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进,云叶乱崖岭

终于到了云叶乱崖岭,这是一个山连山的地方,“云叶乱崖岭”五个大字,被人用剑刻在了石头上。

深夕鹭双手提着枪,擦了擦身上的血迹,走进去了,此处是怪石横生,没有一点草木,明明在森林里时还很炎热,但现在却冷风刺骨。

很快,深夕鹭来到一座山下,山上有像是庙宇一样的建筑,山脚下,有台阶一直连到上面。

深夕鹭没有多想,一脚踏在台阶上,感到了一份重力,好像是自己的体重增加了。

深夕鹭迈出了第二步,感觉不到寒冷了,他一口气走了数十步,好热啊,几滴汗水落了下来,这不是错觉,是这奇怪的引力,这里的引力与别的地方不同,是其他地方的两倍。

深夕鹭嘴角一扬,这重力,正是自己想要的,可以说明,自己来对地方了,他向上一望,这台阶有几千个,走完台阶,是自己拜师的第一步,这第一步,已经出去一半,那就把它走完好了。

深夕鹭一咬牙,将火枪在腰间一插,再迈出一步,但是,落下的,是整个身体,太累了,于是,他四肢着地,向上爬,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不知名的快乐。

一直到了晚上,深夕鹭爬了一千多的台阶,实在是没力气了,就躺在台阶上过了一夜,次日天亮,深夕鹭继续向上爬,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重力,他取下身上背着的狼腿,边吃边走,昨天才割下的狼腿,现在却有了一种恶心的感觉。

中午剩下的狼肉,变成了腐肉,已经不是单纯的恶心了,吃在口中与屎几乎相同,深夕鹭完全无视这点,依旧把它咬在口中,第三天,深夕鹭把狼肉扔了,不是不想吃了,是因为他都能看到狼肉上有几个小磨菇,而且蘑菇还很好像看。

第五天,深夕鹭但到了庙门口,他先休息了儿,之后再砸门,一位年轻力壮的大汉开门,看到深夕鹭吓了跳:“什么东西?”

深夕鹭用沙亚的声音回答:“我是人,叫深夕鹭是来拜师学艺的。”

这一名大汉吓了一跳:“这东西还会叫,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但我劝你……”

一个苍老的声告打断了他:“左谦驱,你身为的大弟子,这是怎么说话的,张嘴就叫别人东西,小心我您罚你!”

听完这几句话,深夕鹭第一反应就是师父真是个好人哪,只听师父又说:“门口那个不是东西的,进来我看看你。”

深夕鹭差点气死,他步左步古走了过来,这里与一般的庙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在左右边有各种兵器,在这院子的中间坐着一位老者一身洁白,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在老者的两旁站着几十位年轻人,个个都是身强体壮,一脸正气。

深夕鹭在地上跪,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师父,我是来学习艺的!请收下我!”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道:“行,凡是能单独从山下走上来的,我都会收,你一定几天没吃东西了,你求学的欲望真大,赅罗,你先带他下去吃饭,一会儿我问他几个问题。”

从这些年轻人中走出一位,领着深夕鹭到一间房子,让深夕鹭坐在椅子上,将一个盆拿过来里面是温水,深夕鹭借着水的反射看到了自己,他吓了一跳,第一次反应就是:“这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水里。

“他很快平静下来,意识到那是自己,本来白净的脸上,现在红一块黑一块,好似一只恶鬼,本来就不胖的自己,成了一只骷髅,看上去弱不禁风,一碰就散架,身上的衣服也如同袍子一样,又大又肥,总的来说,不像是个人。

深夕鹭一口气,把盆里的水喝完了,只听叫赅罗的人说:“这不让你喝的,是让你洗手的。”无奈之下,赅罗只好又接了一盆水,深夕鹭刚把只手放进去,水就黑了,赅罗又去接了一盆水,和上一次一样,只是把手放进去,水就变色了。”

