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

“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的潜规则,比如酿酒的一定得会喝酒,喝完还非得说个一二三,再和身边的人侃个四五六,然后不着天际的吹个七八九,最后像个数字十那样躺地上扮演个醉鬼才行?”

武凌峰看着那坛经过后世无限勾兑,还厚着脸皮叫祖传老酒的坛子,丝毫没有一点亲近之感,自己可是不抽烟不喝酒只爱装逼的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

只是今天恐怕得破戒了。

青春的岁月,多么身不由己,可是这胸中,燃烧着梦想。

“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想喝我家的老酒,问过我的发型了吗?”武凌峰将老酒倒出半坛,然后用自家酒馆最好的酒勾兑进去,再用祖传的手法又密封好,将坛子放好,然后将倒出的酒猛的喝下!一滴不留!

青春的岁月,这放浪的生涯,就任这时光,奔腾如流水。

瞬间那隐藏在心底的火热,被酒越浇越旺,越浇越旺!

汪汪汪,街边的小狗仿佛感受到了强大的气场,应景的叫了几声!

顿时这两年所经历过的种种,孤独、狂野、欢乐、爱恨离愁,通通涌上心头。

来吧,都来吧,就一次释放自己,就一次释放自己!

……

经过昨晚的事,武凌峰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连走路都带飘的,身体前倾是脚下生风,一路施展着凌波微步来多学校。

武凌峰就读的初中是明都市第三中学,这里的学生以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为荣,冠以全会之美誉。

一走进校门,门口是一面很大的镜子,上面用红字写着: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

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武凌峰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个子有点小高啊,这身材够挺拔,这脸蛋有点小帅啊,这鼻子要不要这么精致啊!我去,忽然感觉自己都夸不下了,要不要这么禽兽啊!”

用手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如果非要用个词语来形容自己的话,那一定得用“禽兽”二字,这样自己就可以在别人面前装个逼了,卖弄一下自己知道古代能在衣服上绣禽绘兽的人,那都是和自己一样,都是牛逼之人啊!

武凌峰喜欢通过观察自己的表情来判断自己的想法,为此三年的时光都没有来得及向那个女孩表达自己的心意,每次鼓起勇气,都被镜子里的时而自卑时而害羞的自己给拒绝了。

“我说禽兽啊,你别照了,再照也变不出花来,走去教室了。”身后有人拍了自己一下。

不用看武凌峰就知道这是自己的同桌:炎狄,人送绰号“烟屁股”,因为自己只对他一个人装过逼,他也是自己学校里唯一的朋友。

到现在武凌峰都记得,开学的时候他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我爸姓炎,我妈姓狄,我叫炎狄”。但烟屁股这个绰号可不是因为他叫“烟蒂”而得来的。

他有个不良嗜好:抽烟,这分明违背了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的三大标准:不抽烟,不喝酒,只装逼。而且他最爱抽的还是别人的烟屁股,这也是武凌峰一直想不明白的一点,倒不是因为他买不起烟,因为这货从来不缺钱。

“兄弟,最近有啥好项目没有啊?兄弟这两天手头紧啊!”武凌峰用大拇指摩擦了几下挨着的食指,嘴里又蹦出两字:“缺钱”

炎狄略微思索了下,“放心吧,天空爱飘五个字,那都不是事,容哥们想想啊。”

“嘿,股哥,今天有啥八卦没啊?”隔壁班一男生一脸笑意的和烟屁股打着招呼。

只见炎狄脸上立马换上一种神秘的笑容,也不说话,伸出五个手指,在空中晃了晃。

只见隔壁班那同学立马掏出一张五元大钞,丝毫没有犹豫地放到炎狄的手中。

炎狄接过大钞,没有一丁点的不好意思,直接将钱甩给武凌峰,“两瓶可乐,咱俩一人一瓶,这次别整非常的啊!”

