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1章 魔王的赌约 共同度过的时光

几天过后,璃非对于亚尔兰斯和维安莉娜已经不是那么生疏,尤其是维安莉娜,闲暇时他总和她在一起,度过当下还算平静的时光。

但此前小女孩口中的话,却一直让璃非耿耿于怀,不得不去在意。因为她的母亲死在自己母亲手中,而现在,她又救了自己。

璃非没有告诉维安莉娜自己母亲的事,所以几天前当她讲起时,维安莉娜也不知道璃非·尤伦为何哭泣。她只是尽力去安慰他,以至于忘了那是自己的忧伤。

这几日来,璃非时不时就会想起父母的身影和脸庞,失落和悲伤随之而来,他害怕,害怕以后会不会终将忘了他们长什么样。

同时,亚尔兰斯总是给璃非安排很多的杂活,让他保持劳累,就算无法忘怀,也少有精力再去想不久前的事情。维安莉娜也和璃非寸步不离,几乎做什么事都和他一起。

这天午饭过后,亚尔兰斯一反常态没有给璃非安排杂活做了,只告诉他第二天才有别的安排。这也就意味着今天的下午时光,他可以自由支配。

可是,现在的璃非,不做那些杂活,又能做些什么呢,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到……

他在心中渴望力量,渴望复仇,可未来就如同一个漩涡,随意闯入的人,恐将粉身碎骨,尸骨无存。这偌大的世间,他究竟算是什么,还有未来吗?

“不用太过执着于过去的”

“是吗……”,璃非正在屋外的空地上坐着发呆,被维安莉娜忽然的话语拉回。

“很伤心吧,前几天你哭了”,维安莉娜看着璃非,带着对那种悲痛感同身受的表情,两个人皆是失去亲人之人。

“嗯,很伤心”,璃非倒很坦诚,说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也很伤心,可是生活还在继续,不是吗”,维安莉娜说。

“嗯”,璃非点点头,他的话语仍旧少得可怜。

“真希望能有一个平等共存、没有战争的世界啊,那样的话,他们也许就不必死了”,维安莉娜望着天,只有几缕光线穿过,落在地上,“可那样的世界,真的存在吗……”

她好像在叹息,好像在疑惑,或许自己也不相信会有那样的未来,现状总是这么不尽人意,一生也许总是这么痛苦。

“会存在的”,璃非肯定地说着,侧过头去看着她。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四目相对,一时间静默无言,只有远处几声鸟的啼鸣。

良久,还是维安莉娜轻轻笑了笑,率先打破了这祥和的沉寂:“是吗,会存在吧……”

“会的”,璃非再次肯定道。

“有人会去创造那样美好的未来”,维安莉娜说,“我该一直相信的……”

“是啊,我们一起去创造那样的未来”,璃非看着她,眼中有了新的希望。

维安莉娜看着他的目光,感到了莫名的心安:“我们一起创造……”

……

第二天,亚尔兰斯一大早就带着璃非和维安莉娜出去,到了一处空旷的草地上,朝阳斜斜的洒了一层。

维安莉娜被亚尔兰斯叫到一边去练习他之前教授过的战斗技巧,而他,则要准备应对还留在原地的璃非·尤伦。

璃非并不知道亚尔兰斯究竟要做什么,但就算是要赶他离开,他也毫无办法,只能听其安排。而且看那架势,也不像是会将自己赶走的样子,璃非倒也不怎么担心了。

“你很特别”,亚尔兰斯冷言道。

璃非没有回话,他也知道自己算得上是特别,一个人与魔的混种。不管别人怎么说,对他而言,这并非耻辱,而是骄傲。

“你怕死吗”,亚尔兰斯眯着眼睛,有些严肃。

“怕”,璃非实话实说。

“那挺好,我也怕”,亚尔兰斯轻点了一下头,动作幅度之小恐怕连自己也没有察觉。

璃非再次陷入沉默,似乎跟这个男人之间,没有什么能多讲几句的话题。

“你相信众生平等吗”,亚尔兰斯继续问他。

“我……不知……道”,璃非有些发愣,这个问题让他犹疑,“也许吧……”

“你相信吗”,亚尔兰斯重复。

璃非沉默,良久,才答说:“我相信”,那一刻,他如是说,不仅仅因为自己的父母,还因为维安莉娜。

“很好”,亚尔兰斯面无表情,乍一看去,大胡子和刀疤脸好像永远带着凶恶,“那么,你厌恶战争吗?”

