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一场血战

“杀了他们,再不动手就没机会了!”看着眼前早已精疲力尽,慌张逃命的三人。领头男子喝到!

一群黑衣人应声而上,闪烁这寒光,一柄柄利剑向前面的几人陡然刺去。

“小心!”三人中身穿铠甲也最年轻的男子迅速挥动一杆漆黑长枪,挡住迎面而来的几个黑衣人

“你们是何人,敢在我雷家的地界动手!”中间男子闻声摆开招式,双手将一把蓝银色战刀斜横在胸前,双眼扫过这群包围自己的人,警告到。

“咦…嘻嘻嘻…雷铭,少废话,把那两样东西交出来,留你全尸!”那对方领头的人满身邪气,森森的道。又从纳戒中取出一种刻着符文的能量铁片,手指一动,一股能量进入,顿时化成一处结界。

“就凭你这几十个杂碎,也想拦住我们三人!快滚,否则爷爷一锤将尔等化为齑粉!”手持赤色铁锤,身材最为高大威猛的男子怒气爆发,率先一锤砸去。顿时,两名黑衣人骨碎的声音打破寂静的黑夜。

“咦…呀…泰袁!你!找!死!”

“魅影钩!”黑袍下声音有些扭曲的头领,双手持两把诡异钩戟,闻声已到眼前。

“大哥,二哥,小心!”身穿铠甲的男子一跃而起,长枪向黑衣人刺去。雷铭、泰袁二人也迅速做出反应,各自挥动武器来战这黑衣人。

“啊…”那黑袍人太过鬼魅,雷铭,泰袁还没触碰到黑衣人,便各挨了一钩。那钩过之处足有二十多公分,黑血腐蚀着血肉。

“无耻之徒,可敢报上名来,与我一战!”身着铠甲的男子,一枪逼退正出手攻击雷铭二人的黑袍人。

“嘻嘻,楚如林,待会儿就是你了…”黑袍下男子舔舔嘴唇再次森森的道。

“你既知我三人名姓,想我们以往非恩即仇,何不露出真面目,你若能胜过我三人,你想要的东西自然到手,何必如此藏头藏尾!”

“你会知道的!”黑袍男子忽然峻声道,“不要再拖了,杀!!!”

一时间场面混乱,长枪挥舞步走龙蛇,战刀狂劈电闪雷鸣,那泰袁的赤色铁锤更是凶猛,一锤下去一个黑衣人登时喷血,月光下着眼细看还带出了些许破碎的内脏。

“不知族内长老,是否收到了我放出的消息!”雷铭三人本就奔波逃命,这一场血战又消耗不少战力,眼看快撑不住了。早在交手之前,便放出了传讯玉笺求救。这次所得之物,有可能让家族重归帝国三大家族之列,绝不能有闪失。

“三弟,我们三人中你速度最快,这结界有所松动,我和你二哥打破这结界。你快先回巴坦城,带上你身上的东西快走!”

“大哥,同生共死,我决不独走!”楚如林脸上露出少有的坚决,往日里,他和泰袁都是对雷铭言听计从。现在他知道若少了一人,都难以抵挡这群黑衣人,所以此时却听不进半句。

“快走!如果丢了这东西,雷家难回巅峰,你又如何来完成自己的使命!”

雷铭、泰袁两人找到结界最薄弱之处,全力一击,顺手将楚如林甩出。又急忙挡住想要追击楚如林的黑袍人。

“咦…嘻嘻嘻嘻……”黑袍人能量暴涨,向快油尽灯枯的雷铭杀来,“雷铭,既然你找死,那就让雷家少主殒命于此吧!”

