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章 打架

陇右风光,天下盛景。

自从寒清月离开陇右,已经过了十几天了,这段时间里,苏未央就像听话的小媳妇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老实巴交的呆在青云后山,期间除了景洪与文境来过几次,也没什么人会光顾此地。

今日不知为何,苏未央居然有些待不住了,其实,他这性子哪受得了这种被圈养的生活,能憋住这么久,已经到了极限,这一旦起了心思就会付诸于行动,穿好寒清月事先为他准备好的衣衫,这衣衫是陇右仙门弟子的仙袍,云袖如风,蓝纹似龙龘,穿上去高贵气派,虽然没灵武山的祥云仙袍那般极雅极淡,却也穿着舒适。

苏未央这具新身体本就是俊郎少年,再加上这一番装饰,倒是别具风采。

前山响起一串洪亮的钟鸣声,苏未央知道这是青云山弟子们晨读的警钟,他不是青云山弟子,自然不受这陇右仙门的门规约束。

离开后山,前往青云前山,与后山不同,前山宫殿甚多,盛荣巍峨,庄严肃穆,气派非常。

前山自然也是青云山门下弟子最活络地方,他们三三两两的相约而行,穿过极大的演武场,登上青石铺砌成的阶梯,直通往青云神殿。

青云神殿是陇右仙门弟子研习与晨读仙家典籍的神圣之地,自是更加修葺得气派了得,光那一排排红漆雕龙的柱子都有丈余之粗,可想建筑规模之宏伟。

苏未央漫不经心的来到青云神殿下的演武场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穿着淡蓝相交的仙袍弟子,他们匆忙而行,急着往青云大殿,然而苏未央的突然出现,顿时引起了一些知情路人们的交头接耳。

“就是他,大师姐带回来的那男子。”

“原来是他啊!很一般嘛,大师姐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种人。”

“你少嚼舌根子,你这话要是传到大师姐耳里,少不得对你一番斥责。”

“是是是,师弟说得对,大师姐的事,我们还是不要多嘴舌了,我们赶紧去大殿,要是晚了,师傅保不准又是一番训斥。”

苏未央一边走,一边痴痴笑,还不忘向路过身边的那些青云弟子招手示好,可那些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躲得远远的,这让苏未央不禁纳闷了,我有那么恐怖吗?

苏阳悻悻然,像吃了苍蝇屎似的,嘴撇了撇,也不在向他们打招呼,可突然发现不远处竟喧嚣起来,人头涌动。

有热闹!苏未央顿时来了兴致,哧溜一声就往那边小跑了过去,注目一瞧,苏未央不禁乐了。

原来是两名陇右仙门的弟子起了争执,正在地上厮打,抠鼻扯发,满地滚打,两人的仙袍也互相扯得稀烂,活像泼妇之间的殴斗,让人瞠目结舌。

这哪还有仙门仙家弟子的半点风范,简直就是丢人现眼,不堪入目啊!

因为苏未央穿着与他们无异,没有注意他这个陌生人,或许是觉得苏未央好欺负,身后一人猛的推了他一把,苏未央本就体弱,被这一推几乎都要跌倒,好在稳住了身形才堪堪站住,苏未央怒而回首,那推他的人不仅没有愧意,反而在那里嗤笑,面带挑衅之色。

苏未央几时受过这般鸟气,想都不想自己的处境,抬手就一巴掌呼了上去。

啪的一声,清脆又刺耳,那人或许是被扇懵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这瘦弱少年,他居然敢还手!可还没有反应过来,苏未央抬脚便把他踢翻,骑上去就抡起巴掌,左右开弓,扇得啪啪之响。

场面本就混乱,加上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变得更加热闹起来,那些看热闹的弟子反而不急着前往大殿晨读,都聚集围了过来,因为他们知道事情已经闹大,师傅他老人家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说不定这次晨读会取消也说不定,晨读本就枯燥乏味,他们也乐见其成,谁也不去劝架,就连原本在厮打的两名弟子也不再厮打,反而像没事人似的与大伙围观起来,不时还点评一番,谁能赢,谁会输。

