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不速之客

六月六,小寒终于打出来了碧水剑!

剑长两尺三寸,重十八斤!

剑柄除了铁质,还有鹿皮、虎皮等胶合出来的护套,摸上去很柔软!

最爽的,还是剑身,泛出来蓝色光芒,正如碧空无云的蔚蓝,也如同春水般清凝,那光滑的身躯,竟如美人儿的皮肤,光滑如锦缎,每一寸都使人动情!

裴映雪一瞧,就喜欢了,笑了:“梅儿姐姐,我不客气了,碧水是我的,哈哈!最多,咱们轮流使用!”

“行,你这丫头说了算!咱们谁跟谁啊?嘿嘿,你的,不也是我的吗?哈哈!”林雪梅见肥水不流外人田,早就欢喜了,在裴映雪的脸上亲了一下,高兴地笑了!

太平公主更爽快,乐了,嘿嘿,为了咱们的碧水,你们几个丫头去做好吃的!犒劳我哥哥,还有,三位大师!没他们帮忙,咱们也锻造不出来如此爽的宝剑!我喜欢!

“诺!”林雪梅、裴映雪赶紧下山做酒菜去了,却将碧水交给了太平公主!

哈哈!还是我的丫头们最爽快!很好!太平公主又得意了,一脸开心,然后,仔细观赏小寒的杰作了。

小寒也忍不住得意,笑了:“欧冶子大师,干将大师,莫邪大师,我这把剑如何?我亲手打的,还不错吗?哈哈,我这剑当然比不了三位大师的杰作了,你们品评一下,如何?实话实说,我绝不介意!”

嗯,不错,我看很不错!这剑质地没说的,寒将军也是花了心思打造的,又得了爹爹的指点,算是把好剑了!

莫邪认可了,她认为这把剑已算是上乘的好剑了!

干将接过剑,仔细翻看了几遍,才笑了,这碧水不错,不过,耐久度不够,无法跟巨阙、湛卢等剑抗衡!如果杀敌的话,最多斩杀六十人!不过,以寒将军、寒王妃的手段,又断不会拿碧水去杀人!哈哈,所以,应该是你们的私自珍藏了,很好!

嗯,干将、莫邪说得都不错,这把柄确实好,只是小寒王子初涉铸剑,虽有我们协助,但终究还是生手,所以,这剑嘛,只能算是中上水准!算不得天下间的神兵利器啊!

欧冶子说完,接过剑,又指点小寒最得意的地方:剑身!

最后笑了:“正如小寒王子的剑道,花俏的招术在这你这儿没用,只有剑心才是最珍贵的!所以,这柄剑的剑心就是在于‘爱’,王妃们用最好了!”

太平公主听了,满意了,笑了,很好,我哥哥的倾力之作嘛,就是再差劲儿也是我们的心头肉!好了,一会儿我们要好好地敬三位大师一杯!哈哈,就是我这个不学铸剑术的白痴也学了不少东西!谢谢三位大师!

说完,还向他们鞠躬致意了,一脸恭敬,比当初拜剑圣为师时更谦恭!那时,她只是遵照小寒的意思而已,这会儿,她真心崇敬这三位铸剑大师了!

这时,山下突然发出来警讯了,似乎有人要闯山了!

欧冶子一看,就有点紧张了,眼睛也闪烁不定了!

哈哈,大师,有我师父在,你怕什么?就是有千军万马来,我师父、师母也会杀他片甲不留!嘿嘿,再说了,北面不是还有秦、晋等国的联军吗?再说了,我师父也是吴国的客卿大人嘛!

荆武见了,马上就调侃欧冶子了,却也给他减压了!

果然,闻言,欧冶子顿时放松了表情,笑了:“哈哈,我都忘了咱们剑神在此呢!好了,干将、莫邪,还有你们两个小子,继续帮我熔铁,然后,将神铁和玄铁的精魂都融合起来!我们这几天的任务就是做这件事情!对了,等铁融合了,就加入金刚粉!莫邪,这事儿你来完成!至于对敌,交给韩将军、太平公主了,嘿嘿!”

说完,得意地笑了,像他是大元帅,正在调兵遣将!

“诺!”所有人赶紧都按他的吩咐行动了,连小寒和太平公主也不例外!

干将已开始解神铁了,经过多日观察,他终于看出来神铁的缝隙!果然,趁高温熔铁之机,一下就将神铁分为几块,每块都足以打一柄剑!

欧冶子见了,满意地笑了,随后,开始细心观察那些铁块了,最后,选定了一块神铁,笑了:“这就是神铁的精魂了,嗯,咱们这会天火、地火一齐作用,这神铁、玄铁就可以融合在一块儿了!”

小寒赶紧凑过去一看,随后就乐了,莫非真是天上的神铁跟我们暗合,哈哈,这不是我们的剑招吗?太平,这招你练得最好,对吧?哈哈,可惜你不想要泰阿神剑,否则,它必然是你最趁手的宝剑啊!

太平公主仔细一瞧,乐了,顿时又眉飞色舞了,脸上的笑容比喝了蜂蜜更甜!

这不正是她们喜欢的梅花三弄?一曲一折,都在神铁的形状上再度重演!难道,这就是天子剑法?

一下,小寒就陷入了深思!

闻言,风胡走了过来,却看了半天,仍不得要领,只得叹了口气,放弃了!

小寒笑了:“这招梅花三弄你们学不成的,荆武也不能!嗯,好,天子剑法,哈哈,天子剑法,很好!”

说话间,他已拔了巨阙剑,一下飞升到了空中,随手划了起来!

风胡、荆武见了,自然看得莫名其妙,太平公主却心领神会,立刻就迎上去和他一起练习了!

一下,空中似乎开了两朵美丽的梅花,竟在随风飘舞,每个动作都那么协调、完美,就像是刻意编排出来的舞蹈!

林雪梅已上来了!

同时,还带了一个带着面巾的蒙面人,显然,对方似乎不愿意暴露身份,但也被他们美妙的剑招吸引了!想学,却也看得糊糊涂涂,只得随手比划!

最后,却叹了口气,似乎他也放弃了学剑招!

小寒、太平公主爽快了之后,才回到地面,笑了:“陈龙,你小子一定是陈龙!听说我们来巴山铸剑了,怎么,你小子想来分一杯羹?”

说完,轻蔑地笑了:魔界就这德性,喜欢占便宜,又鬼鬼祟祟,没意思!

那蒙面人一呆,随后立刻取了面纱!正是他们都认识的,还曾经并肩作战过的魔界之子:陈龙!这回,不知又代表何方?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来的?这回,你代表哪个诸侯国?越国?好像太极剑法你也会一点吧?勾践那小子的剑法一定是你小子教的,对不对?小东西,你就喜欢跟我们作对!皮痒痒了,是不是?

太平公主一边思忖,一边揣测!

