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于子尘的怀疑

“…真的?你不喜欢南依?”

于子尘点了点头:“只是朋友上的喜欢。”

“那,这个庭院也不是你为南依建的?”

于子尘再次点头:“这个庭院什么时候变成我为南依建的了,这里从一开始就是南依的地盘。”

“你发誓,不会和那个南依在一起!”

“……”

于子尘突然不想说话了,这个于南凌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

唉,算了,自己的弟弟,不开心了也该哄开心啊!

于子尘伸手在于南凌的头发上摸了摸:“她绝对不会成为你嫂子的。就算于子铭喜欢南依了,我也会将他的腿打断,让他娶不了南依,这下你满意了吧!”

听到于子尘都已经把于子铭拉进来保证了,于南凌这才勉强同意地点头。

于子尘带着于南凌回到了滑冰场的里面,按着于南凌的头对权南依道歉:“对不起南依,这家伙就是狗血小说看多了,脑子有时不太正常,你不要介意!”

“谁——”

于南凌话还没出口,刚想抬起的头又被于子尘按了回去。

于南凌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迫于于子尘那‘和善’的笑脸,于南凌还是妥协了:“对不起……”

权南依单手捂嘴,有些惊讶,没想到传闻中,被南亭皇室从小宠到大的于南凌居然这么听于子尘的话,这可算是让她打开眼界了。

“没事没事,我不介意的!”权南依看着于南凌那毛茸茸的脑袋,感觉有些手痒,“…我能摸一下吗?”

于南凌还低着头,不知道权南依在说什么,但是于子尘正与权南依对视着,权南依的眼中流露出的,那对想摸于南凌脑袋的想法,于子尘是看得一清二楚,二话不说,也不顾于南凌的想法,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对着于南凌的脑袋,向权南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权南依一只手小心翼翼的伸过去,刚触碰到于南凌的脑袋时,眼中的兴奋瞬间流露出来,动作越来越大,但很轻柔,确定不会弄疼于南凌。

而于南凌则是一愣,他并不喜欢别人碰他的头,除了于子尘,也就只有现在这个南依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居然一点都不反对南依的触碰,心里还涌出一股不知名的情绪。

不是讨厌,也不是喜欢,就好像是不愿反抗。

莫名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就连权南依将手收回时都不曾动弹,心中反倒又多了一层失落。

权南依收回手,对着一动不动的于南凌笑了笑,转头对着于子尘道:“动作还真迅速,这么快就找到了一个。不过,既然自己的弟弟会跳《木偶》,为什么还要我来做你的搭档呢?”

于子尘耸了耸肩:“你是不知道,我和他,在花样滑冰上从来都是不对头的,毕竟两个人都心高气傲,谁也不想输给谁,这次要不是你硬要我带搭档,我才不会选择他,现在只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哦,既然这样勉强,不来不就好了嘛!”权南依打着玩笑,“我不逼你了,你可以找个称心的搭档啦!”

“那可不行!搭档千千万万,可指导员只有一个啊!”

“真想不到,你居然会大我两岁!”权南依转身要去更衣室,离开前,指了指还愣在原地不动的于南凌:“把他的魂拉回来,我去换双鞋,回来给你们演示一遍《木偶》,当作给我摸头的回礼吧!”

于子尘低头看着于南凌,没想到这小子的作用居然这么大,就给权南依摸个头,就让权南依亲自上阵演示,看来,以后要好好利用一下这小子了!

于子尘贼兮兮的看着于南凌,但脸上的笑容又瞬间消失了。

不过这小子有点反常,一般要摸他的头的人,除了自己以外,都会被他用手打开,就连于子铭也没有摸到过于南凌的头,但今天,不但没有将权南依的手打开,还直接愣住了。

着魔了,这是?

不知为何,于子尘的脑内突然浮现出的了权南依的眼睛,那双眼睛很漂亮,就像充满魅惑一般,若是对视久了,就像是会被吸进去一般,就和南亭皇室的两姐妹一样……

南亭皇室的人有一个可以辨别真假的特征,那就是眼睛!

