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李平问李安感觉怎么样,李安没说话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连连咳了几声吐出一口浓痰才稍微缓过一点劲来。刘郎中倒了一杯开水递给李安说:“安子,没事吧。”李安指指里屋说:“那屋里有三个老头,非拉住我要给我治病,其中一个还要用针扎我,……大哥,咱们赶紧走吧。”李安说完放下水杯迈步就出了桂枝堂,李平和师傅招呼一声也赶紧追了出去。

李安除了沉默寡言胆小怕事偶尔神经质以外大致到也正常。李平几次想让师傅给李安开几副药调理一下身体,一是李安一提看病就急不听李平的安排,二是刘郎中说此病非汤药所能痊愈,虽有助益但不治本,还需祝由之术方能奏效。李平请教祝由之法,刘郎中说:“过去家父在时,也听他讲过此中的奥妙,他常说魂比魄的智力要高许多,魂的智力相当于七八岁的孩子,魄的智力超不过三岁,若是丢了魂还好招些,若是魄丢了就不太好办了。”李平说:“那就没办法了?”刘郎中说:“这种病过去也见过,用药效果不佳,早些年听别人说城北那个村有个城隍庙,庙主好象能有办法”。李平说:“城隍庙就在我们村,只是……”刘郎中见李平面有难色就问:“你们村的还不好说!怎么,两家有矛盾?”李平苦笑一声说:“安子前些时子把人家的庙给毁坏了,恐怕人家不给治哩。”刘郎中说:“去和人家说明情况,应该能得到人家的凉解,毕竟也是有信仰的行善之人咧。”

星期天李平和李安一块回到村里,李平俏俏的和他娘说了李安的情况,并把刘郎中的建议也说了一下。李平娘说:“我去和你杨大娘说去,虽说她嘴上不饶人,可心善的很哩。”吃过午饭,李安去山上去看自己家的枣树,李平娘就叫上李平一块去了老杨家的城隍庙。过去李平也曾路过城隍庙很多次,但他一直认为是迷信,所以一次正眼也没瞧过,但这次不同往日,他这才注意门前的一幅对联:“做个好人,心在神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知。”李平一边往里走一边寻思着对联的意思。娘俩到庙里一看,村里许多的妇女都在帮着叠金银元宝,准备着腊月祭祖时要用。庙主杨大娘见李平娘俩来访,她想起前些日子李安来砸庙的事就气呼呼的说:“你娘俩可稀罕,你们家二小没来吧!我可怕他”!说完杨大娘伸着头往门外张望。李平娘连忙陪着笑说:“老嫂子说得什么话,这么长时间了还记着仇哩。”说着李平娘一把拉着杨大娘的右手就把杨大娘拉到一旁小声和杨大娘说了李安的情况。杨大娘听了并没表现出意外之色,她把李平娘俩让到了屋里说:“安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不是那种张狂不懂号的孩子,那天他来闹我就知道事出有因,后来我查了一下,果然是有妖孽在做怪,只因城隍庙爷不让它进村来,它竟指示安子來搞破坏,当时有心去告诉你们真象,可听人说你家两个儿子一个是党员,一个正在申请入党,听了我这话不信不说,说不定扣我个乱搞封建迷信活动的帽子,所以我考虑再三也没敢去说,后来又听说安子失踪了,我就知道不兆头,还真亏李平这孩子能耐大,竟然把安子给找回来了,不过这次可看好了,可千万别让安子再出事了。”李平说:“正是怕他再出事所以才来找您老帮忙。”李平说着从兜里掏出十块钱來放到了供桌上。杨老太在神像前的供桌上点燃香烛,然后恭立在神像前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约莫过了五六分钟,杨老太睁开眼叹口气说:“没想到安子这事这么难办,他有俩个魂魄丢到了西北方向竟然有千里之遥。城隍爷虽说有神通,可那里并非他老人家管辖范围,所以也帮不上什么忙。”李平听了杨老太的一番话觉得并不是空穴来风,和师傅的脉诊不约而同就连忙问道:“杨大娘,您给看看安子的魂魄到底在个什么地方,能不能再说得具体点?”杨老太说:“我刚才光见是一座大山长了好多柏树,对了!山顶上有两座石柱,安子的魂魄就在那石柱下游荡哩。”李平娘向杨老太哀求说:“老嫂子,你可得救救安子。”一边说一边就跪了下去。杨老太赶紧把李平娘扶了起来,说:非是俺不救,俺实在没这个本事咧!李平听了杨老太说的安子失魄的地方就是双柱山,便问杨老太:杨大娘,你说的那有两个石柱的地方就是我去找到安子的地方,如果我再去一趟能有办法把安子的魂魄招回来不?杨老太想了想说:“这到不用,不行这样吧,你晚上亥时,用一张黄纸写上安子的生辰八字和名字,在灶君神位前上了供,然后把黄纸烧掉,求灶君爷看能不能把安子的魂魄找回来,虽然说城隍土地天下各地司职者不尽相同,可灶君爷天下只此一位咧。

