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易倍emc官网下载

第5464章 可挖掘的好苗子

三人聊了一会儿天,便决定起身去祭天大典处查看情况,虽然苏雅琪和凌冰对乔倩雪鄙视的不要不要的,但他们还是想欣赏一下古代的各种美丽的建筑物,虽然现今还留存在着一些,但这里毕竟是古代,是原生态的,看看又不要钱,不看白不看。
  “皇上驾到!”小黄门尖利的嗓音打破了在场的围观群众的思绪,大家都好奇的伸长了脖子去看。祭祀是一年才有一次的,十分稀罕,大家自然十分好奇了!凤展扬坐着一顶轿子,目光威严的注视着苍生,大家见到皇帝纷纷下跪,天知道这是为什么。
  “倩雪,咱们要不要跪啊!”苏雅琪陷入了沉思,她觉得,虽然跪一跪不会死,可以少了很多麻烦,但就是那一个词——不爽。
  “跪毛跪!咱们又不是那些愚民,跪毛跪啊!要跪你自己跪。”乔倩雪狠狠地瞪了苏雅琪一眼,仿佛在责怪她的没志气。
  苏雅琪有苦说不出,她就随便问问,咱们又被乔倩雪说了一顿呢?
  凤展扬看见围观群众中有三个女子没跪,心里十分恼怒,尤其是在这黑压压的一片人海中分外显眼,问道:“那三个女子,为何不跪,身为女子看,就不应该随意的来街上抛头露面……”七七八八的话说了一大堆,听得三人耳朵都生茧了,这皇帝怎么这么啰嗦,令他们忽然间回想起了教导主任的威严,当年好像就是这样的了。
  “皇上,可不能误了吉时。”一个太监说道。“恩,朕知道了,不用他们提醒。”皇上不耐烦的说道。“是,是。”太监听到皇上这么说,也不好在说什么,只得点点头,道:“皇上,那个女子看起来有些眼熟,咱们是不是认识?”凤展扬想了想,似乎是那么回事,问道:“对了!上次那个杀死苏柔的人找到了吗?
  ”太监想了想,一惊,说道:“皇上,你可真是英明神武,杀死苏柔的女子的画像可不就是最中间的那个女子。”凤展扬眯起眼睛,看了看,道:“好像还真是她,躲了一年,终于不躲了,终于要被缉拿归案了。”太监说道:“等祭祀结束后,臣立刻去找大理寺审理此案。”“恩,就这样吧。”虽然他俩聊了很多,但围观群众并没有注意,谁会注意呢?倒是对那三不跪下的女子充满了好奇,这三是什么身份,可以不用跪下。
  祭祀大多数都是一些废话,苏雅琪来晚了,只站在外围,看不见里面的情景,三人十分沮丧,正要走出去时,一个士兵拦住了乔倩雪,说道:“站住,你俩可以走,她留下。”苏雅琪和凌冰十分奇怪,问道:“为什么我俩可以走,乔倩雪必须留下?”士兵冷冰冰的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要问皇上。”苏雅琪十分愤怒,哪有这种的,连忙说道:“乔倩雪,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了什么人?”凌冰又回想起乔倩雪认识九皇子,立刻感到大事不妙,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赶脚,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银子,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别看那侍卫冷冰冰的,拿了银子还是说了一句话:“这个女子犯了杀人罪,而且杀的是四公主。”苏雅琪吓了一跳,没有吐槽凌冰用银子收买的这件事,问道:“会受到什么惩罚?”士兵说道:“诛灭九族。”苏雅琪愣了愣,说道:“乔倩雪,你惹了什么大人物!”
