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动手

小舟点点头转身就去厨房了找吃的去了,李松领着李炀来到了厅房坐了下来没一回小舟就拿了些点心来,兄弟两吃了几块点心后感觉原本饥肠辘辘的肚子现在好受多了也打了精神

这时娘跟二叔三叔走了进来,李炀跟李松起身上前施礼依依打了招呼

李炀说:娘天色都快要黑了您还把大家伙叫来不知所谓何事

娘轻轻的叹了口气说:今天官府来人了送来了一张名帖你先看看

话音刚落娘伸手将放在桌子上的名帖拿起递给了李炀

李炀充满了好奇接过了名帖仔细的看了起来,说起这名帖李炀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东西跟我那个时代的传票有些相似,但它比传票要大上很多这份名帖是红色长度大概30公分宽20公分

名帖的左上角写着几个大字-台州知府孙元武,将名帖打开后里面写着-李家与张家因争夺夏特河水一事发生争斗致张死三十多人伤八十多人,现在张家以上报官府状告李家纵使族人行凶望李家族长余五日后前来台州知府一趟

李炀看完名帖后将名帖递给了李松,李松翻开名帖一看皱起了眉头

李松说:这名帖可是有讲究的一般来说,名帖上的名字要大写些名字打表示一分尊敬,而这孙知府将自己的名字写的这么小,却把张家状告之事写的这么大这分明是没把咱们李家当回事啊

李景明皱起了眉头说:这个孙知府下的名帖竟然明着说张家状告李家之事,而且上面只说李家打死打伤张家多人而张家打死打伤李家多人的事切提都没提,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娘一摔茶杯怒说:哼还能有什么名堂,他们不过是看咱们李家没落了在官家没有依靠还没有一个能主事的人,而张-韩-宋三家依然打着夏特河的主意,都想趁乱在咱们身上占些好处

李炀一听一脸严肃的说:这么说他们对夏特河还不死心想要继续挖河道引水灌溉他们的田地啊

李松苦着脸说:眼下除了夏特河以外的斯洛河跟圣约河几乎就要干枯了,要是再没水灌溉田地他们三家今年将颗粒无收所以他们要能忍得住才怪了,现在离收获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张-韩-宋三家也终于坐不住联起手来了

李景福说:要是让他们三家得逞了就轮到我们颗粒无收了,这个时候咱们可千万不能服软啊

听到这里李炀有些同情张-韩-宋三家和这夏特河下游的那些农户们,张家-韩家-宋家应该也是快要撑不住了所以才联起手来不折手段的争夺水源,要是在没有水灌溉田地今年怕是要颗粒无收了啊到时这受苦的就是近万农户了,所以现在跟他们什么应该都无尽于是了

要是继续这样僵持下去到最后吃亏的怕是只有李家了,三家因夏特河联手不如干脆就将夏特河让出去,让他们三家争夺夏特河去吧利益的联盟向来是最不牢靠的

李炀想到这便说:娘等过几日就让我和李松两去台州府走一趟吧,看看他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娘喝了口水润了一下喉咙说:儿啊你去了之后面对的可是张家-韩家-宋家三家联合施压,甚至可能连官家也会帮助他们你要如何应对啊

娘的话刚一说完李景福和李景明都陷入了沉思中,大家都知道李家现在面对的是一场十分严重的危机稍有不慎,李家和整个阿兰村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李景福长叹了一声说:现在咱们李家是进退两难了啊,要是拒绝了看来张-韩-宋三家会和官府联合打压李家,与张家出手争斗之人怕是要吃官司了

要是答应了夏特河的水肯定是不够用的到时候整个阿兰村的庄稼收成都会受到影响,现在无论我们怎么选最后吃亏了都会是我们阿兰村啊,张家的人这回下了一手好棋啊

李炀沉思一番后说:二叔三叔其实这件事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李景福瞪大眼睛吃惊的说:侄儿难道你有什么的好的办法解决此事吗

大家的目光纷纷看向李炀

李炀说:既然张家-韩-宋三家是因夏特河而联合在一起的,那我们李家干脆就把夏特河交出去让他们挖河渠引水,就让他们三家去争夏特河到时三家联合便会不攻自破

纵人一听无不惊讶

娘说:儿啊你可知道这样做后果有多么严重吗

李景明猛的将茶杯往桌子一摔说:胡闹夏特河岂能轻易拱手相让

李景福说:夏特河交出去了到时我们阿兰村的田地无水灌溉该怎么办

李炀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要是几天前也许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可现在就完全不同了

李炀说:既然这两年因干旱缺水导致许多田地无法耕种,那为何我们不挖井取水灌溉田地呢还能缓解缺水的烦恼

李景福长叹一声说:哎闹了半天这就是你想到的办法啊

李景明说:挖井取水缓解旱情的办法固然是古来有之,说起挖井可是一个既耗时又耗力的活,往往要挖近百丈才能打出水来即便是运气好那也得几十丈左右才能出水,而挖一口井需要二十名劳工用两个月的时间耗费帝国银币百枚才能完成,这是这样还不一定有水

而咱们阿兰村有良田一万五千亩要是全都靠井水灌溉的话那至少需要水井近百口才行,咱们阿兰村虽有近千人口但多为穷苦百姓哪有如此雄厚的财力啊

李炀一听自信满满的说:娘二叔三叔这事你们不用担心,等4天后我定做的铁器锻造出来了今后就在也不用为水的事情烦恼了

话音刚落纵人脸上都露出了一副不可自信的样子,李炀看到纵人脸上的神情心想看来你们是不大相信我说的话啊,等在过一段时间你们就会知道我并是在夸夸其谈

娘看着眼前来李炀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虽然有些嘀咕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了李炀,娘和二叔三叔又商议了一番便让李炀和李松回去了

李松刚一出来就低声的问:老大你真的有把握能挖到有水的井吗

李炀一脸镇定的说:十有八九应该是没问题的

李松听闻欣慰的轻轻点了点头

李炀说:李松等过几日去加得镇时你多带些银币

李松脸上虽然有些疑问但也没有多说就答应了

李炀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今天小庄和小舟两姐妹竟然穿的十分鲜艳,而且还在脸上涂上了胭脂

小庄有着白玉般瓜子脸,身穿一件杏仁白带有蝴蝶刺绣的上衣,逶迤拖地草绿色彩绣散花水雾的裙子,身披象牙白彩绣韩仁绣交织绫,堆云砌黑的秀发头带别致回心髻

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琥珀连青金石的手串,腰封上面挂着一个海棠金丝纹香囊,脚上穿的是睡鞋整个人显得般般入画如月里嫦娥

再看小舟她有着窘红的娃娃脸,身穿一件钢蓝色刺绣镶边花软缎直领偏襟绣圆领袍,逶迤拖地撒花棉绫裙身披石蓝底提花织金缠枝纹薄纱雨丝锦

瀑布般的秀发头带别致翻刀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雕金鲤鱼跳龙门红宝石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碧玺香珠手串,腰系黄色花卉纹样绣金缎面束腰,上面挂着一个扣合如意堆绣荷包,脚上穿的是面软底小靴整个人显得春半桃花艳美绝伦

李炀全神贯注的看着姐妹两如仙女般打扮,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开始翻腾副雨了起来

就在李炀还在幻想偏偏脸上时不时不经意的漏出傻笑-嘿嘿

小庄轻声说:少爷你这是怎么

小庄连续喊了两声李炀这才回过神来啊,突然感觉自己今天好像有些失态,回想起刚才的事觉得自己有些象沙雕一样,糟了以后本少爷在姐妹两那风度扁扁风流倜傥的形象看来是全都毁于一旦了

