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给王妃请安

约莫黄昏,二人便已踏上回程。

叶长林仍醉着,便没扰他,叶羡渔出来送的。

该说的都已说完,只是临行之时,叶非晚刚要上马车,叶羡渔将她拉住了,他说:“莫要亏待了自己。”

听来不过一句简单的叮嘱,可叶非晚却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微微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马车内一片静默。

叶非晚一言未发,一手撑着一旁的方桌,揉着自己的眉心,往后饮酒不该这般急了,真的会头痛的。

封卿几次三番望向那女子,却是满腔言语不知从何说起,憋在心中,最终是越来越气,尤其看见那女人一脸满不在乎模样时,更是窝火。

“王爷,到了。”却不知多久,高风在轿外禀告着。

封卿片刻没停留,起身离去。

叶非晚奇怪的望了那人背影一眼,莫名其妙。

终还是芍药贴心。

见她归来又脸颊酡红,匆忙命人送来醒酒茶,又拿着凉巾为她擦了脸上的脂粉,直到躺在床上,叶非晚才终于舒心下来。

这一夜,也便相安无事的过去。

……

宿醉的缘故,叶非晚睡得极沉,却还是被一阵声音吵醒。

微微皱眉,她揉了揉眉心,方才听见外面芍药的声音:“王妃还在歇着,姑娘请回吧。”

她猛地睁开眼睛,头顶的帷幔随风一动一动的,睡意却是消了几分:“芍药?”她低低唤着。

外面芍药的声音戛然而止,片刻后她已经走到屋里:“小姐,您醒了?”

“嗯,”叶非晚仍旧揉着眉心,声音带着几丝喑哑,“外面是谁啊?”

不提还好,一提芍药脸色一阵愤愤:“小姐,那外面是……是那前院的南眉姑娘,她说,要来给小姐您请安!”

南眉?请安?

叶非晚手指微顿,这又是什么戏码?

“……那姑娘以为自己是谁?不过就是个王爷带回来的女人罢了,名分没有,地位亦无,她凭什么来给小姐请安?小姐可是叶家千金,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芍药仍旧难平。

的确,叶非晚静静思忖着,南眉不过是个舞女罢了,没有身份亦无资格来请安,说是请安,倒不如说挑衅来的实在些。

“芍药,我要洗漱一番。”叶非晚轻道。

她不喜这些妻妾争宠的戏码,更何况南眉如今连妾都不是,可是她不争,不代表她不会争。

被人欺辱到头上,她岂会轻易忍耐了去?

前世她一门心思在封卿身上,对柳如烟丝毫容不下,今生,倒没有那番执念了。

洗漱完毕,换上一袭浅色裙裾,青丝挽起,只用一根玉制珠钗绾着,人极为素雅,而后缓缓走出门去。

只一眼,便望见那等在厅内的南眉,她穿着一袭红色纱织裙裾,妆容精致的紧,眉目微垂,朱唇轻点,听见动静,她方才缓缓抬眸,当真是两汪清泉一般的美目,楚楚动人的紧。

见到她,南眉已款款跪下:“南眉给王妃姐姐请安。”

王妃……姐姐?

叶非晚皱了皱眉:“家父只有一子一女,未曾听说过我上头还有个姐姐啊。”说着,她扭头望向芍药,“芍药啊,我记性不好,你可记得叶家有个叶大小姐?”

芍药自然不蠢钝,一听叶非晚这般,便立即道:“叶大小姐可不是王妃您嘛!”

“是啊,”叶非晚恍然大悟,扭头望着南眉,“所以南姑娘说的我哪个姐姐?”

一番话道的很是和煦。

南眉脸色一白,朱唇轻咬,她以为……那日王妃将她留在府中,便是同意了她的存在,她本可不必来找她的,只是……

“民女叩见王妃。”南眉终究改了称呼。

叶非晚点点头,仍旧没要她起身,只随口问道:“南姑娘有事?”

南眉一顿,望着身前女人的裙尾,她这般素,和靖元王站在一起,丝毫不般配。

靖元王……即便她心存了别的心思,却仍然不得不承认,王爷样貌如天人一般,尤其每每在书房里,灯火下,他专注看着书卷时,总是那般动人。

王爷真的只是一个闲王罢了,他没有野心,他对任何人都进退有度,他清冷矜贵……

昨日,王爷从叶府归来,她仍旧在书房伺候着,他对她说:“你可比后院那个好看多了。”

一番不经意的话,却让她心花怒放。

她鲜少这般的……

所以,今日来了后院,想要看看王妃究竟是怎样的,能够嫁给清幽若兰的王爷,那次只远远瞧着却未曾看清。

终于瞧见了,却不免失望,不免窃喜。失望于她的素净,窃喜于她的平凡。

“并无大事。”南眉这般回应,“只是我已入府多日,一直未曾向王妃请安,今日王爷仍在歇着,我便想着来王妃处道个安好。”

请安?