居然八、九不离十!

那陈龙尴尬一笑,才苦涩地道:“还是公主殿下圣明,嘿嘿,可不是吗?我们也不想管闲事,只是,咱们也有任务嘛,不过,我们尽量配合公主殿下就是了!哈哈,不知道这泰阿神剑咱们越国有没有份儿?”

嘿嘿,你小子越混越回头了,这泰阿神剑是帝王之剑,关你们魔界什么事儿啊?好了,你是想让我们请你吃大餐呢?还是想我们揍你?再不听招呼,梅儿,宰了这小子!

太平公主说完,假装怒了!林雪梅立刻拔了碧水,整个人更像一把剑了,比之碧水剑还清爽几分!

那陈龙一瞧,赶紧低头了,公主殿下,姑奶奶,咱们哪儿敢惹您啊?你是咱们的活祖宗,好不好?嘿嘿,泰阿神剑咱们越国不要了,成不成?我见这儿铸剑材料不少,能不能也给我们魔界铸一把剑?

“啊!”闻言,太平公主尚未开口,小寒倒先惊讶了:“你小子居然敢打咱们的主意,说说,为什么?”

脑子却在打转了:难道,魔界的魔剑也要在这里诞生?可能吗?

“这是女娲娘娘的意思!所以,请两位殿下成全!嘿嘿,咱们魔界一向规规矩矩的,从来不敢对两位殿下不敬的!”陈龙的脸上一片惶恐了!

“嗯!还算你老实!不过,这锻造宝剑不是我们的事儿,你得求欧冶子大师他们了!”太平公主支招了!

她已看出来小寒并不想拒绝,所以,顺水推舟,把这事儿推给三位大师了!

陈龙赶紧转眼过去,正要苦求时,欧冶子却笑了,这事儿我没兴趣!干将、莫邪,你们两个有空时,可以给他打一把,不过,你小子自己用魔功炼剑!他们只负责打造!

“是,是,是!多谢三位大师!”陈龙这才喜形于色,一脸得意了,随后,又对太平公主说:“嘿嘿,公主殿下,奴才最喜欢你们的酒菜了,这回,要麻烦公主殿下了!公主殿下放心,你们吃不了亏的,稍后,咱们自有好东西送上!一定是公主殿下最想得到的东西!”

“什么?”太平公主闻言,倒先自吃了一惊:这天底下还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奇怪!这小子在搞什么?

那陈龙得意一笑,才乐了,恕奴才先埋个关子,时间到了,公主殿下就知道了!

太平公主被他搞得一团雾水,想了想,不得要领,问小寒,他也不知道!

只得叹了口气,笑了:“好了,这回算你小子赢了,我都不知道我最想要什么东西!嘿嘿,准许你在这儿呆几天,打好剑就给我滚!”

说完,已妩媚一片,开始和林雪梅、林若曦姐妹一起侍候小寒享受美食了!

那陈龙脸上又是一阵羡慕,随后就去求教干将、莫邪了!

那二人听说是给魔界打宝剑,自然不乐意,可又见小寒不反对,太平公主又赞成,不好拒绝了,只得按陈龙亲手提供的图纸,为其打造魔剑!

一看图纸,干将就一愣:太经典了,这几乎就是他最想打造的剑,怎么回事?这魔界中人竟能猜中他的心思?

欧冶子瞧他脸色有异,接过一看,也有点欢喜了!

只见那见弯弯曲曲,如同蛇行一般,长不过两尺五,宽不过三分,冥冥中似乎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只看图纸都如此厉害,真剑打出来,那还得了?可,干将为什么跃跃欲试呢?

欧冶子皱眉了,赶紧将图纸交给小寒,试图要他拒绝打造魔剑,免得万一不慎,为祸苍生,那还了得?

哪知小寒这回彻底打方了,笑了:“哈哈,这把柄剑嘛,我知道,一定要出自干将大师之手!嘿嘿,不就是一把剑吗?它还是要臣服在我的脚下的!嘿嘿,就是他们的魔尊、魔神也一样!陈龙小子,别以为有一把剑就了不起,在我面前你们仍然什么都不是!”

见他一脸无所谓,反而乐见其成,欧冶子这才放心了,笑了,嘱咐干将去锻造了!

小寒随后又吩咐荆武了:“你小子去帮他拉风箱,我照顾这边的!便宜你了,陈龙,因为,我们有个徒孙的徒孙也会用这把剑!算了,你们慢慢玩儿吧!叫什么你们自己决定!哈哈,这女娲娘娘到底要做什么,我都有点摸不清方向了!”

随后就接了荆武的手,开始拉风箱了,慢中有快,火苗像活过来了,不停地亲吻神铁、玄铁了!

太平公主见了那剑,叹了口气,笑了:“如此之剑,有点邪恶,似乎竟有催眠之功啊!谁要是拿它做坏事,肯定事半功倍!不过,要是敢用来对付我们,那就是自己找死了!哼,陈小子,自己好自为之哈!”

“不敢,不敢!奴才永远不敢在公主殿下面前放肆,因为,你也是我的主子啊!”陈龙一脸毕恭毕敬了!

这下,太平公主又找不着北了:这话从何说起?莫非,自己跟魔界竟有渊源?

小寒早就洞若观火了,笑了,丫头,这种事情想都别想,才最好!总之,乖乖地侍候我喝酒吃肉就行了!

“诺!”太平公主见无法得其答案,就暂时放弃了,殷勤地喂小寒饮酒了!

林雪梅、林若曦也瞧了一下那图纸,却久久说不出话了,感觉那图纸真就像和蛇,随时可以咬自己一口的蛇!

见她们一脸不爽快,小寒就笑了:“怕什么?嘿嘿,在我们面前,它比绵羊还乖!”

六月六,小寒终于打出来了碧水剑!

剑长两尺三寸,重十八斤!

剑柄除了铁质,还有鹿皮、虎皮等胶合出来的护套,摸上去很柔软!

最爽的,还是剑身,泛出来蓝色光芒,正如碧空无云的蔚蓝,也如同春水般清凝,那光滑的身躯,竟如美人儿的皮肤,光滑如锦缎,每一寸都使人动情!

裴映雪一瞧,就喜欢了,笑了:“梅儿姐姐,我不客气了,碧水是我的,哈哈!最多,咱们轮流使用!”

“行,你这丫头说了算!咱们谁跟谁啊?嘿嘿,你的,不也是我的吗?哈哈!”林雪梅见肥水不流外人田,早就欢喜了,在裴映雪的脸上亲了一下,高兴地笑了!

太平公主更爽快,乐了,嘿嘿,为了咱们的碧水,你们几个丫头去做好吃的!犒劳我哥哥,还有,三位大师!没他们帮忙,咱们也锻造不出来如此爽的宝剑!我喜欢!