李炀有些不好意思的轻轻咳嗽了下说:你们谁去帮我打些水过来

小庄很快端来了一盆水,李炀随手就将衣服递给了小庄洗漱完后小庄又递过来了毛巾

李炀开玩笑的说:小舟看看你姐姐多么的善解人意温柔体贴

一旁的小舟脸突然红了起来有些不高兴的说:谁说的-人家还为少爷做好了晚饭呢

看着眼前姐妹两的脸上红得像苹果似的十分可爱,李炀忍不住的伸手在姐妹两鼻子上刮了一下说:好-好你们两个都好忙了一天了你们回去休息吧,其它的事情我自己来就行

小庄和小舟两姐妹视乎有些不大愿意走,又抹不开少爷已经发话了姐妹两这才慢慢地转身准备离去

李炀说:对了今后你们两姐妹可以每天都像今天这样打扮,胭脂不够了就让老二去给你们买

姐妹轻轻点头这才高兴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四天后李炀和李松带几名家丁来到了加得镇上的铁匠铺取锻造好的洛阳铲,而李炀有走进了铁匠铺拿起上回看的那把刚刀

李炀说:铁匠这刚刀你要是便宜点我就多要些今后还要在你这里锻造不少铁器

铁匠说:公子你准备要多少把啊

李炀说:那就要看你能便宜多少了

铁匠思索一番后终于狠下心来说:每把450枚铜钱是最低价了

李炀一听爽快的答应说:好那我要50把这样的刚刀

铁匠一听心想这是一笔大生意啊,而且他还说今后还要在我这里锻造不少铁器,现在生意这么难做我一定要留住这位财神爷

铁匠说:公子竟然你这么爽快我在送你5把防身用的匕首和磨刀石,一共是22枚半帝国银币

李松将银币给了铁匠让家丁们将洛阳铲与刚刀包裹好

李松说:哥我们买这么多刚刀干什么

李炀说:当然是防身用啊

这个时候在世界的角落里相信很多人还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或为另一半而苦恼而她就在这时出现了

李炀与李松走在集市上看见一家胭脂店就进去买了些胭脂和两只发簪,刚一出来空气中就飘来了一阵暗香,李炀也顺着暗香飘来的地方望去

是一位少女也就23-25左右长着白净的小圆脸,她身穿一件枣红色刺绣着花蝴蝶窄袖圆领中衣,逶迤拖地蓝色四喜如意纹纱绣裙,身披孔雀绿弹墨碧霞的丝带

乌云般的浓发头上带着别致灵蛇髻,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翠玉手镯,腰系撒花缎面宫绦上面挂着一个香囊,脚上穿的是面软底缎鞋整个人显得浓桃艳李

李炀的目光一直望着眼前的这位女子,心想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漂亮的人不由得呆笑起来

而少女与李炀擦肩而过时不经意的笑了一下,真是娇兰一笑震倾城啊

李炀便作诗一首大喊:此生阅女多如云-我亦心扉空如水-娇兰笑海震倾城-君子若得已无憾

自己见少女用手轻轻捂住自己的嘴微微一笑,李炀知道这回自己是真的动心了

李炀上前随口说了一句:美女加个微信被

少女和丫鬟一听十分惊讶的说:公子何为微信啊

李炀一听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另一个时代这时还没有微信

李炀双手抱起说:不知你那里的人啊

只见丫鬟一脸嫌弃的说:小姐这人看上去斯斯文文没想到竟然这么无礼

丫鬟扶着少女就要离去

眼看这位少女就要离开了,李炀突然想起了在自己那个时代有位网络小说作家李炀写了一部小说名为情圣,上面有一句话就是追求女孩子们的必备攻略,想要博得女孩子们的青睐首先就要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李炀急忙快步上前本想询问下怎么才能找到她想跟她交个朋友,却没想到因为太着急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给绊倒了,说来也巧就在跌倒的时候李炀竟然不经意的将她的袖子拽了下来

只听见啪的一声

少女狠狠的打了李炀一耳光呜呜的哭起来说:银贼

李炀本想起身好好解释一下这是一个意外不是故意的,丫鬟扶着少女已经急匆匆跑上了马车离去了

李松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李炀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炀忙说:老二你这是什么表情

李松连忙扶起李炀将手抬起用袖子遮住二人的脸说:太丢人咱们快走吧

李炀一甩手大摇大摆走着说:这有什么可丢人的

李松说:老大你可是相中了刚才那位女子

李炀点点头说:嗯

李松说:你可知那是谁家的女子

李炀一脸期待的说:怎么老二你知道她是谁家的小姐

李松说:她正是宋家千金宋诗婷

李炀说:这下糟了本来三家就已经闹得水火不容了,在家上今天的事看来两家这回是结下了死仇啊

李松说:老大你要是真看上人家咱们可以让媒人出面上门提亲,可你今日真的是太冲动了

李炀说:没关系她也不一定会认识我

李松说:老大她怎么会不认识你,以前三家跟李家是互相走动的她见过你好几回了

李炀一脸不好意思的说:走吧咱们回去吧

回到庄园中李炀将包裹中的胭脂与发簪分给了小庄和小舟姐妹两,姐妹将胭脂和发簪接过后十分的欣喜

李炀说:第一次买东西送你们还不知道你们姐妹两喜不喜欢呢

姐妹两接过发簪后立刻就被手中这个漂亮的东西吸引住了,这是一个很漂亮的水晶头饰,上面有三朵粉红色的紫荆花和五六颗白色的水晶珠子,在透过窗户的阳光照耀下闪耀着淡淡的迷人光芒

小舟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水晶头饰大眼睛里放出了一丝欣喜说:少爷这真的是送给我的吗喜欢太喜欢了

小庄说:只要是少爷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但凡是女生只要一看到漂亮的东西就会被吸引,看到姐妹两欣喜的模样李炀的心里也十分的高兴

李炀说:你们姐妹去弄些吃的忙了一天我也饿坏了

小庄和小舟姐妹两兴高采烈的去做饭去了,姐妹走后李炀找来李松商议提亲的事情

李松说:这件事还是等三家争夺夏特河水一事有了着落再说吧,要不宋家的人会以为我们借此为由拉拢他们

李炀一听觉得老二说的有些道理说:也好

李松说:提亲这件事还是跟娘先说一声吧,要是娘能出面成功的几率也会大很多

李炀说:老二那这件事情就有劳你了

李松说:要是此事能成对我们李家也算一件好事啊

回到罗伦村的宋诗婷刚一进家中就抱住了母亲痛苦起来

宋族长宋嘉平就问丫鬟:小姐这是怎么了

丫鬟跪地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和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

宋诗婷泪流满面的说:爹这叫女儿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宋嘉平气的将茶杯往地上一摔,只听见的哐啷一声的碎响

丫鬟大哭起来说:是奴婢没照顾好小姐还望姥爷饶恕奴婢

宋诗婷的母亲王若芳在一旁怒说:老头子你在家里耍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去找李家的人算账李家人都已经欺负到了咱们头上了

宋嘉平说:过不了几天我就要让李家的人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女儿你放心为父一定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李炀和李松回到庄园已经是快要到了傍晚,刚一进院子小舟和小庄就匆匆快步走了过来

小庄说: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夫人已经等你们半天了

李炀说:小舟赶紧去弄点能吃的东西过来我已经饿的不行了

小舟点点头转身就去厨房了找吃的去了,李松领着李炀来到了厅房坐了下来没一回小舟就拿了些点心来,兄弟两吃了几块点心后感觉原本饥肠辘辘的肚子现在好受多了也打了精神

这时娘跟二叔三叔走了进来,李炀跟李松起身上前施礼依依打了招呼

李炀说:娘天色都快要黑了您还把大家伙叫来不知所谓何事

娘轻轻的叹了口气说:今天官府来人了送来了一张名帖你先看看

话音刚落娘伸手将放在桌子上的名帖拿起递给了李炀

李炀充满了好奇接过了名帖仔细的看了起来,说起这名帖李炀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东西跟我那个时代的传票有些相似,但它比传票要大上很多这份名帖是红色长度大概30公分宽20公分