  乔倩雪冷哼道:“我能惹什么大人物,不过是一个刁蛮的大小姐为她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罢了,就算我不杀,还有人会杀她的。”凌冰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说道:“既然有人杀她,那你为什么要杀她?”乔倩雪突然被这个问题难住了,思索着。
  “皇上驾到!”仍然是太监尖利的声音。乔倩雪听的心烦意乱,只听皇上说道:“将犯人押入天牢。”艹!不是吧,她乔倩雪一世英明就毁了!乔倩雪不甘心的说道:“民女斗胆问道,民女犯了何罪之有?”凤展扬冷哼道:“你犯了什么罪自己居然不知道,这就是罪一,其次,你居然想要朕告诉你你犯了什么错,这是其二,最后,你杀了苏柔是在所难免的,这就是罪三。”乔倩雪气急,道:“好你个死皇帝,真当你皇位稳固了是吧,信不信你立马驾崩。”凤展扬冷哼道:“哦,那我还真不信了!你有什么本事?”小太监见事情越闹越大,说道:“诶诶诶,陛下,你怎么能为这么一个女子而动了龙体呢?毕竟,只要你想让她死,不就一声令下吧!”凤展扬听了这话,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这话太监是悄悄对凤展扬说的,说的虽然极小声,但以乔倩雪的功力,还是听到了,乔倩雪不禁嗤之以鼻,就这些破士兵,别提杀了她了,想要碰到她都难。
  虽然如此,乔倩雪也没有说破,她这次的目的是找到沐澜倾,她好久没见到他了,怪挂念的,至于凌冰和苏雅琪,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吧,这对她来说很简单。毕竟苏雅琪被她坑了无数次了,至于凌冰,她还不了解她的性格,但看起来极好相处,应该是个小家碧玉类型的。她身上有着成大器的气质,以后必定是凌氏集团的继承人。凌冰的心思缜密,不好糊弄啊!而且极会察言观色,只要自己的话里有一丝纰漏,语气停顿有丝毫不对,她就能感觉到,与人相处很有一手,如果她是真心对你好,那会说甜言蜜语,也就是传说中的“我说话直,你别介意”的反义词,让人感觉很舒服,不太好糊弄啊!不过她知道每个人都会有秘密,她肯定只是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只得等它慢慢发芽,不过在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出手的。至于苏雅琪,她看起来是苏家的商业联姻的工具。想到这里,乔倩雪突然怀疑起了自己的命运,自己的命运会走向何处呢?
  “乔倩雪,你怎么在这里呢?”苏雅琪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问道。“没……没什么,哎呀,你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我告诉你,我刚才和皇帝对峙的场面你们看到没,帅不帅?”乔倩雪说道,完美的引开话题。凌冰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她大学选修了心理学,看乔倩雪的表情有些诡异,但不方便询问,她也就没说话了。
  “哈哈哈哈,就你那表现还算得上好啊,辣鸡。”苏雅琪没注意到这些,说道。“去你的。”乔倩雪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也就恢复了本性。凌冰看着她俩的打打闹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哦,对了,苏雅琪,我带你去清芳阁吃饭如何?那可是京城最好吃的清蒸菜的聚集地。”乔倩雪决定把他俩扔到清芳阁去,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跑了就好,只要在半小时内回来就行了,乔倩雪看了眼太阳,再结合刚才祭祀的时间,根据自己的历史知识,大概得出现在才是上午九点,清芳阁主要是卖各种精致的小点心的,这种东西,正好可以塞住他们的胃。
  “清芳阁?没听说过,不过听起来应该很厉害啊!”苏雅琪两眼放光,像饿狼看见猎物一样。“你们不是早餐吃的急吗?那里就相当于一个私人会所,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乔倩雪神秘兮兮的笑道。“太棒了!”苏雅琪高兴的说道。凌冰若有所思的想道。
  把她们拖到清芳阁后,乔倩雪肉痛的看了眼自己的钱包,当初把沐澜倾的钱包搜刮走后,这些银子就被花成这样了,看来必须要去会一会沐澜倾了,找他借点钱。乔倩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一种恶霸的气质了,总觉得怪怪的,不管了,对于这些,乔倩雪不甚在意。她只知道,她要向沐澜倾“借”点钱。