“诺!”林雪梅、裴映雪赶紧下山做酒菜去了,却将碧水交给了太平公主!

哈哈!还是我的丫头们最爽快!很好!太平公主又得意了,一脸开心,然后,仔细观赏小寒的杰作了。

小寒也忍不住得意,笑了:“欧冶子大师,干将大师,莫邪大师,我这把剑如何?我亲手打的,还不错吗?哈哈,我这剑当然比不了三位大师的杰作了,你们品评一下,如何?实话实说,我绝不介意!”

嗯,不错,我看很不错!这剑质地没说的,寒将军也是花了心思打造的,又得了爹爹的指点,算是把好剑了!

莫邪认可了,她认为这把剑已算是上乘的好剑了!

干将接过剑,仔细翻看了几遍,才笑了,这碧水不错,不过,耐久度不够,无法跟巨阙、湛卢等剑抗衡!如果杀敌的话,最多斩杀六十人!不过,以寒将军、寒王妃的手段,又断不会拿碧水去杀人!哈哈,所以,应该是你们的私自珍藏了,很好!

嗯,干将、莫邪说得都不错,这把柄确实好,只是小寒王子初涉铸剑,虽有我们协助,但终究还是生手,所以,这剑嘛,只能算是中上水准!算不得天下间的神兵利器啊!

欧冶子说完,接过剑,又指点小寒最得意的地方:剑身!

最后笑了:“正如小寒王子的剑道,花俏的招术在这你这儿没用,只有剑心才是最珍贵的!所以,这柄剑的剑心就是在于‘爱’,王妃们用最好了!”

太平公主听了,满意了,笑了,很好,我哥哥的倾力之作嘛,就是再差劲儿也是我们的心头肉!好了,一会儿我们要好好地敬三位大师一杯!哈哈,就是我这个不学铸剑术的白痴也学了不少东西!谢谢三位大师!

说完,还向他们鞠躬致意了,一脸恭敬,比当初拜剑圣为师时更谦恭!那时,她只是遵照小寒的意思而已,这会儿,她真心崇敬这三位铸剑大师了!

这时,山下突然发出来警讯了,似乎有人要闯山了!

欧冶子一看,就有点紧张了,眼睛也闪烁不定了!

哈哈,大师,有我师父在,你怕什么?就是有千军万马来,我师父、师母也会杀他片甲不留!嘿嘿,再说了,北面不是还有秦、晋等国的联军吗?再说了,我师父也是吴国的客卿大人嘛!

荆武见了,马上就调侃欧冶子了,却也给他减压了!

果然,闻言,欧冶子顿时放松了表情,笑了:“哈哈,我都忘了咱们剑神在此呢!好了,干将、莫邪,还有你们两个小子,继续帮我熔铁,然后,将神铁和玄铁的精魂都融合起来!我们这几天的任务就是做这件事情!对了,等铁融合了,就加入金刚粉!莫邪,这事儿你来完成!至于对敌,交给韩将军、太平公主了,嘿嘿!”

说完,得意地笑了,像他是大元帅,正在调兵遣将!

“诺!”所有人赶紧都按他的吩咐行动了,连小寒和太平公主也不例外!

干将已开始解神铁了,经过多日观察,他终于看出来神铁的缝隙!果然,趁高温熔铁之机,一下就将神铁分为几块,每块都足以打一柄剑!

欧冶子见了,满意地笑了,随后,开始细心观察那些铁块了,最后,选定了一块神铁,笑了:“这就是神铁的精魂了,嗯,咱们这会天火、地火一齐作用,这神铁、玄铁就可以融合在一块儿了!”

小寒赶紧凑过去一看,随后就乐了,莫非真是天上的神铁跟我们暗合,哈哈,这不是我们的剑招吗?太平,这招你练得最好,对吧?哈哈,可惜你不想要泰阿神剑,否则,它必然是你最趁手的宝剑啊!

太平公主仔细一瞧,乐了,顿时又眉飞色舞了,脸上的笑容比喝了蜂蜜更甜!

这不正是她们喜欢的梅花三弄?一曲一折,都在神铁的形状上再度重演!难道,这就是天子剑法?

一下,小寒就陷入了深思!

闻言,风胡走了过来,却看了半天,仍不得要领,只得叹了口气,放弃了!

小寒笑了:“这招梅花三弄你们学不成的,荆武也不能!嗯,好,天子剑法,哈哈,天子剑法,很好!”

说话间,他已拔了巨阙剑,一下飞升到了空中,随手划了起来!

风胡、荆武见了,自然看得莫名其妙,太平公主却心领神会,立刻就迎上去和他一起练习了!

一下,空中似乎开了两朵美丽的梅花,竟在随风飘舞,每个动作都那么协调、完美,就像是刻意编排出来的舞蹈!

林雪梅已上来了!

同时,还带了一个带着面巾的蒙面人,显然,对方似乎不愿意暴露身份,但也被他们美妙的剑招吸引了!想学,却也看得糊糊涂涂,只得随手比划!

最后,却叹了口气,似乎他也放弃了学剑招!

小寒、太平公主爽快了之后,才回到地面,笑了:“陈龙,你小子一定是陈龙!听说我们来巴山铸剑了,怎么,你小子想来分一杯羹?”

说完,轻蔑地笑了:魔界就这德性,喜欢占便宜,又鬼鬼祟祟,没意思!

那蒙面人一呆,随后立刻取了面纱!正是他们都认识的,还曾经并肩作战过的魔界之子:陈龙!这回,不知又代表何方?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来的?这回,你代表哪个诸侯国?越国?好像太极剑法你也会一点吧?勾践那小子的剑法一定是你小子教的,对不对?小东西,你就喜欢跟我们作对!皮痒痒了,是不是?

太平公主一边思忖,一边揣测!

居然八、九不离十!

那陈龙尴尬一笑,才苦涩地道:“还是公主殿下圣明,嘿嘿,可不是吗?我们也不想管闲事,只是,咱们也有任务嘛,不过,我们尽量配合公主殿下就是了!哈哈,不知道这泰阿神剑咱们越国有没有份儿?”

嘿嘿,你小子越混越回头了,这泰阿神剑是帝王之剑,关你们魔界什么事儿啊?好了,你是想让我们请你吃大餐呢?还是想我们揍你?再不听招呼,梅儿,宰了这小子!

太平公主说完,假装怒了!林雪梅立刻拔了碧水,整个人更像一把剑了,比之碧水剑还清爽几分!

那陈龙一瞧,赶紧低头了,公主殿下,姑奶奶,咱们哪儿敢惹您啊?你是咱们的活祖宗,好不好?嘿嘿,泰阿神剑咱们越国不要了,成不成?我见这儿铸剑材料不少,能不能也给我们魔界铸一把剑?

“啊!”闻言,太平公主尚未开口,小寒倒先惊讶了:“你小子居然敢打咱们的主意,说说,为什么?”

