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章 第貳拾贰章: 老君重整鸿运来 小君上门告真相

王俊是在一片迷茫中睁开的双眼,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放慢了速度以及变得模糊不清。唯有那一身白衣的女子,她的脸很白,容貌美丽气质高洁,只是没有任何表情。但就是这么一张毫无表情的脸,点亮了王俊目光里所有的一切。

“这位公子,你还好吧?”逸仙走了几步,停在离王俊不远处。

王俊在这一声轻唤中才算回过神儿来,他顿觉尴尬。太上老君没有理睬这边,而是放开手中的袋子,向前走了两步,大袖一挥,从袖子中飞出许多的金色光点,飞落到了院中各处慌乱地人们的身上,然后没入身体,然后所有的人都定住了。

“你是王家人吧?刚才我听见你在大喊说什么要把你们家‘赶尽杀绝’的话。”逸仙平静地问道。

王俊点了点头,又想说什么,就又被那个地上的袋子惊到了。逸仙也赶忙回头去看。只见从袋子中漏出了许多烟雾,慢慢越积越多,逐渐有腾空而起的趋势。

逸仙赶忙回身就要过去,太上老君给拦了下来。

“你捉不住她的,先救人要紧。”

只见那团聚集起来的浓重烟雾不断腾空,然后突然间开始向外慢慢散开,直至消失不见。逸仙向空中看了许久,只见启明星已经升起。她想她有点明白了。

王俊有点害怕,他急速地喘气,但是在看了逸仙一眼后又镇定了下来。他相信,眼前的这位姑娘一定是位仙女,仙女是不会害人的。

袋子里装的王文在烟雾消散后,逐渐开始出现双重身躯,慢慢地就变成了两个人。太上老君用拂尘一挥,将袋口打开,从里面落出了王文跟锦红。

王俊像是忽然就恢复了行动能力,跑过去,把王文拉进了怀里,拍其面颊,轻唤其名。

“那个也是你的仆人吧?”逸仙指了一下定坐在地上的王力。

王俊赶忙点头。逸仙走了过去,用手轻怕了一下对方的后心。就见王力咳嗽了一下,立刻缓了过神儿,一眼瞧见王俊跪在地上抱着王文,立刻连滚带爬地过去了。

“得赶快收拾一下,否则会有麻烦。”逸仙说完就去看锦红去了。

太上老君看了周围一下,不住地皱眉摇头。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一个人影就从天而降显现在了他的身后。

“见过真君。”逸仙小施一礼。

王俊不知道这位‘真君’究竟是谁,也没注意他是怎么在院中现的身。但是看着逸仙对对方的态度,也知道来者身份定不一般。尽管来人一身便装,但看气度,就知道肯定不是凡人。王力在一旁更是大气都没敢出。

“真君你来啦!啊,对了,我说那位年轻人,你先不要忙着喊那个晕过去的了,他无事。来,先把这里帮着处理一下。”

“哦哦,那个,仙人,这是…..”

太上老君打断了王俊的话,“我知你想要问什么,只是此刻不宜多说,先把这里都处理好,回头自会让你明白。你也不必再担心了,今后尔等性命均无忧了。”

王俊终于松了一口气,王力也觉得一颗心又回到了自己的腔子里。

“一切听从仙人安排。”说罢,王俊跪着给太上老君磕了一个头,王力也赶忙在旁边跪好跟着磕。

太上老君示意他们起身,王俊、王力赶忙将王文平躺放好,就站在一起等待太上老君的吩咐。逸仙也将锦红靠在院中的墙角边,然后走了过来。

太上老君朝周围看了一圈后,说道:“先把那些死掉的人都抬到他们自己住的屋子里去,然后,这些个店中的伙计可有伤亡啊?”

