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三哥,王子衍

“哦?”

慕容瑾想了想,自己今天才出门半日,瑾玉院就这么热闹。

“我按照小姐吩咐的,说您卧病在床,她们立刻就离开了,说明日再来!”

李嬷嬷想起慕容瑶和慕容欣听到慕容瑾“卧病在床”的模样,不由语气也带着嘲讽。

“二小姐竟然没有纠缠?”

小凌颇为惊讶,以往慕容瑶来瑾玉院,大部分是因为别的地方或者他人身上受了气,就来瑾玉院找慕容瑾出气,而且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怎么今天这么好说话了?

“她们怕是连问都不问我生的是什么病,会不会传染,第一反应就是能多远躲多远,免得过了病气。”

慕容瑾就是利用了她们这种心理,才会让李嬷嬷用那种说辞来打发她们。

“还说想通了,根本就是假惺惺!”

小凌听到慕容瑾的话,对慕容瑶和慕容欣的虚伪更加嗤之以鼻。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凡事不要只看表面。”

慕容瑾当然不会相信那些慕容瑶自以为能够蒙骗自己的话。

“谨遵小姐教诲!”

小凌看到慕容瑾脸上淡淡的笑意,对慕容瑾又多了几分敬佩。

“李嬷嬷,二妹妹和欣堂妹是在芙蓉来之前还是来之后?”

慕容瑾像是想到什么,便问了李嬷嬷。

“芙蓉姑娘离开后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她们就来了。”

李嬷嬷回想着时间,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

慕容瑾嘴角扯出好看的弧度,让一旁的李嬷嬷和小凌不由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是什么样?”

小凌壮着胆子,问了慕容瑾。

“无事,我累了,你们也去休息吧!”

慕容瑾起身走到里屋,留下李嬷嬷和小凌面面相觑。

躺在床上的慕容瑾,看着掉漆的木床顶发呆,手里忽然有凉意传来,举起手才发现自己一直攥着那块玉佩。

在熄灯的夜里,这块玉佩竟然隐隐发光,慕容瑾摩挲了一下,发现背面不光滑,接着玉佩的微弱光芒,慕容瑾看到了一个“懿”字。

随即便想到今天遇到的那个紫衣男子。

王子懿,究竟是何方神圣?

瑞和楼五楼露天雅阁。

此时在雅阁与其他两个少年饮酒言欢的紫衣华服男子,突然间就打了个喷嚏。

“......银针?”

穿着黑色云锦华服的男子听到蒋睿说起今天在街上的见闻,对用银针救了奄奄一息的少年颇感兴趣。不知为何,这让他想起那天晚上在胡同里,用银针救了自己的女子。

“是,我还从未见过这种医治的法子。他并未把脉,只是根据腹痛和口吐白沫两个症状就判断出少年是食物中毒,当机立断地施针。若不是他亲口说他是个商人,我还以为他是个精通医术的大夫!”

蒋睿想起白日里见到慕容瑾救莲音兄长的过程,心理依旧十分好奇。

“三哥不知道这个沈瑾是什么人吗?”

王子懿点了点头,心理也有所疑惑,便问了坐在上位的男子。

“沈瑾?”

穿着黑色云锦华服男子,正是王子懿的三哥,王子衍。摇晃着手里的骨瓷酒杯,从他那双薄唇里,慢慢地吐出“沈瑾”二字。

在这满天星辰的夜里听到如同幽井般回味深长的声音,竟然让人不自觉地跟着陷入沉思。

“没想到京都还有三哥不知道的人!”

王子懿看着王子衍若有所思的模样,有些诧异。

“子衍兄已有半年没在京都了,难免会有些遗漏!”

蒋睿看向王子衍的眼神中,带有几分钦佩。

“不过,沈瑾说自己与清风徐来的吴掌柜认识,而清风徐来最近己日因为推行了‘期限赎回制’而备受京都百姓欢迎,这两者有联系吗?”

王子懿想起,慕容瑾说过自己与清风徐来的吴掌柜有交情,便说了出来。

“期限赎回制确实是个不错的法子,不仅能够满足普通百姓的需求,还提高了当铺的信誉与利益,可以说是一举三得了。如果这个法子是沈瑾提出来的,我对他倒是有几分兴趣。”

王子衍言语间无一不是对期限赎回制的赞赏。

“我就猜到三哥你一定会想要认识他,我已经与他说好了,若是有不便之处就来瑞和楼找我,他若真的是想要来京都谋生计,就一定会来找我的!到时候,三哥就可以当面会会他了!”