赅罗很有耐心,他接了一百多次水,深夕鹭才把手洗干净,他还要接水,让上深夕路洗脸时,深夕鹭表示,先吃饭。

一碗粥放在桌子上,深夕鹭看看自己的左右手,几乎没有什么

区别就是右手比左手白一点,瘦一点,诡异一点,还好自己变瘦了,才没被当成一只怪物,他品尝了一口粥,很甜,很香,如同在天堂一样,有一种不能出说出的快乐,泪水从脸颊划下来。

“请用勺子。”赅罗在一边说了一声,深夕鹭拿起勺子,他发见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自己不会用勺子……

这怎么办,要是说出来太没面子了,若是用,更丢脸。

正在这时师父来了,深夕鹭忙跪在地上,师父把他拉这起来,说:“孩子,我这里没有这些规矩,你坐好,吃饭就行了,我问你几个问题。”

深夕鹭坐到椅子上,端起碗,品了一口粥,师父问:“你叫什么名字。”

“深夕鹭。”

“多大了?”

“好像是十九岁,我记不清楚了。”

深夕鹭在过去的那些年里,从来没有在意自己的年龄,今年他才十六岁。

“很年轻,为什么来我这里学艺?”

“为了实现我的目标。”

“哦!什么目标?”

“为了………活下去。”

深夕鹭没有说实话,他怕这次拜师不成功,师父向下继续问:“看来家门不幸,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疾病?”

“没有。”

“不对吧?”

师父握住深夕鹭的右手,道:“感觉不出血的流动,能回答我这是为什么吗?”

深夕鹭平淡一笑,说:“这确决是一种病,但我已经习惯了,早忘了它了,整个右胳膊只留下了骨头,还能动,放心好了,这是不会传染的。”

师父放开了深夕鹭,用严肃的眼神盯着深夕鹭,深夕鹭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双方足足看了对方一分钟,师父只能从深夕鹭的眼神中看出平静,他从心底里明白,一般的平民,不能有如此厉害的伪装。

赅罗在一边看着他们二位,他知道师父善于望闻问切,今天这是遇到高手了,花一分钟什么也没看出来,他离开这个房间。

一分钟后,深夕鹭突然说话:“师父,您没有问题要问了吗?”

师父点点头,并且说:“夕鹭我认为你应该吃饭前洗洗脸。”

深夕鹭双手摸到碗上,用碗擦了一下手心中的汗水,接着他将碗移到嘴边,微微品尝了一下里面的粥,他看到桌上的勺子,现在必须将话题绕开,不要让师文看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脸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

“师父,我太饿了,请问有筷子吗?我不会用勺子,您见怪了。”

深夕鹭用一种随风飘走的语气说话,一滴汗水从师父的脸下划下,落到衣服上。

这孩子真的不一般,是杀手吗?不像。军人?更不像。别的门派的吗?可能。这真的是一个十九岁的孩子吗?十九岁的孩子不都应该是血气方刚,面部可以表达一切吗?为什么这孩子和九十岁的人差不多。老奸巨猾,有可能,为了不让我看破想法而用不会用勺子的理由让我去拿筷子吗?嘿,正好,我早就不想丢脸了。

师父站起来,说:“有筷子,孩子,我这就给你去拿。”师父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冷汗如雨点般开始向下落,深夕鹭实在忍不了,以前从为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的人已经够强了,但没想到到这个世界还没待有两个星期,已经见到两位很厉害的人物了,天外有天啊!

汗水不再向下流,师父又进来了,他手种不只拿来了筷子,还有两盘莱深夕鹭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但脸上还要装出高兴的样子,嘴里还要说一句:“谢谢师父。”

太生气了。

一切和深夕鹭想的一样,师父将菜和筷子放下之后,就坐在了深夕鹭的对面,深夕鹭左手拿起筷子,右手拿起碗,将碗里的粥一饮而尽,左手中的筷子,夹起青菜,用眼角的余光打量师父,只见师父一本正经,二目放光,似金灯一般,深夕鹭明白高手的意思了。

师父真是高人,之前差点看破我的心思,这次又要从动作来看我的心思吗?不就是看演技吗?有何不可?