  乔倩雪来到宫门口,施展起轻功飞到了皇宫的上方,瞅了瞅,皇宫真TM大!完全找不到沐澜倾的宫殿在哪。乔倩雪挠了挠头,怎么就不能搞几个牌子呢?真是辣鸡。过了一会儿,乔倩雪找了一个小宫女,问道:“你好,九王爷在哪?”那宫女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不是上次送九王爷回来的那个神秘女子?”乔倩雪高兴的说道:“呀!你居然认识我,那咱们也算个熟人了,快带我去。”那宫女说道:“对不起,这位姑娘,我没有九王爷的示意,不能带你去。”她早就打听过了,这个女子跟九王爷有关系,她以后还是要努力攀到九王爷的高枝,哪怕只是****对她以后的日子还是很有帮助的。有这么一个潜在的威胁,她始终不放心。
  “哦,是吗?你告诉九王爷一声,叫他没事了,去清芳阁找我。”乔倩雪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已经成为一个宫女的眼中钉,肉中刺了,毕竟有些东西是宫里的规矩,她还是不要得罪人了。“是。”宫女答应了一声,自然不会顺乔倩雪的意,而且她还要添油加醋的乱讲一通,使九王爷不待见她。
  乔倩雪仔细想了想,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在空中飞了一会儿,又折回来。站在一户人家的房顶上,观察大局。
  “哟?原来这位小妞也是来这里晒太阳的?”一声轻笑传来,乔倩雪回头一看,是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乔倩雪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反客为主了。“诶,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这个人,从哪里上来的。”那男子说道。
  “哦,我叫念露。”乔倩雪总觉得说出自己的真名不安全,毕竟在古代女子是不会有名字的。
  “念露,丫鬟?”那男子问道。
  “算是吧,你认为就是,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乔倩雪对这个男子十分的好奇。
  “哼!说出来吓死你——七王爷。”那男子恶狠狠地说道。
  “凤清战?”乔倩雪一时想不起来,试探性地问道。
  凤清战楞了一下,很少有人敢直呼他的姓名的,尤其是一个小小的宫女。他问道:“你认识我?”
  “不,仅仅知道你的名字。”乔倩雪这话是一语双关,讽刺着凤清战。
  “诶呀!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嘲讽我。”乔倩雪有一门独门绝技,得罪任何皇室之人。
  “是又如何,你又如何。”乔倩雪嘲讽道,凤清战对她的好感度已经快接近负数了。
  “好啊!有种我们单挑。”凤清战不嫌事大的对乔倩雪说道。
  “来呀!谁怕谁!”乔倩雪也不慌,对于这事,她早已习惯,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的。
  这一场好杀:真惊天地泣鬼神,茫茫渺渺瞎折腾。你打我杀真无聊,俩人硬要决胜负。
  “妈的,不打了,你这个暴力女。”凤清战见打不过乔倩雪,便要寻个借口溜。
  “慢走不送。”乔倩雪本是过来办正事的,结果被凤清战这么一折腾,都快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了,见有个台阶,干嘛不下。
  “哼!”凤清战愤愤的哼了一声,挥了挥衣袖,跑了。
  乔倩雪再一次兜兜转转,抓了三四个太监宫女,总算是找到了沐澜倾。
  “哎呀!我的财神啊!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帮一把兄弟。”求人嘛!拍马屁是必须滴。乔倩雪完美的实行了这一政策。
  “咳咳咳!你怎么来了?”沐澜倾一脸懵逼,为何这个灾星到这里来了。
  “哎呀!别管那么多了!借点小钱就是了。”乔倩雪简单粗暴的说道。“你不回答就代表同意了啊!”说着,抱着一个青花瓷瓶,说道:“这我带走了。”乔倩雪是很识货的人,虽然不知道质地如何,但一定是绝佳的上品,放在九皇子屋里的,能是辣鸡吗?
  沐澜倾默默的看着乔倩雪丝毫不费力的把青花瓷扛在肩上,从窗户跑出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沐澜倾想到:反正这也是凤展扬送过来糊弄自己的礼物,自己又不能丢,只好放在屋里,可现在被乔倩雪给拿走了,自己是不是有点得不偿失啊!
