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明喻睁开眼之后,一直沉默着。她看着头顶的粉素色帐顶,手指一直细微的,不自觉的颤抖着。

耳边传来带着清脆利落的女音絮叨着。也没能打乱她的思绪,严格上来讲,她此时什么思绪都没有。

“瑜儿?”

女人说了许久,发现明喻没有任何反应,不由地停下说话,低头仔细的看着明喻的脸色。

眼前的视线突然被一张俏丽的脸庞占据了,明喻放空的思绪被牵扯了回来。她动了动唇,犹豫着出了声。

“娘……”声音沙哑而刮喉,许是沉睡太久没有喝水,喉咙太干导致的。

“瑜儿!你怎么了?哪里疼?跟娘说。”女人的脸色瞬时难看起来,纤细的手指抚上明喻的眼角。

“瑜儿醒了?”一个男人跨步进房急急问道。

明喻刚刚还麻木不能动的手指终于回归主人的控制,她拉住女人的衣袖。手里传来的触感让她不能自己。

“娘!叶大夫来了!”

门口处传来稚嫩的孩童声音。

“快!”女人连忙起身走向门口迎接来人。

明喻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没等喘好气就又陷入了沉睡。

晋朝,县城丞阳。

明喻坐在茶楼门口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街上的人群。不知不觉她来到陌生的世界已经五天了。

这里好像是种花国的晋朝,但实际并不是。这里的历史在建朝之时就拐了大弯。君不是弑君篡位,骄奢淫逸,毫无建树的昏君,臣不再奢侈无度,边防也固若金汤,无外敌来犯,稳稳度过了百多年的岁月。

“瑜儿。”身后传来了女人的呼唤。

明喻闻声站起转身奔向来人,女人是生身的生母,见青楼的掌柜夫人,明氏李薇。

见青楼是一座茶馆,在这小城中颇有名气,不仅是过路客商休息的地方,还有书生到此处娱乐。也有不少文人学者的行踪,是以有许多读书人来这里蹭光。

“你的病刚好,怎能在门口坐这般久。”

明夫人脸上略带不满的神色拿起手帕,给明喻擦了擦额角的小汗珠。

“娘别担心,孩儿没坐多久。”明喻讨好的扬起笑脸。明夫人虽然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但是在古代早婚的影响下,现在的她也不过二十有一罢了。眼角是还没有消散的青春气息。

明喻牵着明夫人的手往茶楼里走去,看到正中间的高台上只有一张小摆桌,没有人。不禁疑惑的问道:“娘,古先生今天还来说书吗?”

古先生是明掌柜请过来的说书人,茶楼里的生意大部分都是冲着这说书来的。

“古先生等会就来了,你呀可不要出门玩了。免得错过了听书回来又得闹腾。”明夫人含笑的看着明喻走在前面蹦蹦跳跳的样子,也不苛责。在她心里,小孩子就该活泼些才好。

明喻蹦跶着走到了柜台里面明掌柜的身旁,看着明掌柜哒哒哒的扣着算盘,眼睛没多久就开始滴溜溜的转着。

明掌柜余光看到了明喻一脸鬼精的模样,就知道小女儿又想出了什么鬼主意闲不住了。淡淡的笑说了句:“去找你哥哥玩去吧。”

“得咧!”明喻亮出大大的笑脸,转身就跑向后院。

明夫人看着才安静没一会儿的女儿又跑了,哀怨的看了明掌柜一眼。

明掌柜咳了两声,继续低头假装认真算账。

蹦跶的明喻很快跑到自己的闺房里,拿出柜子里早就藏好的衣服,抖落开来挡住了脸上的狡猾笑意。

亲爱的晋朝,我来啦!

