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他是我不顾一切的理由

天赐看着躺在床上的小鱼。

女人比之前更消瘦的脸庞现在十分苍白,额头上布着密密麻麻的汗水。宋天赐摸了摸她的额头,感受着已经正在下降的温度,慢慢地放下了心。

已经睡着的小鱼,即使是在睡梦中也紧紧皱着的眉头。

他不由自主伸出手想抚平女人的额头。

“你这么多年究竟是去哪里了?为什么连睡觉,你的眉头都紧紧地揪着。”

他撩过耳边的碎发,指腹擦过她细腻的肌,肤,不禁像是如了邪一样,她的唇有些白,也不够滋润,却十分的吸引他。

天赐控制不住的低头,还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吻到。

“天赐?”

小鱼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放大的俊颜。

男人吞咽了把口水,迅速拉开距离,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两声。

“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或者是哪里觉得不太好?”

“没事,好多了。”

“来,把这个吃了,你刚刚退烧,小心点。”

天赐打开旁边的保温盒,盛了碗皮蛋瘦肉粥,吹了吹。

“这个是你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当时你一个人能吃两碗,来尝尝。”

小鱼看着勺子上的粥,心中五味杂陈,慢慢地吃进嘴里。

“欧阳的事情你怎么解决的?”

“他就不用管了,你自己顾好自己就行了。小鱼,以后你的工作上有什么不顺的,你尽管说,我会帮你。还有这个男人以后不会再找你任何麻烦,他不敢。”

天赐的话让小鱼是有点感动,但是想到自己的现在的身份,无奈之下只能和他保持距离。

“天赐,以后你还是叫我嫂子吧。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就是秘密在一起,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这个秘密一直到底吧。”

听到小鱼的话,天赐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她。

“为什么你要一直推开我,我只是想对你好。本来我们才是一对儿的,平白无故的成为了我的嫂子。小鱼,你这样对我不公平。”

天赐有些崩溃的看着小鱼,看着自己的女人变成了大哥的女人,他的心里就恨。

“天赐,你什么时候才能认清现实?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小鱼低声呵斥,眉心皱起,不忍看天赐受伤的眼睛。

宋天赐心疼如针扎,却还是忍不住伸手想要抚平女人的眉心,刚碰到她的眉,就被小鱼躲开,他的手僵在空中,一时间空气都好像要凝固了。

“天赐,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还有要紧的事,再见。”小鱼的声音极冷,语毕,就要下床。

天赐看着小鱼,制止她的动作,有些怒了,“你想干什么?你还有什么事情?你这刚退烧,你要干嘛去?”

“天赐,你放开,我有十分着急的事,我必须赶紧回去。”她的儿子已经丢了一整天,时间根本就耽搁不起,如果失去儿子,她难以想象之后的生活。

“不管今天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躺在床上。”

即使不管怎么反抗,女人的力道终归是比不上男人的力道,反抗无效的小鱼,心中一狠,冷声道。

“宋天赐,我已经消失了一整天,我不想让天临担心,请让我离开!”

她直勾勾的看向宋天赐,眼神坚定且冰冷。

天赐受伤的看向她,像是一把刀缓慢的凌割着他的心,“你所谓重要的事,让你不顾一切的想要离开我,就是因为他?”

“是!”小鱼极力忍住心底的痛,坚定异常。

她了解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爱她,但也有极强的自尊。

果然天赐舔了舔唇,转身离去。

小鱼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找到赵姨的电话。

“喂,我是小鱼,现在怎么样了?找到了吗?警察怎么说?”

电话那端的赵姨听到小鱼的声音,慌忙回答,“找到了,刚刚接回来了,现在已经在家里睡着了,太太,您什么时候回来?今天您也受惊了。”

听到回答,小鱼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在哪里找到的?有没有受到什么委屈?他从小就聪明,从来没走丢过,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小鱼听着赵姨说着一切都好的时候,悬着的心才算是完全的落下。

“我是在宋家找到,天天没事,他跟我说了,他今天只是想出去溜溜。”赵姨想了下,把天天说找了个爹的事情瞒下了,万一夫人着急上火以为孩子傻了,追究起她的责任,那就糟糕了。

“宋家?哪个宋家?”

小鱼的心里一惊,千万不要是这个宋家!

“就我们这个洲里最大的宋家,宋父宋母好像很喜欢他,还说要等你回来,认天天为干孙子。”

完了,这是白小鱼的第一感觉。

等了许久,水柔也没有听到男人的话,一脸不耐烦。

“想好了没有,一个男人的长相都不会形容?”

水柔看着这样废柴的男人,想到自己那个男人,一双眼睛就眯了起来。

“不是,你不知道,那个男人当时的脸色太可怕了,我都没敢正眼看,所以我就没看清楚脸,你现在问我我也想不起来,不如你让我慢慢想?”

说着男人的手就慢慢地攀上女人的腰肢。

“是宋天临吗?”

她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道,看着男人一脸色眯眯的样子,除了会这些事情,什么也不会。

“不是,一定不是。宋天临是什么人,我怎么会不认识。”

听到他的话,水柔慢慢的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宋天临,其他的人就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这个人是谁?他跟白小鱼的关系很好吗?好到什么程度,或者说是他们两个之间有奸情?”

男人已经被冲昏了头脑,伏在女人的身上,支吾不清的说道。

“具体长什么样子我不太清楚,但是看着棱角有点像宋天临,但是又不是。他看那个女人的眼光不太一样。柔柔,你怎么对她这么上心?”