王俊、王文立马去四周看了看,回来王俊说道:“除了晚上死在厨房的那个,应该就没了。”

“对对,我们差不多也就见过这些个伙计,应该是没什么了。”

“晚上还出了什么事吗?”逸仙问道。

王俊就把事情又说了一遍。

“哦,有少许差池也无妨。对了,你刚说的那两个乡佐呢?”太上老君问道。

如今这事情闹得这样大,稍有不慎就会更加麻烦,神仙可不能随便现世。

二郎神边听着这边的对话,边在四周走着。他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这个院落及各住房屋。突然,他停住了脚步。

“大堂柜上,那俩在角落里蹲着呢。”

王俊、王文都没等吩咐,直接就奔前面去了。紧接着就拉着两个人过了来。王俊跟王文边走边安抚着这俩人。等这俩人看清太上老君三人后,立刻跪下纳头便拜,口称求仙人救命、超生之类的话。

太上老君扬手一挥,那俩乡佐也定在了原处。

“等把这些在店中居住的人都抬回远处后,你俩就把,这两个乡佐跟那位啬夫都放到刚才他们待着商议事情的屋子里去,摆着他们议事后睡着的样子。对了,还有那位掌柜的,也一起摆好。回头你俩最后将王文抬到自己屋里,将那个房梁上挂着的人也放到回他的屋里去。等会儿我们会给他们施展遗忘之术。这样,他们便不会记起刚才客栈中所发生的杀戮之事。这一切就当是众人在昏睡中发生的,也好省去些麻烦。你们定会跟着啬夫一干人等去长安城官府,等都交代完了,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

“就说去长安城内一位姓黄的人家去借住。主人叫黄姜易,专门给人看风水算命的,与你父亲是故交。”逸仙赶忙补充着。

“对、对,就这样说。你且安心,此次事情一定会妥善解决好,断不会让尔等再遭遇不测了。”

“如此就真的多谢诸位上仙了。”说罢,王俊跟王文又下跪磕头,而后便赶紧起身,按着太上老君的吩咐去干活了。

二郎神转身走过去看了锦红一眼,发觉只是昏厥而已,身上也并无外伤。

“这没多一会儿天就要大亮了,要不要帮帮他俩?”逸仙看着王俊跟王力满院子忙活,实在担心来不及。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还是让他俩自己干妥当,毕竟咱们不熟悉这些人之前都待在了何处,让熟悉的人做,破绽就小,破绽越小,越容易过关啊。”

二郎神跟逸仙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还是太上老君考虑得周到。

三人瞧着王俊跟王力来回在院子里忙活。王俊虽然看上去温柔,但是干起活来倒也挺麻利。王力更是一把子力气,扛起人就走,没一会儿就来抗第二个。

终于赶在天色大亮前都收拾干净了。逸仙跟着王俊又查了一遍,瞧着该在屋里的都在屋里,先前掌柜的叫起来干活的伙计,有的在前台趴在柜上、案上,靠在墙上的。都还算是自然。

逸仙点点头,让王俊跟王文站到太上老君跟二郎神的身旁。然后她直径走到院中,双手同时在前方各画了一个圆,接着又收回手拍在锁骨处,嘴里默念了几句咒语后,双手又分别伸向两旁,就见无数的黄色光线从逸仙手中飞出,直直飞向了各个屋内和廊上靠墙,看似熟睡的伙计及客人们的身体里。

太上老君回身,又将地上的口袋捡起,打开袋口,先对逸仙说道:“把那个小姑娘放进来,咱们也该赶紧离开了,”后又转向王俊,“还有,你二人也快些回屋去吧。记住刚才说得,不要慌,那些人,都是在睡梦中被杀死的,你们什么也不知道。”说完还不忘用法术帮这俩人清理了一下他们身上蹭上的血迹。

王俊跟王文点头称是,然后眼看着这三位消失在了院中。尽管心中多有忐忑,但还是依照之前说好的都回到了屋里。可他俩也不敢真躺下,毕竟刚才折腾了一夜,且陈伯就吊死在这屋里。于是只好在塌旁守着昏迷的王文。

“公子,王文他会没事儿吧?”王力瞧着自己昏迷不醒的弟弟,带着哭腔问道。

王俊看着榻上的王文跟等待自己回答的王力,想着这俩孩子打六七岁就进了王家跟着自己,如今也有十年了,现在弄成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于是强打精神说道:“放心吧,那三位都不是凡人,那位长者说无事,肯定无事,会好的,放心吧。”

王力正还要说什么,就听见外面响起动静来。

“唉,咱们怎么靠着墙就睡过去了?”