名帖的左上角写着几个大字-台州知府孙元武,将名帖打开后里面写着-李家与张家因争夺夏特河水一事发生争斗致张死三十多人伤八十多人,现在张家以上报官府状告李家纵使族人行凶望李家族长余五日后前来台州知府一趟

李炀看完名帖后将名帖递给了李松,李松翻开名帖一看皱起了眉头

李松说:这名帖可是有讲究的一般来说,名帖上的名字要大写些名字打表示一分尊敬,而这孙知府将自己的名字写的这么小,却把张家状告之事写的这么大这分明是没把咱们李家当回事啊

李景明皱起了眉头说:这个孙知府下的名帖竟然明着说张家状告李家之事,而且上面只说李家打死打伤张家多人而张家打死打伤李家多人的事切提都没提,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娘一摔茶杯怒说:哼还能有什么名堂,他们不过是看咱们李家没落了在官家没有依靠还没有一个能主事的人,而张-韩-宋三家依然打着夏特河的主意,都想趁乱在咱们身上占些好处

李炀一听一脸严肃的说:这么说他们对夏特河还不死心想要继续挖河道引水灌溉他们的田地啊

李松苦着脸说:眼下除了夏特河以外的斯洛河跟圣约河几乎就要干枯了,要是再没水灌溉田地他们三家今年将颗粒无收所以他们要能忍得住才怪了,现在离收获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张-韩-宋三家也终于坐不住联起手来了

李景福说:要是让他们三家得逞了就轮到我们颗粒无收了,这个时候咱们可千万不能服软啊

听到这里李炀有些同情张-韩-宋三家和这夏特河下游的那些农户们,张家-韩家-宋家应该也是快要撑不住了所以才联起手来不折手段的争夺水源,要是在没有水灌溉田地今年怕是要颗粒无收了啊到时这受苦的就是近万农户了,所以现在跟他们什么应该都无尽于是了

要是继续这样僵持下去到最后吃亏的怕是只有李家了,三家因夏特河联手不如干脆就将夏特河让出去,让他们三家争夺夏特河去吧利益的联盟向来是最不牢靠的

李炀想到这便说:娘等过几日就让我和李松两去台州府走一趟吧,看看他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娘喝了口水润了一下喉咙说:儿啊你去了之后面对的可是张家-韩家-宋家三家联合施压,甚至可能连官家也会帮助他们你要如何应对啊

娘的话刚一说完李景福和李景明都陷入了沉思中,大家都知道李家现在面对的是一场十分严重的危机稍有不慎,李家和整个阿兰村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李景福长叹了一声说:现在咱们李家是进退两难了啊,要是拒绝了看来张-韩-宋三家会和官府联合打压李家,与张家出手争斗之人怕是要吃官司了

要是答应了夏特河的水肯定是不够用的到时候整个阿兰村的庄稼收成都会受到影响,现在无论我们怎么选最后吃亏了都会是我们阿兰村啊,张家的人这回下了一手好棋啊

李炀沉思一番后说:二叔三叔其实这件事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李景福瞪大眼睛吃惊的说:侄儿难道你有什么的好的办法解决此事吗

大家的目光纷纷看向李炀

李炀说:既然张家-韩-宋三家是因夏特河而联合在一起的,那我们李家干脆就把夏特河交出去让他们挖河渠引水,就让他们三家去争夏特河到时三家联合便会不攻自破

纵人一听无不惊讶

娘说:儿啊你可知道这样做后果有多么严重吗

李景明猛的将茶杯往桌子一摔说:胡闹夏特河岂能轻易拱手相让

李景福说:夏特河交出去了到时我们阿兰村的田地无水灌溉该怎么办

李炀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要是几天前也许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可现在就完全不同了

李炀说:既然这两年因干旱缺水导致许多田地无法耕种,那为何我们不挖井取水灌溉田地呢还能缓解缺水的烦恼

李景福长叹一声说:哎闹了半天这就是你想到的办法啊

李景明说:挖井取水缓解旱情的办法固然是古来有之,说起挖井可是一个既耗时又耗力的活,往往要挖近百丈才能打出水来即便是运气好那也得几十丈左右才能出水,而挖一口井需要二十名劳工用两个月的时间耗费帝国银币百枚才能完成,这是这样还不一定有水

而咱们阿兰村有良田一万五千亩要是全都靠井水灌溉的话那至少需要水井近百口才行,咱们阿兰村虽有近千人口但多为穷苦百姓哪有如此雄厚的财力啊

李炀一听自信满满的说:娘二叔三叔这事你们不用担心,等4天后我定做的铁器锻造出来了今后就在也不用为水的事情烦恼了

话音刚落纵人脸上都露出了一副不可自信的样子,李炀看到纵人脸上的神情心想看来你们是不大相信我说的话啊,等在过一段时间你们就会知道我并是在夸夸其谈

娘看着眼前来李炀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虽然有些嘀咕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了李炀,娘和二叔三叔又商议了一番便让李炀和李松回去了

李松刚一出来就低声的问:老大你真的有把握能挖到有水的井吗

李炀一脸镇定的说:十有八九应该是没问题的

李松听闻欣慰的轻轻点了点头

李炀说:李松等过几日去加得镇时你多带些银币

李松脸上虽然有些疑问但也没有多说就答应了

李炀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今天小庄和小舟两姐妹竟然穿的十分鲜艳,而且还在脸上涂上了胭脂

小庄有着白玉般瓜子脸,身穿一件杏仁白带有蝴蝶刺绣的上衣,逶迤拖地草绿色彩绣散花水雾的裙子,身披象牙白彩绣韩仁绣交织绫,堆云砌黑的秀发头带别致回心髻

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琥珀连青金石的手串,腰封上面挂着一个海棠金丝纹香囊,脚上穿的是睡鞋整个人显得般般入画如月里嫦娥

再看小舟她有着窘红的娃娃脸,身穿一件钢蓝色刺绣镶边花软缎直领偏襟绣圆领袍,逶迤拖地撒花棉绫裙身披石蓝底提花织金缠枝纹薄纱雨丝锦

瀑布般的秀发头带别致翻刀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雕金鲤鱼跳龙门红宝石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碧玺香珠手串,腰系黄色花卉纹样绣金缎面束腰,上面挂着一个扣合如意堆绣荷包,脚上穿的是面软底小靴整个人显得春半桃花艳美绝伦

李炀全神贯注的看着姐妹两如仙女般打扮,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开始翻腾副雨了起来

就在李炀还在幻想偏偏脸上时不时不经意的漏出傻笑-嘿嘿

小庄轻声说:少爷你这是怎么

小庄连续喊了两声李炀这才回过神来啊,突然感觉自己今天好像有些失态,回想起刚才的事觉得自己有些象沙雕一样,糟了以后本少爷在姐妹两那风度扁扁风流倜傥的形象看来是全都毁于一旦了

李炀有些不好意思的轻轻咳嗽了下说:你们谁去帮我打些水过来

小庄很快端来了一盆水,李炀随手就将衣服递给了小庄洗漱完后小庄又递过来了毛巾

李炀开玩笑的说:小舟看看你姐姐多么的善解人意温柔体贴

一旁的小舟脸突然红了起来有些不高兴的说:谁说的-人家还为少爷做好了晚饭呢

看着眼前姐妹两的脸上红得像苹果似的十分可爱,李炀忍不住的伸手在姐妹两鼻子上刮了一下说:好-好你们两个都好忙了一天了你们回去休息吧,其它的事情我自己来就行

小庄和小舟两姐妹视乎有些不大愿意走,又抹不开少爷已经发话了姐妹两这才慢慢地转身准备离去

李炀说:对了今后你们两姐妹可以每天都像今天这样打扮,胭脂不够了就让老二去给你们买

姐妹轻轻点头这才高兴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四天后李炀和李松带几名家丁来到了加得镇上的铁匠铺取锻造好的洛阳铲,而李炀有走进了铁匠铺拿起上回看的那把刚刀