说着男人猪蹄一般的手开始作祟。

被男人环进怀里的人,即使心里觉得恶心,但是想到以后还要指望他帮自己出手,只好忍耐着。

室内的温度上升,一床的被子凌乱,原本整洁的地上扔了一件件的衣衫。

事后,欧阳拿出一支烟,半躺在床上,嘴里开始吐云吐雾。

看着身边静静发呆的女人。

“柔柔,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对那个小鱼上心,你还没回我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亲爱的我们就到这吗亲爱的我们就到这吗库拉索|现言年轻的时光,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回忆,你肯定也和我一样哭过,笑过,恨过,爱过;肯定那么深情的爱过一个人,为她(或是他)啜泣伤心过;也一定在时过境迁后,将所有的快乐不快乐都变成了深刻美好的回忆。故事里的主人公经历了暗恋、热恋、苦恋、三角恋、分手、前度等问题,在爱的功课里渐渐学会爱与原谅。辗转千回,原来最爱的人一直没有离开。亲爱的,我们就到这因为,我的未来在等我......
  • 易烊千玺之蝴蝶飞不过沧海易烊千玺之蝴蝶飞不过沧海夜梓殇|现言她历经变故,一次次在绝望中昂起头来。他,为了演艺生涯,错过了她。难道他们终究是一场完美的邂逅吗?
  • 代码岁月:总裁的黑色娇妻代码岁月:总裁的黑色娇妻江上清喃|现言代码编号00035……记录开始……地点枫叶大道,人物银发女孩,代码内容发生邂逅,偶遇小少爷,母亲死亡。关键词英雄救美……代码正在输入中…… 中间代码程序错误,无法识别…… 代码编号01690重新恢复……记录开始……地点路遥公司,人物纪家小女儿纪岁,代码内容长大后重逢,少爷冷面相待。关键词遭人泼水,被关厕所,再次相救…… 代码编号05837……记录开始………… 代码编号10694……记录开始………… 代码编号99999……记录开始……地点爱之馆,人物路念之,纪岁。代码内容婚礼萌娃……一级警报,一级警报此后进入高甜环节。 纪岁看着一个盯死电脑傻傻笑的奇怪男人,据她的观察,这个男人一定有情况……
  • 独家枭宠独家枭宠乐行春|现言林染嫁给莫斯年的第二天,被他亲手送进了监狱。五年后,她出狱,无怨无悔地回到他身旁,换来的却是他的二度伤害。他一枪射进她的心脏,打消了她所有的希望。然而命运,却注定让他们纠缠一世,不死不休。这是两个冷血动物相爱相杀的故事。很久以后莫斯年才明白,这世上只有一个林染。爱他胜过爱生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腹黑总裁:强势追妻99次腹黑总裁:强势追妻99次吟蓝|现言她不是娇纵的公主,他却是情深的王子,他本想一错就错,做个负责的好男人,却没想到第二天,她却抱着包子跑了。“你还能去哪呢?”“我去看看我可爱的包子。”那天起,无辜的包子便忙的无影无踪。“我觉得,我更可爱。”这不是一场烂漫的旅途,她和他相遇,她却哭的一塌涂地。
  • 卢湖情缘卢湖情缘狗头叔叔|现言如轩是个平凡、普通的农村女孩。 她无法左右自己的人生,在现实中摇摆的坚强的生存。
  • 婚不守色婚不守色莫颜希|现言三年婚姻,他让她的心伤痕累累,一纸离婚协议为这段婚姻划上了句号。她远走他国,再相见,她已是最有前途的广告设计师,挽着未婚夫的胳膊,准备进入下一段婚姻。他将她强势拦下:“老婆,你已经有我了还想结婚,难道想犯重婚罪?”“我已经签过离婚协议了!”楚歌怒目而视。冷曦泽邪魅一笑:“签过?在哪里?”这个奸商!楚歌气结。“老婆,该履行妻子的义务了!”他深夜来访,厚颜无耻地说。“什么义务?”他揽上她的腰肢,暧昧一笑:“夫妻义务!”
  • 梦回白洋淀梦回白洋淀文溪笔谈|现言文溪大学毕业被世界五百强CNT公司录取,在白洋淀经历了一个月的新员工训练营封闭训练。这期间认识了同为新动力的东南大学研究生李星辰。两人在CNT公司十年的共事生涯里,为了各自的信仰努力坚持。他们几经交汇与分离,能否在人生路上谱写出动人的结局?
  • 独家宠爱之枭爷是妻控独家宠爱之枭爷是妻控一壶蜜糖|现言简介:前世,她痴恋未婚夫成狂,心甘情愿为他放弃所有,未曾想,他暗中和最信任的姐姐联手,迫使她坠楼惨死,含恨而终! 再次睁眼,她被人扔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姜姑娘冷笑,跟我玩套路,本小姐来告诉你谁是鼻祖! 从此,姜家的花痴小姐像变了一个人,她玩绿得冒泡的股票,买别人避之不及的凶宅,娶云城最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回家,扬言要养他一百年。 有人唯恐天下不乱,跑到大人物跟前告状:“凌爷,有个花痴说要娶你。” 某爷微微一笑,颠倒了众生,“我要脱单了,单身狗们,还不献上你们的膝盖!” PS:现代架空文,1V1,全文无虐,双宠。
  • 砚中南砚中南Rosas|现言在我爱的城市停走,想跟你走完余生的路,无关物质,无关身份,谈一场与你和世界的恋爱,别带我到太高太远太险我看不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