不准备沉闷的叙述,那样太累,不准备主角上去就无敌那样没意思,主角会不会无敌你猜猜
  • 雨打过的花瓣何时归雨打过的花瓣何时归灵猫有鱼|短篇你若九天云霄,一刹嫣红,美丽而又高贵;我如万古深渊,一粒尘埃,平凡而又低微!我的青春如同湖水,平静而又不兴波澜;你的声音宛如银铃,化成音波,刺进我的心弦;巨石落入湖中,激起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平静,可当平静之后,能够见证的只有那沉浸湖底的那块巨石,以及我留有伤痕的心弦!
  • 论我脑子里打架的天马行空论我脑子里打架的天马行空方许之|短篇我脑子里住着一只戴着鱼缸的大脚丫子,和我抱怨住隔壁的台灯和路由器太吵,凑巧不巧,头发国和头皮国要开战,我不理会脚丫子急急忙忙赶去劝和,发现打仗原因竟然是因为我用香皂洗头。我气急败坏,跑回去打了台灯和路由器一顿,然后让脚丫子明天记得提醒我去买洗发水,脚丫子却说,我上个月就提醒你了。
  • 忆翎轩忆翎轩轩逸翎|短篇三月桃花林里流连纤指玉腕扑蝶忘返巧遇皇君微服俊颜心想不知谁家少年明眸皓齿俊美难言温雅如玉君子之谈他说姑娘安等月圆我许佳人似锦流年圣旨一下选入宫苑彼时后宫只她一员普天同庆帝后美满谁料好景不过两年他说皇后大度温婉为延子嗣秀女大选彼时美人三宫六院初心已改流苏纷乱憔悴怎比佳丽三千谁还能道情深不变怕许了另一人缱绻举白绫孤身赴黄泉by慕血【你道情深,怪我当真】
  • 第二次約定第二次約定雪米糍|短篇一位公主因被冬美的陷害,變成了一位平凡的凡人,生活過得安穩而快樂。不過,這只是短暫的幸福。主角因為要救她的‘親生’妹妹,所以又再一次走進那個可怕的命運裏。但她並不知道,現實世界的殘忍,當她一步步的走向真相時,厄運、背叛和陷阱都來她越來越近。小時候的愛戀,姊妹的相殘,冬美的背叛,艾洛的陰謀,和他一次又一次錯過的緣份,當中有很多的難隱的決定,而又有那些不得不走下去的理由……不過,上天雖然把她門全都關了,但在她最需要温暖的時候,給了她一扇窗,紫色小精靈。當黑暗再次逝去,光明會不會再次光臨在她身上?
  • 二十岁的我们二十岁的我们忘川之夏|短篇二十岁,尚未沉淀的年纪,带着青涩和对未来的憧憬,开始了解社会的现状,内心却又排斥那种物质的肤浅。开始了解现实知道了所谓的梦想离自己很遥远却又死死地把它抓着不肯放手。成熟却又幼稚,虚伪却又真实。习惯了心疼自己,下定决心要在痛苦中前进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成长历程真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在二十岁这个年纪无一都不映照着曾经活过的痕迹,甚至到很久很久的以后。
  • 泽比拉编年史泽比拉编年史情商|短篇一个似乎永葆青春的小子在南方开个家酒馆,并在邻居书店老板的帮助下加入了最神秘的势力“贤者之家”。自此,泽比拉大陆继恩诺斯后的又一传奇时代拉开了帷幕……
  • 查理九世之忘记说再见查理九世之忘记说再见希雪寒冰|短篇再见是一种离别,也是一种再遇。她只是希望能够和他再次相遇,然而这句“再见”却始终都没有说的出口。【希羽冰若|希雪寒冰淋若千羽|雨洛冰沐|最新短篇小说《查理九世之忘记说再见》有兴趣的希稀冰快来看看吧。(希羽冰若&希稀冰620169589,QQ群,欢迎各位希稀冰加入。)】吖希的说~
  • 青春留下的诗青春留下的诗莫凡ads|短篇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没有经历过大事,也没有多厉害的本事。但我愿意向你分享我的故事,讲述最真实的自己,你愿意听嘛?
  • 金色的时代金色的时代浪花朵朵725|短篇小学、中学的校长、老师和那些风华正茂的学生的故事已深深地印在甄艳的脑海里,她与同学分道扬镳后,背着父母,独闯深圳。在歌舞厅受到流氓的调戏,好心人的搭救她做了车模。期间,父亲患癌症急需手术费,某老板借给她十五万元,她与某老板发生了接二连三的故事......后于老板分手,遇见了自己初恋情人扬帆,与扬帆又谱写人生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