“肯定是累坏了,这折腾了一晚上啊。”

“掌柜的在哪儿呢?这天大亮了可。”

“我老觉得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一定是睡糊涂了,要是有事情,咱都早办了,要不肯定挨掌柜的训不可。”

“啊!”

“谁喊呢?”

“走,去看看。”

没一会儿,整个客栈就乱了,到处大呼小叫。

啬夫跟掌柜的一干人等也在这吵闹声中惊醒,本来还奇怪这几个人怎么同时在屋子里睡了起来,可是外面实在闹腾得太大,于是只好一起出来看个究竟,接着几人就都慌了。王俊跟王力瞧着时候差不多了,也假装一脸茫然的走了出去,然后去拍陈伯的门,接着也跟着慌乱起来。整个客栈,弄得比过年还热闹。

长安城内,太上老君三人以最快的速度到了黄姜易的住处。媚娘对于太上老君的到来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瞧着二郎神的眼神儿有点不大乐意。黄姜易就不一样了,看着神仙又驾临了寒舍,惊喜地又大礼参拜。姜易住处的一众妖仆虽是第二次见到二郎真君,但还是浑身颤抖,更别说现在又多了个太上老君了,这些可都是随便挥挥手,就能将他们灰飞烟灭的神仙上神啊。

众人刚进了院子,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先忙着把锦红安顿好。小兔执意还要锦红睡在自己屋里,大家也觉得这样很好,只是不能只让小兔一个人在屋里了。于是姜易叫了两个小妖仆一起在小兔屋里待着。不为别的,就是有万一有事儿,能赶快报个信儿。

“她没什么事儿了吧,她什么时候能醒?”小兔可怜地问道。

眼瞧着这么可爱的小兔妖,表情是如此可怜,太上老君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就这一两天吧,她准醒,醒了就没事儿了。”

小兔点点头,谢过太上老君后,就回了自己的屋子,守着锦红去了。

姜易又嘱咐了那两个小妖仆,叫好好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很乖巧地点点头,比起跟着去伺候外面那两位大神,这两位还是更愿意待在这里。

等都忙罢这一切后,逸仙这才有空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太上老君跟媚娘又都分别补充了一些自己知道的。此时正厅上已经是香茶烹好,鲜果奉上。

“目前,我就知道这些个,至于客栈的事情具体是怎么回事儿,等那位叫王俊的公子来了就明白了。”

“如此说来,这件事情,怕是跟那位夫人脱不了关系啊。”姜易捻着胡须道。

“依我看,应该就是她干的。”媚娘很肯定的答道。

太上老君点了点头。

“何以见得?”逸仙十分吃惊,尽管她并为见过乌云夫人,但是在她的认知里,那也是一位不算在仙班内的仙人了。这种到处杀戮、为祸一方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她干的呢。

“她说她只把自己的烟雾给了神??,但是,锦红跟那个什么王文,又是怎么回事儿?再者,那烟雾只有变形的魔力,没有能打杀的妖法,怎么这俩人一沾了这东西就变成另一个人了?这烟雾,可是乌云夫人的本体所分出,若不是她亲自所为,断没有到处飘的道理。再说,这烟雾,我从来没听说过她赠予过谁。而且,这乌云夫人可是个爱凑热闹的人。许是孤独久了,若是听闻有什么奇事,她必是要去看上一看的。然而这次我去找她,她非但没提出跟过来瞧瞧,倒是把自己摘了个干净。这可是不太符合她以往的性格了,那时因为没有头绪,我虽觉得奇怪,也没有想太多。如今若说她跟这事儿没关系,我可不信了。”