李炀说:铁匠这刚刀你要是便宜点我就多要些今后还要在你这里锻造不少铁器

铁匠说:公子你准备要多少把啊

李炀说:那就要看你能便宜多少了

铁匠思索一番后终于狠下心来说:每把450枚铜钱是最低价了

李炀一听爽快的答应说:好那我要50把这样的刚刀

铁匠一听心想这是一笔大生意啊,而且他还说今后还要在我这里锻造不少铁器,现在生意这么难做我一定要留住这位财神爷

铁匠说:公子竟然你这么爽快我在送你5把防身用的匕首和磨刀石,一共是22枚半帝国银币

李松将银币给了铁匠让家丁们将洛阳铲与刚刀包裹好

李松说:哥我们买这么多刚刀干什么

李炀说:当然是防身用啊

这个时候在世界的角落里相信很多人还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或为另一半而苦恼而她就在这时出现了

李炀与李松走在集市上看见一家胭脂店就进去买了些胭脂和两只发簪,刚一出来空气中就飘来了一阵暗香,李炀也顺着暗香飘来的地方望去

是一位少女也就23-25左右长着白净的小圆脸,她身穿一件枣红色刺绣着花蝴蝶窄袖圆领中衣,逶迤拖地蓝色四喜如意纹纱绣裙,身披孔雀绿弹墨碧霞的丝带

乌云般的浓发头上带着别致灵蛇髻,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翠玉手镯,腰系撒花缎面宫绦上面挂着一个香囊,脚上穿的是面软底缎鞋整个人显得浓桃艳李

李炀的目光一直望着眼前的这位女子,心想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漂亮的人不由得呆笑起来

而少女与李炀擦肩而过时不经意的笑了一下,真是娇兰一笑震倾城啊

李炀便作诗一首大喊:此生阅女多如云-我亦心扉空如水-娇兰笑海震倾城-君子若得已无憾

自己见少女用手轻轻捂住自己的嘴微微一笑,李炀知道这回自己是真的动心了

李炀上前随口说了一句:美女加个微信被

少女和丫鬟一听十分惊讶的说:公子何为微信啊

李炀一听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另一个时代这时还没有微信

李炀双手抱起说:不知你那里的人啊

只见丫鬟一脸嫌弃的说:小姐这人看上去斯斯文文没想到竟然这么无礼

丫鬟扶着少女就要离去

眼看这位少女就要离开了,李炀突然想起了在自己那个时代有位网络小说作家李炀写了一部小说名为情圣,上面有一句话就是追求女孩子们的必备攻略,想要博得女孩子们的青睐首先就要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李炀急忙快步上前本想询问下怎么才能找到她想跟她交个朋友,却没想到因为太着急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给绊倒了,说来也巧就在跌倒的时候李炀竟然不经意的将她的袖子拽了下来

只听见啪的一声

少女狠狠的打了李炀一耳光呜呜的哭起来说:银贼

李炀本想起身好好解释一下这是一个意外不是故意的,丫鬟扶着少女已经急匆匆跑上了马车离去了

李松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李炀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炀忙说:老二你这是什么表情

李松连忙扶起李炀将手抬起用袖子遮住二人的脸说:太丢人咱们快走吧

李炀一甩手大摇大摆走着说:这有什么可丢人的

李松说:老大你可是相中了刚才那位女子

李炀点点头说:嗯

李松说:你可知那是谁家的女子

李炀一脸期待的说:怎么老二你知道她是谁家的小姐

李松说:她正是宋家千金宋诗婷

李炀说:这下糟了本来三家就已经闹得水火不容了,在家上今天的事看来两家这回是结下了死仇啊

李松说:老大你要是真看上人家咱们可以让媒人出面上门提亲,可你今日真的是太冲动了

李炀说:没关系她也不一定会认识我

李松说:老大她怎么会不认识你,以前三家跟李家是互相走动的她见过你好几回了

李炀一脸不好意思的说:走吧咱们回去吧

回到庄园中李炀将包裹中的胭脂与发簪分给了小庄和小舟姐妹两,姐妹将胭脂和发簪接过后十分的欣喜

李炀说:第一次买东西送你们还不知道你们姐妹两喜不喜欢呢

姐妹两接过发簪后立刻就被手中这个漂亮的东西吸引住了,这是一个很漂亮的水晶头饰,上面有三朵粉红色的紫荆花和五六颗白色的水晶珠子,在透过窗户的阳光照耀下闪耀着淡淡的迷人光芒

小舟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水晶头饰大眼睛里放出了一丝欣喜说:少爷这真的是送给我的吗喜欢太喜欢了

小庄说:只要是少爷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但凡是女生只要一看到漂亮的东西就会被吸引,看到姐妹两欣喜的模样李炀的心里也十分的高兴

李炀说:你们姐妹去弄些吃的忙了一天我也饿坏了

小庄和小舟姐妹两兴高采烈的去做饭去了,姐妹走后李炀找来李松商议提亲的事情

李松说:这件事还是等三家争夺夏特河水一事有了着落再说吧,要不宋家的人会以为我们借此为由拉拢他们

李炀一听觉得老二说的有些道理说:也好

李松说:提亲这件事还是跟娘先说一声吧,要是娘能出面成功的几率也会大很多

李炀说:老二那这件事情就有劳你了

李松说:要是此事能成对我们李家也算一件好事啊

回到罗伦村的宋诗婷刚一进家中就抱住了母亲痛苦起来

宋族长宋嘉平就问丫鬟:小姐这是怎么了

丫鬟跪地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和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

宋诗婷泪流满面的说:爹这叫女儿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宋嘉平气的将茶杯往地上一摔,只听见的哐啷一声的碎响

丫鬟大哭起来说:是奴婢没照顾好小姐还望姥爷饶恕奴婢

宋诗婷的母亲王若芳在一旁怒说:老头子你在家里耍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去找李家的人算账李家人都已经欺负到了咱们头上了

宋嘉平说:过不了几天我就要让李家的人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女儿你放心为父一定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李炀和李松回到庄园已经是快要到了傍晚,刚一进院子小舟和小庄就匆匆快步走了过来

小庄说: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夫人已经等你们半天了

李炀说:小舟赶紧去弄点能吃的东西过来我已经饿的不行了

小舟点点头转身就去厨房了找吃的去了,李松领着李炀来到了厅房坐了下来没一回小舟就拿了些点心来,兄弟两吃了几块点心后感觉原本饥肠辘辘的肚子现在好受多了也打了精神

这时娘跟二叔三叔走了进来,李炀跟李松起身上前施礼依依打了招呼

李炀说:娘天色都快要黑了您还把大家伙叫来不知所谓何事

娘轻轻的叹了口气说:今天官府来人了送来了一张名帖你先看看

话音刚落娘伸手将放在桌子上的名帖拿起递给了李炀

李炀充满了好奇接过了名帖仔细的看了起来,说起这名帖李炀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东西跟我那个时代的传票有些相似,但它比传票要大上很多这份名帖是红色长度大概30公分宽20公分

名帖的左上角写着几个大字-台州知府孙元武,将名帖打开后里面写着-李家与张家因争夺夏特河水一事发生争斗致张死三十多人伤八十多人,现在张家以上报官府状告李家纵使族人行凶望李家族长余五日后前来台州知府一趟