泰袁见势不妙,战力也早耗去十之八九,只能只身挡在雷铭前面。泰袁一生勇猛,好酒又爱与争斗,但义气是他最看重的。整个巴坦城无人不知。

“啊……”那黑袍人阴森的双钩一瞬便废去了泰袁两条手臂。此刻重伤的雷、袁二人犹如羔羊一般任其宰割。

“哈哈哈哈…血锤泰袁,你也有今天呐,嗯?看我让你如何连锤都拿不了!!”黑袍人蹲下身来,面目狰狞,得意的看着二人。

伸出钩戟,沿泰袁左腿轻轻游走,看着他眼中惊恐,一道道寒意由大腿直击头顶,而不自主发出的颤抖,让他更是欣喜若狂。

“呲……”当尖锐的双钩滑到脚筋处时,那尖钩缓缓的隔断泰袁脚筋。听那肉骨分离的声音,黑袍人甚是受用。

“说!那两件东西有何用!”

“你…你爷爷…不知道!”泰袁连疼都没有力气喊出来了,却还异常坚定的以难以听清的声音骂道。

“好!那就再尝尝这断筋错骨的滋味!”黑袍人再一次将尖钩刺如泰袁右脚筋处,一字一顿的道。

“你…爷爷…不…知…道…!!!”

“呲……”又是一声,那泰袁四肢皆废,而瘫软于地。

黑袍人起身,走到雷铭面前。这雷铭重伤半跪着,目睹兄弟被如此丧心病狂的折磨,眼睛早已布满血丝,失声痛哭。

“雷铭,你怕是也不会交待……”话未说完,一道带有雷电能量的狂刀之气横卷而来,直斩在黑袍人小腹

“啊……”一声大快人心的惨叫,那黑袍人小腹裂开,半露内脏!

“所有异派之人,一个不留!!!”雷家长老带领巴坦城卫队早已赶到,看到雷铭等人如此惨状怒不可遏!

雷铭看到家族之人后,便再也坚持不住晕厥过去。

这一场血战,泰袁重伤而死,楚如林再无消息,雷铭闭关,就连家主继任之礼都没出面。雷家也封锁了消息,鲜有人知。

十二年后

天浊云暗,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左手紧紧抓着身边婆婆的衣角快步跟随。

“快!快!再不赶过去就没有咱的了!”旁边衣着简陋的婆婆面带焦色,生怕错过这次得来不易的机会。

回想半月前雷家大长老雷泯不知从何处得来一件轰动全城的兵器,据说是灵品宝器,因此大施善行。对于数月来没有采到多少药材的药农和无兽可猎的猎户来说,可算解了一时之急,但出现一拥而上的哄抢场面也是在所难免。

旁边孩子一边轻喘却还坚持踉跄的跟着道:“要是又没有我们的怎么办?”孩子怯怯的看着婆婆,却是怕再看到她眼中的盈盈泪光。

“不会的,你爷爷在世时跟雷家老家主有些交情!我们不求多,能和别人一样求到一些白谷散银,也够我们吃上半月,等你爹回来,奶奶就给买斤肉全家一块吃!好不好尘儿?”婆婆看着身旁的孙子,心疼地轻抚着那并不是很干净的小脸,心疼又期待的道。

“奶奶也吃!”听奶奶说这话,终于抹去了脸上的生怯说。这尚未褪去的小奶音让旁边银发渐多的婆婆也欣慰了许多。

这孩子叫楚无尘,从他幼时父亲便不在身边,她一直跟着这位婆婆生活,管他叫奶奶。每次在外面被大孩子欺负了,他总是依偎在婆婆怀里,问父亲母亲的事。奶奶也只是安慰着他,从未提起过。

巴坦城内,一队威严的护卫,身着漆黑的铠甲,左手持刀右手持盾,谨慎的警戒着。仿佛在迎接一场躲不过的灾难。

“听说了吗?昨晚又有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打雷家的主意。呵!简直活的不耐烦了,有二公子在,来多少管教他超度多少……”说话的是卫队的副将,外人只知他身份特殊,但知道内情的人却颇少。看他那一脸的得意,丝毫压不住猥琐的贱胚本色。

这副队名叫雷贞,他本是二爷的私生子,家主与二爷是结义兄弟,早年巴坦城外四十里的一场血战中,二爷为救家主极力死战,力竭被废四肢而死。临走前最后一口气交代家主,无论如何,找道这个一直流浪在外的儿子,给祖宗留一丝血脉。雷家家主为纪念二爷,拿他当亲子看待,更是取名为贞,希望他像父亲一样贞勇无二。