“言之有理,适才我也说了,我以前也有幸与那位夫人相识,她当时发现我正在寻找炼丹药的一些仙草,于是跟着我一起去了不少地方,还出了不少主意,虽然都不怎么管用,还添了不少乱,但她确实是个爱凑热闹的。”太上老君也附和道。

其实事情到了这一步,所有人都怀疑跟那位夫人有关联。只不过,因之前只有媚娘见过那人,大家也只是根据媚娘带回的消息推测,不好妄下定论。如今就连太上老君也觉得跟那位夫人有关系,且长安城外那处客栈的血案也有那位夫人的烟雾出现,看来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又是为何呢,这样做,对那位夫人有何好处?”姜易问道。在他看来,做下这些血案,对那位夫人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益处。

“她不会只是因为孤寂许久,要寻点乐子吧?”姜易开始瞎猜。

“其实有件事,我……”媚娘欲言又止。

“什么?”二郎神问道。

媚娘看了二郎神一眼,没有任何不快,像是在想着什么。

“昨儿去鬼夜市探听妲己碎片一事,得知是有人冒充我。据那个小鬼伙计说,他们见过的那个‘我’,大约是在汉文帝的时候。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时候了,大约也是汉文帝在朝时吧,在人世间行走,我偶尔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人跟着我,但是每次又找不到。我感受不到妖气,神仙又绝不会做此等事情。开始我也没太在意,但近几年,这种感觉又频繁了起来……”

“你经常穿着华丽服饰在长安城内招摇过市不会就是要引他出来吧?”姜易在媚娘还没说完的时候就打断她问道。

媚娘点点头,“我是有此意……”

“你为何不早点说,这要是有什么可如何是好?”逸仙皱眉瞪了媚娘一眼。要说她平时虽然很是看不惯媚娘那一派无所事事,东游西荡的样子,但心里还算关心她的。

二郎神深吸了口气,说道:“如此看来,事情就有些眉目了。媚娘先察觉到有人跟踪,然后鬼夜市又出现了有人冒媚娘的名号要找妲己碎片。而我们最先在乱坟岗打杀了那只白骨妖鬼,接着锦红就出了事。媚娘后来将锦红捉回家中,又被一阵烟雾卷走。然后就是昨夜长安城外客栈夜间被袭,也出现了烟雾。逸仙拿着一个装有烟雾的盒子拿给老君。而媚娘跟老君都见过那位夫人的,且可以断定这烟雾是属于那位夫人。据媚娘讲,那位夫人也承认自己曾将一缕烟雾抽出赠予一个神??。且老君也说过,那位夫人也曾将自己身上的烟雾拿来给老君炼丹用。由此可见,除了不知媚娘的跟踪者外,其它事情可以断定跟那位夫人绝对有关。而且,我认为媚娘的冒充者,也就是那位跟踪媚娘的人,很有可能也是她。虽然还不知道这些都是为何。”

众人显然都十分同意二郎神的说法。

此时小兔从外面走了近来,向太上老君行了一礼,问道:“才刚忘了问了,要是锦红醒了,那烟雾不会又来吧?”