李炀看完名帖后将名帖递给了李松,李松翻开名帖一看皱起了眉头

李松说:这名帖可是有讲究的一般来说,名帖上的名字要大写些名字打表示一分尊敬,而这孙知府将自己的名字写的这么小,却把张家状告之事写的这么大这分明是没把咱们李家当回事啊

李景明皱起了眉头说:这个孙知府下的名帖竟然明着说张家状告李家之事,而且上面只说李家打死打伤张家多人而张家打死打伤李家多人的事切提都没提,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娘一摔茶杯怒说:哼还能有什么名堂,他们不过是看咱们李家没落了在官家没有依靠还没有一个能主事的人,而张-韩-宋三家依然打着夏特河的主意,都想趁乱在咱们身上占些好处

李炀一听一脸严肃的说:这么说他们对夏特河还不死心想要继续挖河道引水灌溉他们的田地啊

李松苦着脸说:眼下除了夏特河以外的斯洛河跟圣约河几乎就要干枯了,要是再没水灌溉田地他们三家今年将颗粒无收所以他们要能忍得住才怪了,现在离收获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张-韩-宋三家也终于坐不住联起手来了

李景福说:要是让他们三家得逞了就轮到我们颗粒无收了,这个时候咱们可千万不能服软啊

听到这里李炀有些同情张-韩-宋三家和这夏特河下游的那些农户们,张家-韩家-宋家应该也是快要撑不住了所以才联起手来不折手段的争夺水源,要是在没有水灌溉田地今年怕是要颗粒无收了啊到时这受苦的就是近万农户了,所以现在跟他们什么应该都无尽于是了

要是继续这样僵持下去到最后吃亏的怕是只有李家了,三家因夏特河联手不如干脆就将夏特河让出去,让他们三家争夺夏特河去吧利益的联盟向来是最不牢靠的

李炀想到这便说:娘等过几日就让我和李松两去台州府走一趟吧,看看他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娘喝了口水润了一下喉咙说:儿啊你去了之后面对的可是张家-韩家-宋家三家联合施压,甚至可能连官家也会帮助他们你要如何应对啊

娘的话刚一说完李景福和李景明都陷入了沉思中,大家都知道李家现在面对的是一场十分严重的危机稍有不慎,李家和整个阿兰村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李景福长叹了一声说:现在咱们李家是进退两难了啊,要是拒绝了看来张-韩-宋三家会和官府联合打压李家,与张家出手争斗之人怕是要吃官司了

要是答应了夏特河的水肯定是不够用的到时候整个阿兰村的庄稼收成都会受到影响,现在无论我们怎么选最后吃亏了都会是我们阿兰村啊,张家的人这回下了一手好棋啊

李炀沉思一番后说:二叔三叔其实这件事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李景福瞪大眼睛吃惊的说:侄儿难道你有什么的好的办法解决此事吗

大家的目光纷纷看向李炀

李炀说:既然张家-韩-宋三家是因夏特河而联合在一起的,那我们李家干脆就把夏特河交出去让他们挖河渠引水,就让他们三家去争夏特河到时三家联合便会不攻自破

纵人一听无不惊讶

娘说:儿啊你可知道这样做后果有多么严重吗

李景明猛的将茶杯往桌子一摔说:胡闹夏特河岂能轻易拱手相让

李景福说:夏特河交出去了到时我们阿兰村的田地无水灌溉该怎么办

李炀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要是几天前也许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可现在就完全不同了

李炀说:既然这两年因干旱缺水导致许多田地无法耕种,那为何我们不挖井取水灌溉田地呢还能缓解缺水的烦恼

李景福长叹一声说:哎闹了半天这就是你想到的办法啊

李景明说:挖井取水缓解旱情的办法固然是古来有之,说起挖井可是一个既耗时又耗力的活,往往要挖近百丈才能打出水来即便是运气好那也得几十丈左右才能出水,而挖一口井需要二十名劳工用两个月的时间耗费帝国银币百枚才能完成,这是这样还不一定有水

而咱们阿兰村有良田一万五千亩要是全都靠井水灌溉的话那至少需要水井近百口才行,咱们阿兰村虽有近千人口但多为穷苦百姓哪有如此雄厚的财力啊

李炀一听自信满满的说:娘二叔三叔这事你们不用担心,等4天后我定做的铁器锻造出来了今后就在也不用为水的事情烦恼了

话音刚落纵人脸上都露出了一副不可自信的样子,李炀看到纵人脸上的神情心想看来你们是不大相信我说的话啊,等在过一段时间你们就会知道我并是在夸夸其谈

娘看着眼前来李炀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虽然有些嘀咕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了李炀,娘和二叔三叔又商议了一番便让李炀和李松回去了

李松刚一出来就低声的问:老大你真的有把握能挖到有水的井吗

李炀一脸镇定的说:十有八九应该是没问题的

李松听闻欣慰的轻轻点了点头

李炀说:李松等过几日去加得镇时你多带些银币

李松脸上虽然有些疑问但也没有多说就答应了

李炀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今天小庄和小舟两姐妹竟然穿的十分鲜艳,而且还在脸上涂上了胭脂

小庄有着白玉般瓜子脸,身穿一件杏仁白带有蝴蝶刺绣的上衣,逶迤拖地草绿色彩绣散花水雾的裙子,身披象牙白彩绣韩仁绣交织绫,堆云砌黑的秀发头带别致回心髻

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琥珀连青金石的手串,腰封上面挂着一个海棠金丝纹香囊,脚上穿的是睡鞋整个人显得般般入画如月里嫦娥

再看小舟她有着窘红的娃娃脸,身穿一件钢蓝色刺绣镶边花软缎直领偏襟绣圆领袍,逶迤拖地撒花棉绫裙身披石蓝底提花织金缠枝纹薄纱雨丝锦

瀑布般的秀发头带别致翻刀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雕金鲤鱼跳龙门红宝石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碧玺香珠手串,腰系黄色花卉纹样绣金缎面束腰,上面挂着一个扣合如意堆绣荷包,脚上穿的是面软底小靴整个人显得春半桃花艳美绝伦

李炀全神贯注的看着姐妹两如仙女般打扮,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开始翻腾副雨了起来

就在李炀还在幻想偏偏脸上时不时不经意的漏出傻笑-嘿嘿

小庄轻声说:少爷你这是怎么

小庄连续喊了两声李炀这才回过神来啊,突然感觉自己今天好像有些失态,回想起刚才的事觉得自己有些象沙雕一样,糟了以后本少爷在姐妹两那风度扁扁风流倜傥的形象看来是全都毁于一旦了

李炀有些不好意思的轻轻咳嗽了下说:你们谁去帮我打些水过来

小庄很快端来了一盆水,李炀随手就将衣服递给了小庄洗漱完后小庄又递过来了毛巾

李炀开玩笑的说:小舟看看你姐姐多么的善解人意温柔体贴

一旁的小舟脸突然红了起来有些不高兴的说:谁说的-人家还为少爷做好了晚饭呢

看着眼前姐妹两的脸上红得像苹果似的十分可爱,李炀忍不住的伸手在姐妹两鼻子上刮了一下说:好-好你们两个都好忙了一天了你们回去休息吧,其它的事情我自己来就行

小庄和小舟两姐妹视乎有些不大愿意走,又抹不开少爷已经发话了姐妹两这才慢慢地转身准备离去

李炀说:对了今后你们两姐妹可以每天都像今天这样打扮,胭脂不够了就让老二去给你们买

姐妹轻轻点头这才高兴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四天后李炀和李松带几名家丁来到了加得镇上的铁匠铺取锻造好的洛阳铲,而李炀有走进了铁匠铺拿起上回看的那把刚刀

