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山沟死尸

段一林走出去后,张霞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我们走吧。”示意她有什么话回去再问。

与张老汉夫妻俩告别之后,出了门还没走几步,张老汉突然追出来,“段警官,等等我——”

张老汉呼哧呼哧的跑到我们身边,拿出一个黑百屏的老年手机,“这个交给你,应该会有点用,我儿子离开前曾用它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可真是非常重要的线索,两人惊喜不已,说不定就能够查出幕后凶手。张霞将手机接过来,装进口袋里。张老汉站在路口望着两人离去,叹了口气,转身回家。

“我们现在去哪?”张霞走在段一林的身旁,刚刚的到一个有用的线索,此刻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段一林看了看天色,太阳落到西头,将半边天的云彩染成血红色,“去跟那两个会和,看他们找的怎么样。”

张霞拿出手机,“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

拨通呆子的电话,张霞开门见山问道:“我们这边已经完事了,你们呢?情况怎么样?有线索吗?”

“好好,嗯,好的。”

段一林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看见张霞的脸色有些不太对。

挂掉电话,张霞语气凝重地说道:“他们在那边的山沟里发现了一具死尸。”

两人不由分说的赶往刘思静所给的位置。

刘思静和安歌所在的山沟位于村子后面,那里很少有人前去,所以道路上长满了高耸的杂草,顺带一提的是,在山的另一边就是云峰制药厂。

段一林还没靠近,就已经看到不远处闪烁摇摆的灯光,连忙加快脚步,张霞紧紧地跟在后面,别看她是个女生,真正跑起来,张霞还真不会输给一般的成年男子。

荒郊野岭的土路真的不好走,深一脚浅一脚的,下半部分的裤管早已被草叶上的水珠打湿,还有些细密的小虫子,从衣服的缝隙里钻进去,撕咬你的皮肤。段一林一个大老爷们皮糙肉厚的,当然不害怕,只是担心张霞一个漂亮美丽的小姑娘,“张霞,还行吗?”

乌黑柔顺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有几根调皮的跑到嘴巴里,被那双美艳的红唇噙住,张霞头也不抬的回道:“没问题!”

因为时间仓促,所以段一林并没有过多的想,结果导致后来张霞因为某些原因过敏,发了两天的高烧。

在山沟那边已经等了很久的刘思静终于盼来了两位,“哎呀,你们可算来了。”

段一林顾不上清理衣服上的草叶,就问道:“在哪?”

“就在前面,我带你去。”

“张霞,跟上。”

地面上横躺着一具死尸,面部血肉模糊,完全辨别不清,胳膊成诡异的弧度弯曲着,估计是力量太大,硬生生给弄折的,整具尸体散发着一股恶臭。上身穿着灰白条纹衬衫,下身是一条蓝布牛仔裤,其余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安歌正趴在尸体旁边,不怕脏也不怕臭,拿着手电筒在他身上找来找去,随后向段一林等人摊开手,“没有身份证,兜里面比我的脸还干净。”

只要拿到身份证就能便清楚死尸的身份,可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有,就成了一具无名死尸。而且在这荒郊野外,不见一个人影的地方,突然出现一具尸体,想起来都会让人觉得怪异。

腐臭的气息钻进鼻孔里,通过呼吸道进入肺部,然后将你干净纯洁的肺一点点污染。

看着地上那具死尸,段一林陷入沉默。天色越来越晚,安歌和刘思静拿着外褂驱赶蚊蝇,头顶上黑乎乎的一群都是被尸臭吸引过来的。

刘思静被叮咬的苦不堪言,身上多处都是红色的疙瘩,“老大,快点像个办法吧,不然我们就真地喂食蚊子了。”

段一林按照安歌提供的发现尸体的位置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拉着张霞光滑白嫩的玉手,爬出山沟,“将尸体带回去。”

“啊?”

三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了,这可是具发臭的腐尸。

尤其是以冰山美人著称的张霞也对这个意见报以反对的态度,“要不……还是算了吧,天色这么晚估计村里面的人早就睡了,我们明天叫他们来帮忙不久行了。”

“不行,这山里面保不齐有其他什么东西,万一把尸体给叼走了就不好了。”段一林执意坚持自己的想法。

“我们轮流来,我先背一段路,接下来是呆子,然后是安歌。”

安歌疑惑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为什么要加上我?我只是来实习的好吧。”

“那行,就让张霞顶上。”

“那还是我上吧。”

安歌说什么也不能让一个女人替他背尸体啊,不然传出去他还算个男人嘛。

将尸体简单处理下,段一林小心翼翼的背着尸体在草地里前进,从后背飘过来的臭味,让他胃里翻江倒海。

很快到了看到村子的轮廓,段一林让安歌跑到村长家,把失踪那几户人家叫出来。

村子的大槐树下,一张石桌上,村长老婆说什么也不愿意让一具死尸放在家里,说晦气,会惹上坏运气,那就只好把尸体搬到大槐树下。

张华、王五、张一筒、秦大风的家人都上去看过了,确定不是自己家的,这些人没见过大世面,刚开始为了让他们克服心里的恐惧,废了安歌好大的一番力气。最后张一筒那家子还没走,就吓得腿软。