“厌恶!”,璃非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犹疑,以前或许不明白,但现在,他讨厌战争与争端,没得商量。

“既然如此,那我就明说了”,亚尔兰斯闻言,看向璃非,“从今天起,我要教你剑术”

璃非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过亚尔兰斯从一开始就打算这样做。

“你将来的成就一定会比我更大”,亚尔兰斯言,“所以,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些事情……”

“你说”,璃非心中有些感激,又有些兴奋,也许跟着亚尔兰斯修行,有一天就有足够的实力报仇了。力量,是创造未来的筹码。

“第一,你的力量不能对人类平民使用”

“第二,若是我不在了,你要守护维安莉娜”

“第三,如果可以,以战休战,用武力去消灭战争吧”

亚尔兰斯深知战争的危害,可如今之局,或许只能用另一场更大战争去终结。和平的代价就是战争,听起来有些搞笑和荒唐。

璃非静静地听着,这些要求,听上去似乎不难,在他心里,第一条当做戒律,第三条有些虚无缥缈,唯有第二条,他会决心一定去做到。

“你能做到这些吗”,亚尔兰斯问说。

“能”,璃非答说……

这天,亚尔兰斯开始教授璃非剑术,并从此刻起,到往后的两年,将自己的一身本领全部给了这个孩子。

下午,亚尔兰斯让维安莉娜和璃非对练时,无比遥远的地方正发着轰隆隆的巨响,火焰蹿上天空,黑烟冲淡白云,战争的硝烟又一次席卷万物,不过他们并不能看见。

在他们的平静之外,人与魔的两年大战正在轰轰烈烈地展开,没有人能去阻止这在干燥草原上已经燃烧起来的烈火。

亚尔兰斯站在草地上,望着天边,若有所思,又轻轻叹气,有些惆怅。他只希望,不管外面如何惨烈,这一次,不要再殃及这个家了。

……

两个月后,璃非的剑术有了很长足的进步。最开始,他甚至不是维安莉娜的对手,但现在,若是只看剑术,他能和她平分秋色了。

在亚尔兰斯的指导下,除了剑术,璃非本身所具有的力量也在慢慢开发,继承下琴和洛伊天赋的他,从一开始,就比别人要来得厉害。

如今,他已经可以基本自如地操控体内那红色的魔力,虽然和亚尔兰斯的力量相比,根本微不足道,但比起同龄人,已是领先遥遥。

森林深处里,经常需要出猎获得食物,亚尔兰斯则让璃非和维安莉娜合作,自己在一旁督促,算作考验,当然他也会保障安全。

每次的目标也不是什么小动物,而是几个人高的各类猛兽,幸好,一个七岁一个八岁的两个孩子,能够通力合作,勉勉强强杀死猎物。

璃非也在这样的时光里,与名为维安莉娜的女孩子越来越亲近,多数的时间,他们都一起度过。

他也发现,亚尔兰斯并不如他的外表看起来那般,反而是个有些温柔的男人,尤其对于维安莉娜,总是呵护备至。

当然,相处久了以后,对于璃非也变得好一些,除了在剑术的修行上十分严厉外,平日里,也同样很关心璃非。

渐渐的,璃非开始觉得,这里,也许是自己人生的第二个家,不为别的,只因为自己在这里感受了温暖和快乐。

……

半年后,在一次出猎的行动中,他们不巧撞见了人类的一小股侦查部队,大约十几人。

本来见到一个男人和两个小孩的组合,这些士兵很奇怪会在密林深处遇见这种情形,害怕是魔军的奸细,打算斩尽杀绝。

但看着三人的人类身份,他们还是稍微忍住了,只想去盘问一番,确保安全就放他们走。

不过,如果这些人活着离开,恐怕会暴露亚尔兰斯的行迹,届时,这个家恐被战争波及。所以,亚尔兰斯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其中领头的侦察兵队长正觉得眼中的大胡子男人似乎有些眼熟时,亚尔兰斯已经拔剑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这支小部队就被全歼,他们在亚尔兰斯面前,甚至连抵抗的力量也没有,只能被屠戮。