李炀说:铁匠这刚刀你要是便宜点我就多要些今后还要在你这里锻造不少铁器

铁匠说:公子你准备要多少把啊

李炀说:那就要看你能便宜多少了

铁匠思索一番后终于狠下心来说:每把450枚铜钱是最低价了

李炀一听爽快的答应说:好那我要50把这样的刚刀

铁匠一听心想这是一笔大生意啊,而且他还说今后还要在我这里锻造不少铁器,现在生意这么难做我一定要留住这位财神爷

铁匠说:公子竟然你这么爽快我在送你5把防身用的匕首和磨刀石,一共是22枚半帝国银币

李松将银币给了铁匠让家丁们将洛阳铲与刚刀包裹好

李松说:哥我们买这么多刚刀干什么

李炀说:当然是防身用啊

这个时候在世界的角落里相信很多人还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或为另一半而苦恼而她就在这时出现了

李炀与李松走在集市上看见一家胭脂店就进去买了些胭脂和两只发簪,刚一出来空气中就飘来了一阵暗香,李炀也顺着暗香飘来的地方望去

是一位少女也就23-25左右长着白净的小圆脸,她身穿一件枣红色刺绣着花蝴蝶窄袖圆领中衣,逶迤拖地蓝色四喜如意纹纱绣裙,身披孔雀绿弹墨碧霞的丝带

乌云般的浓发头上带着别致灵蛇髻,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翠玉手镯,腰系撒花缎面宫绦上面挂着一个香囊,脚上穿的是面软底缎鞋整个人显得浓桃艳李

李炀的目光一直望着眼前的这位女子,心想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漂亮的人不由得呆笑起来

而少女与李炀擦肩而过时不经意的笑了一下,真是娇兰一笑震倾城啊

李炀便作诗一首大喊:此生阅女多如云-我亦心扉空如水-娇兰笑海震倾城-君子若得已无憾

自己见少女用手轻轻捂住自己的嘴微微一笑,李炀知道这回自己是真的动心了

李炀上前随口说了一句:美女加个微信被

少女和丫鬟一听十分惊讶的说:公子何为微信啊

李炀一听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另一个时代这时还没有微信

李炀双手抱起说:不知你那里的人啊

只见丫鬟一脸嫌弃的说:小姐这人看上去斯斯文文没想到竟然这么无礼

丫鬟扶着少女就要离去

眼看这位少女就要离开了,李炀突然想起了在自己那个时代有位网络小说作家李炀写了一部小说名为情圣,上面有一句话就是追求女孩子们的必备攻略,想要博得女孩子们的青睐首先就要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李炀急忙快步上前本想询问下怎么才能找到她想跟她交个朋友,却没想到因为太着急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给绊倒了,说来也巧就在跌倒的时候李炀竟然不经意的将她的袖子拽了下来

只听见啪的一声

少女狠狠的打了李炀一耳光呜呜的哭起来说:银贼

李炀本想起身好好解释一下这是一个意外不是故意的,丫鬟扶着少女已经急匆匆跑上了马车离去了

李松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李炀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炀忙说:老二你这是什么表情

李松连忙扶起李炀将手抬起用袖子遮住二人的脸说:太丢人咱们快走吧

李炀一甩手大摇大摆走着说:这有什么可丢人的

李松说:老大你可是相中了刚才那位女子

李炀点点头说:嗯

李松说:你可知那是谁家的女子

李炀一脸期待的说:怎么老二你知道她是谁家的小姐

李松说:她正是宋家千金宋诗婷

李炀说:这下糟了本来三家就已经闹得水火不容了,在家上今天的事看来两家这回是结下了死仇啊

李松说:老大你要是真看上人家咱们可以让媒人出面上门提亲,可你今日真的是太冲动了

李炀说:没关系她也不一定会认识我

李松说:老大她怎么会不认识你,以前三家跟李家是互相走动的她见过你好几回了

李炀一脸不好意思的说:走吧咱们回去吧

回到庄园中李炀将包裹中的胭脂与发簪分给了小庄和小舟姐妹两,姐妹将胭脂和发簪接过后十分的欣喜

李炀说:第一次买东西送你们还不知道你们姐妹两喜不喜欢呢

姐妹两接过发簪后立刻就被手中这个漂亮的东西吸引住了,这是一个很漂亮的水晶头饰,上面有三朵粉红色的紫荆花和五六颗白色的水晶珠子,在透过窗户的阳光照耀下闪耀着淡淡的迷人光芒

小舟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水晶头饰大眼睛里放出了一丝欣喜说:少爷这真的是送给我的吗喜欢太喜欢了

小庄说:只要是少爷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但凡是女生只要一看到漂亮的东西就会被吸引,看到姐妹两欣喜的模样李炀的心里也十分的高兴

李炀说:你们姐妹去弄些吃的忙了一天我也饿坏了

小庄和小舟姐妹两兴高采烈的去做饭去了,姐妹走后李炀找来李松商议提亲的事情

李松说:这件事还是等三家争夺夏特河水一事有了着落再说吧,要不宋家的人会以为我们借此为由拉拢他们

李炀一听觉得老二说的有些道理说:也好

李松说:提亲这件事还是跟娘先说一声吧,要是娘能出面成功的几率也会大很多

李炀说:老二那这件事情就有劳你了

李松说:要是此事能成对我们李家也算一件好事啊

回到罗伦村的宋诗婷刚一进家中就抱住了母亲痛苦起来

宋族长宋嘉平就问丫鬟:小姐这是怎么了

丫鬟跪地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和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

宋诗婷泪流满面的说:爹这叫女儿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宋嘉平气的将茶杯往地上一摔,只听见的哐啷一声的碎响

丫鬟大哭起来说:是奴婢没照顾好小姐还望姥爷饶恕奴婢

宋诗婷的母亲王若芳在一旁怒说:老头子你在家里耍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去找李家的人算账李家人都已经欺负到了咱们头上了

宋嘉平说:过不了几天我就要让李家的人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女儿你放心为父一定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李炀和李松回到庄园已经是快要到了傍晚,刚一进院子小舟和小庄就匆匆快步走了过来

小庄说: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夫人已经等你们半天了

李炀说:小舟赶紧去弄点能吃的东西过来我已经饿的不行了

小舟点点头转身就去厨房了找吃的去了,李松领着李炀来到了厅房坐了下来没一回小舟就拿了些点心来,兄弟两吃了几块点心后感觉原本饥肠辘辘的肚子现在好受多了也打了精神

这时娘跟二叔三叔走了进来,李炀跟李松起身上前施礼依依打了招呼

李炀说:娘天色都快要黑了您还把大家伙叫来不知所谓何事

娘轻轻的叹了口气说:今天官府来人了送来了一张名帖你先看看

话音刚落娘伸手将放在桌子上的名帖拿起递给了李炀

李炀充满了好奇接过了名帖仔细的看了起来,说起这名帖李炀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东西跟我那个时代的传票有些相似,但它比传票要大上很多这份名帖是红色长度大概30公分宽20公分

名帖的左上角写着几个大字-台州知府孙元武,将名帖打开后里面写着-李家与张家因争夺夏特河水一事发生争斗致张死三十多人伤八十多人,现在张家以上报官府状告李家纵使族人行凶望李家族长余五日后前来台州知府一趟

李炀看完名帖后将名帖递给了李松,李松翻开名帖一看皱起了眉头

李松说:这名帖可是有讲究的一般来说,名帖上的名字要大写些名字打表示一分尊敬,而这孙知府将自己的名字写的这么小,却把张家状告之事写的这么大这分明是没把咱们李家当回事啊

李景明皱起了眉头说:这个孙知府下的名帖竟然明着说张家状告李家之事,而且上面只说李家打死打伤张家多人而张家打死打伤李家多人的事切提都没提,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娘一摔茶杯怒说:哼还能有什么名堂,他们不过是看咱们李家没落了在官家没有依靠还没有一个能主事的人,而张-韩-宋三家依然打着夏特河的主意,都想趁乱在咱们身上占些好处