“现在只剩下李默家的人还没看了,他们人呢?”段一林问道。

“村长和呆子已经去叫了。”张霞在一旁补充道。

很快李默的家人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一位年纪不过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还没靠近就呆住了,然后扑过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个没良心的,怎么能就这样抛下我们走了啊——啊——”

四人不约而同的想到,看来是李默没跑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诡异生存游戏诡异生存游戏大肥鱼本尊|悬疑一封神秘短信,让徐阳卷入诡异事件当中。 真实存在,就在生活周围,直面恐怖,只有找到生路的人,才可以活下去。
  • 探密之真真假假探密之真真假假黑茶.|悬疑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真的会腻吗? ——七年之痒
  • 带着王者荣耀到异界是不是搞错了带着王者荣耀到异界是不是搞错了神注视着|悬疑神:“那么,作为代价,我要拿走你三样东西。” “爱情。” “记忆。” “最后……还有你的…” 上条恭介站在陌生的教室里,周遭都是陌生的人群,他思考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午饭,吃什么?”
  • 千藏局千藏局孤山韩|悬疑生性淡薄的司徒然,接连遭遇情变、绑架,更被诱导参与了一场离奇的事故调查,生活的轨迹被彻底扭转,一步步深入最隐秘的真相之旅,明朝天启大爆炸、贵州空中列车、通古斯巨爆,跨越数百年的时间,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三星堆、秦始皇十二金人的传说、玛雅羽蛇神,跨越半个地球的距离,也有着统一的推动力量;山海经神兽、石达开财宝、朱秀华借尸还魂,背后竟然有同一家族的影子……这一切,也只是冰山一角。在这个过程中,司徒然更发现,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可跳脱的局,自己则是其中的关键一环。
  • 南城记事南城记事旧城孤客|悬疑堕落的灵魂,不老的皮囊,青春永驻谁又能不动心? 花影重叠,戏腔婉转;百载春秋,谁还记得那封泛黄的信? 墓道幽深,杀机诡秘;千年地宫里尘封的是累世财宝,还是一代帝王对长生的妄念? 南疆密林,蛇影迷情;最毒的不是那些断肠蛊毒,却是那人心! 诡秘血咒,长生惑心;昆仑密地中,秦玦面对近在咫尺的长生,她又该如何抉择? ps:女主无cp
  • 尸解图尸解图萧烔|悬疑西京城突现帽妖,其形如盖,嗜血伤人,猖狂作案,人心惶惶。她是西京知府王嗣宗之女王溪亭,自幼生在衙门,精通骑马舞剑,师从各派,性格刚硬,天性聪颖,不听天命,只听真相。帽妖一事惊动朝野,侍御史吕言奉命协助办案,故事由此展开。侍御史之子吕珂,西京仵作何月,助手叶溟,京师少侠张远辰,京师第一仵作石真……这些人聚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故事发生在宋真宗天禧年间,这个时期的北宋,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呢?(本文根据北宋历史背景,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杜撰,如有违背之处,还请各位见谅。)
  • 见鬼实录:跟着男神去捉鬼见鬼实录:跟着男神去捉鬼木流森|悬疑邮箱里多出的滴血邮件,镜中突然出现的鬼魅身影,鬼岭里的那个陶瓷骨灰,一切看似简单的冤魂作案,而背后却隐藏了那么多心酸惊悚的过往……
  • 终极消失终极消失新月依然|悬疑某天,神隐市一中高二(7)班的女生黄依依突然离奇消失,不仅是本人不知所踪,所有有关她的记忆也从相关人们的脑海中被清除了,记得她的只剩下与她同班的赵明宇和顾清梦。 这是催眠、诅咒、抑或是超能力?在对黄依依的消失展开调查的过程中,赵明宇逐渐发现了潜藏在班级以及自身之中一个又一个惊人的秘密…… 消失的是人,是记忆,更是日常。 纠正这个世界的异常,这是赵明宇唯一的目的。
  • 古刑古刑贺问辞|悬疑男主名“清尘”缘由:清,是指‘心无杂念,六根清净’,而‘尘’,是指‘红尘凡尘’。 “清尘”二字,只道是:虽六根清净,却奈何,他偏偏身处红尘。 —————— 他为清尘,历经九世,此世若渡过,便可化仙,却奈何,此生偏偏是情关。 她为红叶,本是冥界彼岸花束,修炼千年,只需渡过天劫便可成仙,却奈何,渡的,偏偏是情关。 —————— 吾本清尘,却奈何身处红尘; 我本红叶,却奈何,落地伴了清尘。
  • 红楼有妖气红楼有妖气眼镜欺骗大众|悬疑当宁瑶恢复光明以后,她发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可怕,以至于每一天都在恐慌中度过,而她究竟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