王子懿想起自己已经多年没遇到像沈瑾这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了,想要与他交朋友是真话。

只不过,除了自己的私心。想到他个精明的少年,这对王子衍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他也可以为王子衍所用,未尝不可?

“嗯,等我从北宁国回来吧!”

王子衍举起酒杯,仰头喝了一杯酒。

“所以这次姑母寿宴,你当真去不了了?”

王子懿惊讶地问王子衍,他以为王子衍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当真。

“我与宁辰打了赌,愿赌服输,自然是要事先诺言的!”

王子衍自顾自地又倒了一杯酒。

“明明是三哥故意输给宁辰。”

王子懿不敢当着王子衍的面大声说,低声嘀咕着。

“听说,长公主这次宴请了准燕王妃,子衍兄不想见见王妃?”

蒋睿想起今日出门前,母亲收到了长公主的帖子。

“以后有的是机会。”

王子衍把玩着白底青花的酒杯,随即嘴角勾出好看的弧度。

王子懿听到蒋睿说的燕王妃,刚想说几句,就听到有人敲门。

“祁王殿下,武贤妃派人到祁王府传话,请您回府!”

来人正是祁王府的侍卫头领——孟奇。

“知道了,我这就回府!”

王子懿,哦,不!五皇子祁王萧懿不耐烦地挥手,谈的正起劲,竟然被打断了。

“姑母定是有事才会在夜里派人传话,你快回去吧!”

蒋睿一听是“武贤妃”,就赶紧让萧懿回府。

“嗯,睿表哥,三哥,那我先告辞了!”

