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恩靜她家有隻貓

02.恩靜她家有隻貓

第三天咖哩飯了,明天絕不能再這樣下去。恩靜一邊清洗鍋碗,一邊深思冰箱裡的食材根本就只剩下雞蛋,無論如何明天還是得去趟超市了。還有一週開學,難道她最後的假期就這樣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她有些欲哭無淚。「我也想去海邊啊──」她甚至還買了人生第一套比基尼,雖然連包裝都沒拆過。

「姊,我的襪子!妳看!「哲咚咚咚地跑來廚房,揮舞著手上兩隻小熊圖案的兒童休閒襪。「妳洗壞了它!」他將小熊的頭撐開,可憐的熊已經沒了熊臉。

「真的耶!怎麼會這樣?」恩靜將碗盤疊在流理台邊,伸出手將襪子接過查看。她已經不想疑惑弟弟怪異的文法,你不如直接說英文吧。

哲還是喋喋不休地鬼吼鬼叫:「妳的手啦吼唷!」哲看著恩靜一手油亮滿佈泡泡的手接過他心愛的小熊襪,他一邊怒問妳為什麼不先洗手呢?一邊將襪子奪回,恩靜抱歉地吐舌搔頭表達不好意思,卻又讓泡沫沾上頭髮,她一邊尖叫著說天啊洗碗精該有多傷髮質一邊像隻纖細的羚羊跳躍,於是她的手肘撞上流理台的碗盤,然後它們唏哩嘩啦地有的完美落入水槽或是完美落地了。

「我想起來我還有暑假作業。」姊弟倆看著滿地殘骸,他們懵了許久,直到值完班的爸爸回家後,姊姊如是說。

翌日,是陳家的每月大事。

「哲,你準備好了嗎?」恩靜縝密地檢查手推車,前推很順,可以;後推不卡,過關。輪子滑溜,把手手感也對。她將夾在腋下的長夾錢包丟進購物車裡,夾在腋下雖然安全,但這對等一下的廝殺沒有幫助。

哲的小手握緊購物藍,小男孩稚嫩的臉顯得一臉壯烈。他很少參與這場戰爭,覺得非常新鮮以及自己好像已經長到一米八那樣的個子般英武神威。

「記得,經過試吃區的時候要趕快塞進嘴巴裡,一定要在這一輪裡面吃飽,我們在一點的時候要準時殺進去生鮮特惠哦!」恩靜蹲下身,將哲的襯衫攏緊。

「知道了,可是牛奶可以不喝嗎?」他從來都討厭喝牛奶啊。

「不可以!牛奶是最貴的!」

他們終於走進賣場,在雙眼撩亂的超級市場中,要想節省荷包不花費多餘開銷,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目的性」。購物清單好好地躺在哲的襯衫口袋裡,多數都是特惠傳單上面的量販包,這些主婦技能恩靜可以說是十分精通。

現在是午時三刻,正好有種古時行刑前的法場氛圍。早餐只用燕麥和牛奶打發的倆人正是飢腸轆轆,直接衝往食品所在的樓層。暑假最後一週的超市內人聲鼎沸,她必須不斷地閃避對向推車,並且努力張開耳朵辨識推銷人員與捲髮大嬸的聲音較量。

「來試喝看看哦──」左手拿杯標榜高纖無糖的鮮豆漿,在等待右邊攤子的煮水餃時順手搜刮隔壁冷凍櫃貼上特價的冷凍水餃。

哲努力踮高腳尖,他一直聞到好香的烤香腸味。雖然爸跟姊都不喜歡他吃加工食品,可是在姊姊煮飯的日子,有盤好料理的煎香腸不知有多令人不那麼悲傷。他暗自盤算等等一定要偷偷拿幾盒丟到車子裡。

哲的視線讓水果蔬菜區五彩繽紛的顏色吸引,上了蠟的蘋果在賣場強烈的燈光照射下鮮豔誘人。「姊,我們應該買個水果。」

嘴巴很忙手也很忙的恩靜口齒不清地回答:「買太朵拿不回企啊(買太多拿不回家的意思)燙死我啦!」她跟著哲的視線往蔬果區望去,卻瞧見有點模糊印象的人影,急忙將燙口的試吃水餃吞下肚。「啊那不是──」

「小雨!」哲開心的呼喚,一邊快速地將手上趁姊姊不注意時偷拿的切達乳酪絲丟進推車裡。

「等一下!」恩靜用兩指勾住弟弟的襯衫領口。哲不明所以但還是先求饒道:「我保證我只有禮拜六吃焗烤好嗎?Please…」他露出小貓般哀苦的表情,她到底用什麼養出這麼洋派的弟弟?