“有公子您的驻守,量这些杂碎也不是对手!”一旁的卫兵不敢扫兴,只得随声附和道。

“就他也配!”一身银装身材俊美的男子漫步走来,不屑的道。“守好你们的本分,若再出纰漏,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是,少主!”看着俊美男子衣袍上所锈的三道怒雷图案,一旁的卫兵略有些颤抖的齐声应道。这少主就是整个巴坦城妇孺皆知的雷厉,他平素不喜族内事物,待人也十分的宽仁,独独对这雷贞多有厌恶之感。

雷贞也非傻子,知道这是含沙射影的说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邪异,旋即作势行礼,讪讪的笑道:“多日不见,大哥的实力想必又精进不少啊”

“不必客套!我希望你并不想试试!”雷厉轻拂了下衣袖,瞥他一眼,便阔步向城门口雷家施粮的地方走去!不顾雷贞满脸狰狞,心里咒骂着刚才雷厉不留任何颜面给自己。

巴坦城前,小无尘和奶奶赶到时已是下午,这时依旧人潮拥挤。

“吴叔叔,快去登录名册,再安排些人手,一定要让大家都分上些钱粮!”一位身着锦色纱裙,发簪摇曳,腰束青带,气质温婉的姑娘,轻移莲步安排仆人维持着秩序。昏暗的天色中,那十五六岁的娇嫩小脸,细铃般的柔声,在嘈杂的人群中更是别样动人。

“放心吧,大小姐,已经安排下去了。”吴管家尊敬的笑着应道。他也是府里的老人了,自小看着少爷小姐长大。当然知道,大小姐是家主最疼爱的女儿,虽然多得宠爱,却少有骄纵的性子。这丫头虽然年方十六,却对内外的人都十分和善,偏生的貌美举止端庄而又聪慧,所已早便是城内年轻一辈心中不可亵渎的女子。

……

“张农户,家中五人,五斗粗粮,银钱五枚!”

“孙农户,家中三人,三斗粗粮,银钱三枚!”

“赵猎户,家中七人,七斗粗粮,新钱三枚!”

……

“终于快到我们了”跟随往日忙碌的药农一起排着队焦急的等待着,眼看快到自己家了,小尘儿兴奋的道。

“是啊,尘儿有吃的啦……”奶奶也颇为激动。

终于排到了队,尘儿伸出手,去接眼前这位壮硕仆人手中的换粮令签。

那仆人伸手递去,手到半空忽然一愣!“怎么…是…是你们?”

“你们走吧!我…”往远处茶楼二楼处看了上面男子一眼,迅速的收回手中的令签。他有些为难的道。

“大人,我们也是这城内的农户,您好心照顾一下我们吧!”银发的婆婆眼中盈泪,屈身的祈求道。她知道家里已经早早断粮,前面几次的钱粮她们都没赶上,如果再没有粮食,恐怕挺不过几天了。

“楚家,我…做不了主!”看着年迈的老妪,懵懂的孩童,他这壮硕的汉子心中也不忍。只是想起,前几日雷贞少爷的交待,不许给楚家一分钱粮,所以他也不敢。

“快点吧,天快晚了,我们都还等着雷大善人的布施呢……”

“就是,哪里来的乞丐,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也好意思来这里……”

周围的人群等的有些不耐烦,有几个好事者已经开始聒噪起来。

看着周围的人,鄙夷的鄙夷,嗤笑的嗤笑,这祖孙二人顿时慌乱,恐惧,委屈,直击心头。她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无尘眼神慌张,紧紧的躲进奶奶怀里,这一刻仿佛一切的声音,都是在嘲讽这颗年幼的心。

