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奇怪

但是他也知道,傅殊言这个人不媚权贵,为人冷静谨慎,想必找自己是为了重要的事情,于是吩咐:“请进来。”

傅殊言进得厅内,被请置上座。段洛声问道:“殊言公子所为何来?是否有要事?”

傅殊言温和一笑:“我听说小侯爷适才在合欢宫,与我师妹争执,特来替她赔罪。”

段洛声诧异一下,随即笑了:“原来如此,殊言公子果然是周密之人,不过,令师妹确有几分可恶,甚至是,仗着皇上的宠爱,恃宠而骄。”

傅殊言接着说道:“正是呢,我为此事日夜担心,得宠固然是好事,只怕过犹不及,招灾引祸。”

段洛声对这番话颇觉意外,有点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了,于是便说道:“眼下来看,云行郡主得宠已是事实,至于招灾引祸嘛,凭她的脾气,恐怕是早晚之事。”

“所以,我来讨教小侯爷,该如何阻止,让我师妹不受宠太过,平安度余生。”傅殊言站起来,一本正经的问出来。段洛声越发惊诧。

“你因何认定我会帮你?”段洛声问道:“我就算与郡主发生争执,也不至于仇恨到阻她受宠的地步,小人行径,岂是我所为?”

傅殊言依旧不动声色,稳稳说道:“小侯爷严重了,适才我说想护师妹余生平安,侯爷阻她受宠,是在造福。”

段洛声心中活动了,毕竟有沈寒音在谢凛怀身边,自己的地位会每况愈下,何不与傅殊言齐心合力呢?

“可是,当今皇上是个厉害角色,若有差错,恐你我性命难保啊!”

傅殊言听罢起身,终于笑了:“事在人为,如今得知侯爷愿意出手,在下已感激不尽。”

言罢,告辞。

合欢宫剑舞罢,酒饮毕。谢凛怀斜靠暖塌,微醺。沈寒音靠在他旁边,也有一种心满意足之感,似乎与他如此度过余生,已无其他所求。

“音儿,你知道吗?”谢凛怀握住她的手:“朕的心,时刻为你而担忧。”

沈寒音默然不语,亦猜到他要说什么了,自己脾气太烂四处树敌,所以惹他担心了。

然而,她从小就是这个脾气,还能改变吗?所以郁闷不乐。谢凛怀亦不知该怎么说了,唯有一声长长的叹息。

“你叹什么气?”沈寒音受不了了,站起来跺脚:“我惹了事让我自己承担,不会拖累你。”

说完,扭头就走。谢凛怀后面叫住:“音儿回来!”接着上来追她,因为酒喝多了,脚下趔趄了一步,惹得太监呼叫:“皇上小心。”

沈寒音听了,忙刹住脚步,回头见谢凛怀扶着额头身体摇摇晃晃,赶紧冲回来。

“凛怀……”她不顾一切冲回来抱住他。谢凛怀感到失而复得,抱住她欣喜又痛心的说道:“磨死人的小妖精,我真被你磨死了。”

沈寒音还没等说话,嘴巴已经被扑上来堵住。

老太监赶紧示意所有宫人退出去,皇上龙性发作,指不定要到什么地步呢。

云梦宫,砂月与众宫人一直等着郡主回宫,却迟迟不归,直到三天后,沈寒音才回来,整个人容光焕发,容颜更胜往日。云梦宫上下欢喜。

接着,皇上又派人来赏钱赏物,打赏云梦宫众人。沈寒音对这些淡淡的,不甚理会,只是思念谢凛怀。

她已经习惯了与他在一起,一个人的时候就很不自在。砂月又冒着挨骂的风险劝她:“郡主得宠,也该有度,眼下我听着到处都在议论,形式对咱们可是不太有利啊!”

沈寒音看她一眼,无奈地说道:“等你有一天嫁了郎君,就知道这种滋味了。”

砂月红了脸,埋怨道:“郡主又开玩笑了,奴婢一生要跟随郡主的,哪会有什么郎君不郎君的。”

沈寒音无奈一笑:“莫说这样的话,若你有了钟意之人,我定会成全。”

砂月严肃起来:“郡主不要再说,我到死不会都离开郡主……”顿了一顿说道:“适才有听说,云妃已经解了禁足,怕是这个仇会报在郡主身上,可要小心些。”

沈寒音道:“当日,不是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云乐姿岂能封妃?仇已经结,恨已深,她是不会放过我的。”

砂月蹙眉道:“这该如何是好,郡主可有办法?”

沈寒音道:“给我更衣,再带些绫罗绸缎,我去看望一下云妃。”砂月答应着,虽然不知道郡主具体怎么想,但觉得主动出击总比被动受敌好的多。

云妃虽被解禁,却也面临失宠,门前冷落,没有一个人过来探望,先命人更衣,要去见皇上。

侍女提醒她:“皇上正宠爱云行郡主,这个时候到跟前去,怕是不会给好脸色。”

云妃气得发脾气摔东西,大骂道:“沈寒音算什么东西,我可是堂堂的宰相之女。”

叶儿劝道:“皇上就是宠上一只老鸹,那也会马上变成凤凰,所谓得君心者得天下,娘娘还是看破些。”

正说着,宫人奏报:“云行郡主驾到。”云妃一听吓一跳,怎么说她她反而上门了?不过,亦不愿意让她看见自己衰败的样子。

“请到厅内,容我更衣!”云妃自去洁面梳妆,耽误了好半天时间,差点让沈寒音坐不住。

“郡主今天缘何来此呀?”云妃打扮隆重,亲自揭帘进来,问身边的叶儿:“可是按我的吩咐,给郡主备得上好龙井?”