深夕鹭放开自己的动作大口吃菜,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脸原来存下的一些悲伤,现在全没了,汗水从师父脸上流下来,一顿饭吃完,师文什么也没看出来,不过他确信,深夕鹭的脸上着“不真实”,若传授他一些武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师父为深夕鹭安排了住处,与师父的大弟子在一起,深夕鹭认为自己得到了父的认同,于是准最好魔鬼般的训练,但是,第一天完全没有被师又叫到,只是听了一天的课,每当自己要开始练习时,师父就说自己身体不行,禁止练习。

这种理由深夕鹭自然是不信,当晚回到住处后就问师父的大弟子,左谦驱:“师兄,我的身体强壮吗?”

左谦驱回答:“并不强壮,相反还很瘦弱。”

深夕鹭又问:“我能练功吗?”

“练功当然可以,像你这些才来的人,练功正合适,可以很快习惯这里的重力。”

“那为什么师父不让我来练功呢?是我身体不行吗?”

听完这个问题,左谦驱哈哈大笑他右手一拍深夕鹭的肩,深夕鹭疼得差点叫出声来,只听左谦驱道:“这不是你原因,是师父的原因,看面部知道就知道对方的人品,是师父的特长,由于你太冷淡,师父没看出你这个人怎么样,就决定暂时不教你功夫,也不让你自己练习,不过你放心师父不教你,我来教你,就看在我第一次见你说的那些脏话的伤儿上。”

听完,深夕鹭明白了内心也有些感动,但他还是冷着脸问:“师兄,现在你可以教我功夫吗?”

左谦驱从自己的床下拿出一本书,回答:“可以以是可以,但你才接触这些,可能会有些不理

解我希望你能先看这本书。”他将书一递,深夕鹭接过书来,书皮已经退色了,但没有一点灰尘,这本书的名字已经不知道了。

深夕鹭打开第一页,一股杀气迎来,上面画着一把剑,只有黑白两色,但这把剑栩栩如生,好象从书中飞出来一般。

画的左边写着一句话:“云叶乱崖岭,横纵千山万水,过火海刀山。”

好大的口气,而且每个字都像是用刀刻上的一样,带有几分的杀气,深夕鹭并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去体会字中的意思,能走过万水千山.还可以过刀山火海,再想一下之前见到的那个人,这不正是说明这里是学习轻功的吗?想到这里,深夕鹭叹了一口气。

他打开第二页,是一张地图,这张地图分为四大版块,红,绿,黑,蓝四色,另一边有注释,红色代表人类,绿色代表精灵,黑色代表恶魔,蓝色表示死魂,其中绿色的领地最大,其次是红色,之后是黑色,最上方有一行字:“争霸前的和平地图。”