苏未央一下子成了焦点人物,别看他身子单薄,可这打起架来却凶悍得不得了,那气势更别说,竟硬生生的把比他大出一个块头的人摁在地上来回摩擦,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苏未央一左一右抡着巴掌,气势如虹,下手快狠准,把地上之人打成了猪头脸,倘若苏未央能开口说话,此刻定骂骂咧咧的吼着,“你大爷的,居然敢撩我,不知道我的外号叫灵武小魔头吗?”

打架不怂,谁怂谁输,要的就是气势,这可是苏未央幼年时与师兄弟们打出来的心德,这“灵武小魔头”的外号可不是白来的。

或许是打累了,苏未央像没事人似的慢慢起身,临了还不忘踹了一脚那人,那人哀嚎一声,紧接着哼哼唧唧的爬起来,像受尽委屈的小妇人,幽怨又胆怯的望着那痴笑如傻子似的苏未央,带着哭腔的弱声道:“我要告师傅,你这厮居然动手打我。”

苏未央笑容一敛,抡起袖子,作势又要胖揍那人一番,自己仿佛像回到童年似的,害怕有人告师傅换来一番责罚,不打服了他,他不知道厉害。

那人见苏未央气势汹汹又要逞凶,吓得脖子一缩,“你别过来,别过来……”

苏未央一边挽着袖子,一边冷笑,笑得那人心里发寒。

这人是谁啊!怎么这么凶暴?围观之人皆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这陌生的“陇右弟子”。

却在这时,有人拉住了苏未央,而且是同时两人,他们一左一右拉着苏未央,唯恐苏未央挣脱似的,挽着的手都很紧,左边那人满是焦急的说道,“苏郎君你莫在打了,事情闹大了,师傅若知道了少不得一番责难。”

右边那人却低声笑道:“苏兄弟,你还真不赖嘛,居然敢揍我陇右仙门的弟子,兄弟我当真对你是刮目相看,说句实话,那厮平时最爱欺负同门弟子,倘若不是门规森严,我早就想修理那厮了。”

左边那少年闻言不禁白了一眼右边这少年,“这话私底下说说就好,可不许胡说。”

苏未央左右一看,原来是文境与景洪,这才作罢,理了理有些乱的衣衫,分别朝二人抱拳弯腰做了个礼节,毕竟从表面上来看,眼前这两人是自己的救恩人,这礼节也不算太过。

景洪与文境含笑回了个仙家之礼,可也不敢过于与苏未央亲近,毕竟这家伙是外人,他揍的可是自家同门。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他就是大师姐带回来的那哑巴少年。”

这一喊就跟炸了锅似的,众人纷纷吵了起来。

“岂有此理,这一个外人,居然敢对我青云山弟子这般行恶,当真可恨,非杀了他不可。”

“对啊!大师姐怎么可以带一个外人入山。”

“不要放过他,若这事传了出去,我陇右仙门岂不是沦为其他仙门的笑柄!”

