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壕奢

层次没到,寻常人并不知道不久前有一个万岁境的绝世强者,因自爆而陨落,他们甚至想象不到,万岁境竟然会死?

外界不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都跟普通人无关,该生活还是生活,该享乐还是享乐。

元流帝国,牛守洲。

这是元流帝国接壤大夏的一个洲,平时就跟大夏帝国有很密切的经济交流。

别看大夏帝国和元流帝国明争暗斗的,打得是不可开交,但这时两国正处于蜜月期,有一种很微妙的默契。

但是,这种关系是非常脆弱的,他们都在找一个机会,就可以挑起战端。

那么,帝国层面的交锋跟他们这些屁民有什么关系?

……

宁道是大夏帝国万象洲宁家的大公子,也是唯一继承人,画道修为五行境,这在他这个年龄,已经是天资极为出众的了,商业天赋也尚可,这简直是一个家族最完美的继承人!

在宁家确认了他的继承人地位后,他的地位更是牢不可破,已经安排他来到元流帝国,洽谈跟牛守洲的合作事宜。

虽然万象洲距离牛守洲很远,山高水长的,但是乘坐神舟而来,宁道并没有觉得辛苦,反而,这是个美差!

这是个刷声望的好时机,宁道相信,只要这次回到家族,自己的地位将会更加牢固,能够调动的力量也会更大。

红莲素坊。

牛守洲秦河城有名的烟花之地,其中美娇娘甚多,并且各个天资绝色,有一手极好的音乐造诣,是来到秦河城享乐的公子哥们首选之地。

红莲素坊虽有‘素’字,但其中并不是完全的‘素’!

坊中有卖艺不卖身的小娘子,也有做那生意的绝色花魁。

这花魁可不是普通富贵人家能够得见的,十年一届,而且要有五行境初期修为才能竞选。

五行境的画修,却去做一个花魁,这在其他人眼中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也侧面体现了红莲素坊的背景深厚之处。

花魁高坐坊内,只要有人从门口进入,往坊内看去,就可以看到二楼栏杆处坐着的花魁露出那一角纱裙。那绝色美人脸上戴上了面纱,坐在凳子上时,整个人也都被栏杆给遮住了七七八八,但柔若无骨的坐姿,姣美的体态,妩媚的气质,让每个进入的男子都目眩神迷,深深的被那花魁给吸引。

花魁轻易不得见,首先要付出一大笔代价,还要经过一系列激烈的竞争之后,才能进入花魁的房间,而且是否能真正跟花魁春风一度,还要看花魁对你的好感,并不是你出钱了,还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就可以得偿所愿了。相反,如果花魁在人群中一眼相中你了,就算你是个穷书生,也可以被人引进房内。

花魁着实任性了一点,但反而让那些公子哥趋之若鹜。

宁道如往常一样,从刚来到牛守洲就买下的宅子中走出,往红莲素坊走去。

来到牛守洲五天了,刚开始也如自己所料,跟牛守洲各个大家族的洽谈很是顺利,两方的意向不谋而合,因此合作很顺利。

接下来就闲暇下来了,因为刚来两三天,所有事情都办好,宁道又不想马上回大夏,因此就在牛守洲逗留了下来。

那么,红莲素坊这个这么著名的地方自然吸引了宁道的目光。

他第一眼就被素坊的花魁给迷住了,也竞争过了,但并不能如愿,反而让别人夺去了这个机会,这让他好不恼怒。但是他也不是无脑的纨绔子弟,明知强龙不压地头蛇,更别说远在千万里之外的元流帝国了,一切都要按规矩来。

今天他又出发了,并且发誓今晚一定要夺得美人归!

天还没到完全暗下来的时候,红莲素坊外面的红灯笼就点了起来,一共三层楼的素坊,每层都是灯火通明,比之白天更显奢靡,而朦朦胧胧的红光就像洞房的红蜡烛透过窗纸的光,显得暧昧,撩人!

一瞬间,红莲素坊成为了周围的绝对主角,吸引了无数目光的驻足。

宁道身后跟着两名护卫,两人都是身材壮硕的汉子,浑身散发的凶煞之气一看就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他笑容满面,右手摇着一把扇子,仿佛一个风流公子,仰头望着“红莲素坊”的匾额,心中暗暗道:“今天一定要进入汐月花魁的房间,不然昨天的金币就白花了!”