旁边的武凌峰一脸的黑线,想到上次为了省五毛是买了非常的,味道是差点,可好歹也是可乐啊,同时又羡慕的不要不要的,这也行,这钱也太好挣了吧,看来自己得多和这位烟屁股取取经啊!又想想两块五就这么到手了,心情瞬间好了几分。

炎狄搂着隔壁班那名同学,悄悄地和他说道:“今天上午10点,有大概率要开会,所有初三的都得去,你要问有多大的概率呢,这么说吧,只要天上下不来刀子,就得开,中考总动员,这可是就是传说中三中的武林大会啊。”炎狄瞬间进入状态,滔滔不绝的讲着。

一边说一边观察那名同学的表情,见其一脸很受用的表情后,又口若悬河地道:

“赶紧给手机充电,我估摸着怎么也得开到放学,疯神的小说又更新了,别手机看一会就没电了。”

隔壁班同学一脸受用,心里想着:“凭借这个消息,又能在班里风光一下了,想到上次自己宣布消息时候引起的轰动,又想到自己即将再一次成为全班的焦点,瞬间自我满足感爆棚啊,这五块花的真是,真是物超所值啊!”

武凌峰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打算去买可乐的时候,只见炎狄一脸为难,慢吞吞的说:

“我这还有一个消息,是关于你们班温雅的,只是这哥们跟我关系很好,我不方便多说啊!”

“啥,关于温雅的,股哥,你是我亲哥啊,我喜欢温雅好久了,正在犹豫要不要表白呢,你可千万要帮帮哥们这个忙啊,你放心,哥们保证不说是你说的。”隔壁班那货把口袋里所有的钱都掏出来,一股脑的都给了炎狄。

旁边的武凌峰是一脸的羡慕嫉妒恨啊!因为他看见那堆零钱最外面的一张是二十的大钞,这一会工夫,又挣二十多!

只见炎狄一脸尴尬的说:“要不是我抽了他的烟屁股,我都不知道这事,六班有个小子今天下午放学要向温雅表白了,是谁我不说啊,你一打听就知道,我估摸着阵仗小不了,把小卖部的彩弹都买光了,估计到时候全校都得知道。”

边说边用一副你知道怎么做的表情看着那名同学,嘴里嘀咕道:“这先下手为强,后下手的多半要遭殃啊!”

隔壁班那名同学也不傻,在反应过来之后,发了疯地跑往班上跑。

“给,还差多少说话啊,你也看到了,哥们也算有点家当”炎狄将那把零钱都递给了武凌峰。

武凌峰接过钱,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因为他早就把炎狄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只是这兄弟归兄弟,可乐还得去买啊,武凌峰知道,拿他的钱可以,是要不给他买可乐,他非得和自己急不可,因为这货也是一个装逼货,他总是把可乐当红酒喝,为此还在网上买了两支迷你版的的高脚杯。