转眼间,苏未央成了所有人的公敌,就连文境与景洪都有些踟蹰起来,担忧着接下来发生的事,大师姐临走前可是要他两好生看护着苏未央,谁曾想他居然跑出来闹出这般大的动静。

再看苏未央,就跟没事人似的,一脸痴笑,就像个傻子似的,还乐呵呵环顾众人。

文境与景洪不免心中纳罕,这苏哲苏公子莫非脑袋真有问题不成,此刻想来,大师姐临走时说过这苏哲苏公子脑袋曾被驴踢过的事,果然不假啊。

却在此时,人群分开,开出了一条道,几位仙姿如松的玄袍仙士簇拥着一位手执拂尘,鹤发童颜的老者走了过来,其中一中年仙士打量了一眼被揍成猪头样的自家弟子,旋即又将尖锐的目光罩在苏未央这个陌生人身上,开口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剑怨缘剑怨缘混沌圣皇天|仙侠千百年的积淀,隐世仙门——天剑门,仙门中,有一方孤矮的石碑,石碑后是小小的山路,便是天剑门重地,剑冢。天剑门历代门人飞升或身死后,他们的长剑便自往剑冢,而新一代的弟子,筑基后,需自行进入,得到一把古剑的认可,即使是残剑,也必珍视。第一代掌门遗训“得剑缘者事半功倍,得剑怨者止步不前,得剑怨缘者,其名只由天。”
  • 聊斋书道纪聊斋书道纪村里第五组|仙侠九州苍茫,大焱当立。 怀致远遇到了一场灾祸,修行中断,不得已归乡,河清海晏的九州也拉起了隐藏的波澜……
  • 重回都市之天尊归来重回都市之天尊归来祖上三坤|仙侠天意有情天亦老,人若无情弑苍生! 上一世,他是仙界的无情仙尊,无敌与世间的存在,然而,他为何要选择死亡? 这一世,他重回到了地球,地球又会掀起一片什么样的腥风血雨? 无情仙尊回到地球,又会有着什么想法?他会不会和仙界一样,成为杀人无数的那个无情仙尊?
  • 化书化书杜家四公子|仙侠绝情断念为倾心红颜空老与谁听雪染青丝血染甲三千弱水一剑深偶然,或者说必然,我发现了这个世界隐藏的一面。超脱于世,所以诸天神佛渐行渐远。但不论怎样,能够相安无事地分享世界就够了,藏起来,寻找各自的出路。但是,平静的水面下是无底的深渊……以凡胎肉眼看世事沧桑,真实的故事,真实的仙侠。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星空之魇星空之魇好奇小鱼|仙侠当阴云遮蔽了日月,覆盖了天空,世界陷入沉睡般的黑暗,而梦魇,也将如影随形。 圣女呀,这个高贵的身份已成昨日回忆,但梦魇却从来不曾醒来。 一念之仁带来了覆灭。如今跌落尘埃,又要如何东山再起?
  • 东洲诛邪录东洲诛邪录水上漂萍|仙侠架空仙侠小说,异世神兵仙兽魔神大战,新人作者,请多指教
  • 洪荒之建木封禅洪荒之建木封禅大禹六道|仙侠一个偷渡客穿越而来,带着萝莉闯荡洪荒。那一年,燧人国还没有建立!那一年,多宝还是还是一个没有道号的纨绔!那一年,洪荒的小千世界的大时代刚刚来临!那个时代,洪荒万界天尊一代缓过一代经历着金仙大劫的循环,建木封禅的大罗天尊仅仅是远古天皇氏、地皇氏、人皇氏的恩赐。那个时代是万法开创的高峰,无数的“极道”天才涌现,加入为后辈修士求得逍遥的潮流之中。这里没有毫无逻辑就诞生出来的妖魔鬼怪,这里是盘古族和先天魔族血脉演化的四大族群的碰撞,人类、妖族、巫族、神族;谷神、道术、建木洞天,组成世界的力量体系。
  • 武梦天地武梦天地触摸你的发|仙侠从一懵懂少年一步一步走向绝世强者之路,战天下英豪,阻武林邪道,御外敌,斩邪魔,证苍生正道。
  • 巫火战斗巫火战斗传说中的精神病|仙侠嗯~~!本书换名重发了,因为这个的成绩太扑了~~!新书名叫《巫火战诀》,嗯~~!其实我就是改了这个书名而已。
  • 拳镇仙武拳镇仙武la爱哭的喵|仙侠东海猎户弯弓射龙,邋遢道士敕神搬山,不正经的老和尚掌中须弥纳日月。中洲的女夫子独占鳌头,南边的高大老人武道神通。高山仙人万里剑,四海蛟龙百丈潮。任你千丈法相,万般道法,我自有青梅竹马,一剑破万法。若还不够,且看我阴神出窍,阳神夜游,拳镇九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