  “不过话说回来,乔倩雪这么大费周章的跑到这里,只为了借点钱,她干脆去抢劫算了。”沐澜倾头疼的望着空了的位置,说道:“空,你弄个全新的花瓶来。”
  “是,主子。”一声沉闷的男声传来,随即淡去了。
  乔倩雪拿到了花瓶,扔到典当铺去当了,不得不说,这花瓶还是极好的,当了一万两银子,乔倩雪买了栋宅子,还剩下不少闲钱。
  “古代东西就是好,一个花瓶一栋房。我如果那点现代的东西来卖,,是不是会赚翻啊!”乔倩雪灵机一动,想到了经商的妙招。
  “哪怕是一张卫生纸,材质也比古代的玩意好得多,而且这种东西十分实用,还有古代的花瓶,虽然在古代也能卖出个好价钱,但不值钱的唐三彩,却也可以卖出很高的价钱啊!”经商之道乔倩雪领悟的很深,对于这里,自然是喜笑颜开。
  “对了,那块玉佩!”乔倩雪回到房中,将自己的玉佩和簪子拿了出来,她后来也查过,这是一块双鱼玉佩和点翠簪,不过她可不想卖,这种灵异的玩意儿,必须要自己留着。
  乔倩雪把双鱼玉戴在脖子上,点翠簪戴在头上,随意的把头发盘起来,如瀑的黑发倾泻而下,给她平增了几分美丽。
  “有了宅子,光做悬赏可不够,我的目标从来不是贪图享乐,只有武功,没有谋士,迟早有一天会被坑的。”乔倩雪知道,目前,凤展扬虽打不过她,但是,乔倩雪却有个弱点,那就是穿越的时候,在一个小时之内,她是不能受人打扰的。
  若是凤展扬派出人马来找到了她的阵法,那么,想要再找一个风水宝地可不容易。
  “妈的智障,我每一个星期必定要回去一次。”乔倩雪还是有很多地方受制于这个阵法,若是一个星期不出去,她的身体会受不住,甚至会自然而然的腐烂,她现在可以说是处于一种沉睡的状态,甚至可以说是黄粱一梦。
  “若是我沉睡在这个梦里,醒不过来,那就完蛋了!”乔倩雪深知这其中的渊源,她不能死在梦里。
  “若是被人发现我堂堂乔倩雪竟死在这犄角旮旯里,我的一世英名岂不会了。”乔倩雪的内心是崩溃的,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若说这里是个梦,念露是什么?”乔倩雪突然发现,念露是个不应该存在的人,她这样完全打破了社会的秩序。
  “妈的,我还能回去吗?”乔倩雪知道,打乱历史,是最不应该的,每一代暴君不该推翻,每一代明君不该长存。
  乔倩雪走入了魔法阵中,一阵刺目的光线闪过,她回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乔倩雪疑惑的说道。她觉得这里热的出奇,几个贼眉鼠眼的家伙看着她,吱吱呀呀的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天哪!热死了!”才这么一会儿,乔倩雪已经汗如雨下,几乎要把自己融化。
  “?Quiénes”一个妖怪走了过来,蹩脚的讲着。
  “Whoareyou?”乔倩雪问道。
  “Eslagentedeaquí。”那人说道。
  “Whereisthis?”乔倩雪问道。
  “Aquíestálacueva。”乔倩雪自问英语不错,但一句也没有听懂。
  “Whereisthis?”乔倩雪的耐心被磨的一干二净,说道。
  “Aquíestálacueva。”乔倩雪觉得,这货说的一定是一些奇怪的话。
  “你tm是不是有病,讲些奇怪的话。”乔倩雪发怒了,说道。
  “原来你会说中文啊!”那怪物总算说了句听得懂的话。
  “我会说,我还是中国人!你tm刚才讲的是什么!”乔倩雪说道。
  “没听过西班牙语啊!老子辛辛苦苦讲了半天,你愣是一句也没听懂!”那怪也问道。
  “当然,不然你以为呢?”乔倩雪心想,她要是能听得懂西语才是有鬼了!这玩意儿谁听得懂啊!
  “咳咳咳,好吧,总算在这里碰到一个人了!”那怪说道。
  “打住,为什么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乔倩雪真是无语问苍天,她这是肿么了!
  “呃,你不用在意这些细节了!”那怪说道。
  “我也是中国人!只可惜一场意外是我变成了这样。”那怪物悲痛的说道。
  “东京食尸鬼?”乔倩雪发挥着自己无限的脑洞说道。
  “呃我的身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