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喝水给呛死了

“快快快快鲁班,你是不是没有吃饭啊?攻击力这么小。还有,貂蝉你是不是已经到了其他阵营了?你还是我们这一队的吗?”一个长相十分可爱的少女坐在一台电脑前。说着与她长相完全不符合的话。她看着屏幕上两个大写的失败,小脸立马就垮了下来。“tmd!鲁班和貂蝉太弱了吧?举报绝对要举报。”苏桃桃心满意足的,将补班和貂蝉给举报之后,发现手机在响,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歪?有屁快放,无事退朝。”苏桃桃边or着手机,接电话的同时,一边在满屋子的找水喝。“苏桃桃你胆子变大了是吧,你知不知道老娘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不知道今天是谁的课吗?今天就算是我们有意帮你忙也瞒不住的,你给娘滚回学校来。”一声咆哮声几乎振聋苏桃桃的耳膜。“我知道不就是老妖婆的课吗?知道了大姐会来的。”说完便挂了电话。“烦死了,喝完水再去学校吧。”苏桃桃终于在冰箱中找到了一瓶可乐,打开对着嘴猛的一灌。突然她感觉到喉咙那里一共眼前便一黑昏了过去。书淘淘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十分唯美的不应该是诡异的道路上。道路的两边开满了彼岸花,开的妖艳开的诡异。苏桃桃随着彼岸花散发出的红色光芒。走上了道路的另一端。在彼岸花的尽头也就是道路的尽头。拱了一座桥,桥上站着。两个人一个身着白衣飘飘冉冉,一个身着黑衣诡异妖艳。身着白衣的一位盯着苏桃桃,缓缓开口“你可是苏桃桃。”苏桃桃反应的回答“是”“跟我来吧。”“好”身着白衣的那一位。用异样的眼神盯了苏桃桃,一会儿便没有说什么。倒是一旁的黑衣却笑着对苏桃桃说“没想到你还挺勇敢的嘛。见到黑白无常居然不害怕。”苏桃桃这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问“发生什么事你们为什么要来接我?我又没死。”黑无常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苏桃桃“哎,这位兄台。可能你有点儿不信,可是你就是喝可乐喝死的。”苏桃桃瞪大了眼睛反驳了会去。“喝可乐怎么会喝死?可乐是这么美味有营养的东西。”黑无常汗颜,“你可能对营养这个词有所误解。你是被可乐中的某一种成分弄死的,至于那什么成分吗?别怪我,我读书少。”可见苏桃桃还想反驳几句时黑无常一旁的白无常开口“到了这里就是阎王殿,进去吧。”黑无常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苏桃桃“自求多福吧。”苏桃桃一脸快哭的表情“你们不陪我进去吗?”“我们只负责把灵魂带到阎王殿前。”白无常冷漠的说说完便把黑无常勾走了。“哎,等等啊,这么好玩儿的灵魂,我有几百年都没见过了。”

黑无常说了很多也没有说动白无常便一脸无生可练的被勾走了。走的时候还对苏桃桃说“从阎王殿出来以后来找我吧!我家住在......唔白无常你干嘛!”苏桃桃看着那黑白无常越飘越远......“我怀疑黑白无常有基情......可是我没有证据。”“咔哒”阎王殿那巨大的门儿打开了。苏桃桃走了进去看见了一个长相帅气却板着一张脸的小鲜肉脱口而出。“帅哥,你为啥板着一张脸?那样多不好看啊,要多笑。”那帅哥脸上的表情终于僵裂了。“大胆!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帅哥突然这么一吼将苏桃桃给吓着了立刻便委屈的说道“我本来又没有说错,你干嘛要吼我?”帅哥揉了揉鼻尖上的肉“吾乃阎王是也”苏桃桃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不是吧,阎王?这么年轻,还这么帅!”“怎么阎王就不能这么年轻了?”苏桃桃急忙摆了摆手“不是只是有点震惊而已。”阎王翻了翻,他手上像古代账铺一样的本子。“你是叫书桃桃吧。”“是啊,怎么了?”“书本的书桃子的桃?”“不,是苏州的苏,桃子的桃。”苏桃桃看着阎王的脸色一变“你确定不是书本的书?”“我确定我用了十几年的信使,我居然还不知道吗?”阎王突然大声一吼“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一下?”一位身着清代的官员服装的人啊,不对是鬼跪在了她的脚边不远处“回殿下,是老臣的错。老臣不小心将名字的姓氏看错了。所以也将人给抓错了。”“你说该如何是好?如果天界知道了会怪罪下来。到时候你我都承担不起。”苏桃桃弱弱的开口“其实你们可以把我送回去的。”跪在一旁的老人对苏桃桃说“姑娘您的身躯在您的那个世界已经被火化了。”“怎么会我才过来多久?”“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哦,我们地府也是同样的规矩。”“所以说,就从我过来到现在我们说话的这段时间基本上已经过了三个月了。”“聪明”阎王用孺子可教的眼光看着苏桃桃“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让我们都能安保住”“什么办法?”“那就是吧,你说到其他世界去。”一旁的老人不是老鬼对苏桃桃说。“可...可我......”苏桃桃话还没说完便被在她身后的黑洞给吸了进去。“麻烦。”没错,那个黑洞就是阎王爷给变的。一旁的老臣用“我已经看透你”的眼神看着阎王爷。“还不快滚”“老臣告退”“等等”“陛下还有何事?”“今日之事不得告诉任何人。”“老臣明白”“下去吧!”而另一边,被黑洞转的天昏地转苏桃桃在一直咒骂着阎王爷。“该死的阎王真奸诈!别让我再看见你阎王!”这一边的阎王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是哪位小妹妹在想我?”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抱上大腿后我作天作地抱上大腿后我作天作地颜江灯塔|现言重生前,她是身患残疾的瘸腿小妹,却被帅气多金的他爱的偏执,爱的痴狂。 可是她听信妹妹的话,怕他、躲他、不信他。 到头来,却被家人出卖,更是挖心惨死。 重生后,她智商在线,只想稳稳的抱上大腿绝不放手。 “老公,他们说我们非法同居。” “谁说的?我们是持证上岗。” 说完,她被拖去民政局领了个红本本! “老公,他们说我抱大腿!” “谁说的,明明是我靠你吃饭。” 说完,各大头条播报,国民男神付辰一将财产全部转移到了妻子名下。 并且发布申明: “我付辰一,是白小七的私有财产!”