“怎么回事!”一声清脆而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卑微证永恒卑微证永恒秋风孤独前行|仙侠这是一个在卑微中问鼎最强的故事 这是一段永不言弃的艰难旅程 这是一个峥嵘宇宙的神话传说 这里有初心不改的坚毅 这里有矢志不渝的感情 这里有千般造化 这里有万般玄奇 ………… …… …
  • 域外苍穹域外苍穹新成|仙侠自上古后,世间本不该有神,域外星辰,未知星球,神却存在着,静可星辰黯淡,动则劈星斩月。凡如其蝼蚁,上古的传说是真的,一个全新的世界,凡人修仙,万法皆成大道
  • 异火丹师异火丹师佳泽二代|仙侠原本不能修炼的废柴,以自身体内所含煞气,炼制出超级特效的丹药,力量的觉醒,影响大陆发生一番天翻地覆的变化。身处善恶之间,为善能救万千生灵于水火,为恶能令尸横遍野,鬼神动容。看修炼废柴如何以冥火炼丹,创造炼金史上的传奇事迹。
  • 神魔之界灵神魔之界灵苏琂琂|仙侠以天下众生为棋,下一场生死之局。万般算计,千般筹谋,只为你谋一步生之棋。在这里一场惊世谋局已然开盘,棋子一颗颗落下,困局已生。
  • 道仙诛道仙诛观雨书生|仙侠风雨欲来,岂会平静。神州之上,仙道,妖道,魔道为了争夺上古不死魔头所留下的“魂记”,明争暗斗,大打出手。随之,一个惊世阴谋也是时隐时现。张潇上昆仑寻得良师,修习仙法又遇红颜。他一路成长,斩妖弑魔,也曾凭一己之力对抗仙道。他是因缘际会还是命运使然,当他一步一步成为神州巅峰人物的时候,面对正魔二道,他最终将如何抉择?神州的阴谋又是如何被他一个个解开?
  • 绝世古剑仙绝世古剑仙梁乘辅|仙侠意外获得了炎魔传承,本以为可以从此笑傲修仙界,最后却发现竟是一个惊天谋局!然而一柄古剑,化为玄天奥义,助他诛邪除魔!
  • 云起时云起时公子荞|仙侠“哥哥说,我云家的人出去一定不能丢脸,哥哥喜欢草,不喜欢花。”云汐说,她飞在空中,衣带随着清风飞舞,看起来就像是落入凡尘的仙女。她的脚下是一片荒漠,她全身放出富含生机的光。于是荒漠开始变绿,生出一片草原。她看着草地上的尸体,落下泪。她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因为她算过自己的命。泪水在空中荡开涟漪。命起涟漪。
  • 氏联神话氏联神话虚室生花|仙侠一个大山里锻打出身的孤儿,踏上了拯救部落氏族,杀妖灭魔弑天的故事。 ~~~~ 希望看官您能喜欢。
  • 侠之巅侠之巅独醉秋枫|仙侠侠道巅峰之作,所谓侠,则代表正义,此为人之常情。但在这里主角将引领邪道扼杀‘正义’,弑神斩佛,成就一代邪侠,问鼎侠之巅峰!!!叶云!一个懵懂无知的现代小子,突遇意外车祸‘身亡’!然却莫名继承了神界,绝世神魂神皇的一缕魂种,再次‘重生’,其后又被神界大哥无语的带入‘神皇复仇计划’!终究逆天成魔······
  • 女配逆袭:荆棘仙路女配逆袭:荆棘仙路素衣风尘|仙侠穿越了?白暖发现自己穿成修仙文恶毒女配,结局凄惨。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她便不信,她还修不成个仙,嗯哼,咱的征程是星辰大海!原女主伪圣母伪白莲,一路收货忠犬师兄,勾搭师尊,捡妖王,一路机遇不断,走上人生巅峰。白暖淡定的无视,一步一步,改变命运,踏出属于她的锦绣仙路。只是……那个冰山美男,我可是要努力修炼,早日成仙的人啊,喂喂别过来,嗷,你的爪子放在哪里?“娘子,听闻双修有益增进修为,娘子不是要早日成仙么,为夫这便来满足你……”“你妹!说好的冰山美男呢?”本文为修仙升级爽文,男女主身心干净,1v1男主强大,宠妻无下限,欢迎入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