「不是這個問題啦!」姊姊搖搖頭,她早就放棄阻止弟弟對垃圾食物的熱愛了。嗯──那是因為什麼啊?哲歪頭不解,所以還是掙脫姊姊跑向小雨。

「陳恩哲!」小雨今天穿著黑色及膝洋裝,內搭有澎袖的公主襯衫,擦得發亮的瑪麗珍皮鞋比起穿制服時更加可愛。

「恩哲你也在耶!」在場的還有班上的女同學亮亮。哲覺得這實在太奇妙了,這時候應該說他們很「有緣」嗎?

「亮亮,我們不能逛很久。」亮亮的媽媽在一旁,打扮得像是在貴婦百貨,但是臉色有點臭。我們不是在超級市場嗎?那樣一定非常不方便。

「嗨亮亮媽媽,你們在聊什麼啊?」哲打過招呼,還有他喜歡的大哥哥,小雨哥哥對他淡淡一笑。

「我們在說,我們等等應該要一起寫功課。」小雨這樣說。

「對啊──」亮亮才剛開口,馬上又讓媽媽搶話:「──不對。亮亮,媽媽剛剛跟妳說了,我們還有事情。」

「可是我們有什麼事情?」亮亮真的很認真地在思考,今天是禮拜六啊。

「阿姨我們一起寫作業不會很晚回家。」小雨有些撒嬌地說。

小孩們一邊吵鬧一邊爭論剩下的作業,恩靜和小雨哥哥隔著成山的馬鈴薯相望,她露出傻傻一笑,小雨哥哥居然連看她三秒都沒有,她只好跟著將視線擺回孩子們身上。什麼意思啊變態殺人少年!

「媽媽沒有告訴妳嗎?妳從今天開始,晚上都要上小提琴課了。」亮亮媽媽不理會莫名其妙的亮亮,強硬地牽起她的手。「對不起喔小雨,可是上課不能遲到,妳知道的吧?來跟大家說再見。」

亮亮帶著失望的眼神對大家道別,小雨目送她們離開。亮亮一邊掙扎媽媽的手掌,媽媽蹲下身來斥責她。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心,難聽的話還是傳到這裡了。

很小聲的,小雨應該聽不清楚的…聽不懂的,恩靜這樣告訴自己。

「跟妳說幾次了不要跟那家的小孩玩,妳怎麼就是聽不懂?」

不要跟那家的小孩玩。

小雨別開視線,她默默地低下頭,看著貌似光滑卻有些裂痕的塑膠塗料地板。小女孩的臉上有點難過,卻交雜著一點習慣。她後面伸出一雙大手,遮住她小巧的耳朵。

「有時候大人說的話,不用聽也可以哦。」

小雨的哥哥蹲身在背後,他低聲的說。雖然恩靜沒聽到他說了什麼,而且他的頭髮太長、眼鏡太厚,以至於恩靜也瞧不清他的表情,但很難受吧?一定很難受的吧。因為她陳恩靜氣到都要哭了啊!

「小雨!來恩哲家裡寫作業吧!」她用超級不低的音量這樣吼著,喔好啊,如果小雨之後要認為這個大姊姊講話就是這麼大聲的話,她也只好認了。

「喔…哦!對啊,小雨來我家寫作業,小雨哥哥也一起來,我們寫完可以一起玩大富翁喔!」雖然不是很清楚狀況,但是跟著姊姊說就對了。「今天是爸爸煮飯喔!可以很好吃的。」哲站到小雨面前,用著真摯的眼神說道。

這種事情不需要那種眼神也不需要這樣強調喔。恩靜回想起被哲說三道四的廚藝,知道他這是在給誰做什麼保證呢。

兩個小朋友在前面邊走邊玩得很高興,似乎是在踩影子。暑氣正盛的下午三點,令人憤怒地想飛奔到莫斯科。這樣炎熱的時候,為什麼她又覺得好像在下雪?恩靜的大眼咕溜地轉,偷偷瞧向一路安靜的小雨哥哥。啊,他果然也是熱得冒汗,這點總算平易近人了點。總之…應該不是嚇傻了吧?畢竟他好像也是第一次經歷的「特惠場之戰」。

還是說些什麼吧?「喔那個…謝謝你跟小雨和我們一起逛特惠,不然這麼多東西我還真的拿不動呢。」

她撇過頭綻放笑容,雖然她看不太到小雨哥哥的眼睛,因為他除了超長的瀏海外還有超厚的眼鏡。但他應該還是瞧得見她的。不是廢話嗎?又不是瞎了!

「真的相當恐怖呢。」少年點點頭。

「呃、我我我相當恐怖嗎?」什麼東西恐怖,是指剛剛以及上次的獅吼功還是這龐大的採買量?還是她本人?到底是哪個啊?但全部加起來哪裡有你恐怖啊!