太上老君笑道:“你安心就是了。”

小兔很高兴,赶忙对太上老君行了一礼。

正欲还要说什么,就看见一个小妖仆走了过来,说是山老板到访,还带了一个小耗子精来。

姜易赶忙有请,后又想到这屋里还有两尊大神,回头再把那俩给吓死,于是,还是起身亲自去迎接。但尽管是这样,这一只穿山甲跟一只小耗子在看见二郎真君跟太上老君时还是吓得差点背过气去。

媚娘赶忙起身走过去,将那个小耗子精拉进怀里安慰着,并且像山老板点头致意了一下,但是山老板显然没回过神儿来。

因小耗子精不停地哆哆嗦嗦着不肯进正厅,媚娘只好让姜易在正厅临近门口的地方又设了一案,给这个小耗子精跟山老板用。而那山老板直到都跪坐好了也还是全身颤抖,不肯抬头,像是在等待审判。

太上老君发出了声音,好生劝慰了几句,但显然没什么用处。那俩妖精还在一个劲儿地颤抖。

等媚娘好容易安抚好了那只小耗子精,山老板也才跟着稳定了下来。不过他对黄姜易似乎有了更新的看法。以前他只不过把姜易看成一个有些道行的修道之人罢了,如今来看,黄老先生还真不是一般人,这是天上地下都吃得开的主儿啊,他的形象瞬间比以前在山老板心中不知高大了多少倍。

等着那个小耗子精能微微抬头看着上座之人的时候,众人也在打量着她。只见这个小耗子皮肤很白,脸型略窄,小细眉毛、小细眼睛,虽然称不上是位绝色的美人,但是也是很清秀的长相。难怪馆陶大长公主要把她拨去服侍自己即将成为皇后的女儿,想来贵人们也多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能看着顺眼些吧。

“你叫什么名字?”媚娘问道。

“小君。”小耗子声音很小。

“你别怕,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就是说说你知道的就行了。”

太上老君尽量将声音放得和缓些,但他身边的二郎真君气场实在太大了,以至下座的两只妖精根本就不敢抬头看他们,即便是抬头也就只敢扫两眼,接着就又把头低下了。

逸仙明显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用手在空中一画,屋顶上随即掉下了一张竹帘,将他们挡住。

“说罢。”媚娘轻声道。

小兔从帘后转身出来,将逸仙没喝过的那杯茶端给了小君。

“多谢。”

小君精赶忙喝了一口压了压惊,显然当帘子挡住了神仙们的真容后,这个小耗子精也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而山老板则直接接过一位小妖仆手里的清水喝了个干净。

“我,我就一个人,没什么家人跟朋友,一个人打山里来。长安城里我谁也不认识。后来我看见那个馆陶大长公主府里要招仆人,我怎么说也会点小法术,就混了进去。当时跟着厨娘做事,也有东西吃了,挺好的。后来有次我被叫去帮忙给馆陶大长公主搬料子,说是要裁新衣裳。可是也不知道馆陶大公主当时怎么着就多看了我一眼,就把我留下问了我好多事情,什么多大了打哪来的。我就瞎编了个,说自己十四岁,家里没人了,就我自己。大长公主就说很好,然后没多久就把我调拨到了她的女儿那边。其实,那个时候府内早就开始准备阿娇小姐的嫁妆了。阿娇小姐脾气不好,总是嫌这嫌那。她经常要求整理察看那些个什么首饰陪嫁的,我就常被她指使干这个,因此见到过那副镶着妲己碎片的手镯。后来听闻鬼夜市有人打听妲己碎片的下落,我就把这个消息给送出去了。”

“你如何确定那是妲己的碎片?”媚娘问道。

小君又说:“我以前见过啊。”

“在哪儿?”媚娘赶忙问道。

“乌云夫人那里。”

媚娘本能地回身看了一眼竹帘,随后又追问道:“那你见没见过一个只长了一只手跟一条腿的人?”

“是神??吧?”小君悄声道。

“对对,是他,他在哪儿?”媚娘很激动。

“死了。”

“死了?”媚娘惊呼。

“谁干的?”