宁道踏步向素坊内走去。

“阿嚏!”

突然,宁道打了个喷嚏,这个喷嚏之响亮,几乎让他站不稳身体。

周围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听到这声响亮的喷嚏都纷纷望过来,眼中带着鄙夷,仿佛在说,此人是谁,竟然如此失仪。

宁道也觉得自己丢人,不由得脸一红,但他心智何等坚定,只是羞臊片刻就调整了过来,打开扇子,轻轻扇了扇,轻轻摇头,脸上满是无奈,风轻云淡的偏偏不能让人联想到刚才他丢脸的样子!

带着快了一分的步伐进入红莲素坊,果然,宁道是掐着时间出发的,现在好戏还没有上演呢。最热闹的时候还要等上片刻。

此时红灯初上,红莲素坊内只有唱戏的在舞台上,台下的观众在看到精彩处便发出阵阵喝彩声。

跟在宁道身边的那两名护卫吩咐人拿了几碟下酒菜和两壶酒,就来到宁道身边坐下。

不一会儿,小二端着几碟下酒菜和酒水来到,恭恭敬敬地放到桌子上,然后招呼三人。

一个护卫丢了三枚银币给小二,小二连忙道谢,倒退着离开了。

坐在台下的观众看到精彩处,都会发出喝彩,宁道也跟着喝彩。

一直到了外面天已经黑完了,才有客人陆陆续续到来,素坊内的姑娘也出来迎客。

红莲素坊可谓秦河城,乃至牛守洲都鼎鼎有名的花坊,自然没有一个歪瓜裂枣,各个容貌极好,好像花儿似的。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红莲素坊才显现出热闹之处来。

当然这个时候花魁是不会出来的,如果没有千呼万唤,没有客人视金钱如粪土地烧钱,她都待在房中。

过了一会儿,一楼的客人开始叫起花魁的艺名来。

虽然来青楼来寻乐是一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但花魁的容貌绝色啊,宁道并没有丝毫作为宁家继承人的涵养,也跟着下面的人叫着。

花魁这时呢,正坐在房中,听着一楼的大声叫喊,眼中闪过一抹火焰。

花魁又如何,作为五行境的画修,她是妓女吗?

不是!

自然不是……

只要层次到了,各种光环就会自动套上来,她的音乐造诣比书香世家培养的小姐都高,五行境的修为让她素手一挥,无数花瓣飘落,一座花园顿时显现,艳名更是可谓冠压整个秦河城,所有来这里的人在心底都不会认为她是一个妓女,而是拼命追求能跟她来到一个房间的机会,他们都认为她是一个女神。

这怎么是妓女!!

时间到了,有人在门口恭恭敬敬地喊道:“姑娘,时间到了,外面的那些人喊得嗓子都哑了,都在叫您出去呢!“

“嗯,知道了,我收拾一下妆容。“

花魁补了下妆,才是摇曳着腰肢走出房门。

她站在二楼栏杆里,下面所有人顿时仰着头,艰难地吞咽着唾沫,喉结滚动,都难以抑制内心的火热。

“呵,一群臭男人!”花魁在心里面暗暗嗤笑,经历的多了,她早就看破,因此看到下方狂热追求的男人们,心里都没有任何受宠若惊的心理,而是觉得好笑。

夜渐渐深了,三三两两的男人揽着模样秀丽,气质妩媚的姑娘进入房间,走上二楼经过始终站在栏杆处的花魁时,他们都会回头,恋恋不舍地看着那绝色的背影。这个时候进入房间的,自然放弃了争夺和花魁春宵一刻的想法,他们也知道他们没有这个福分,但经过时,嗅嗅那撩人的体香,也是一种享受!

时间慢慢过去,下方跟刚刚却是换了个世界般,昂贵的灯光点上,价值千金的香料在香炉里袅袅着青烟,一切都是那么奢侈,在里面享受片刻,都可以让外面的人吹嘘上一辈子!

现在才是那些世家公子的时间。

下面坐着的公子少爷,有秦河城本地世家的公子,也有慕名从远处来到这里的,就比如宁道。

这时,有一个秦河城南家的俊杰举起右手,先是环顾四周,随后才是说道:“我出十万元石,还有人出更多的吗?”

