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星辰

晏芳华这辈子恐怕就要掉死在这权势里了。

丫头匆匆忙忙地就去了,晏昭昭便一边拨弄着自己软垫上的流苏,一边恶劣地想着。

丫头才不知道娇娇五姑娘心里在想什么,她唯一知道的就是,晏昭昭不会说假话。

她说不想带晏芳华进宫了,那可不会骗人。

晏昭昭听着丫头细细喘气的声音渐渐远去,忍不住叹了口气。

上辈子这辈子昭昭都觉得晏芳华也不见得多喜欢梁喑,她恐怕只是喜欢那万人之上的位置。

那她和梁喑还真是绝配,一个想做皇帝,一个想做皇后。

只是晏昭昭觉得皇后仿佛也没有什么好做的,她上辈子想做皇后,不过是贪图梁喑这个人,皇后原本只是个贪图梁喑的附属品罢了。

这辈子晏昭昭属实连看梁喑都懒得多看一眼。

想到这里,晏昭昭又忍不住去看一边的南明和——她二哥哥好看的很,她是作甚不看自己貌美如花的二哥哥才去看梁喑那混账?

“貌美如花”的二哥哥并不知道自家小表妹做什么这般看着他。

小表妹从前与他关系是好,可她也从未有过这样依赖自己的时候。

二哥哥想不明白,只觉得是有人趁自己不在的欺负可怜的小丫头了。

他以为昭昭是委屈了,便偏过头去看她一眼,没料她弯着眉眼笑的动人,唇边的小酒窝娇软到犯规。

“二哥哥,爹爹今日叫你抄了什么诗呀?”

南明和也不知想了什么,竟从袖子里拿出一卷书册来,隔着小窗递给她。

她便接过来看看,发觉这并非书局的书,倒是一卷自己装订的白绢,前头已经写了不少诗,都是南明和的字迹。

上头抄的都是正正经经的诗词,倒是有一首在晏昭昭眼底一跳。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一页夹着一朵干花,乃是一朵杏花。

杏花被书页压的扁扁的,早已没了水分,倒免去了腐落成泥的命运。

杏花洁白的花瓣不免有些泛黄,与白绢压在一起却没有丝毫皱褶,却能瞧见主人如何小心。

昭昭觉得这朵杏花稍稍地有那么一点儿眼熟,不过更令她惊异的是这诗。

缠绵悱恻,情深意重,尤其是那一句“昨夜星辰昨夜风”。

上辈子梁喑糊弄她的时候常说后一句,不过管他劳什子的“身无彩凤双飞翼”,晏昭昭却从来觉得唯有那一句“昨夜星辰昨夜风”最为爱重。

前头的诗句都没有记下年岁,倒是这一首记了,乃是去岁上元节的时候。

元夜琴鼓奏,花街灯如昼。

晏昭昭想起来了。

那一年春节原本是一家人一块儿过的,可惜出了战事,公主匆匆忙忙地便走了——上元节晏珩被留在宫中赴宴,昭昭因病不能成行。

原也不是什么大病,昭昭只是有些流鼻水,可惜晏珩可不管什么重不重,他是最不肯让昭昭吃苦的,宫里头的宴会礼节繁复冗杂,不如在家里吃杏花圆子安逸。

晏昭昭一个人觉得无趣,便撺掇南明和一同出府看花灯。

民间的花灯自然是没有晏府的精致的,但胜在热闹非凡,有人在耳边欢声笑语,似乎生活也不再孤寂了。

晏昭昭是怕南明和想父母,觉得生活无趣。

结果很显而易见,若非南明和没有那个摘星星找月亮的本事儿,恐怕小表妹一个皱眉,他都能将这天穹夜幕给她拽下来。

两人如愿偷偷出了府。

襄城当真是富丽堂皇,那一条养大无数襄城人的清河上下万千灯火,小小少年带着更小的少女在人流之中穿梭,看了满眼的人间热闹红尘嚣嚣。

晏昭昭记得自己明明想的是让南明和高兴高兴,最后却是自己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南明和给她买了许多她想要的东西,讨得她一路欢声笑语,回去的时候,晏昭昭折了路边的一支杏花相赠。