一条寂静偏暗的小巷里,原本关闭的一扇木门咯吱的一声,缓缓打开,只见一个绑着马尾的小脑袋探了出来,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之后麻利的钻了出来关上门。

“咳咳,”他清嗓子似得咳了两声,抬步走出了阴暗处。在阳光的照耀下,露出的脸庞赫然是明喻的小脸。

只见她穿着略显大身的束身月白色短打,加上束发马尾。活脱脱的一个白脸小子。巴掌大的小脸上圆溜溜的眼睛转了几轱辘。带着俏皮的笑就冲着某个方向走去。

“哇~”

她溜达到街边做糖人的摊子上,盯着极具神韵的动物惊叹出声。

“我滴乖乖~老手艺就是不一样。”

看了好一会,明喻才不舍地将自己的眼睛从糖人上拔下来。奔着原来的方向继续前进。只是没走多久,又被其中一个小摊子吸引了注意力。

明喻站在摆着各种木簪木梳的摊子前,艰难的吸了一口气。作为一个曾经簪娘门外汉,看到这种纯手工艺的木簪还要离开,真的太难为人了。

“小公子看看要点什么?”摊主看到明喻那不可自拔的神情,热情的招呼了一声。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姐夫他是反派姐夫他是反派禾子学姐|古言苏嫣和弟弟意外穿越到了男频民国小说《成为民国大佬》,找了弟弟两年无果。 然后, 她意外救了一个美男,两辈子母胎单身的苏嫣头一回心动,好不容易把人家追到手。 后来, 弟弟出现了:“老姐,他可是反派boss!” … 两人恋爱日常: 苏嫣:我好喜欢你~ 杜霨:该把这个女特务按关节切了呢?还是按肌肉组织肢解呢?
  • 食来孕转食来孕转醉舞冷霜|古言她穿越后成为两个孩子的娘,她可不是闲得住的人,卖卤肉、开茶园、开美容院样样在行,这是要富的节奏啊,可是她带着全家游山玩水去了,这个女人不得了啊。
  • 帝宠之撩心皇夫帝宠之撩心皇夫妖姒仙|古言本文【双C】+【一对一】 本来,温文澜的帝王生涯是这样的:拓疆土、争皇权,没了。 后来,温文澜的帝王生涯成了这样:拓疆土、争皇权、查旧案、追皇夫…… ============= 南朝女帝温文澜,某次出游时意外“捡”到个傲娇美人,在皇姐“人生苦短行乐及时”的教唆下,打开了看美人、追美人、娶美人的新世界大门,彼时年少女帝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占有他,占有他,占有他,把他留在身边好好宠爱他! 皇姐:“皇上,他好冷漠。” 温文澜:“他暖的不是你。” 在宫里正式见面时,她欣喜于他没有认出她;在以后的某个月明星稀无风夜时,她气急败坏地瞪着他,他还是没有认出她。 温文澜禁不住暴走:“你到底是断片了还是装傻,这种话怎么能让朕先说!” 他勾唇浅浅,呈上四张薄纸,“皇上息怒,我替你打下了南方三国,皇上不用再担忧海商的路全让东越占了。” “这一张又是什么?” “我的生辰八字,皇上,我们成亲吧。” ==正经版简介== 大周灭,新朝启。 南朝第二位女帝孤身涉水于乱世与朝堂的乱滩激流中。 与至亲争权,与朝臣斗心。 一边重整朝纲开疆拓土,一边探询旧案惩恶抚忠,还得一边“哄着”心上人,一边防着座上尊。 ==小剧场== 【小剧场一】 女皇陛下:“朕今日听谁提起,你好像说女人不如男人,应该乖乖听男人的话,嗯?” 某人:“......没有。” 女皇陛下:“真的?” 某人:“......好像有” 女皇陛下轻笑一声:“那你告诉我,现在是谁被女人压在身下?” 眼观鼻鼻观心,某人默默搂紧女皇陛下的腰不说话。 【小剧场二】 占星楼顶,文武列前。 “文澜在此向上苍、祖先祈愿: 一愿我南朝江山万世永昌, 二愿身边亲友一世安好, 三愿我与夫君岁岁常健常相见。” 一句话简介:这是年少的女帝在某人的撩心大法下步步沉沦的故事;是一个无意撩到,一个有意追到,最后一同饮了合卺的故事。
  • 一抹相思醉红颜一抹相思醉红颜冰婆婆|古言初次见他时,我便被他勾去了心魂。只因他的一句宏图大志,我便竭尽所有为他拿下这宏图。可为何在你登基之时要屠我叶氏一族满门,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你的骗局吗?曾经爹爹说过,你不是真心待我,我不愿相信,只因我爱你。可当我在难产之际,你搂着你怀里娇俏的小人儿出现时,我看见了以前那蓄满了宠溺爱意的眼眸如今只余冰冷厌恶时,我彻底心死。 君临陌,若有来世,我愿斩断三千情丝,从此断情绝爱,也不要再遇见你...