叶非晚心中冷笑,怕是试探吧。

“如今你也看见了,我一切安好。”叶非晚很平静,“南姑娘便先退下吧。”

“……是。”南眉低低应了一声,从地上起身便要朝门外走去。

“南姑娘……”叶非晚幽幽唤了她一声。

南眉背影一顿,仍旧转身恭敬望着地面。

“你可了解王爷?”她问的直白,倒像是示威的正妻,不过也只是表象,她更想知道这南眉究竟探到了什么。

南眉一顿,眉目闪过一抹柔色:“王爷……矜贵从容,清幽若兰,他淡名薄利……”

“你今日,不该来的。”叶非晚打断了她,心底冷笑,这些,均不是封卿,摆摆手,“下去吧。”

南眉身子僵了僵,却还是转身徐徐离去。

芍药神色尽是不平:“小姐,那南眉分明没将您瞧在眼中,她……恃宠而骄!”想了半晌,想了这个词。

“恃宠而骄?”叶非晚一笑。

“小姐笑什么?”

叶非晚摇摇头,封卿不会让任何人恃宠而骄,他自有想宠的人,那个人绝不是南眉罢了。

芍药对她一遍遍说,大哥也知道了南眉的事……

叶非晚眯了眯眼睛,若非今日南眉找上门来,她也许会纵容上几日,如今,都被人爬到头上了,她也没必要收敛了。

反正,叶家小姐跋扈的性子,全京城出了名了。

不过……叶非晚想到方才南眉的神色,含羞带怯,却又带着几分复杂,封卿那样的人,果真是容易让人动心的存在啊。

“小姐,您怎么也不生气啊?”芍药困惑,怒气反倒散了些许。

“生气啊。”叶非晚笑开,“所以,便让她好好待上一个白天,和王爷好生道个别吧。”