脑子却在打转了:难道,魔界的魔剑也要在这里诞生?可能吗?

“这是女娲娘娘的意思!所以,请两位殿下成全!嘿嘿,咱们魔界一向规规矩矩的,从来不敢对两位殿下不敬的!”陈龙的脸上一片惶恐了!

“嗯!还算你老实!不过,这锻造宝剑不是我们的事儿,你得求欧冶子大师他们了!”太平公主支招了!

她已看出来小寒并不想拒绝,所以,顺水推舟,把这事儿推给三位大师了!

陈龙赶紧转眼过去,正要苦求时,欧冶子却笑了,这事儿我没兴趣!干将、莫邪,你们两个有空时,可以给他打一把,不过,你小子自己用魔功炼剑!他们只负责打造!

“是,是,是!多谢三位大师!”陈龙这才喜形于色,一脸得意了,随后,又对太平公主说:“嘿嘿,公主殿下,奴才最喜欢你们的酒菜了,这回,要麻烦公主殿下了!公主殿下放心,你们吃不了亏的,稍后,咱们自有好东西送上!一定是公主殿下最想得到的东西!”

“什么?”太平公主闻言,倒先自吃了一惊:这天底下还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奇怪!这小子在搞什么?

那陈龙得意一笑,才乐了,恕奴才先埋个关子,时间到了,公主殿下就知道了!

太平公主被他搞得一团雾水,想了想,不得要领,问小寒,他也不知道!

只得叹了口气,笑了:“好了,这回算你小子赢了,我都不知道我最想要什么东西!嘿嘿,准许你在这儿呆几天,打好剑就给我滚!”

说完,已妩媚一片,开始和林雪梅、林若曦姐妹一起侍候小寒享受美食了!

那陈龙脸上又是一阵羡慕,随后就去求教干将、莫邪了!

那二人听说是给魔界打宝剑,自然不乐意,可又见小寒不反对,太平公主又赞成,不好拒绝了,只得按陈龙亲手提供的图纸,为其打造魔剑!

一看图纸,干将就一愣:太经典了,这几乎就是他最想打造的剑,怎么回事?这魔界中人竟能猜中他的心思?

欧冶子瞧他脸色有异,接过一看,也有点欢喜了!

只见那见弯弯曲曲,如同蛇行一般,长不过两尺五,宽不过三分,冥冥中似乎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只看图纸都如此厉害,真剑打出来,那还得了?可,干将为什么跃跃欲试呢?

欧冶子皱眉了,赶紧将图纸交给小寒,试图要他拒绝打造魔剑,免得万一不慎,为祸苍生,那还了得?

哪知小寒这回彻底打方了,笑了:“哈哈,这把柄剑嘛,我知道,一定要出自干将大师之手!嘿嘿,不就是一把剑吗?它还是要臣服在我的脚下的!嘿嘿,就是他们的魔尊、魔神也一样!陈龙小子,别以为有一把剑就了不起,在我面前你们仍然什么都不是!”

见他一脸无所谓,反而乐见其成,欧冶子这才放心了,笑了,嘱咐干将去锻造了!

小寒随后又吩咐荆武了:“你小子去帮他拉风箱,我照顾这边的!便宜你了,陈龙,因为,我们有个徒孙的徒孙也会用这把剑!算了,你们慢慢玩儿吧!叫什么你们自己决定!哈哈,这女娲娘娘到底要做什么,我都有点摸不清方向了!”

随后就接了荆武的手,开始拉风箱了,慢中有快,火苗像活过来了,不停地亲吻神铁、玄铁了!

太平公主见了那剑,叹了口气,笑了:“如此之剑,有点邪恶,似乎竟有催眠之功啊!谁要是拿它做坏事,肯定事半功倍!不过,要是敢用来对付我们,那就是自己找死了!哼,陈小子,自己好自为之哈!”

“不敢,不敢!奴才永远不敢在公主殿下面前放肆,因为,你也是我的主子啊!”陈龙一脸毕恭毕敬了!

这下,太平公主又找不着北了:这话从何说起?莫非,自己跟魔界竟有渊源?

小寒早就洞若观火了,笑了,丫头,这种事情想都别想,才最好!总之,乖乖地侍候我喝酒吃肉就行了!

“诺!”太平公主见无法得其答案,就暂时放弃了,殷勤地喂小寒饮酒了!

林雪梅、林若曦也瞧了一下那图纸,却久久说不出话了,感觉那图纸真就像和蛇,随时可以咬自己一口的蛇!

见她们一脸不爽快,小寒就笑了:“怕什么?嘿嘿,在我们面前,它比绵羊还乖!”

林雪梅笑了,叹了口气,才说,我不是怕,是厌恶,感觉这把柄太讨厌了,看都不想看!奇怪,魔界为什么要打这把剑?想跟我们抗衡吗?

哈哈,这就是魔界的鬼把戏啊!好了,不说这些了,这把柄的第一个主人就是你,我的梅儿丫头!嘿嘿!

小寒说完,得意地笑了,一副捉弄她的神色!

林雪梅惴惴不安了:“殿下,寒儿,你说真的,还是假的?我可不碰这个鬼东西,怕它会咬我一口!”

“唉,它正要咬你一口啊!丫头,没你的血,它还无法出世呢,谁叫你这么漂亮呢?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嘛,都说最毒妇人心,所以,咱们必须用你的血清洗它的罪恶之魂,让它保留三分正气!”小寒赶紧解释了。

原来如此!

林雪梅先是听得一阵心寒,随后,得意地笑了!

太平公主大乐,笑了,哈哈,原来我们梅儿丫头的心地最洁净,所以,用来镇邪,好,很好,这主意太棒了!哥哥,要我的血吗?

用不着了,梅儿一个就可以了!她是最神圣的,你是最高贵的,所以,我拥有天底下最美丽的女人!还有玉儿,她最善良,可惜没来,否则,咱们应该为她打一把剑的!

小寒说完,有点惆怅了,他的确有点想念玉儿了。

太平公主一见,就想飞升了,小寒赶紧拦住了:“丫头,玉儿来不得,咱们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要她打理的!她有剑圣送的剑,足矣!”

太平公主这才明白过来了,赶紧喂他喝酒了,又笑了,梅儿、若曦,晚上好好侍候我哥哥,把他对玉儿的思念转到你们身上,哈哈!

那两大美人自然一阵心醉,脸上的妩媚动人已无法以语言形容了!

干将、莫邪已按照陈龙的图纸先材料,还真是机缘凑巧,一块神铁形状正好与之匹配,玄铁却只能取两分,再加二分金刚,最后,一分石英!

欧冶子叹了口气,笑了:“没想到这魔剑也是天赐之物,看来,所谓正邪有道,我们打造出来泰阿剑,魔界就一定有魔剑,公主殿下,这把剑还是你来命名吧!”