  • 宠卿一世恋君一生宠卿一世恋君一生懒羊凡|古言一道突如其来的圣旨,一场天命注定的姻缘,她问“非嫁不可吗?”他说“非娶不可么?” 一个是公主府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二小姐,一个是世代功勋三代单传的镇北大将军,她眉眼弯弯云淡风轻,他面若寒冰少年老成,他们就像两个极端,一个就像是海中月,一个就像是天上星,两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人就这样拜了堂,成了亲,然后他们的人生,便彻底的和对方纠缠在了一起......
  • 阅己阅己以歌予|古言..................随改
  • 一曲心安,泪颜歌一曲心安,泪颜歌慕北棠|古言一曲心安&泪颜歌尽一花瑶开时,曲伴浅浅舞。心若有相念,安如霜霜笑。泪落花落时,颜终不未变。歌停花落矣,尽是雪凋零。【壹·世】泪“我脸上的一道伤,刻进了我的灵魂”这条路,充满荆棘,也要前行。【贰·世】许我三千笔墨,染你倾城容颜.染我三千花落,许你一行清泪.【叁·世】我在这地狱中寻寻觅觅,三千有余。自扶苏起,琴弦齐断,我所幻想的雪中桃林,原来都是地狱。【记.】三千有余载,歌尽泪颜。
  • 我家王妃有点拽我家王妃有点拽卑微小阳|古言好不容易赶上时髦穿了个越,江音离却成了一个自杀未遂的庶出小姐。生母被害,生父不爱,姨娘伪善,姐妹白莲。穿素衣,吃窝头,奇葩规矩一大堆。好吧这些都认了!既来之,则安之。谁料,这一道子圣旨把她给嫁出去了! “王妃,王爷说,你今天要是出了这个门就会打死我的。” “好,那我们爬墙!” 天空一声巨响,本王妃闪亮登场。“啊~” 江音离正准备和地面来一个亲密的接触却落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尼玛,这不是……”
  • 腹黑国师在线约腹黑国师在线约白夜廿三|古言【霸道国师容瑾的宠妻养成之路】 □■ 世人皆知, 这任国师容瑾虽年少成名却杀伐果断、手段狠辣不留情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堪比人间罗刹。 而在慕七看来, 他仅仅只是那个会在下雨天刮风打雷发烧时不住瑟瑟发抖寻求温暖的少年闻曳。 □■ 邑北草原上的初遇,将两人的命运紧紧交织在一起。 自成德十一年至成德二十六年,十数朝京城风雨飘摇。 朝中权贵起起伏伏,或家族衰落,或门阀兴起。 他从一介少年成长为天宋国师。 而她,则从他身边的小小婢女默默隐退,化身为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神秘莫测的长明坊驻客隐娘。 然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朝功成,身退也竟都成了奢望。 【容瑾:你是我心头的一粒最鲜活、最纯净的朱砂,然护着护着还是让你踏进了这腌脏之地……】 然,是心怀愧疚的他将她拖入这深渊,还是她甘愿做扑火飞蛾、陪他共在深渊望光明? 【小剧场】 慕七容瑾两小只均单手托腮状 慕七望天上的星星,轻语:“阿瑾,你爱不爱看星星?” 容瑾侧脸望慕七,身子一动不动眼睛一眨不眨,深沉道:“爱。hin爱。灰常灰常爱。”
  • 风雪情殇风雪情殇舒宁|古言他,像风一样轻飘却无处不在;她,一团冰雪,心内凛寒。他,三国之中的鬼才;她现代的千金。他和她,本不该有任何的交集,却因为一场早有预谋的意外,双双卷进了三国这个乱世。他们开始了较量,开始了利用。当他们在不知不觉的较量和利用之中,却不晓得早已萌发了爱情的嫩芽。一路坎坷,相互扶持,风雪之间,缠缠绕绕已是密不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