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15章 字字皆有情

强光褪去,但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来袭。

叶无尘不可置信地将眼睛微微眯开一条缝,她看到段锦枫被那股强大的冲力击飞,撞在身后的石壁上。

而她,毫发未伤。

叶无尘将手伸到面前来回察看着,这是什么骚操作,自带外挂?

妖乐姬被叶无尘身后那袭如火的红衣吓得猛一颤栗,她满怀愧疚地掠了叶无尘一眼,转身抓起受伤的段锦枫乘伞落荒而逃。

夜月明悠然收回鬼术,从背后握住叶无尘的手腕,邪眸微勾浅笑,“小叶叶真厉害,都敢一个人挡怨灵人偶了。”

那宠溺的语气中,细品带有一丝责怪的意味。

颜仲秋捂住心口踉跄起身,单膝跪地开口道:“都怪属下,让冥王妃陷入险境之中,若不是冥主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夜月明微微抬手打住颜仲秋的话,“此事与秋大哥无关,我家小叶叶挡不住的,自然由我来挡。”

“秋大哥有所不知,我有生之年最艰巨的任务,就是替我家小叶叶收拾烂摊子了。”

叶无尘轻轻撇了撇嘴角,“怎么,又不是我让你替我收拾的!”

夜月明轻笑一声,他家的小娘子又有小脾气了。

夜月明拦腰抱起叶无尘,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她薄唇微启:“情出所愿,荣幸至极,至死不渝。”

区区十二字,字字皆有情。

叶无尘脸颊微微发烫,他不是眼盲吗,为什么对上他的眼睛之时还是会心跳加速。

冷风拂来,叶无尘发烫的头脑猛地清醒过来,她惊呼一声:“完了,阴性怨灵人偶被妖乐姬抢走了。”

夜月明抱着像不安的小猫般在自己怀中动来动去的叶无尘,轻声安慰她:“小叶叶慌什么,天塌下来有我给你顶着。”

夜月明嘴上说得风轻云淡,心中却蓦然颤了一下,即便有一天他真的不在了,他也会留一片太平盛世送她。

***

月染翻来覆去寻思良久,暮千曲这个人情她终究是还不清了。

站在北幽冥河岸边,月染揉碎了手中的传信珍珠。

暮千曲吹着尾音极长的口哨缓缓游出河面。

时隔两日再次见到月染,他心中不免有些小激动。

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开心个什么劲儿,但他就是希望天天见到她。

暮千曲游至岸边,双手抱着脑袋仰面枕着河岸,吊儿郎当地开口问道:“怎么样,可是想好要本世子帮你实现什么愿望了?”

月染攥紧掌心,缓缓说道:“月染想求世子医好我妹妹的脚……”

暮千曲猛地起身,揉了揉耳根又问一遍:“你说什么?”

月染略显慌张,她又小声重复道:“我妹妹的脚筋断了,想请世子帮忙接上。”

暮千曲微微松了一口气,“哦,我以为你让我去帮你妹抠脚呢……”

暮千曲看了看月染窘迫的表情,心情大好,他爽朗地笑道:“我开玩笑呢,瞅你那愁眉苦脸的样儿。放心,本世子说到做到,一定帮你这个忙。”

“只不过……”暮千曲话音微滞,“我们鲛人一族只修医术、攻术和防术,不巧的是,本世子攻防兼修,偏偏没学医。”

“我妹学的医术,明日你将你妹妹送来便可,我们鲛人族虽上不了岸,但有办法让你们下来,你看可好?”

月染连忙应下:“好,全凭世子安排。”

心烦了多日的事终于有了着落,月染紧锁的眉心舒展些许。

暮千曲将传信珍珠丢给月染,双手拉下眼角做了个鬼脸。

月染看到暮千曲滑稽的样子,忍俊不禁。

暮千曲一拍手,“对嘛,这么好看的姑娘就应该多笑笑,不然多磕碜啊。”