李炀一听一脸严肃的说:这么说他们对夏特河还不死心想要继续挖河道引水灌溉他们的田地啊

李松苦着脸说:眼下除了夏特河以外的斯洛河跟圣约河几乎就要干枯了,要是再没水灌溉田地他们三家今年将颗粒无收所以他们要能忍得住才怪了,现在离收获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张-韩-宋三家也终于坐不住联起手来了

李景福说:要是让他们三家得逞了就轮到我们颗粒无收了,这个时候咱们可千万不能服软啊

听到这里李炀有些同情张-韩-宋三家和这夏特河下游的那些农户们,张家-韩家-宋家应该也是快要撑不住了所以才联起手来不折手段的争夺水源,要是在没有水灌溉田地今年怕是要颗粒无收了啊到时这受苦的就是近万农户了,所以现在跟他们什么应该都无尽于是了

要是继续这样僵持下去到最后吃亏的怕是只有李家了,三家因夏特河联手不如干脆就将夏特河让出去,让他们三家争夺夏特河去吧利益的联盟向来是最不牢靠的

李炀想到这便说:娘等过几日就让我和李松两去台州府走一趟吧,看看他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娘喝了口水润了一下喉咙说:儿啊你去了之后面对的可是张家-韩家-宋家三家联合施压,甚至可能连官家也会帮助他们你要如何应对啊

娘的话刚一说完李景福和李景明都陷入了沉思中,大家都知道李家现在面对的是一场十分严重的危机稍有不慎,李家和整个阿兰村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李景福长叹了一声说:现在咱们李家是进退两难了啊,要是拒绝了看来张-韩-宋三家会和官府联合打压李家,与张家出手争斗之人怕是要吃官司了

要是答应了夏特河的水肯定是不够用的到时候整个阿兰村的庄稼收成都会受到影响,现在无论我们怎么选最后吃亏了都会是我们阿兰村啊,张家的人这回下了一手好棋啊

李炀沉思一番后说:二叔三叔其实这件事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李景福瞪大眼睛吃惊的说:侄儿难道你有什么的好的办法解决此事吗

大家的目光纷纷看向李炀

李炀说:既然张家-韩-宋三家是因夏特河而联合在一起的,那我们李家干脆就把夏特河交出去让他们挖河渠引水,就让他们三家去争夏特河到时三家联合便会不攻自破

纵人一听无不惊讶

娘说:儿啊你可知道这样做后果有多么严重吗

李景明猛的将茶杯往桌子一摔说:胡闹夏特河岂能轻易拱手相让

李景福说:夏特河交出去了到时我们阿兰村的田地无水灌溉该怎么办

李炀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要是几天前也许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可现在就完全不同了

李炀说:既然这两年因干旱缺水导致许多田地无法耕种,那为何我们不挖井取水灌溉田地呢还能缓解缺水的烦恼

李景福长叹一声说:哎闹了半天这就是你想到的办法啊

李景明说:挖井取水缓解旱情的办法固然是古来有之,说起挖井可是一个既耗时又耗力的活,往往要挖近百丈才能打出水来即便是运气好那也得几十丈左右才能出水,而挖一口井需要二十名劳工用两个月的时间耗费帝国银币百枚才能完成,这是这样还不一定有水

而咱们阿兰村有良田一万五千亩要是全都靠井水灌溉的话那至少需要水井近百口才行,咱们阿兰村虽有近千人口但多为穷苦百姓哪有如此雄厚的财力啊

李炀一听自信满满的说:娘二叔三叔这事你们不用担心,等4天后我定做的铁器锻造出来了今后就在也不用为水的事情烦恼了

话音刚落纵人脸上都露出了一副不可自信的样子,李炀看到纵人脸上的神情心想看来你们是不大相信我说的话啊,等在过一段时间你们就会知道我并是在夸夸其谈

娘看着眼前来李炀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虽然有些嘀咕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了李炀,娘和二叔三叔又商议了一番便让李炀和李松回去了

李松刚一出来就低声的问:老大你真的有把握能挖到有水的井吗

李炀一脸镇定的说:十有八九应该是没问题的

李松听闻欣慰的轻轻点了点头

李炀说:李松等过几日去加得镇时你多带些银币

李松脸上虽然有些疑问但也没有多说就答应了

李炀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今天小庄和小舟两姐妹竟然穿的十分鲜艳,而且还在脸上涂上了胭脂

小庄有着白玉般瓜子脸,身穿一件杏仁白带有蝴蝶刺绣的上衣,逶迤拖地草绿色彩绣散花水雾的裙子,身披象牙白彩绣韩仁绣交织绫,堆云砌黑的秀发头带别致回心髻

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琥珀连青金石的手串,腰封上面挂着一个海棠金丝纹香囊,脚上穿的是睡鞋整个人显得般般入画如月里嫦娥

再看小舟她有着窘红的娃娃脸,身穿一件钢蓝色刺绣镶边花软缎直领偏襟绣圆领袍,逶迤拖地撒花棉绫裙身披石蓝底提花织金缠枝纹薄纱雨丝锦

瀑布般的秀发头带别致翻刀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雕金鲤鱼跳龙门红宝石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碧玺香珠手串,腰系黄色花卉纹样绣金缎面束腰,上面挂着一个扣合如意堆绣荷包,脚上穿的是面软底小靴整个人显得春半桃花艳美绝伦

李炀全神贯注的看着姐妹两如仙女般打扮,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开始翻腾副雨了起来

就在李炀还在幻想偏偏脸上时不时不经意的漏出傻笑-嘿嘿

小庄轻声说:少爷你这是怎么

小庄连续喊了两声李炀这才回过神来啊,突然感觉自己今天好像有些失态,回想起刚才的事觉得自己有些象沙雕一样,糟了以后本少爷在姐妹两那风度扁扁风流倜傥的形象看来是全都毁于一旦了

李炀有些不好意思的轻轻咳嗽了下说:你们谁去帮我打些水过来

小庄很快端来了一盆水,李炀随手就将衣服递给了小庄洗漱完后小庄又递过来了毛巾

李炀开玩笑的说:小舟看看你姐姐多么的善解人意温柔体贴

一旁的小舟脸突然红了起来有些不高兴的说:谁说的-人家还为少爷做好了晚饭呢

看着眼前姐妹两的脸上红得像苹果似的十分可爱,李炀忍不住的伸手在姐妹两鼻子上刮了一下说:好-好你们两个都好忙了一天了你们回去休息吧,其它的事情我自己来就行

小庄和小舟两姐妹视乎有些不大愿意走,又抹不开少爷已经发话了姐妹两这才慢慢地转身准备离去

李炀说:对了今后你们两姐妹可以每天都像今天这样打扮,胭脂不够了就让老二去给你们买

姐妹轻轻点头这才高兴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四天后李炀和李松带几名家丁来到了加得镇上的铁匠铺取锻造好的洛阳铲,而李炀有走进了铁匠铺拿起上回看的那把刚刀

李炀说:铁匠这刚刀你要是便宜点我就多要些今后还要在你这里锻造不少铁器

铁匠说:公子你准备要多少把啊

李炀说:那就要看你能便宜多少了

铁匠思索一番后终于狠下心来说:每把450枚铜钱是最低价了

李炀一听爽快的答应说:好那我要50把这样的刚刀

铁匠一听心想这是一笔大生意啊,而且他还说今后还要在我这里锻造不少铁器,现在生意这么难做我一定要留住这位财神爷

铁匠说:公子竟然你这么爽快我在送你5把防身用的匕首和磨刀石,一共是22枚半帝国银币

李松将银币给了铁匠让家丁们将洛阳铲与刚刀包裹好

李松说:哥我们买这么多刚刀干什么

李炀说:当然是防身用啊

这个时候在世界的角落里相信很多人还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或为另一半而苦恼而她就在这时出现了