他輕笑出來,「特惠區的主婦媽媽,很恐怖。」他指指身上弄皺的襯衫,衣領間還有不知道哪位太太遺落的唇彩。這,到底是如何的戰況才能沾上呢?

「真的,不過去幾次就習慣了。」原來如此啊,她也笑出聲。

結果他的聲音意外的很好聽,舒服的、輕輕的少年音,居然不是殺人少年那種陰沈沈的聲音。不,這本來就是不對的第一印象啊,恩靜甩甩頭,決定要開始改觀(現在才開始)。

他看著行徑詭異的恩靜,再度輕笑出聲。「剛剛。哦…應該是要說謝謝。」他小聲地說,因為有些窘迫所以想搔頭,但發現兩手都提著兩大袋的戰利品而作罷。

恩靜微笑搖搖頭,她明白他是在道謝邀請小雨來玩的事情。她只提著兩袋,騰出一隻手遮住陽光,透過指縫看著光芒移動,忽明忽滅,有種手心裡的世界正在閃閃發光的感覺。

「我小時候,或是哲小時候,都經歷過的哦。不過哲已經被我訓練得很堅強了,我這樣自我安慰啦,他現在還是滿膽小的。小時候是不懂事的小孩找事玩,長大後才發現,最不懂事的其實是大人呢。」

純真的孩子,哪懂得比較或是霸凌呢?

「不懂事…嗎?」

所以才造就了懂事的孩子。是這樣吧。

「喔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還是我要一直叫你小雨哥哥?「她嘻嘻笑著補充:「我是陳恩靜哦。」

「我知道,恩哲姊姊。」有點調侃的笑,可能早就聽小雨說過了。被他先知道名字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些害羞。

「大風。」

一點風也沒有啊,非常炎熱的午後呢。

有些辛苦地爬上自家公寓,他們家真是沒什麼好看的。普通的舊公寓,入門前先經過爸爸精心佈置的小陽台。南方松的直鋪地板,鵝卵石小道漫在四周與角落,磨石子的圍牆上方有可愛的小盆栽,那是迷迭香,這是薄荷,還有貓草以及一隻貓。恩靜介紹給覺得很新鮮的小雨。

「啊!貓咪!」小雨跟著哲進門,一眼瞅到趴在地板陰涼處打盹的老貓咪。「哥你看!」小女孩雙眼直冒愛心嚷叫好可愛,哥哥也直直盯著貓咪。

「她叫小花喔,跟我同歲同年出生的,她不會咬人可以抱她。」哲將滿臉不爽的老貓咪溫柔捧起,對著好像非常興奮的兄妹倆介紹著。

恩靜越過客廳來到開放式的廚房,將戰利品共六袋開始分類整理。什麼啊,她還以為他在說什麼有風呢,大風小雨,怎麼說應該也是大風大雨或小風小雨啊?他們爸媽到底怎麼取的名字?

她打開櫥櫃,假裝非常忙碌地收拾著,眼睛卻越過薄薄的門片看向客廳那頭玩得高興的三人。貓咪乖巧地躺在大風的腿上,嘖,這隻沒有節操的老貓!

大風的表情異常溫和,相較他經常面無表情的時候。他兩隻手握著貓咪柔軟的手掌,大拇指輕輕按壓滑嫩粉Q的肉掌。等等,為什麼她覺得越來越熱呢?不要對別人家的母貓做會令人誤會的事情啊!

「好……軟……」他的表情專注而享受,正在享受人生第一次與貓肉球的親密接觸。小花發出呼嚕嚕的舒服聲響,一顆不小的貓頭在他懷裡磨來蹭去。

小朋友搬來板凳,當哲拿出課本的時候才問起可是小雨根本沒有帶作業過來啊要怎麼寫作業?小雨恍然大悟,接著輕笑帶過不如我們就來看卡通吧。所以客廳目前正在爭論該看海綿寶寶還是名偵探柯南,寫作業之類的事早就不重要了。

恩靜還在廚房收拾。爸爸大概五點半回家,今天難得的早歸,她想先將晚餐的食材處理好。眼光還是經常的往他那裡偷瞄,雖然已經不擔心他是不是變態殺人少年,但還是下意識地會在意他的一舉一動。身形纖瘦,非常地白,甚至是太白了所以才有變態少年的感覺嗎?意外的喜歡貓。

再次偷瞄時不小心被當事人瞥個正著,她驚得心頭一顫。不不不我不是變態少女啊。緊張的手只好可憐了正在手裡哭泣的蘿蔔塊。

「如果是蘿蔔湯的話,蘿蔔好像太大塊了。」好聽的少年音在耳邊響起,她這次真的是渾身一抖了。為什麼這人走路沒有聲音的?還是其實是伊藤潤二漫畫裡的幽靈少年比較適合他?