那双眼睛如同被天使吻过一般,仿佛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目光一扫,就能让人明白此时要做什么,不用说话,只是看一眼,就像眼睛已经为自己的主人说过了一样。

只要是拥有南亭皇室血脉的人,眼睛便是如此,南亭皇室的两姐妹,流着长公主血液的于南凌,他们都是如此。

即使是年迈的老国王,执掌皇权的南笙旭,不管过了多少年,就算人再怎么变,唯一不会变的只有他们的那双眼睛。

可现在,为什么连权氏的小姐也会有这样的一双眼睛?

是卑微的私生女,还是尊贵的三公主……

其实民间流传了许多关于这个权氏千金的流言蜚语,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对她身份的怀疑。

十二年前,年纪轻轻的权氏少当家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与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女孩,冰冰凉的视线里失去了原本那时孩子该有的生机。

对于当时权北庭带回来的女孩,没有任何人敢多嘴询问女孩的身份,知道的只有女孩出了车祸,失忆后在福利院待了两年,最后被带回权家。

有人说,权南依是权北庭晚出生两年的妹妹,因为身体缘故,从小生活在国外,而在身体好转时回国,意外出了车祸,不幸流失与福利院。

还有人说,其实权南依是权楼宇与南笙婷的私生女,两人在长期相处下产生了感情,意外生下了权南依,但却将她的身份隐瞒起来。

后来,权楼宇不希望自己的亲生骨肉继续在外面受苦,准备将权南依接回来,不过这个计划被权北庭意外听见,所以为了不让权南依认祖归宗,权北庭设计了一场车祸。

但计划没成功,车祸没有夺取权南依的性命,只夺取了权南依的记忆,经过两年,权楼宇再次发现权南依的行踪,而权北庭害怕暴露,只好将权南依接回家。

关于权南依的流言蜚语多了,她的身世也渐渐被蒙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其实真正隐藏权南依身世的人,不是她自己,也不是权北庭,更不是权楼宇,而是喜欢嚼舌根的世人。

他们越说越离谱,越说越高兴,直到最后的最后,除了权南依和权北庭,再没有人知道权南依的身世。

如同世界七大未解之谜,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正确的答案!

因为那真正的答案早已被埋藏于人们的心底,无法挖掘。

其实,不管人们怎么说,都无法接受这些说法,因为没有一种说法可以对号入座。

假设权南依真的是权北庭的妹妹,可现在的情况,早已不像哥哥对待妹妹应该有的做法。

若是权北庭不希望权南依认祖归宗有两种可能的话也不太能接受他的做法。

第一种可能,权北庭喜欢权南依。

当得知权南依是自己有血缘的妹妹时很惊讶,但权南依要是真的回到权家,那他就再没有和她在一起的可能,所以制造了车祸,但这种可能并不成立,因为车祸造成的伤害程度不是人们可以预料的。