说完,目光中又蕴藏深意了,似乎看透了一切了!

“啊!我来命名?嘿嘿,陈龙小子,你们的剑要我来命名?可以吧?你们魔神会不会把我吃了?对了,你们魔界最尊贵的神是谁啊?是魔尊,还是魔神?”太平公主突然好奇了!

陈龙笑了,嘿嘿,以后公主殿下会知道的!这魔剑嘛,由公主殿下命名最好,那是我们的荣幸,魔界众人不敢有异议的!

太平公主大乐,笑了,既如此,本公主就不客气了!你们这么乖,又有我的梅儿为魔剑滴血,当然要以我们梅儿为意了,嘿嘿,不如,就叫它天媚剑,如何?

“天媚剑?”陈龙一听,顿时眉飞色舞了,笑了,赶紧同意了。

林雪梅多少有点不乐意,却又不敢拒绝太平公主的意思,只得笑了:“既如此,梅儿领命!不过,这魔界要是不守规矩,胆敢乱来,那,寒儿,我们就将魔界的徒子徒孙都宰了!哈哈!”

陈龙却神秘一笑,不再言语了!

太平公主见了陈龙的表情,突然就读到他心里去了:难道,自己跟魔界也有关系?这是怎么回事儿?哥哥肯定知道的,他的表情太奇怪了,一定要问清楚!

等风胡过来接手了,她就笑了,你这小子越来越听话了,哈哈,好,爽快!这几天你要辛苦一点了,把定心诀练好了,咱们再教你其它功夫!

“诺!”风胡闻言大喜,整个人已乐不可支了!

这几天他练了清心诀、定诀,感觉整个人爽得不得了,连拉风箱时都可以练功,而且,还可以睡觉,心情美得不得了!

更何况,随林雪梅上山的美女中,还有他最喜欢的莲儿!

随后,太平公主将小寒拉到一旁,问她与魔界的关系!

小寒叹了口气,笑了,我不是说过了吗?嘿嘿,丫头,你和西门倩的事儿啊!你们本来就是一对双胞胎,咱们母后告诉我的!顺便说一句,她老人家就是女娲娘娘的转世身哈!所以,你说,我们能和魔界脱得了关系吗?只是这游戏玩得太复杂了,咱们随便玩儿就行了!

太平公主这才完全明白了,又见他脸上没有任何嫌弃她的神色,才满意地笑了,主动献上了热吻,却听呆了旁边的林雪梅、林若曦:难怪,魔界一直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几乎真就是奴才在侍候主子了!

荆武看着躺在火炉里的神铁,竟有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拥有它!

看见他眼睛里的冲动,莫邪笑了,你这小子,这是魔剑哈!你是剑神的徒弟,这剑肯定配不上你!咱们这剑法中的名剑多得很,等我们炼好了,除了泰阿和那几把有主儿的剑,你自己选一把!

“多谢大师!”荆武这才收回了贪婪的目光,又回复了平静!

太平公主正好瞧见了,笑了:“你这小子的定力倒是不差,哈哈,继续练定心诀!传至你的后代,免得他们误入歧途!”

突然之间,她想到了荆轲,那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荆轲!

那个欲要刺杀秦王的荆轲!

他和眼前的荆武有什么关系?难道,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想到这里她就叹气了,又见小寒想询问,就笑了,我没事儿,只是想到了荆轲而已!

荆武自然不知道她在说谁,但见她神色不爽快,也不就敢问了!

正在这时,干将已发声了:“小子,加快,你要是不行,换小寒王子来!”

小寒见状,赶紧接手了,笑了,这种活他还不是很熟练,我来吧!

随后立刻运了巧劲,火焰马上就上升了三尺!一刻,那铁就红红的,如要舔血似的!

“梅儿,割腕,别太深了,两滴就行了!”小寒见状,就知道这把天媚剑要饮血了。

林雪梅虽然不爽快,可从来不敢违背他的意思,赶紧割腕滴了两滴血!正要自己包扎时,小寒一道剑气就封住了血,笑了!

随后又让荆武拉风箱了,嘱咐他均匀用力,不要心不在焉!

才赶紧亲了林雪梅几下,乐了,放心,这把剑我会处理好的,它不会害人的!哈哈,我是剑神嘛,这回要我梅儿的鲜血,本王子晚上补偿你!

说完,已将她抱在怀里,却要太平公主侍候自己喝酒了!

太平公主笑了:“怎么这会儿就要我们梅儿滴血呢?不是说铸剑成功时再滴血的吗?”

“公主殿下,这你就不懂了,铸剑成功了,那是让宝剑认主!这会儿是用梅儿的血,压制天媚的诱惑之力,唉,也只有梅儿丫头有这个能量了,连若曦也不行!”莫邪赶紧解释。

小寒乐了,所以说梅儿最神圣,丫头不会吃这个醋的哦!好了,你们三个晚上都要侍候我!嘿嘿,走了,我们下山去了,三位大师,这会儿咱们就不侍候你们了!

欧冶子一笑,乐了,只捋了几下胡须,就让他们下山了!

干将看陈龙无所事事,就笑了,你小子想得宝剑,又不伸手,这样吧,武儿,让这小子自己拉风箱!他注魔功时,你再替他!

陈龙这才尴尬一笑,赶紧接手了,却一脸得意,心情好得不得了:这回,不但能得到魔剑,还让小寒、剑宫圣女都服务了,爽快!只是,这魔剑他们还能控制吗?

想到这里时,他的脸色又不爽快了,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接受了!

魔剑的锻造出乎他们的想象,才三天雏形就出来了,干将和莫邪轮流锻造,才七天,就要出剑了!

陈龙大喜,一脸兴奋,整个人像要飞起来了!

这时,天空突然风雷大作,眼看,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众人的脸色一下就紧张了,生怕这星暴风雨一来,天火、地火不将不保,那,岂非前功尽弃?

欧冶子见状,就知道这天媚剑果然是魔界之圣剑了,有点后悔了,却只得赶紧命令小寒、荆武等拉了蓬布,以备雷雨!

他们才刚做好防范,暴风雨就来了!

看来,上天也不忍心让这天媚剑出世了,故意跟它作对似的!

眼看风雨越来越强,上苍似乎要把二十余天的雨气都泄下来!或者,它就是要把天火、地火都灭了,让泰阿、天媚同时毁掉!

那蓬布上的雨水越来越多,风也越来越大,眼看就要支撑不了!

天火、地火,危在顷刻之间了!

欧冶子露出来恐慌之态了,正要说话时,小寒叹了口气,才笑了:“梅儿、若曦,咱们把雷雨灭了吧!太平,你温酒,这种粗活我们三个来!”