叶儿道:“岂敢有误?自然是上好的龙井。”

沈寒音淡然而笑:“小事不必拘泥,云妃娘娘有好心意,我领了就是了。”

云妃感叹:“哎呀,妹妹就是体贴人意,怪不得皇上对妹妹如此痴迷,只是我倒有一事不解,请妹妹赐教。”

沈寒音嫌她啰嗦矫情,已经有些不耐烦了,道:“说说看,我有什么可赐教你的?”

“妹妹的性格,好生奇怪呢!”云妃一脸困惑:“据说妹妹私下里和在皇上面前,是不一样的,就是人家议论的,舞剑耍把势是一个样,看见皇上又是一个样,咯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之丞相嫡女穿越之丞相嫡女偶是平民|古言一朝穿越,丞相嫡女。前世母亲不在,继母跋扈,父亲对自己不管不顾。既然上天让她重活一次,今生她势必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逗渣男,斗小三,斗绿茶婊。且看今生她如何斗智斗勇,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若灭我我灭天。且看她如何凤临天下!灯华初上,元宵佳节,到底谁和谁一见钟情,到底她喜欢的又是谁,且看她如何抉择。
  • 美男多多:求放过美男多多:求放过玫瑰宝|古言这是个作者。只因自己写的一本小说就穿越了“早知道我就不乱写了,还要去找每个男上主手中的紫水晶,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谁叫你乱写的,向前冲吧骚年”萌宝宝给她一个你加油的眼神(王爷,世子,青梅竹马,也想要她死)怎么办呀!
  • 江湖如歌之回首不见江湖如歌之回首不见盛世华裳|古言此文灵感来自歌曲《眉间雪》。见到他的第一眼,被狼崽子一样的眼神吸引了,于是带上同行。只是数年过去,早已忘了初衷是什么,唯记得有他在的温暖。“你就没有想过离开这里吗?”“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 非你不可:邪王绝宠妻非你不可:邪王绝宠妻梦若翾|古言她是和亲的皇妃,却在抵达天玄国之日被指婚给摄政王——君天羽。天玄国的用意她又怎会不知,无非是想要侮辱她罢了,殊不知她本就无意关心自己所嫁之人是谁,只要她的义父和师尊可以安然无恙,只要她在乎的人可以平安无事就好。她以为自己不会爱上任何人,可是为何自己所嫁的人却屡屡招惹自己,非要将自己惹怒不可呢!她是他见过最能忍的人,亦是最让他心疼的人。从最初的厌恶到最后的相知相许,她早已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替代的存在。爱上她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独善其身。如果只有天下大统才可以保护她,不让她受伤,那么他就为其争那天下。待到天下归一之际,带她遨游四方。
  • 医妃天下:腹黑帝君请休妻医妃天下:腹黑帝君请休妻m檀香雪|古言她是后唐唯一公主,一场叛乱,国破家亡。他是后唐朝臣之子,父亲叛乱,改朝换代。后唐公主变为前朝遗孤,后唐朝臣晋升北周太子,他们之间命运互换。逃命时不慎掉落山下,再醒来她失去原本记忆,隐世村落习得一身岐黄之术。乱世年间战火纷扰,加冠年后他一身戎马乘驰沙场,只为在乱世重见她的身影。奈何命运弄人,再相见,她却早已将他忘的一干二净。纷繁乱世,她辗转诸国,却留下倩影,让君臣争斗;一个为她兵临城下,只为报被欺凌之仇;一个为她筹谋步兵,只想再现清灵之眸;一个为他舍弃帝位,只因欠你未娶之诺。
  • 穿越之侠女柔情穿越之侠女柔情金银馒头|古言实验室的爆炸让她成为了一个婴儿,以为是平凡家庭,却降生在一个战功赫赫的家族,从小她就偏爱戎装,不爱女红,爱打抱不平,可是侠女也有柔情的一面,他的出现是上天来拯救她的吗?还是惩罚她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娇妻如芸娇妻如芸萧儿美蛋|古言萌软小娘子和威武大夫君的故事。姚芸儿从没想过自己会嫁给一个屠夫,而且还比她年长十多岁.....当日子一天天过去,隐藏在二人身后的隐秘逐渐浮出,这一对于贫寒中相依相守的夫妻,又要迎来怎样的结局?瓦房两间,篱笆小院,杏花树下,相许相约。喋血枭雄,阴差阳错,执手相伴,苦辣酸甜。农家小女,柔情万千,甘之如饴,与君相携
  • 相逢不尽平生事相逢不尽平生事一坨饭团子|古言对于神仙来说,人世间的岁月实在太短暂。 假如有用不完的时间,你是不是还愿意用尽所有心血只守着一人心? 假如有缘再见,你是不是明知劫难重重却还愿意奋不顾身的走向那个人? 故事节奏有些慢,只想写一个有酸有甜,有苦有乐的故事。 只因这时光说短太短,说长太长。到头来,相逢不尽平生事,梦中魂长绕梨花。
  • 穿越异世之一世倾城穿越异世之一世倾城破晓阑珊|古言她是21世纪新时代的特工,他,表面玩世不恭,心思却异常细腻。她,一朝穿越,竟成为人见人厌,花见花怕的残忍大小姐,他却与众不同的对她死缠烂打。宁可跨越所有障碍,也要在一起。
  • 穿到古代做富婆穿到古代做富婆饕餮七七|古言本文弃坑了,因为没有签约作品删不掉千万不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