二郎神直接将竹帘挑开走了出来。杀死神山中的神仙异兽是大罪,这下他就不是帮忙了,而是职责所在。

小君在二郎神出来后就开始哆哆嗦嗦了。

“是、是,是乌云夫人。”

“为何,你又是如何得知?”二郎神严肃地问道。

“我我我,我曾被她抓去,做过她的奴仆。乌云夫人她她她,她想有个真身,她不想再当烟雾到处飘了。但是她试了很多办法,都不行。后来也不知她是听说的还是自己思量的,先诱骗了一个神??,想操控他吸收人的肉身精华。她本来就有两片妲己碎片,何处得的我不知道。然后她想把那碎片融入到吸了人肉身精华的神??体里,这样,她就造出了一个可以跟她容在一起的新的身体,就可以为她所用了。但是那个神??不好控制,他有次跑了,结果乌云夫人直接用烟雾勒死了他。然后她去外面又瞎转悠了好久,然后不知怎地,又对坟地里无人看管的尸骨感兴趣了。我有一次看见她在坟地里操控一个枯骨女鬼去吸食人的精血肉身,那个东西先把那人的心、肝、肠子什么的东西开膛破肚拿出来安在自己的骨头架子里,然后开始吸食那人的血肉。我当时实在受不了了,就就偷跑了。后后来我到处流浪,时而在山里时而在村镇什么的。大约就这么躲了几十年吧,我想着她可能不会再想着抓我了,后后来我就来了长安城。所以我一看见那个手镯上的东西,我就知道是妲己的碎片了。我后来听说悬赏这个,我就想肯定是乌云夫人要找的。我喜欢长安城,不想离开这儿,我就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那个鬼夜市的小鬼,我想着,让乌云夫人赶快找着了她想要的,她就会离开长安城了,我也就能踏实在这儿待着了。”

“哦哦,还有个事儿?”小君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还一个劲儿地贼眉鼠眼地往媚娘身上瞟。

“讲。”二郎神也没废话。

“那个那个,乌云夫人吧,可喜欢小狐仙了,就是媚娘姑娘您。这不她想要个真肉身嘛,可也得有个样子呀,她说过,要是能变得跟媚娘一样的,那才是最好的。”

小君哆哆嗦嗦地一口气说完了她知道的所有。

竹帘自动向上卷了起来。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觉得一下子得知了事情的全部又有点消化不了。

媚娘更是一身冷汗。她忽然响起那时去见乌云夫人,那位在空中飘浮时偶尔会用烟雾团出一个女体,现在想来跟自己还是真的十分想象。而且还时不时的用烟雾把她团团围住,如此一琢磨,真真是太恶心了。

“小君啊,你是想跟着那个阿娇小姐进宫去生活吗?”姜易问道。

小君看了他一眼,知道这是一位修道之人,但是他这里好像到处都是小妖精,大家在一起似乎都还挺好。

“我,我其实也没什么想法,就是混口饭吃呗。要是皇宫好待的话,我就多带些日子,要是不好,就跑呗。”

“你以前跟着谁修炼?”姜易似乎打算刨个根问个底。

“我没跟谁修炼,我以前跟我爹娘在一处,还有我一群兄弟姐妹。”

“他们都在哪儿?”

“渡劫的时候,被雷劈死了。”

“都被劈死了?”

“是的,雷劈了我们的窝,结果着了火,就都烧死了。”

众人……

“那,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那天拉肚子没在窝里。”

众人……

屋内安静了片刻,大家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姜易咳嗽了两声继续道:“小君呐,多谢你如实相告。有些个事情可能还需你帮忙,等事毕后,你要是愿意,可在我这里留下。大家一起修炼,如何?”

小君欣喜的狂点头。终于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了,她终于不用提心吊胆的到处流浪了。就连此刻屋内的两座大神都被她忽略了去,能有个安生地方待着真是再踏实不过了。

山老板忽然开始意识到,这里似乎压根没他什么事儿啊,干嘛不一开始把小耗子精带过来后就走呢,害得他跟这儿受了半天的吓,于是就想起身告辞。可就在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呢,就听看见一个小妖仆进来禀报,说是一位叫王俊的公子到访,还带着个昏迷不醒的年轻人。