“知道了,哥哥放心,嘿嘿,雪儿,继续把酒菜摆好,多大点儿事啊!嘿嘿,这回,我们跟老天爷斗一斗!”太平公主一脸正容了。

欧冶子这才松了口气,他仿佛知道只要小寒一出手,一切就都问题,脸上马上露出来欣慰的笑容,眼睛里甜蜜一片了!

果然,小寒、林雪梅、林若曦一到空中,就打出来梅花剑气,风云随之变色了,无数的乌云竟规规矩矩地向西北而去,天空一下就晴朗了!

“唉,痴儿啊,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毁掉天媚剑呢?”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更远的空间传来了!

然后,一个白发胡须的老者出现了,慈眉善目,一脸和蔼,气定神闲!看样子,似乎不为小寒阻止了这场暴风雨而有所不悦!

小寒一呆,看了他一会儿,才笑了:“原来竟是师父你老人家到了!哈哈,徒儿拜见师父!太平,你也上来吧,这是我师父,太上道祖!”

“啊!”所有人都惊呆了:竟是道祖到了。

太平公主乐了,赶紧飞升上云,笑了:“太平拜见祖师爷!啊,不对,是师父!”

太上道祖看了他们一下,才笑了:“你这个小子,原以为你会成为我们道家的守护神的,没想到,竟便宜了人间的女娲!肯定是这小丫头的功劳了!好了,你继续当你的风流王爷吧!只不过,这天媚剑是吧,由你们监督,不可让它为祸人间啊!女娃儿,你还真是女娲的好女儿啊,继续了她的美丽与高贵!好了,这事儿我不管了,你们自己处理!小子,好好修行,时间到了,随我去天外天享福去!”

“啊,那,师父,我们能不能去啊?我和哥哥是不能分开的!”太平公主立刻要求了。

太上道祖哈哈一笑,乐了,随后就走了!

好一会儿才传来了声音:“小丫头,有你的份儿!你们都好好修行吧,哈哈!”

回到地上,众人已是一片恭敬之态了,竟连陈龙也不例外,那双眼睛里,除了尊敬、羡慕,还有嫉妒!

偏偏,他是魔之子,与仙、道无缘!

小寒见了,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魔界也会长生不老的嘛!嘿嘿,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总之,别给我乱来,否则,我的巨阙剑会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身!

是,是,是!知道了,多谢剑神,哈哈,咱们谁跟谁啊,这一向我们不是和平相处吗?总之,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只要两位殿下一声吩咐,陈龙只当效犬马之劳!陈龙赶紧恭敬地说,脸上自是虔诚了。

干将、莫邪赶紧去翻看天媚剑的炉火,发现那火竟熄灭了,两人同时失声叫了出来:“啊,火熄了?难道,这天媚剑注定出不了世?”

欧冶子却笑了,出不了世就出不了世,哈哈,免得魔界的人祸害苍生!

哪知事情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就在他以为魔剑无法出世时,天空中突然又打雷闪电了,一道闪电紧紧地打在了天媚剑的身上!

只一瞬间,那剑就光芒万丈了,一下就从火炉里跳了出来,冲天而去,随后,再也看不见了!

陈龙似乎一下从天堂掉到了地狱,竟失声叫道:“难道,这天媚剑竟不是我的剑?那是谁的?”

林雪梅笑了,叹了口气,才说,我不是怕,是厌恶,感觉这把柄太讨厌了,看都不想看!奇怪,魔界为什么要打这把剑?想跟我们抗衡吗?

哈哈,这就是魔界的鬼把戏啊!好了,不说这些了,这把柄的第一个主人就是你,我的梅儿丫头!嘿嘿!

小寒说完,得意地笑了,一副捉弄她的神色!

林雪梅惴惴不安了:“殿下,寒儿,你说真的,还是假的?我可不碰这个鬼东西,怕它会咬我一口!”

“唉,它正要咬你一口啊!丫头,没你的血,它还无法出世呢,谁叫你这么漂亮呢?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嘛,都说最毒妇人心,所以,咱们必须用你的血清洗它的罪恶之魂,让它保留三分正气!”小寒赶紧解释了。

原来如此!

林雪梅先是听得一阵心寒,随后,得意地笑了!

太平公主大乐,笑了,哈哈,原来我们梅儿丫头的心地最洁净,所以,用来镇邪,好,很好,这主意太棒了!哥哥,要我的血吗?

用不着了,梅儿一个就可以了!她是最神圣的,你是最高贵的,所以,我拥有天底下最美丽的女人!还有玉儿,她最善良,可惜没来,否则,咱们应该为她打一把剑的!

小寒说完,有点惆怅了,他的确有点想念玉儿了。

太平公主一见,就想飞升了,小寒赶紧拦住了:“丫头,玉儿来不得,咱们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要她打理的!她有剑圣送的剑,足矣!”

太平公主这才明白过来了,赶紧喂他喝酒了,又笑了,梅儿、若曦,晚上好好侍候我哥哥,把他对玉儿的思念转到你们身上,哈哈!

那两大美人自然一阵心醉,脸上的妩媚动人已无法以语言形容了!

干将、莫邪已按照陈龙的图纸先材料,还真是机缘凑巧,一块神铁形状正好与之匹配,玄铁却只能取两分,再加二分金刚,最后,一分石英!

欧冶子叹了口气,笑了:“没想到这魔剑也是天赐之物,看来,所谓正邪有道,我们打造出来泰阿剑,魔界就一定有魔剑,公主殿下,这把剑还是你来命名吧!”

说完,目光中又蕴藏深意了,似乎看透了一切了!

“啊!我来命名?嘿嘿,陈龙小子,你们的剑要我来命名?可以吧?你们魔神会不会把我吃了?对了,你们魔界最尊贵的神是谁啊?是魔尊,还是魔神?”太平公主突然好奇了!

陈龙笑了,嘿嘿,以后公主殿下会知道的!这魔剑嘛,由公主殿下命名最好,那是我们的荣幸,魔界众人不敢有异议的!

太平公主大乐,笑了,既如此,本公主就不客气了!你们这么乖,又有我的梅儿为魔剑滴血,当然要以我们梅儿为意了,嘿嘿,不如,就叫它天媚剑,如何?

“天媚剑?”陈龙一听,顿时眉飞色舞了,笑了,赶紧同意了。

林雪梅多少有点不乐意,却又不敢拒绝太平公主的意思,只得笑了:“既如此,梅儿领命!不过,这魔界要是不守规矩,胆敢乱来,那,寒儿,我们就将魔界的徒子徒孙都宰了!哈哈!”

陈龙却神秘一笑,不再言语了!

太平公主见了陈龙的表情,突然就读到他心里去了:难道,自己跟魔界也有关系?这是怎么回事儿?哥哥肯定知道的,他的表情太奇怪了,一定要问清楚!

等风胡过来接手了,她就笑了,你这小子越来越听话了,哈哈,好,爽快!这几天你要辛苦一点了,把定心诀练好了,咱们再教你其它功夫!