同类热门
  • 穿越之炮灰女配乱君心穿越之炮灰女配乱君心茶两分|古言别人穿越是光鲜亮丽的女主,皇帝的香饽饽,天选之女,为何她傅依依拿的却是个恶毒女配的剧本? 傅依依觉得,当什么小三,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你掺和啥,老老实实享受生活不好么?! 可你这皇帝什么意思,放着白月光不爱来找我做甚?
  • 凉风有信一叶知秋凉风有信一叶知秋执笔改红尘|古言叶知秋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钱。 叶知秋什么都不怕,就怕穷。 一朝穿越,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等她好不容易有大把银子了,跳出来一个‘天下第一楼’的东家说喜欢她,娶不到就要入赘。 你当我看不出来你是个财迷吗?想‘嫁’进来分家产?做梦!这万贯家产到死都是我一个人的! 这是一个披着现代言情文名字的古言种田文,爱看不看!
  • 寒尊溺宠:绝医俏小姐寒尊溺宠:绝医俏小姐星宫紫灵|古言她是神界小殿下的,原本只想安逸的过完这一生。可一场意外却让她踏上了一条不归路,这一路上她认识了一群妖孽。谁来告诉她,身边这一位妖孽大神到底在对自己表弟干什么?搞得自家表弟一直在以一种被人抛弃的眼神看着她。“宁陌千!你对我表弟做了什么!”某玲暴怒的将自家表弟护在身后。“娘子,你夫君虽然有一个名字叫宁陌千,但为夫更喜欢你叫我寒或千寒。”某寒邪魅一笑,“而且为夫只是告诉表弟,叫他不要来打扰我们而已。”“……”某玲默了,拉着自家表弟转身离开,“我去我哥那住几个月,你敢来就别想再进房门。”某寒苦逼了。【绝对宠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入坑有保障】
  • 征服开始:萌妃乖乖入怀抱征服开始:萌妃乖乖入怀抱雪珞九恰|古言秦国离王暗访敌国却缠上了帝国一代“圣女”‘发誓要将其征服,不料传来两国开战的消息。战场上她当着众人的面把他羞辱了一顿,下一秒他们竟洞房花烛“我滴乖乖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某人邪笑道“这是天赐良缘,爱妃,夜深了,我们是不是该……”
  • 穿书后我开始养男主穿书后我开始养男主吃怪兽|古言(深坑,慎入)某金融大佬穿书后,成了乡扬侯府的二小姐。为了摆脱角色在书里的既定命运,宁清舒开始赚钱,赚钱,赚钱……一不小心,就成了首富。好吧,那就提前过上首富奢侈的退休生活吧。谁想,生命里却出现一个意外? 穿书醒来的当天,男主就提刀杀来。 …… N天后。 某男主:娘子,你最爱的人是我鸭~ 宁清舒:是的,我最爱的人是你。 (几分钟后)某男主双眼通红:宁清舒,你说你最爱谁?!你又背着朕跟别的野男人海誓山盟了?!说,那个男人是谁?别忘了你是朕的皇后!你又想逃走了是不是?! 宁清舒:…… 天啦,要命了!她家夫君脑子有病,竟然自己吃自己的醋! …… 双重人格狂吃醋男主VS冷静穿书大佬女主(女主发家致富,男主争夺天下。本书又名《穿书后我不小心成了世界首富》)
  • 防风防风不知秋暗生|古言红尘乱,诛心战。 苏醒后,她忘记了一切,背叛,谎言,原来一直在梦里未清醒的,从来只有她一人。 “那你会离开吗?”她望着身边那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天下无不散宴席,分别是迟早的事。” 猜到会是这样的回答,她低头闷声,“那你能不能在快离开的时候,提前告知我一声。”话语染上寂寞,她顿了顿,“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那人轻笑,“我还未说完。” “嗯?” “但我会拼尽全部力气,留在你身边。” 一扫阴霾,她笑得灿烂,“真的?!你没骗我?!” 那人悠然道,“自然是真的,我从不骗小孩子。” “切,你只比我大三岁而已。” “那也是小屁孩。” ....... 她身为防风世家嫡系,过着锦衣玉食,旁人可望不可即的生活,看似什么都有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盛久必衰,俗事亦然,繁华如梦一场转眼即逝。
  • 魔王追妻:小姐请淡定魔王追妻:小姐请淡定柒曦儿|古言她是来自21世纪的金牌杀手,第一杀手组织“焚月”的王。在一个古怪的拍卖会上莫名其妙的被一个老头坑来了这异世。修炼?操纵?幻境?Soeasy!炼药、炼器、驯兽?切,要不要这么简单!哇塞!萌正太、小loli、御姐、冰山男、傲娇男,颜控的人你伤不起!!可是…嗷呜~谁能告诉我这个死皮赖脸粘着人不放手的混蛋是谁!神马?你说他就是魔王?!开什么玩笑,他要是魔王,那我还是魔后嘞~【群众:(﹁﹁)~→恭喜你,你真相了~】【本文美男多多、萌宠多多、桃花不断。女主腹黑毒舌,不圣母不小白。欢迎入坑!!】n(*≧▽≦*)n
  • 已是沉没的城池已是沉没的城池妖要萌|古言女主父母被杀流落街头,在生死边缘遇见了他,之后两人便相爱相守,为了能在一起受尽百般折磨....最后的最后已是沉默的结局...
  • 甄嬛传之痴梦甄嬛传之痴梦醉心f|古言也许,这就是痴梦,这么多世的无怨无悔。倘若你遇上了;倘若你恋上了;倘若你爱上了;倘若你悲伤了:倘若你不再留恋了:倘若只是梦一场了:倘若......但你是否会去追赶那个梦?遥不可及但近在眼前,虚拟飘渺但真实存在,撕心裂肺但幸福甜蜜,心怦怦跳却麻木一遍又一遍,的梦?我会,倘若,他没有伤害了我一次又一次;倘若,烟花不那么美;倘若,我不那么傻:倘若......这个世界不复存在!完全被痛苦取代!没有任何人!麻木颠簸只剩我一个!倘若没有一个人走;倘若......倘若......
  • 解忧又转离殇调解忧又转离殇调桃夭居士1|古言春去秋来,缘起缘落,看似注定,又或人为,总之心之使然,情也! 我一觉醒来,忘却了前世今生,只留下一副残缺的身躯。 一只该死的狐妖却让我去勾搭魔界的王,我觉着自己真真没有这样的天赋,对于魅惑之术丝毫不通。 人情债这个东西真是欠不得,它会虽是跳出来,让你的良心难安。 庆幸的是那魔君长得一副桃花样,比女子还要美貌。 我是一个正经的人,怎么能贪图他的美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