此前摘得头筹的,出的金额也是十万元石左右,因此这南家俊杰直截了当,免得再费口舌和人争。

至于元石,既是一种修炼资源,内含大量元气,也是与金币共行的一种货币,修士间流通的更多是这种货币。

“咳咳…”这时,在场中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引得大家都饶有兴趣地转过头看去,十万元石已经几乎是历来最多的出价了,难道现在还会出现更高的出价吗?

宁道站了起来,向着二楼的花魁拱了拱手,眼中满是火热。

“咳咳…”他又是咳了两声,仿佛在引起大家的注意般,只是事实是,他只觉得今天实在奇怪得很,以他的武道修为,体内气血澎湃,无论什么病症都不会染上啊,但是,今晚先是在门口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出了一个丑,现在好像严重了起来,喉咙一阵发干,喉咙中好像有腥味似的。

只是看到花魁的那一瞬间,他将心头的那一抹异样放下,笑容灿烂:“汐月姑娘,我是大夏万象洲宁家宁道,今日一见,果然不负姑娘花魁之名…”

“诸位,我出十一万元石!”宁道出了一个让场中众人惊呼的元石,于是大多数人都在心里笑,大夏帝国的人莫非都是这么不把元石当一回事的吗?而且逛青楼竟然从大夏逛到了元流帝国,实在让人觉得有趣!

南家那俊杰哼了一声:“十一万五千!”

“十一万八千!”宁道寸步不让,又立刻出了一个价。

……

接下来,仿佛他们的钱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出价越攀越高,竟慢慢到了十五万元石!

特别是宁道,此时他似乎都要失去理智了,眼睛里也出现了血丝。

每出现一个更高的价,所有人都齐声发出惊呼来,至于竞争,他们早就放弃了。

一个端坐在椅子上,不慌不忙地出价,样子很是淡定;另一个宁道却是站起来,脖子都冒出了青筋,没有一点大家族培养的继承人的样子,歇斯底里地出价,场面渐渐变得诡异起来,其他原本起哄的,也安静下来。

若是平常,竞争都不会是这么激烈,但是无数年来,大夏和元流之间的战争,让两个帝国的人一见面没有打起来,都算克制了,现在一个大夏帝国的大家族之人竟来到了他们元流的红莲素坊,莫非想要染指他们的花魁不成?而宁道纯粹是失了智一般,肆意出价,随从原本想拉他回来,又被他一眼瞪了回去。