那一朵隔了两辈子记忆的杏花,如今就夹在了这本书中,落在晏昭昭的指尖,下头压着的诗词,乃是那一句字如其人的清俊。

昨夜星辰昨夜风。

那一夜星辰如何晏昭昭属实不记得了,她倒是记得南明和的眼,灿如星辰,盛满了自己。

晏昭昭的心里跳了一跳,压下了自己心里乱七八糟的情绪,笑嘻嘻地问南明和:“二哥哥怎么抄写这样的诗?”

南明和的目光落在她手里的杏花上,染了一丝旁人看不见的轻眷。

他随身带了狼毫小笔,便执了笔在空白的书页上写:“那一夜被舅舅戴了个正着,舅舅让我写一篇游记给他,我懒怠写,便抄了这个。”

舅舅正是晏珩。

晏昭昭觉得也是,南明和这般正人君子,哪里会有什么花花肠子,便将那书册合了一合,递了回去。

她已经自动忽略了自己心里的一点矛盾的失落与窃喜,开始计算晏芳华究竟还有多久才能到自己跟前来。

果然晏芳华实在没有辜负昭昭对她的期盼,她寻常走路弱柳扶风,这会子竟跑的比两个丫头还快。

晏芳华属实是精心打扮了一番,远远看去仿佛一朵将开未开的花骨朵儿。

只是这朵花骨朵儿身上出了一身汗,咬牙切齿的目光恨不得把她给撕吧撕吧吃了。

她远远地瞥了一眼晏昭昭,就看到她没骨头似得躺在那襄城独一份的公主仪仗里,就算是半副,都能把她气的牙痒痒。

晏芳华原本不想和她计较,转过身想上给自己备好的轿子,却不料左右空荡荡的,除了晏昭昭的宫轿便是南明和的轿子。

这叫她怎么办?难不成还走去皇宫么!

晏芳华脸上的神色实在精彩,晏昭昭欣赏了一会儿,终于大发慈悲地招了招手:“大姐姐,来坐。”

晏芳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她潜意识里根本没有想过晏昭昭竟会让自己坐她的宫轿——她是肖想过很多回,可从没觉得自己当真能上。

“你不来,我就先走了。”