同类热门
  • 蛊毒情缘蛊毒情缘未离开|幻情当传说中的蛊毒失传于人间,蛊毒是否真的消失?当一个少年因蛊毒而陷入深渊,少年是否绝望,当少年带着一统蛊界的霸气重临冲出大山,是否君临天下!蛊毒,蛊毒冲出历史走入了现实,当世界再次因蛊毒的出现而颤抖,当世界即将进入黑暗,身怀蛊王的少年将选择一条怎样的道路?蛊毒,一个你所不知道的世界,一个绝对吸引你好奇的世界,蛊毒,将为你揭开一切关于蛊界的秘辛!--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腹黑徒弟卖个乖腹黑徒弟卖个乖青叶77|幻情帝尊,有人不服您的实力。帝尊闻言轻佻眉梢。帝尊,有人说你蓝颜惑世,帝尊硬生生的将笔折断。帝。。帝尊,有人说要让。。要让您被绿。帝尊双目寒冰扫向那禀告之人。这。。这都是苏府的嫡小姐所说。。与小人无。。无关啊。说着诚惶诚恐的低下头。帝尊立马飞身而起:小丫头,别让本尊轻易抓到你。。。
  • 等到繁花幽梦时等到繁花幽梦时四季暖阳|幻情幽霖本是鲛族族长的女儿,却因为生来身体里就藏着强大的秘术而被秘术师觊觎,那些觊觎她的秘术师称她为妖女,为了杀掉她取得她的秘术力量,为了保护她,父亲将她藏于山野中隐姓埋名,直到遇到越子苏,幽霖开始寻找自己身上的秘密。
  • 踏过梨花几桥踏过梨花几桥荒桥雨纤|幻情出走江城,加冕冥王,送亲挚爱,一张生死簿戏耍人间,再顺手养只孔雀,江城无情弑佛杀神,万罪加身。
  • 以恶魔的名义宣誓,我爱你以恶魔的名义宣誓,我爱你风残落魄|幻情地狱恶魔萨麦尔,因厌倦了地狱的生活,来到人间。爱情总是可以改变一切,天使与恶魔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 这个主角有点呆这个主角有点呆山子鱼|幻情当一岁的舒尤遇到灵魂体的余希后,整个人都被这个几千岁的老忽悠带偏了~ 不仅被养成了书呆子,与人隔绝,还把自己老爹搞丢了,最后落到流落街头的地步~ 然而这还不止,寻爹的路上并不太平,一堆人见她不懂人情世故,都热情传授自己的各种心得,直接导致她大脑差点死机~ 舒尤表示外面的世界太可怕,她要回家再也不出来~ 可是谁能告诉她,身后紧追不舍的男人,为何一直嚷嚷要和她共度余生~
  • 浮生幻情浮生幻情拓跋江曦|幻情屠城,灭门,她是遭天下人憎恨的魔女,捉妖,济世,他是造福天下的蓬莱庄主,她永远记得,那天他从云中漫步而下,对她说,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能让天下人负你。
  • 异界浮生录异界浮生录喜欢洋芋|幻情太初洪荒,位面渊暗,四方诸神创世。四神以上古天脉为引,分天地为两界,上为异界,下为现世界。异界之中,诸神后嗣绵延,禀天地之造化,自远古传承而下,各建部落,是为浮生四族——南彝古穴,南宫一族,东建暹罗城。凤筠山麓,慕容一族,西辟湘岫谷。毓陵之滨,长孙一族,南落宸寰郡。荆夏辽原,纳兰一族,北临云梦泽。
  • 我不是你的替身我不是你的替身黎雨墨|幻情看女主颜夕和她的双胞胎姐姐颜冉如何与他们擦出火花吧!
  • 捉弄命运的爱情捉弄命运的爱情五十三的故事|幻情人的生命走到最后时,想起自己曾经爱过的人是种什么感觉?我或许赚取不了你的眼泪,因为你只是看故事的人。你的故事自会让你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