“诺!”风胡闻言大喜,整个人已乐不可支了!

这几天他练了清心诀、定诀,感觉整个人爽得不得了,连拉风箱时都可以练功,而且,还可以睡觉,心情美得不得了!

更何况,随林雪梅上山的美女中,还有他最喜欢的莲儿!

随后,太平公主将小寒拉到一旁,问她与魔界的关系!

小寒叹了口气,笑了,我不是说过了吗?嘿嘿,丫头,你和西门倩的事儿啊!你们本来就是一对双胞胎,咱们母后告诉我的!顺便说一句,她老人家就是女娲娘娘的转世身哈!所以,你说,我们能和魔界脱得了关系吗?只是这游戏玩得太复杂了,咱们随便玩儿就行了!

太平公主这才完全明白了,又见他脸上没有任何嫌弃她的神色,才满意地笑了,主动献上了热吻,却听呆了旁边的林雪梅、林若曦:难怪,魔界一直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几乎真就是奴才在侍候主子了!

荆武看着躺在火炉里的神铁,竟有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拥有它!

看见他眼睛里的冲动,莫邪笑了,你这小子,这是魔剑哈!你是剑神的徒弟,这剑肯定配不上你!咱们这剑法中的名剑多得很,等我们炼好了,除了泰阿和那几把有主儿的剑,你自己选一把!

“多谢大师!”荆武这才收回了贪婪的目光,又回复了平静!

太平公主正好瞧见了,笑了:“你这小子的定力倒是不差,哈哈,继续练定心诀!传至你的后代,免得他们误入歧途!”

突然之间,她想到了荆轲,那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荆轲!

那个欲要刺杀秦王的荆轲!

他和眼前的荆武有什么关系?难道,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想到这里她就叹气了,又见小寒想询问,就笑了,我没事儿,只是想到了荆轲而已!

荆武自然不知道她在说谁,但见她神色不爽快,也不就敢问了!

正在这时,干将已发声了:“小子,加快,你要是不行,换小寒王子来!”

小寒见状,赶紧接手了,笑了,这种活他还不是很熟练,我来吧!

随后立刻运了巧劲,火焰马上就上升了三尺!一刻,那铁就红红的,如要舔血似的!

“梅儿,割腕,别太深了,两滴就行了!”小寒见状,就知道这把天媚剑要饮血了。

林雪梅虽然不爽快,可从来不敢违背他的意思,赶紧割腕滴了两滴血!正要自己包扎时,小寒一道剑气就封住了血,笑了!

随后又让荆武拉风箱了,嘱咐他均匀用力,不要心不在焉!

才赶紧亲了林雪梅几下,乐了,放心,这把剑我会处理好的,它不会害人的!哈哈,我是剑神嘛,这回要我梅儿的鲜血,本王子晚上补偿你!

说完,已将她抱在怀里,却要太平公主侍候自己喝酒了!

太平公主笑了:“怎么这会儿就要我们梅儿滴血呢?不是说铸剑成功时再滴血的吗?”

“公主殿下,这你就不懂了,铸剑成功了,那是让宝剑认主!这会儿是用梅儿的血,压制天媚的诱惑之力,唉,也只有梅儿丫头有这个能量了,连若曦也不行!”莫邪赶紧解释。

小寒乐了,所以说梅儿最神圣,丫头不会吃这个醋的哦!好了,你们三个晚上都要侍候我!嘿嘿,走了,我们下山去了,三位大师,这会儿咱们就不侍候你们了!

欧冶子一笑,乐了,只捋了几下胡须,就让他们下山了!

干将看陈龙无所事事,就笑了,你小子想得宝剑,又不伸手,这样吧,武儿,让这小子自己拉风箱!他注魔功时,你再替他!

陈龙这才尴尬一笑,赶紧接手了,却一脸得意,心情好得不得了:这回,不但能得到魔剑,还让小寒、剑宫圣女都服务了,爽快!只是,这魔剑他们还能控制吗?

想到这里时,他的脸色又不爽快了,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接受了!

魔剑的锻造出乎他们的想象,才三天雏形就出来了,干将和莫邪轮流锻造,才七天,就要出剑了!

陈龙大喜,一脸兴奋,整个人像要飞起来了!

这时,天空突然风雷大作,眼看,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众人的脸色一下就紧张了,生怕这星暴风雨一来,天火、地火不将不保,那,岂非前功尽弃?

欧冶子见状,就知道这天媚剑果然是魔界之圣剑了,有点后悔了,却只得赶紧命令小寒、荆武等拉了蓬布,以备雷雨!

他们才刚做好防范,暴风雨就来了!

看来,上天也不忍心让这天媚剑出世了,故意跟它作对似的!

眼看风雨越来越强,上苍似乎要把二十余天的雨气都泄下来!或者,它就是要把天火、地火都灭了,让泰阿、天媚同时毁掉!

那蓬布上的雨水越来越多,风也越来越大,眼看就要支撑不了!

天火、地火,危在顷刻之间了!

欧冶子露出来恐慌之态了,正要说话时,小寒叹了口气,才笑了:“梅儿、若曦,咱们把雷雨灭了吧!太平,你温酒,这种粗活我们三个来!”

“知道了,哥哥放心,嘿嘿,雪儿,继续把酒菜摆好,多大点儿事啊!嘿嘿,这回,我们跟老天爷斗一斗!”太平公主一脸正容了。

欧冶子这才松了口气,他仿佛知道只要小寒一出手,一切就都问题,脸上马上露出来欣慰的笑容,眼睛里甜蜜一片了!

果然,小寒、林雪梅、林若曦一到空中,就打出来梅花剑气,风云随之变色了,无数的乌云竟规规矩矩地向西北而去,天空一下就晴朗了!

“唉,痴儿啊,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毁掉天媚剑呢?”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更远的空间传来了!

然后,一个白发胡须的老者出现了,慈眉善目,一脸和蔼,气定神闲!看样子,似乎不为小寒阻止了这场暴风雨而有所不悦!

小寒一呆,看了他一会儿,才笑了:“原来竟是师父你老人家到了!哈哈,徒儿拜见师父!太平,你也上来吧,这是我师父,太上道祖!”

“啊!”所有人都惊呆了:竟是道祖到了。

太平公主乐了,赶紧飞升上云,笑了:“太平拜见祖师爷!啊,不对,是师父!”

太上道祖看了他们一下,才笑了:“你这个小子,原以为你会成为我们道家的守护神的,没想到,竟便宜了人间的女娲!肯定是这小丫头的功劳了!好了,你继续当你的风流王爷吧!只不过,这天媚剑是吧,由你们监督,不可让它为祸人间啊!女娃儿,你还真是女娲的好女儿啊,继续了她的美丽与高贵!好了,这事儿我不管了,你们自己处理!小子,好好修行,时间到了,随我去天外天享福去!”