晏昭昭狡黠地笑,晏芳华心里一横,提起裙摆便上了宫轿。

同类热门
  • 王爷莫宠:王妃,要出逃王爷莫宠:王妃,要出逃岁小稚|古言一觉醒来,莫余生发现自己长安城第一人渣明媒正娶的妻子!可这个人渣是个随时可能挂掉的痨病鬼啊!虽然是个好看的痨病鬼,但这也绝对不能忍! 于是莫余生踏上了花样作妖求休妻的不归路…… 莫余生掀开屋顶:“你到底何时才能休了我?” 某男贱兮兮看看她:“娘子小心,用这把铁锹掀的更快!” 本文1V1,没有什么小三小四小五什么的,不虐,甜宠文!
  • 清穿之贵妃是个小作精清穿之贵妃是个小作精兮若水|古言刚穿越就要嫁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急急急!年姝瑶傲娇的说:“四爷,要是有一天你不宠我了,我就再也不见你了。” 四爷后院怎么跟想象的不一祥,这战斗力也太弱了趴! 还有四爷?您这是抽什么疯呢? 四爷表示有瑶儿在其他人不重要:“瑶儿,过来。”年姝瑶看着咧着嘴角的四爷:“……”这不符合您的人设啊四爷。 清朝翻了个跟斗,颠了又颠,转了又转,怎么办?年姝瑶表示咱不管,咱有四爷宠着。 考究党误入!!!多多支持哈! 建了QQ群:1062697770小可爱们都来吧
  • 八王爷的倾城妃八王爷的倾城妃南宫星星|古言她是当朝丞相之女,身份高贵,相传只要娶到她,便可以成为未来管理天下的主,可她早已心中有人。 他是当朝八王爷,权倾朝野,他从小就喜欢她,只想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她是他对世间最后的温柔。
  • 长弈赋长弈赋成郗|古言初见时,他一袭白衣被一群王孙贵族的小喽喽围堵,她一身红衣,遇见不平挡在他面前拔刀相助。 再见时,她被逼无路,却是他护了她周全。 她以为他们之前再无交集,却发现他们之前才刚刚开始。 “你说,我会死吗?”她一身红衣坐在树干上笑着对他说。 “阎王还没有问过我同不同意。”他看着她,目光坚定。 “那要是阎王真的把我抢走了怎么办?" ”那你记得在忘川河上等我,我一定会去寻你。“ 我一定会等你来,在这之前,我也一定会好好的陪你看尽这世间繁华。
  • 凡歌封疆凡歌封疆歌瑶色|古言十年前越朝灭国,四姓家主裂土封疆,而她们是灭国之战中活下来的叛国之臣凡氏一族的后人;十年后,四国各据一方,她们一个成了明国的“阿月”小姐,一个是从死灵渊归来的杀手“小鱼”,背负血海深仇惊世冤情,是为一族亡灵起干戈,还是为黎民立命走江湖。烽烟再起,四国之皇,谁又主得了沉浮……
  • 惹不起我跑惹不起我跑日光倾城下|古言惹不起,我跑!本名《路过人间》叛逆乖张的郡主,阴差阳错的师太,冒失没谱的毛贼,名冠天下的歌女,懒散古怪的神女,家财万贯的掌柜,``````一缕误入异界的孤魂,遍历山水,难做停留。人、妖、神、魔···一个一个靠近、拜托拜托,都起开。打不过,惹不起,跑总行了吧!跑吧,跑着跑着,也许就到家了···一次乱七八糟的旅行,一场无可奈何的相逢,无关风花煞雪月。醉了笑罢叹,谁知崖首客沧桑,芳迹可寻觅,良辰怎奈何?只是,从天堂到地狱,我路过人间···
  • 魔帝十万岁:神医逆天魔帝十万岁:神医逆天白菜花花|古言高冷的逆天杀手只是穿越了怎么越来越逗比了,无欲无情的魔帝怎么和她一见面就嘿嘿嘿呼哈了,你确定这是一部正经的穿越文?哈哈哈,当然不是!但不可否认,女主是个神经病。。。。。。还有本文污污污,各种嘿嘿情节,别点开,你会污的(1v1,女强男强,男女主身心干净)
  • 恶女嫡妃,邪王滚过来恶女嫡妃,邪王滚过来冰嫣幼幼|古言上一世,她是家喻户晓的骄纵恶女洛琪,在哥哥结婚的现场杀死了新娘。可最后世事难料,死的不只是崔梦缘一人......她倒在血泊中,但是脸上却有着胜利的笑容,她说:“哥哥,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一场婚礼,四人丧命!她留着泪对着旁边她最信任的人说:“我再也还不清你的情了。”这一生,她重生到了一个妇孺皆知的朝雪国首席才女的身上,也就在那时,她的哥哥和崔梦缘,还有暮玉也重生到了朝雪。哥哥还是哥哥,但是崔梦缘竟成了她的那个恶女堂庶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墨染殇墨染殇琰无辙|古言世间有一种爱,叫做等待;世间有一种爱,叫做守护,世间亦有一种爱,叫做错爱..........
  • 嫡女狠毒:皇上,请接招嫡女狠毒:皇上,请接招路菲汐|古言上一世,她被丈夫和妹妹联手陷害,惨遭凌迟,刀刀刻骨!这一世,欺她害她者!一个也跑不了!相府嫡女,逆天重生!惩庶母!治渣男!斗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