「不會啊,我一直都這樣切的。」她尷尬一笑,蘿蔔排骨湯可是她唯一的拿手菜呢!不過是在「備料」這件事的拿手上面。

「他們想玩大富翁,我一起幫忙吧。」她本來想拒絕的,但是四隻手的確是比兩隻手快,照廚房的混亂程度她真怕等老爸回來連個米都還沒煮好。

他熟練地拯救了蘿蔔,本來的厚度再削去了三分之一。「原來到底想做什麼料理啊?」恩靜雖然被調侃還是笑得很開心,難得他也會開玩笑,雖然是無奈比較多一點的樣子。

「你很擅長料理嗎?」看著他切洋蔥時目不暇給的刀工,恩靜露出佩服的神情。她最討厭切洋蔥了,經常辣到眼睛而用手去碰然後就到處尖叫。

「稍微吧?小雨很挑食。」至於恩靜應該是「意外的不擅長」,還是「不意外的不擅長」呢?他嘴角露出不易察覺的淺笑。

真是各種的意外發生呢,暑假的最後一次週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暮雪上的星空暮雪上的星空孟紫依|青春“茉,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我们回不去了!”她!从美国回来的音韵公主。他!学院里的校草级人物。彼此遇见,并爱上对方,但是却一次次质疑,一次次背叛,使感情有了裂痕。她有了新的朋友新的圈子,男孩渐渐的不再是她感情的羁绊,而他呢,他已经慢慢后悔,可是他没资格后悔,更加有资格说累。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
  • TFBOYS:今夕何兮离殇之晴TFBOYS:今夕何兮离殇之晴顾筱汐顾沫笙|青春他爱她所以愿倾其所有换一个她他爱她所以不肯拿她当赌注他爱她所以纵使万劫不复他也愿意坠落
  • 足尖之上足尖之上凯莲|青春一群追梦的艺考生为了北京求学的成长故事。有人为了考学不择手段,有人为了成全退让,有人转行,有人离开。足尖之上,是我们憧憬北京的努力模样。
  • 复仇女王泪落殇复仇女王泪落殇深桉|青春她,冷酷无情;他,冰山冷漠。她,火爆活泼;他,花心风流。她,调皮可爱;他,阳光帅气。她们和他们中间间隔了太多了,他们爱过,死过,恨过,失忆过,心痛过······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他们和她们的结果到底如何。对仇家的复仇,是否因为他们而放弃···太多的未知在前方了,他们惧怕了还是战胜了?另外本书还客串TFBOYS三位巨星,敬请期待。
  • 清纯懵懂,少年无知清纯懵懂,少年无知king珍|青春没什么内容,就是自己想写的。欢迎入坑,啦啦啦啦啦啦
  • 漫漫青春里的艺见钟情漫漫青春里的艺见钟情聂青檬|青春你问我为何极力渲染离别的悲伤,我怕你忘了我曾经那么爱你的模样。我对你一见钟情。是以,我堵上整个青春。
  • EXO之那些花季错过的人EXO之那些花季错过的人苏尹汐|青春离开这座城市的那天,她没有去和任何人道别。天还是那么蓝,云还是那么无暇,她的心却完全像是透明了,她的身体轻盈剔透,脚步蔓蔓。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每个人都看不见她了,她冲撞着每个路过的人和车,可惜什么都是虚幻的,;什么都是奢望了;什么都错过了…………满天飘雪的时候,那片花海再次扬起青春的气息,她的眉眼,她的唇角,她的身体终于在千年冰榻上有了生命的迹象……“我来了,你们还好吗?”再次苏醒的她,只为前身的一个梦,可截然不同的她们却意外都爱上同一个他们,是注定还是错误……
  • 校草独恋俏萝莉校草独恋俏萝莉L莫|青春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她痛失双亲,却因找不到真凶,被判定为一场意外,自此顾清风苦寻真相。在此过程中,校草和校霸接连不断的闯入她的世界,傲娇的校花居然成为了她的朋友。他们好像和当年的那场车祸有关......“辰。陌上花开,你可缓缓归矣。”顾清风低下头喃喃自语道。(详细简介请见目录:楔子。)
  • 我的初中三年一班我的初中三年一班怡世佳人i|青春一年的夏季,又一届学生要毕业了,我们为中考而奋斗,沉浸在书海之中。是否,这样的你在偶然间会突然一愣,初中三年就这样过了?同学们的笑脸依然历历在目,可是,我们真的就要走了,要分开了,但,舍得吗?初中三年生活历历在目,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
  • 人间自白书人间自白书一叶沧行|青春每一个灵魂只能承载一种身份每一个人都需铭记自己本书每个章节都有过万字,读起来可能费力,但是每一个剧情我都不知该如何分割开来,所以抱歉了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