李平娘俩到了晚上依法行事,第二天见李安果然与往常大不相同。不但精神振奋了许多,眼神也活泛起来,话语也多了一些。李平娘俩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李平和他娘说是不是一再去杨大娘家一趟,问问她安子的魂魄到底回来了没有。李平娘说:“我去问问哩。”李平禁不住好奇心盛,说:“我跟你一块去。”娘俩到杨老太家说明来意,杨老太点上香看了一会说“魂魄回是回来了,可久不归宅,一时还不太适应,找医生抓点安神的药吃,恢复的更快些。”娘俩谢过杨老太厮跟着回了家。

第二天李平用试探的口吻和李安说:“安子,我看你这两天脸色不大好,下了班跟我去找刘师傅给看一下吧。”这回李安没有一口回绝,只是微微笑了笑说:“不用麻烦了吧,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就是前几天老觉得没劲,睡不好忘心大,好象丢了点什么似的,昨天回了趟老家,一下子找到了以前的感觉,身子也轻快多了。”李平听了安子的话就如同听了天乐一般好听,他好久没有听到李安能这么通情达理的讲话了,李平有心再问李安几个憋在心里的问题,但又怕勾起李安的病根来,就忍忍没说出口来。李平犹豫了一下说:“反正下了班也没事,你陪我去桂芝堂上课吧。”李安出乎李平意料的点了点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下追龙天下追龙祖尧|悬疑一张泛黄龙皮纸,陷诡魅疑局。 徐铭被迫跋山涉水,天下追龙。 只是这一路云遮雾罩,是生是死,却不得而知……
  • 我真不想做道士我真不想做道士不吃蒜不香|悬疑赵亮被系统前强行纳入了地图,任务由玩家自己摸索?
  • 能力者pk娃娃店能力者pk娃娃店糖忆云|悬疑(本人新手(*/ω\*),不喜勿喷(*/ω\*)我只是一个打酱油,打酱油打酱油的人!要是人家打怪,我就在那里加油,要是人家打不过,我就三十一计--走为上计!可是现在我却天天看到脏东西,握草,这是什么节奏……
  • 开馆见喜:冥夫老公带回家开馆见喜:冥夫老公带回家颜晓|悬疑别人是开饮料开出再来一瓶,叶梓同学却是不开无所谓,一开不得了。打开了一口玄铁的棺材,获得一枚来自清朝的腹黑美男。这是什么鬼?难道正如老爹所说,她的缘分是开棺材开出来的?可这缘分究竟是良缘还是孽缘,当她看到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时,她终于知道了,原来她只是他给那个女子的魂魄找的替身容器而已。叶梓:“凌楚寒,我要和你生猴子。”凌楚寒:“我长相俊美,你长得也不差,我的下一代只会比我帅,怎能是丑的像猴子?”凌楚寒不语。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来自民国的楚先生繁华纵我|悬疑我是守陵人,误闯了一处墓穴,从此怪异事情不断。黑暗中,他一身月牙白长衫,触碰的指尖冰凉,笑得妖孽。我的情人,来自民国,带着百年之殇……
  • 百魅劫谈:道家笔记百魅劫谈:道家笔记荷叶君|悬疑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可是我这师父是不是太奇葩了点一师为我师兄令子河当过瞎子泡过鬼打过皇帝斗过仙二为沈论做过鬼王搞过基穿过女装能装逼可明明说好的是我拯救世界为什么他们个个都比我牛
  • 与灵魂共舞与灵魂共舞尔东青青|悬疑2037年B市,一起记忆学博士Leo的离奇死亡,使其助手VivianWang成为了主要嫌疑人。随着警官周继峰和金牌律师栗木枝的深入调查,揭开了三十年前的一段前尘往事。
  • 假面骑士w幻世界的盖亚记忆体假面骑士w幻世界的盖亚记忆体时空梦夜|悬疑假面骑士w的结束了博物馆事件之后,风都恢复了平静,翔太郎老去了,可他的搭档依然保持着年轻的样子,不老不死,一个悲哀而残酷的现实展现在他们的面前。几十年后,翔太郎的孙子左透真从国外回到了风都,遇见了依然年轻的菲利普,另一个故事就此展开。 催更群:(灭亡迅雷.net)1092254257
  • 鬼眼灵师:傲娇男神宠上天鬼眼灵师:傲娇男神宠上天白骨拌饭|悬疑【灵异宠文】“喂,你往哪里摸!”“屁股。”“你这个臭流氓!”学校大礼堂停电那晚,艾不凡揍了一只臭流氓……第二天,突然出现的校草男神却把自己青了的嘴角凑过去,语气清冷:“这里,你打的?”“好像,是……”“负责。”“……”可艾不凡却心不在焉的看向他身后突然冒出来的狰狞的女鬼……
  • 一不小心成至尊一不小心成至尊秋紫|悬疑新书《金身系统诸天行》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