深夕鹭见到了自己从来没有见到的一个词:死魂。这应该是一个种族,但它是一个怎样的种族呢?这点就不得而知了,自己应该打

提高警惕,必须尽快摸清这个世界

深夕鹭翻开下一页吃惊了。

同类热门
  • 武英长存武英长存海海海|玄幻游走于人魔、善恶之间。闭眼看世界,以本心叩问世间本质,遂书中男女一同揭秘这个光怪陆离的世间……
  • 奥兰塔奥兰塔宣超梁|玄幻整部小说用的是独特的阐述方式,用类剧本的形式展开故事发展,具有很强的空间感和画面感。小说的架空除了生存环境做了全新设定外连里面的职业和技能也做了全新的设定。全新的故事设定和跌宕起伏的剧情模式给读者带来全新的玄幻小说观感。
  • 神祭殇之歌神祭殇之歌我就是元芳|玄幻他们存在于异世,矗立于金字塔的顶端!而它们来自于人的心魔,就像恶鬼一般!悄然而至,使其坠入深渊!再无轮回!
  • 我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我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台式电脑|玄幻前世娱乐新闻、时事新闻的狗仔队记者,有着狗仔之神的称号,重生为长安城一名衙内,挖掘掌门,长老,天骄,神女的个人私密,甚至连灭绝师太今天穿什么小裤裤也不放过......丧!心!病!狂! 掌门前些年潜规则了一个女弟子,执法长老贪污了一笔灵石,天骄男神私下PY交易,德高望重的老祖竟然用婴儿心脏修炼魔功,圣佛寺方丈带着小寡妇夜钻小树林.....这些都是猛料,需要正义的披露,被发布出去后,会引起人们的八卦舆论。 八卦舆论点燃八卦炉的八卦之火,炼制金丹,锻造神器,还可以淬炼金身,一级金身,二级金身,乃至混沌不灭金身...... 至于火眼金睛,麒麟臂什么的,那些都是小意思啦!(求收藏) 书友群:781717429
  • 发光的石头发光的石头言无序|玄幻真的是无聊透顶了,本来想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的,结果事与愿违,各种逼迫,让主角跑的慢点都要被咬屁股。一路鸡飞蛋打,一路欢声笑语
  • 撼天魔尊撼天魔尊幻夜儿|玄幻一个弱小孩童竟是上古魔族!一头普通灵宠竟是紫魔狼王!一魔一狼,被迫四处流浪,却逐渐成长为最逆天的存在!他们无视苍生,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百族强者面前,杀一个尸骨如山!魔尊一怒,可震地撼天!
  • 刀荒至尊刀荒至尊刀小黑|玄幻手握黑色大刀,我便是刀,刀便是我,我刀所指之处,一切皆化荒无,盘古开天,宇宙混沌,天地荒无,悟刀十年,领悟荒无,悟出荒之道,成就绝世刀法,后人唤为刀荒,一位异世的穷屌丝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修仙世界,没有强大的家族背景,没有逆天的先天天赋,以自身坚毅大无畏的精神踏上不凡的修仙之路,成就仙道传奇
  • 轩辕之上轩辕之上三月也流火|玄幻千年之前,人族轩辕神王横空出世,一改人族病态建立轩辕王朝,驱逐妖族!千年之后,诸侯并起,王朝式微,妖族异动!“轩辕皇室才是人族最正确的统治者!”“不,是非只在时势。千年来轩辕王朝是胜者,历史由他书写,所以他是白;而千年后的轩辕王朝是败者,历史将被改写,那时他是黑!”“这是逆天而行啊!”“你又错了,从将来看过去,这是替天行道。因为,胜者就是天!”命运之轮永不停息,时代的残渣将被淘汰,而新秀正在萌芽!少年得龙族三圣至宝,习仙界秘典,覆灭轩辕,驱逐妖族!
  • 惊世废物之傲世大陆惊世废物之傲世大陆猫老师|玄幻华夏最年轻的药主继承人冷芷烟,被妹陷害,灵魂穿越,附在胆小懦弱、生性自卑的欧阳芷烟身上!强魂入住,无意间开启空间灵器乾坤镯,得医典,修真经,废柴之体迎刃而解,种草药,契魔兽,魔医九岁震天下!灵者世界,魔医出世,她,娇小羸弱,却深藏不露,一手银针飞花落雨,一曲魔音万兽臣服,她是被人遗弃的野种,她是众人口中的废物,淡笑间,掀起血雨腥风!
  • 深蓝纪元深蓝纪元灵感者|玄幻孤儿+中医学徒+闷骚男,在地震的时候穿了。穿过来的世界叫深蓝。于是属于杨锋的传奇开始了。他有很多身份:妇科医生、臭东西、皇子殿下、总统先生、伟大的科学先驱者、灵帝、顶级神音魔法师……<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