在这样的心理下,出价越来越高,最后,宁道一声大喝:“十六万!”声音之大,让他的声音都有些沙哑,这时宁道的喉咙一阵滚动,又咳了几下。

“宁兄,这么激动干什么,既然你这么想要这个机会,让给你又何妨!”南家俊杰终于放弃了,实在是见宁道好像有些失去理智的样子,就不再和他竞争了。

宁道松了一口气,一屁股重重坐下来,慢慢的,冷汗从他的后背冒了出来,脸色发白,就像重病之人一般。

同类热门
  • 妖逝今生妖逝今生安遗梦|玄幻前世为妖,今世为人,诛仙屠魔,唯我长生。
  • 玄风战帝玄风战帝霸王别鸡|玄幻我恨,偷秘法,惹仇家,丹田废;我悔,家族灭,孤星现,苦伶仃;危在旦夕,因祸得福;获秘法,遇神兽,老天重开眼;众仇家,待我神功成,去喋血;玄风起,战帝荡群魔,扫寰宇。
  • 无界杀手无界杀手欢喜坨|玄幻杀手之王叶钧遇到了出道以来最大的挑战,一介凡人又怎能杀死不死之妖?一个杀手走上了修仙之路,是否又真能成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绝世杀神?妖族,魔族相继登场,一场毁灭世界的阴谋在酝酿,叶钧凭一己之力是否能力挽狂澜?当末世来临,挽救亿万生命的是科技还是神灵?杀手多情,还是无情杀手?爱与恨,情与爱,所有的情感是否是杀手致命的弱点?天道无情,当杀手与天合道,是否能慧剑断情,成为孤命杀星?且看叶钧如何从万千世界,横贯时间永不改变的杀人与被杀中步步登顶!这是一个杀手的童话,从杀手之王到神王杀手,我是杀手我怕谁,遇魔杀魔,遇神杀神,纵横十亿大千世界,舍我其谁!
  • 证道三十三诸天证道三十三诸天八角金盘|玄幻十三岁觉醒,青鸿发现自己的世界已经了无生机,连宇宙中其他大陆也破碎了,青鸿无奈只能再次开天辟地,亲自下场恢复宇宙生机。 青鸿觉得道祖也不好当啊,不仅要行劝告教化之责,还要是不是的监督天地,生怕他们给打坏了啊。 三清仙祖要和神祖开战了,这谁顶得住啊,怎么劝,人家不要了结因果啊。 仙神大战结束后,封神大劫来了。 从此神道分流,仙道神仙一脉粉墨登场。 仙佛联手,幽冥一部分权柄外漏。 青鸿觉得这时候是要给他们一点美妙的回忆,不然这群东西不知天高不高地厚不厚。 本文没有太清和玉清打压上清。 也没有不要脸的准提和接引。 也没有心狠手辣的女娲和阴谋奸诈的天道。
  • 天机基天机基青藏阴阳师|玄幻人类,科学与玄幻,永远是一个永恒不变的主题,在21世界的科学末期,一场灭世,颠覆了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大认知。。。。
  • 不灭武神系统不灭武神系统再一次轮回|玄幻叮叮,不灭武神系统启动。齐潇洒本来是在地球上玩着游戏的,奈何一颗流星坠落,砸入了他的公寓里面,将他砸死了。可是,命不该绝,齐潇洒居然在陨石之中融合了一个系统,并且进行了重生穿越。然而,这个系统则跟他一起夺舍转世了。齐潇洒来到了一个异界大陆之上,但是,只会玩游戏的齐潇洒,能在这个大陆上存活吗?
  • 玄幻五千年玄幻五千年琉芒|玄幻暗黑之夜以后,地球迎来新纪元。暗物质催化地球生物异变,原本一切的规则土崩瓦解。就在人类即将灭亡的危急时刻,魔法,斗气,成为人类最大的依靠,并且改变着生活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异常快速的魔法快递,益寿延年的魔法药剂,圈养的异变魔兽,永动式魔法机械,超玄幻文明随之到来。一个以成为特级工程师为目标的少年,巧合之下拥有并不被人看好的各占50%的双属性鸡肋天赋,意外获得一本神秘古书,与精灵的王者产生共鸣,从此开启魔武双修强者之路。
  • 御神战天诀御神战天诀自立会放电|玄幻少年楚洛,偶然觉醒前世记忆,以废物之躯修炼逆天功法《御神战天诀》,一代妖孽逆天崛起,诸天万界的强者,舞动风云,楚洛纵横万界,成就诸天最强神王。
  • 血祭苍穹血祭苍穹绝世冷颜|玄幻荒古大陆,荒古帝已经成为一个传说。“血龙锁体”一个被诅咒的家族,背负着诅咒的少年,究竟会在荒古大陆演绎出何等的风采。来吧,兄弟姐妹,老少爷们们,让我们一起雄起。
  • 我有万物强化增幅系统我有万物强化增幅系统我可萌可萌哒|玄幻巩基丹强化增幅+1,药力增强2倍,强化+2的成功率为60%,消耗50两下品星石,是否继续强化? 斩蛇剑强化增幅+2,玄器值增强4倍,强化+3的成功率为55%,消耗500两下级星石,是否继续强化? 肉身强化增幅+9,肉身强度增强512倍,强化+10的成功率为20%,消耗100万两中级星石,失败增幅效果清零,是否继续强化? 灵脉强化增幅+10,吸收炼化灵气的速度增加1024倍,强化+11的成功率为15%,消耗200万两中级星石,失败灵脉将炸裂,是否继续强化? 穿越异界绑定强化增幅系统,可强化诸天万物,灵药、玄丹、神器、甚至连肉身、灵脉也能强化! “我这一拳,在武皇的基础力气值上强化了31800倍,有哪位勇士敢于上来吃我一记老拳?如果打不死你,我当场不用垫子直播灵脉强化上99,决不食言!” 魏司立于神界中央,用万里传音说道,诸天万界之神纷纷默不作声,生怕魏司一激动,一拳打爆他的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