萧懿起身作了个揖。

王子衍,不!萧懿的三哥,也就是当今三皇子,燕王萧衍点了点头。

同类热门
  • 琼琼潋滟清歌辞琼琼潋滟清歌辞熙彧承明|古言清歌没有想到自己好好走在路上会天降横祸,被花瓶砸中,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古代,成为大理寺卿的嫡长女。 为了生存,她谎称失忆,却因此引发了诸多事端。 来到这里没多久后,她奉旨嫁入了怀王府...... 什么?这个怀王竟然不信任她! 好,为了给自己摆脱嫌疑,她开始调查自己的身份,谁知道到最后,她也有点不太信任自己了……
  • 正是春容最好时正是春容最好时白茶清风闲事|古言大陆南部的江南小国之中,看似受宠的六皇子、心思并不单纯的八皇子在皇子的斗争中将何去何从,宫女春容的身世到底是什么?南螭、北赵的战争将几人的未来引向什么方向?
  • 穿到农家做皇后穿到农家做皇后蓦然无语|古言现代女特工意外穿越到大魏朝农家女林婉身上,尽管有偏心奶、极品大伯母,再次重生,林婉依然有信心带领全家发家致富 不曾想一次偶然间善心大发,救助的少年居然在数年后站在她面前,目光灼灼间以江山为聘,许她后位。 他道:“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天下为聘,百里红妆,三千弱水我只取你一瓢就已足够。”
  • 至爱吾爱之王爷请接招至爱吾爱之王爷请接招南绯樱|古言她,21世纪顶尖特工。只因情,便陷入了万劫不复。 死后的重生,她发誓不再碰“情”,却因他的出现,又一再陷入…… 他,天朝姑娘们仰慕的战神。只因偶然,便认定了她。 几次出手相救,他改变对她的看法…… 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只有他知……
  • 一品夫人:农家医女一品夫人:农家医女妖娮|古言上有严厉的寡妇娘,中有不省心的姐姐,下有痴傻的弟弟,一日三餐吃不饱,穿到了这样的家庭里,但没关系,就凭她对草药的熟知,定能发家致富奔小康。**家有叔婶姑姑一大堆,人多事乱不省心。谁说唐家女愁嫁,这一群一群,赶着上门来求亲的都是谁。只是二姐,咱能不这么好高骛远吗?什么?有内情?**【片断一】县令公子一门心思想娶了她,死活赖在她家不肯走,骗吃骗住。这天,县令公子不耐烦的问她到底喜不喜欢他,只见她冷冷的横了一眼说:“不喜欢”。然后,在他发怒之前说:“你应该问我爱不爱你。”童子鸡的县令公子一下就羞涩了,扭捏的问:“你爱我吗?”“不爱。”轻蔑一笑,顺脚将他踹进了水塘。叫你小子摆官少爷的谱,叫你小子在我家当大爷,真当姐好欺负呢!姐不过是看在银子的份上,忍你……**【片断二】行医救世,开铺从商,名利双收之际。竟然有一个中年美大叔跑出来想分一杯羹,美名曰:我是你爹。屎可忍,尿不可忍,谁不知道她是小财迷,竟然还想骗她的银子。不发威,还真当她是病猫吗?“来人,关门放恶犬。”“你说谁是恶犬啊?”某男一脸凶残的瞪大了眼,暗自思索,女人果然是不能宠的!**此文非常正经。就是,穿越到古代,有钱有地有男人……过上幸福日子的故事。
  • 盛世娇宠:王爷,王妃又爬墙了盛世娇宠:王爷,王妃又爬墙了沐沐锦|古言重生一世,金娇玉贵的乔云姝希望能得个寿终正寝。 但一不小心,拐了个王爷来暖床。 传闻,京城赫赫有名的慕景寒不近女色是因为患有隐疾。 成亲前,乔云姝用尽手段,肯定了慕景寒就是个有隐疾的。 谁料,成亲后,百般作孽的乔云姝新婚之夜就得到了报应。 靠! 到底是谁传出来的说慕景寒有隐疾的? 有隐疾的还能让她小日子过得这么滋润? 乔云姝悔不当初! 谁都没料到成亲前的小奶狗,成亲后就成了小狼狗! 关键,还是只重生的小狼狗! 某日,乔云姝扶着腰,看着自己的肚子,看着旁边两小萝卜头。 一想到自己年轻貌美就有了三个娃,乔云姝怒。 “慕景寒!以后你都睡书房去!” 某王爷笑的奸诈:“前世都被你逃过去了,今生不生个十个八个的,你觉得可能?”
  • 池瑜思顾渊池瑜思顾渊Jaina|古言她,长眠于阴山之北。 他,追随至阴山之南。 池瑜思顾渊。
  • 蛮荒王妃:空间农女强悍逆袭蛮荒王妃:空间农女强悍逆袭浅紫的涩|古言穿越农家,父母双亡,爷奶年迈,兄弟姐妹弱小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只,房屋破旧,几亩薄田,食不果腹,连炼养了五六年的空间也还在慢热中。薛千雾怒了,姐前世好歹是特工,更有家族团结互助,智慧太爷爷一枚一路保驾护航,且看她种田经商,发家致富得不要太简单。那个腹黑俊美的王爷,敢娶蛮荒农女否?还要不收通房不纳妾哦,亲可许你嫁妆良田千顷,黄金千万两......
  •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北阳静|古言她——从小为父培养的接班人,一名妙龄女子注定踏上保皇为国的征途… 他——是从小寄养在外的小王爷,一身胆识,只为推翻朝廷拯救苍生… 她——是贾府千金,被拘泥于世俗朝政,但不甘于此… 他——是一名“不算地道”的出家人,历情劫,渡众生… …… 当他们两对儿相遇,你拆我挡,你迎我退… 而触碰到爱的火花儿时,这一对怼怼怼出爱情的冤家会如何?而另一对入红尘破世俗的前世冤家又会如何? ………爱,难亦不难………
  • 花心王爷俏王妃花心王爷俏王妃透明海|古言冰冷的宫苑里,皎洁的月光下,一纤细的身影,抬头看着天空的冷月:“为什么,我已经在处处忍让了,皇后就是不肯放过我呢?”有一个曾经为皇帝宠爱的母妃,不是她的错,但是为了生存,她一直低调的生活在皇宫里。本来她只要再忍耐一年,就可以离开皇宫,自由自在的选择自己的生活,但是皇后的懿旨,打破了她的如意算盘,她不得不披上大红的嫁衣,嫁给那个皇帝一心要笼络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