李炀与李松走在集市上看见一家胭脂店就进去买了些胭脂和两只发簪,刚一出来空气中就飘来了一阵暗香,李炀也顺着暗香飘来的地方望去

是一位少女也就23-25左右长着白净的小圆脸,她身穿一件枣红色刺绣着花蝴蝶窄袖圆领中衣,逶迤拖地蓝色四喜如意纹纱绣裙,身披孔雀绿弹墨碧霞的丝带

乌云般的浓发头上带着别致灵蛇髻,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翠玉手镯,腰系撒花缎面宫绦上面挂着一个香囊,脚上穿的是面软底缎鞋整个人显得浓桃艳李

李炀的目光一直望着眼前的这位女子,心想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漂亮的人不由得呆笑起来

而少女与李炀擦肩而过时不经意的笑了一下,真是娇兰一笑震倾城啊

李炀便作诗一首大喊:此生阅女多如云-我亦心扉空如水-娇兰笑海震倾城-君子若得已无憾

自己见少女用手轻轻捂住自己的嘴微微一笑,李炀知道这回自己是真的动心了

李炀上前随口说了一句:美女加个微信被

少女和丫鬟一听十分惊讶的说:公子何为微信啊

李炀一听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另一个时代这时还没有微信

李炀双手抱起说:不知你那里的人啊

只见丫鬟一脸嫌弃的说:小姐这人看上去斯斯文文没想到竟然这么无礼

丫鬟扶着少女就要离去

眼看这位少女就要离开了,李炀突然想起了在自己那个时代有位网络小说作家李炀写了一部小说名为情圣,上面有一句话就是追求女孩子们的必备攻略,想要博得女孩子们的青睐首先就要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李炀急忙快步上前本想询问下怎么才能找到她想跟她交个朋友,却没想到因为太着急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给绊倒了,说来也巧就在跌倒的时候李炀竟然不经意的将她的袖子拽了下来

只听见啪的一声

少女狠狠的打了李炀一耳光呜呜的哭起来说:银贼

李炀本想起身好好解释一下这是一个意外不是故意的,丫鬟扶着少女已经急匆匆跑上了马车离去了

李松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李炀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炀忙说:老二你这是什么表情

李松连忙扶起李炀将手抬起用袖子遮住二人的脸说:太丢人咱们快走吧

李炀一甩手大摇大摆走着说:这有什么可丢人的

李松说:老大你可是相中了刚才那位女子

李炀点点头说:嗯

李松说:你可知那是谁家的女子

李炀一脸期待的说:怎么老二你知道她是谁家的小姐

李松说:她正是宋家千金宋诗婷

李炀说:这下糟了本来三家就已经闹得水火不容了,在家上今天的事看来两家这回是结下了死仇啊

李松说:老大你要是真看上人家咱们可以让媒人出面上门提亲,可你今日真的是太冲动了

李炀说:没关系她也不一定会认识我

李松说:老大她怎么会不认识你,以前三家跟李家是互相走动的她见过你好几回了

李炀一脸不好意思的说:走吧咱们回去吧

回到庄园中李炀将包裹中的胭脂与发簪分给了小庄和小舟姐妹两,姐妹将胭脂和发簪接过后十分的欣喜

李炀说:第一次买东西送你们还不知道你们姐妹两喜不喜欢呢

姐妹两接过发簪后立刻就被手中这个漂亮的东西吸引住了,这是一个很漂亮的水晶头饰,上面有三朵粉红色的紫荆花和五六颗白色的水晶珠子,在透过窗户的阳光照耀下闪耀着淡淡的迷人光芒

小舟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水晶头饰大眼睛里放出了一丝欣喜说:少爷这真的是送给我的吗喜欢太喜欢了

小庄说:只要是少爷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但凡是女生只要一看到漂亮的东西就会被吸引,看到姐妹两欣喜的模样李炀的心里也十分的高兴

李炀说:你们姐妹去弄些吃的忙了一天我也饿坏了

小庄和小舟姐妹两兴高采烈的去做饭去了,姐妹走后李炀找来李松商议提亲的事情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三国之我是魏延三国之我是魏延热带小猴|历史天生我大魏延,三国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且看我如何逆转乾坤,风云化龙……
  • 关山月无衣关山月无衣明月映花|历史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生逢乱世,以一颗侠义之心,驰骋天下,纵有万夫不敌之勇,可又能拯救黎民几何?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关山月一响,杀得这天下无衣。
  • 世界上下五千年7世界上下五千年7董胜|历史历史是人类活动的结果,其间浸润的腥风血雨,崛起与衰落,壮丽与悲怆,无不充盈丰富着五千年的世界文明史。今天的世界是过去世界的延续和发展;历史记录了人类的过去,更展示了世界的未来。当前,随着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和接踵而来的人们观念认识的变化,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了解世界显得日益迫切和重要了。
  • 明朝小人物明朝小人物elvasion|历史宦官之乱,数明朝最盛,但是你见过给皇上带帽子的太监么?一个被卖入宫的假太监,和皇后,贵妃及后宫佳丽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既然和娘娘……是太监艺高人胆大?还是……?一个小小的人物却能玩转权倾朝野的高官大臣,所依仗的又是什么?明朝小人物,将为您揭示一个不为人知的明末秘史……
  • 中国通史·下卷中国通史·下卷图说天下·编委会|历史在《中国通史》一书中,我们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第三种方式尽力减少主观的评价,把视野从稻米经济、王朝家族系统、来自北方游牧民族的外患、儒家古典正统思想等传统方面扩展开来,把农业、科学、手工、文化、税收制度、法律制度、官僚体制等方面的重大历史事件纳入到书中,把中国传统史书的帝王家谱性质向历史百科全书的性质转化。我们只是希望书中灵动缜密的文字叙述可以让你感受到盛唐的国力恢弘,栩栩如生的文物图片可以让你感受到战略的杀伐残酷、强汉的骑军威武;历经风霜的实景图片可以让你感受到北朝的石窟艺韵、南朝的舞榭风流……除了让广大读者在图文间梦回前朝外,我们还希望把厚重的史实变得简明,让历史中的智慧启迪你今天的生活。
  • 混在三国夺天下混在三国夺天下时无殇|历史东汉末年?刘辩那个坑货还有刘协那个废物实在是給姓刘的丢脸,听说刘备打着姓刘的名好混的不错,那我也改成姓刘这江山不是刘氏江山吗?正好给我也一样。
  • 神预:残阳神预:残阳十四天明|历史那天上的,仍在烬命发亮;只是这残阳,终要陨落坟岗。旧日要从天地间废去,而新约,将刻入人灵留存。是的,神的预备,我看见了,就在那儿,看呵,那临近的天国!
  • 二十四史精华(第六卷)二十四史精华(第六卷)姜忠喆主编|历史二十四史不仅真实地反映历史,而且还全面地反映历史,所谓“全面”,是指二十四史涵盖了上起五帝、下迄清初的全部历史。而对于每一个朝代,尽可能把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重要事件都容纳其中。在反映各个朝代的历史时,基本上坚持了客观、中正、真实的原则。本书选取二十四史中的重要精彩篇章,对其进行了解读。
  • 考古发现之谜考古发现之谜白路|历史人类社会和自然世界是那么丰富多彩,使我们对于那许许多多的难解之谜,不得不密切关注和发出疑问。人们总是不断地去认识它,勇敢地去探索它。虽然今天科学技术日新月异,达到了很高程度,但对于许多谜团还是难以圆满解答。人们都希望发现天机。破解无限谜团。
  • 三国之求生之路三国之求生之路公害|历史借借电视剧三国的流行风……看看主人翁回到三国是个什么情况……嘿嘿……俗话说的好: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古往今来真正的英雄尽在三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