第二种可能,权北庭讨厌权南依。

但这种可能早已被现状驳回,无法成立。

但不管权南依的身世是什么,现在她是权少的掌上明珠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因此,关于权南依的身世之谜已无多少人关注,现在大家只是想与权南依交好,得到自己想要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欢喜冤家:媳妇你的老公掉了欢喜冤家:媳妇你的老公掉了欢欢姑娘|现言他是一个花花公子,飞扬跋扈,蛮不讲理,在京都人人都惹不起的娱乐界大亨;可是遇见她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整夜温柔。。。。他:“喂,村姑,你踩着我的脚了”她:"哦,是嘛,我怎么不知道啊"他;‘’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样跟我说话”她;"反正不是什么好人"其实她是想说反正不是人的。她是三亚某农场的女老板,是一个附有正能量的女孩,自己离开家乡来三亚开始了她的创业史,她认真负责,凭着自己的力量开起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农场。当有一天他遇上了她两个小冤家发生了怎样有趣的事情了。
  • 心覆尘埃等你来拭心覆尘埃等你来拭重生苹果|现言已有一个五岁孩子的家庭主妇欧阳童心,在三十三岁的时候遭遇丈夫背叛,经过痛苦挣扎后,带着孩子离异。为养孩子,开始辛苦创业。欧阳童心偶遇了单身爸爸童卓尔,童卓尔被童心的坚韧善良打动,展开追求,而痛心却因为受过伤害而害怕再次碰触爱情。最终童卓尔靠着诚意和坚定的爱情,敲开了欧阳童心的心门。失婚妇女不为人知的心酸和痛苦,对孩子的教育和爱,遭遇绝境后的坚韧勇敢,再次面对爱情的艰难和犹豫一一展现开来……
  • 席少爷的逃婚少夫人席少爷的逃婚少夫人久恋儿|现言《席少爷的逃婚少夫人》 故事还是故事,我们下次再见。
  • 闪婚总裁契约妻闪婚总裁契约妻拈花拂柳|现言一场惊心设计,夺走了她的第一次。曾经恩爱甜蜜的恋情被冰冷葬送。“既然你已经怀孕了,那么就结婚吧。正好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高冷邪魅的尹司宸潇洒的丢下了一纸契约:“我们只是契约夫妻。”顾兮兮刚要松口气,却不料那个签了契约的男人竟然无视她的抗拒,对全天下宣告他的占有权。尹司宸你到底要做什么?尹司宸邪魅一笑:“老婆,我们该生二胎了!”
  • 绝世盛宠:青梅哪里逃绝世盛宠:青梅哪里逃寒雨初霁|现言“容哥哥,你~你~怎么~怎么可以亲我。”冉如晴呆萌着脑袋问眼前的容凌寒。“冉冉,你吃我嘴里的巧克力时,不是说容哥哥的嘴唇很好吃吗?今天没有巧克力,只能让你吃容哥哥的嘴唇了。”容凌寒一脸无害的回答。“容哥哥最好了,那我还要吃~~”小冉冉的话还没说完,唇就再次被堵上了。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花妃颜|现言被同父异母的姐姐陷害,她意外跟豪门总裁产生情缘,八年后她带萌宝回国,再次相遇,总裁竟然完全不记得她?还因为一点误会,就给她穿小鞋,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总裁你听着,想见你儿子,除非你哭着来求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言即可安言即可安雅禁|现言生在异能世界,身为异能者,却保护不了父母。出生便订下的娃娃亲,成为了她最后的依靠! “我喜欢你!” “知道我等这几个字等了多久么?一辈子了!”
  • 全能大佬:影帝大人是女生全能大佬:影帝大人是女生夜寒泪殇|现言<女扮男装+女强+不切实际>她是万人之上的王,她是世界五大家族之首的帝家“三少”帝家继承人,亦是英国皇室的三殿下,也是全国人民都在追捧的影帝,却在五年前被人下了药,丢了第一次,生下了他的孩子。他是君家一年前找回来的君家嫡系大少,亦是英国十大集团之一的幕后boss,也是拥有英国伯爵爵位的伯爵大人,原本他是君家继承人,却非要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争继承权,那是为了母亲的遗愿。
  • 腹黑总裁的狗腿小蛮妻腹黑总裁的狗腿小蛮妻萤夕凉|现言被父亲和后妈送去联姻?想都不要想!与其被别人卖了赚钱,不如自己把自己卖了,于是余小鱼童鞋雄赳赳气昂昂的抱住了沈弈城的大腿,“帅哥,当我老公吧~”结婚之后,看着日日闲在家里的沈弈城,余小鱼以为自己嫁了一个无业游民,不过看在这男人做饭如此美味,身为吃货的余小鱼必须抱紧沈弈城的大腿:“大厨老公,我要吃烤鸭。”但是一夜之间,无大厨突然变成顶头上司,身为财迷的余小鱼尾巴一摇,节操扔掉,大腿紧抱:“总裁老公,我要涨工资。”沈BOSS高冷的瞧了眼狗皮膏药,“想吃美食?想涨工资?可以,先乖乖去床上躺好......”
  • 宝贝乖乖听话让我爱宝贝乖乖听话让我爱蒙颖|现言南宫羽,你给我死开。安璃璇看着挡在门前的男人说道南宫羽冷漠的看着安璃璇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说老婆你就不要每天往外边跑了,我不就是因为喝醉酒扑到你吗做了xxx事情,你就让位当军嫂呀人家不服。老婆你服不服就不是我的事情了咱们赶紧造个宝宝给咱妈玩玩,省着耽误咱们过二人世界。呜呜呜,我不要了,腰还酸呢,,啊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