璃非和维安莉娜看着一切,一个惊愕,一个沉默,但谁也没有说话。这些士兵对他们来说,怎么看都不是致命的,但为了自己的安危,必须杀死他们。

亚尔兰斯也明白,或许他们之中也有人反对战争,也有人是无辜的,但既然沾染了战争,做了有罪的行径,那便是罪人。

他们这些死者如是,亚尔兰斯自己,同样如是。世界上或许并没有好人坏人,只有做了好事的人和做了坏事的人。

亚尔兰斯杀完所有人类士兵后,便领着维安莉娜和璃非回了家,那天里,三个人都变得少言寡语。亚尔兰斯和璃非本就不多说,但维安莉娜也一样沉寂了。

在那之后,外面的战争还在如火如荼,一发不可收拾,他们还遇见过几次这样的情况,来者有魔族,也有人族。

亚尔兰斯把所有来者通通杀死,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在他远离战争之后,却还在沾染血腥,他终究不算是脱离了战争。

小股侦查部队的失踪在大混战里很常见,最常见的原因就是遭遇了敌方的肃清,所以,亚尔兰斯的所为并不被重视,而是被当成了理所应当。

而且,人迹罕至之地,对双方而言战略价值并不大,只是想要悄悄潜入绕行侦查敌情,既然行不通,那就不必反复派人再去了。

璃非所认为的第二个家,也因此得以在规模浩大的战争里,一直留存下来,三个人的生活,受战争影响并不大,基本没有改变。

亚尔兰斯还是那样指导着璃非,维安莉娜还是那样陪着璃非,璃非也还是那样不停地修行,一天天变得更加强大。

每一天都变得似乎只有日出和日落,不为外界打扰的岁月过得很快很快,光阴在平淡中好像更加容易流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
  • 《装B犯人》与《复活节》《装B犯人》与《复活节》叶勐|短篇=收入了新锐作家叶勐两个短篇小说,一篇是《装B犯人》,另一篇是《复活节》。
  • 你好,长安你好,长安徵歌|短篇春风散尽花正愁,夏雨惊雷又扶苏。秋寒乍到集落叶,我亦言秋不堪留。都言文人皆命苦,郁郁欢欢散千裘。回首红叶吹不走,无可奈何赖枝头。
  • 半夏是殇夜未央半夏是殇夜未央小菲yy|短篇谁的年少不轻狂,到头来尽是殇。在花开的那一夏,留下了许多故事。本文是短篇小说集,主要以虐心文为主。喜欢虐心小说的亲们可以进来看看。
  • 梦魇故事集梦魇故事集鱼末斐|短篇短篇小说,本书中含大大小小故事,更新时间不定,等待您来阅读。
  • 二十年梦想二十年梦想南岸.CS|短篇人生应该要有好的生活态度他的生活态度就是,好好生活、认真谈恋爱
  • 倘若是你倘若是你溁汐|短篇倘若是你,你我再不合适又能如何? 我是一个29岁在职场打拼多年的普通女孩,算不上什么女强人,但我的心思只有工作,没有生活,没有爱情,也没有男朋友,直到有一天…… 见到他那天,我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了!
  • 四十平装不下的爱情四十平装不下的爱情夏之蝉|短篇“安欣,你……不能等我吗?” “等什么?” “等我凑钱换个房子,等圆子上了高中!” “等几年?” “不会太久的!” “呵……”
  • 逸鸿文粹逸鸿文粹变易金刚|短篇生命的意义为何?生命能达何境?笔者想通过本人的诗歌与大家切磋。我充满热血激情地写了若干表现自然宇宙生命的诗,希望读者能喜欢。
  • 忘川有花曰彼岸忘川有花曰彼岸AZ琛|短篇忘川有花开,其名彼岸花。花之艳,染红忘川几千里;忘川有花落,其名彼岸花。叶之翠,点缀河中几零星。花开一千年,叶落一千年,花叶错开落,终岁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