武凌峰拿着买可乐的钱就想啊,自己能不能像烟屁股那样,忽忽悠悠就把钱挣了,于是他决定试一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创世妖孽创世妖孽灭渡|玄幻叶飞云,混血儿,禁忌之子,却传承了神魂与神体,以龙为骑,以凤为伴,麒麟冲阵。本菩提,却堕魔道;本卑微,却拥天下;本专情,却钓众女;本愚钝,却领众生;在矛盾中,苦苦追寻平衡。创天断地携剑去,纵龙舞凤悍刀行,誓要冲破一切枷锁束缚,像女子之处,破之,痛并快乐。东方玄幻世界浮出,操控自然五行的守护使;修习血脉的隐武者;以及隐藏的黑暗……他们坚信毁灭是带来救赎的唯一途径。这样的世界,飞云归属何方?他能否打破内心的黑暗与憎恨,带来爱与救赎……来看他贯彻誓言的人生!
  • 九龙震穹苍九龙震穹苍学海天涯|玄幻传说!天有九重,每一重都居住着一条龙!它们掌控天地法则,至高无上!武者!秉承天命,聚天罡,踏星路,开洞天,集太虚之力,碎九天穹苍!穹寰之下,皆蝼蚁!重生一世,他苏宁,绝不做蝼蚁!苍天王座,星辰之主,舍我其谁!!(感谢腾讯文学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企鹅群:387275360
  • 战火燃天战火燃天爱上小提莫|玄幻一把冷剑、一颗热心,独闯江湖路。孤峰看明月,静夜赏荷花,豪情饮千杯,独怜抱佳人。龙争虎斗不畏战,侠行江湖不求名,战火燃天心怀义,一把冷剑平天下。
  • 幻宗幻宗蛙噻|玄幻一个骄横嚣张,从少爷沦落为乞丐的少年。一只获得异能,快如闪电的左手。一把神石所铸,出鞘便寒气奔涌的奇异宝刀。一只来历不明,戴在手上便力道千均的神秘手套。一头日进斗金,速度如风的毛驴。一个蕴藏秘密,等待被层层揭开的深山岩洞。一种凌驾法术,参破造物法门的幻术。这一切如何演绎?打开《幻宗》的卷章吧……
  • 废材,你真强废材,你真强中二严重患者|玄幻我时时刻刻睁着眼睛,就是让你永远在我眼中!我时时刻刻流淌不息,就是为了永远把你拥抱!少年看着看着锅里的鱼和水骂道:都他妈快熟了,还这么贫!鱼看着少年,微笑回道:爷已经吃了毒药,你别想吃我,爷爷不是好惹的!喂,你是一条鱼啊,你不能这么狡猾啊,喂!
  • 七界战皇七界战皇一四特|玄幻洪荒大地,七界争锋,万族林立,人族残弱,只得沦为万族血食。幸得人皇盘古崛起,人族第一次在万族中有了一席之地。可惜初代人皇开天辟地,血战万族,最终英年早逝。本以为人族就此再次沦为万族血食,面对万族侵蚀,得女娲、伏羲等数位人皇自大荒中崛起,最终为我人族争得一界净土。人皇即是亿亿人族鼎天神柱,人皇蹦大地倾,禹皇仙去之后人族大地已经千年无皇,万族再次对我人族虎视眈眈。
  • 更强吊打装BIG系统更强吊打装BIG系统左径悠一凉|玄幻右手暴君之统,左手菊花之捣!不是君临天下也不是王者归来!纯粹就是为了发扬BIG!!!!什么最强流,无敌流,极品流,以及废柴流,逗比流,坑爹流,恕我直言,全是垃圾!我知道你不服,然而并没什么LUAN用!早就跪着求你们打我了,可惜你们打不到我。在我更强流的面前,你们这些渣渣流派就是一群战五渣。论BIG,我更强流分分钟让你知道什么叫父爱。光看不赞不评不留票的听好了:男的愿你一辈子双手起茧屠戮无数,女友永远氢气球!女的愿你男友无头无脑,四肢不全无肉体,天天黄瓜火腿肠!好了,你们退后,我要BIG了!!!
  • 末路穹途末路穹途道门久公子|玄幻一生注定坎坷繁,穷途末路总相遇!白帝大都,一个修仙派的江湖。青冥、蜀山、生死门、一股神秘势力!这个江湖危急四伏,飞来的千古仇恨,防不胜防的一路缘分,让萧然的人生不得平凡。一场恩怨的纠纷,一场奇术的争夺,一场惊世骇俗的爱情,一场白帝大都的恶战,一场人与魔的对阵……尽在末路穹途拉开序幕……
  • 异界魔神纵横异界魔神纵横醉卧仙山|玄幻修真界魔道巨擘异界重生,撕裂诸神的虚伪,践踏龙族的骄傲,比深渊更恐怖,比恶魔更黑暗。“若是不想和凡人一样,被欺凌,被践踏,被掠夺。踏上了强者之径,你的一生将充满杀戮!”血月暴君·诸神之敌·深渊主宰·古云。
  • 异界逍遥得系统异界逍遥得系统对面人|玄幻这是一咸鱼被系统强迫装逼的故事。(搞笑,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