“啊,那,师父,我们能不能去啊?我和哥哥是不能分开的!”太平公主立刻要求了。

太上道祖哈哈一笑,乐了,随后就走了!

好一会儿才传来了声音:“小丫头,有你的份儿!你们都好好修行吧,哈哈!”

回到地上,众人已是一片恭敬之态了,竟连陈龙也不例外,那双眼睛里,除了尊敬、羡慕,还有嫉妒!

偏偏,他是魔之子,与仙、道无缘!

小寒见了,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魔界也会长生不老的嘛!嘿嘿,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总之,别给我乱来,否则,我的巨阙剑会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身!

是,是,是!知道了,多谢剑神,哈哈,咱们谁跟谁啊,这一向我们不是和平相处吗?总之,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只要两位殿下一声吩咐,陈龙只当效犬马之劳!陈龙赶紧恭敬地说,脸上自是虔诚了。

干将、莫邪赶紧去翻看天媚剑的炉火,发现那火竟熄灭了,两人同时失声叫了出来:“啊,火熄了?难道,这天媚剑注定出不了世?”

欧冶子却笑了,出不了世就出不了世,哈哈,免得魔界的人祸害苍生!

哪知事情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就在他以为魔剑无法出世时,天空中突然又打雷闪电了,一道闪电紧紧地打在了天媚剑的身上!

只一瞬间,那剑就光芒万丈了,一下就从火炉里跳了出来,冲天而去,随后,再也看不见了!

陈龙似乎一下从天堂掉到了地狱,竟失声叫道:“难道,这天媚剑竟不是我的剑?那是谁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妖孽男神是女儿身妖孽男神是女儿身莫凉袭|仙侠【女扮男装】一步一笑,一生一世,一伤一恨,步步箫合,雨幕莲殇。 对话篇:莲殇脸色阴沉把某人逼到角落,轩辕熙警惕看着面前逐渐放大的俊脸咽了咽口水“你,你要干嘛?”天哪嘟,这人怎么能这么好看? “骗我好玩吗?叫你轩辕熙还是应该叫你幽子熙”左手插着裤兜,右手按着墙角的墙上“给你两个选择,一、做我女友,二、咱们领证”。 “哥们,咱们都男的,我的确叫轩辕熙没错,至于你说的幽子熙是谁,我还真不知道”。 黑化篇:“轰”某一处别墅墙壁被砸出一个窟窿,掌心冒着火焰咬牙切齿望着对面的人“是~你~”。 【此文原创,若有人抄袭,必究之。】
  • 书剑浮幽传书剑浮幽传悠若尘|仙侠天下浮幽,万世苍生。人间正邪两道,争执不休。浮幽剑出世,各道争夺!正邪之间,心念正道,唯我修正魔两道。谁与苍生多变,只我唯心不变,天奈我何!一书一剑荡天下!一本奇书,济苍生拯万物。一柄奇剑,断情思斩妖魔。求仙问路,除妖魔鬼道,谁来沉浮……
  • 自古神话套路深自古神话套路深飞鸟与翔|仙侠大道无名,谁是真神?无穷神话,无尽传说,世间种种奇闻怪诞,因缘入轂,校勘化合,一切从洪荒开始。 尘沙之数的混沌宇宙中流传着“祂们”的名和号,这究竟是机缘还是巧合? 佛祖涅槃,亿万兆诸天只是祂一场晓梦;织女缫丝,采宇宙为茧,抽时间长河为线,令无数人惊叹的浩瀚文明只是祂手中一根细细晶莹剔透的丝线。 嫦娥浣月,水袖一舞,宇宙万千河系化作一斛星沙;烛龙点灯,日月为其张目;佛子拈花一笑,十方世界中太阳化作一串琉璃宝珠落于掌中,缓缓捻度。 然来,有实力,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 良辰好景虚设良辰好景虚设缘小妖|仙侠此去今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 全民大修仙全民大修仙微雨霜飞|仙侠穿越了,原来的肉身变成了元婴,杨奕成为了史上第一个还未筑基便拥有了元婴的修士!在这样一个全民大修仙,九年修仙义务教育已经普及到了联盟每一个星球的世界里,杨奕表示自己毫无疑问,从穿越伊始就拥有了雄起的资本!啥?我妹妹从小就是个绝世天才,手里戴着一枚戒指,里面还藏着一个老奶奶?她才是天命主角?面对美丽动人非亲生的妹妹,杨奕挠了挠头,老老实实的站在了自己妹妹的后面。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废柴哥哥守护天才妹妹的故事!
  • 太虚仙域太虚仙域卿本猫咪|仙侠传说万载前,九重天劫现世,仙人五衰,天地之间,再无恒长、无恒强、无恒宁、无恒斗、无恒存。六道众生皆不能逾越,神仙人鬼皆不可逃脱。此后再无仙人存世,亦无神圣显灵之记载。青阳城萧遥突破之际,惨遭天劫降临,此后踏上逆天成仙之道。
  • 我是佛门大教主我是佛门大教主酿酒匠|仙侠这是一个立志要还俗娶媳妇的和尚却巧得获得佛门传承系统而不得不以大德高僧的身份走向佛门大教主的故事。“系统,我要兑换斗战胜佛孙悟空。”陈文霸气的说道。“叮,兑换成功,请查收。”“跟着你,我可得长生么?“看着面前一脸纯洁的大圣,陈文仰天长叹,欲哭无泪。
  • 三生缘之孤月三生缘之孤月千棠未落|仙侠传说从前有座清羽山,山上有个清羽派。清羽派有个掌门,他是世间最冷的掌门,他活了两万年。他曾经将一个犯了错的女子,挖去双眼,丢入万劫不复地狱。而这个女人的女儿,却爱上了他。她是他第一个想要保护的女人,相思树,流年渡,无奈又被西风误。无力进行下去的爱,不知怎么,就等了三生三世。
  • 倾城绝恋红尘劫倾城绝恋红尘劫紫怜幽魅|仙侠馨紫儿,一个命苦的女孩。一次穿越,她成了神界公主——伏羲和女娲的女儿。一次与观音的对话,让紫儿得知她有两次劫。伏羲派紫儿下凡彻底毁灭神魔之子。可料想,紫儿为他妄改天命,反天庭,为爱成魔。为了他,紫儿背负骂名,忍辱冤屈。她因他,遭天雷、断四肢、毁容颜、失明耳聋,却换来了他的憎恶。到了最后,她的记忆彻底觉醒,她让他亲手杀了她。她终是对了一次,把自己的心——女娲石给了爱她的人。入陵墓,日:如若重来一次,定不会在为他而痴。
  • 坠落红尘..more坠落红尘..more天蝎§情人..more|仙侠①缘起缘灭、看破红尘②苍茫山上、八侠聚义③天下大乱、建功立业④红颜知己、何为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