说罢,暮千曲冲她摆摆手:“记得要笑,走了,回见!”然后转身潜入河中。

月染轻叹着揉了揉眼,北幽冥河的水真咸,刮来的风把她的眼睛都吹涩了……

同类热门
  • 快穿之这个女配有点怂快穿之这个女配有点怂公子无奇|古言又怂又萌的容茶被“恶毒女配”系统绑定了,被强行送进了快穿空间。 得严格恪守女配的原则:给女主千里送人头、绞尽脑汁的蹦跶作妖。 女主蹭蹭涨经验,自己则蹭蹭掉血条。 容茶表示:“臣妾做不到啊!” 不仅如此,这些女主们全都不按套路出牌,这个想和她当闺蜜,那个想让她当后娘?! 容茶崩溃了,“滚粗!老子不伺候了!” 系统:“亲亲,这边建议您把心态放平呢,否则30秒后予以抹杀。” 容茶:“……” 我放平你奶奶个爪儿! 从此—— 她一边哭唧唧,一边蹦跶作死,左手眼泪,右手阴谋,还在无意间招惹了一只阿飘…… * 排雷: 1、又名《女主们总想和我当闺蜜》、《怕是遇了个假系统》、《女配她总是认错人》 2、男女主身心干净,温馨互宠 推荐: 古言完结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妃上枝头之殿下嫁到》、《江山策之妖孽成双》 现言完结文《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婚途不知返》
  • 琉璃花开:何以倾颜琉璃花开:何以倾颜玖月云焉|古言????我们都在说着来世的缘,却忘了我们已经走过了两世;我们都在说着永远不忘,却忘了人死后会喝孟婆汤;我们都在嘲笑着所谓的爱情,却还是想拥有…????????匆匆流年,三个人的爱情,定有一位过客。?????琉璃殿前,你说过挽君花开之时,便是你十里红绸娶我之日。当我把琉璃种种了满山,挽君树终于花开,我却没能等到你说的十里红绸。?????琉璃树下,你说你会为我画眉绾发,当夕阳落下,我已风华不在青丝已成白发,却始终不见你的身影半分。????琉璃花开,你已不再纠结是留是离,但是红烛已冷,何以倾颜…
  • 今天王妃又跑路了么今天王妃又跑路了么紫色的萱|古言新文已发《天价萌宝:反派爹地,滚远点!》。一朝穿越,她成了寒王府里那个倒霉透顶,替嫁的冲喜王妃。 侧妃算计,王爷暴虐,本姑娘不伺候了,行不行?拿着一纸和离书,走出了寒王府。 再相遇,她是军中神医,他依旧是令敌人闻风丧胆,战无不胜的战神。 只是这画风好像有点不对,堂堂战神,竟然化身狗皮膏药,耍无赖,和离书不认,小心眼小计谋层出不穷。 说一千道一万,你就是本王的王妃! 情场当战场,看你能往那跑!
  • 独宠商妃之墨涵清歌独宠商妃之墨涵清歌安若晴天|古言她,南宫涵,是被一只玉镯带来到异世的少女,既来之则安之,接手义母的家业,在商场上玩得风生水起,身份的疑云让她来到御城。遇见了孤傲神秘的墨凌染,结识到温文尔雅的夜岚曦,还有曾经受她帮助的靳寒。身世揭开的同时,一场隐藏多年的阴谋也随之浮出水面!(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尤三娘子尤三娘子luagh|古言江南尤家的尤三娘马上就要及笄了,这可愁怀了她母亲蓝氏,看着这家的郎君好瞧着那家的也不错就想给女儿找门好亲事,那曾想看哪入眼的几家郎君竟然都无意取自家女儿。 眼看三娘要及笄了一个个都定了亲,这可把蓝氏气坏了,正巧夫君升了管要到京里去,蓝氏也就不在看着这江南的郎君了。相中到京里在为女儿求门好亲事。 本想着在京里人生地不熟的那郎君是要好找,那想着刚刚进京圣旨就下来了给女儿定了那侯府的亲事。
  • 墨染苍穹:赤眸凤女逆天下墨染苍穹:赤眸凤女逆天下凤北沧|古言她是墨府最卑微的庶女,天生红眸,被视为不吉祥的征兆。世人皆知她是草包废材,她被挑断脚筋,弃于乱林。待她睁开一双充满杀气的眸子,她便不再是那个无用的草包了。一朝穿越,她是倾城倾国的天才。凤族失传已久的神话,在她身上上演。本来以为可以傲娇的做一个冰美人,一只妖孽美男凑上来:“夜儿,我们成亲吧。”【墨染苍穹群号:619404208欢迎加入讨论】
  • 红世醉乱红世醉乱瑾珹樰|古言一场身世错乱让两条平行线在人间变得相交。
  • 朕的皇后是只猫朕的皇后是只猫大大大鱼吖|古言来自现代的苏沫沫穿越了,一睁开眼却让她欲哭无泪。 “别人穿越都是富家小姐,倾国倾城,怎么我一穿越就变成一只猫!!” 不过既是变成一只猫,苏沫沫也发誓一定要成为最努力!最上进的猫! 却不想,还没来得及实现自己的承诺,一场意外竟然把她带进了皇宫。 “尊敬的圣上,这是我国千年难得一遇的雪猫,此次盛会特意呈现给圣上。”耳边传来的声音让苏沫沫欲哭无泪 这个一眼看上去就不好惹的男人,她可不想他成为自己的铲屎官! 小场景: “你真能听懂我说话?”一脸文质彬彬的太尉大人问到。 大哥,你都问了第几遍了… “嗯,能,我很牛逼的,我是灵兽。” “…”
  • 三世之待,只为待君三世之待,只为待君珊珊来吃饭|古言可以直接跳过,去正文看完整简介 苏念依:两世,我都活不过18岁,本以为是个诅咒,不想是为等一段情缘。夜忆年:如果我说你的“诅咒”其实是我做的,你会生气吗?苏念依:不会,但我会爱你…——宫越季:如果不是那段记忆,我觉不知我会这样,对不起,我(爱你)。苏念依[打断]:好了,不要说了,那是你也不是你,给你记忆只是不想让自己还走那条错路;初恋就像一场梦,圣子大人,梦结束了,我们都该醒了。宫悦颜(圣女):阿季,你还是看不到我吗?——舒空野:你真当老子闲的啊!老子陪了你三世,你当我什么?苏念依:空野…我…对不起…舒空野:滚…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苏念依:好…(离别的心痛了,我可能真的喜欢过你,也只是喜欢过)
  • 青枝黎离青枝黎离三苼宅|古言男二和女主是青梅竹马,男主危险了。。但是,呵呵,女主可是重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