  •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茹若|现言年年白发催人老,夜夜青山入梦来。夜夜是你。青山也是你。五年前,她用亲骨肉交换一夜成名,五年后,一生演尽,心却空空如也。幸而有爱相伴,才不至于徒手人间。
  • 重生之锦婚撩人重生之锦婚撩人L若梦|现言新书《重生嫁恶霸》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支持! 如果说给商锦一次重来的机会,商锦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那就是离婚。 放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好好爱疼自己的人。 重来一次,离了婚。 重来一次,定要前路繁花似锦。 只是,,,为什么好像这辈子和上辈子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偏差,,,,,,, 而是这偏差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 重生宠婚:帝少爆宠傲娇妻重生宠婚:帝少爆宠傲娇妻冯沐晨|现言在任务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如果能够活着回来,她就跟他表白,但是没有想到这家伙一见到她就把她给扑了,他是多有饥渴?现在的她就像个乞丐一样,全身脏兮兮的,还带着一身的恶臭味,她自己都想要吐了,他怎么就下得去口?但却因为他的一句‘因为是你!’让她感觉到周围都是花香,让她一点一点的沉沦在他的温柔里。
  • 娶个神棍回家好不好娶个神棍回家好不好木元兮|现言连载:他的前二十八年都是在沉香的陪伴下度过,相熟的人对他的评价多是“不食人间烟火,谦和有礼却又桀骜不驯”他也以为自己会在在平静无波的生活里直到终老,直到那个神神叨叨的住棺材的小文案出现,她总是一副面无血色的模样,但是每每总能将他前面的温雅面皮撕破。男主角:凌云之女主角:秦小多
  • 刹那微光刹那微光土小一一|现言沉静睿智的Sunshine集团二公子言莫宸遇见了青春有活力的少女简曦,那颗冰冷,没有光亮的心似乎摄入了一线光明。从校园步入社会的简曦,因为外来的各种压力,逐渐改变,唯一不变的是对相依为命的哥哥简曜爱恋。她不知道,干净、沉稳的哥哥背着她,背负了多少,又对她隐瞒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洛家千金洛晴与言莫宸因误会结识,却因家族利益相交,洛晴对其青眼有加,不想有人却已心有所属。当口口声声的情爱被无情的谎言撕碎,当以往积累的信任被无情的推翻,当一直以来的坚持被狠狠地践踏,在风雨之后,破碎摇曳的亲情、爱情、友情,到底还能留下什么?在最绝望的境地中,那仅存的一丝光亮,到底能支撑多久?
  • 我怀疑你曾来过我怀疑你曾来过007也维诺|现言前方高度发甜,非单身狗请速速离去。 安伊笙,从小就被众星捧月,安家的千金,誓要成为21世纪的女版白求恩。但,她父母竟找了一个人和她结婚。而那个人竟然是她一生中最讨厌的花花公子......
  • 邪魅总裁的天使情人邪魅总裁的天使情人舞月|现言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少爷,拥有着天赋异禀的能力和亿万身价;她出生在一个普通教师家中,是为了给父亲治病而辍学的乖乖女。但走投无路的她,却选择了用一纸契约将自己卖给他,甘愿做替身。契约签订,她搬进了豪宅,而自己的心却犹如这别墅一般空旷。落地窗前,她看着他的背影却为何感到有些熟悉?难不成他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
  • 霸道总裁的契约小娇妻霸道总裁的契约小娇妻东方雪薇W|现言为救病重的父亲,她签下了与撒旦的契约,却不知从此命运会被改变。
  • 太太说了算太太说了算听晰|现言她,胆小怕事儿,工作勤勤恳恳,最大的梦想是自己努力赚钱,买房,买车,一场意外后,房子,车子都有了,来不及喜悦,先卷入家族斗争中,危险源源不断,小命堪忧。 他,专横跋扈,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二十岁后,只要是被他表白过的女孩,都会莫名其妙意外死亡,无一幸免,算命大师断言是天谴,命如此,注定一生孤苦。 某天,他居然……结婚了。 得知女方平凡无奇,众人跌破眼镜的同时也为她唏嘘不已,纷纷打赌她能活多久。 同事,朋友都来劝她说:“凤家太子爷,能力是卓绝,长相是俊美,还是含着金汤勺出生,条件无可挑剔,但他因被算命大师断言是被天谴之人,注定一生孤苦,你不想死的话,赶紧跟他离婚。” 家人也来劝她说:“你平凡无奇,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就行,凤家太子爷命不好,跟他扯上关系的女人都死了,别的女人看到他绕道走,你偏偏撞上去,别作死,赶紧跟他离婚,保命要紧。” 身边的人都来劝她离婚,无关的人开设赌局,赌她能活多久,她都一笑置之。 “你真不怕死?”他知道后私下问她。 “你确定死的会是我?”她笑着反问他。 他默了,半响蹦出一句。“我们一起作死。” 婚后,凤家太子爷性情大变,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听太太的,太太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