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前往道门

西蜀秦川,群山之下,一个身穿淡蓝色衣服的少年走进了山下的小村口。

这人二十岁出头,英俊不烦,脸上带着三分笑容,显得格外亲切。

双目清澈,如蓝天一样纯净淡薄,异常的吸引人。

张麟飞慢慢的走向家门口,这一次他准备与父母商量一下关于去道家学艺的事情。

一走进家门口,张麟飞就看见自己的母亲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眼中满是慈爱。

张麟飞笑道:“娘,飞儿回来了,爹呢,他在家吗?”

陆小凤看着儿子,眼中满是欣喜。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爹在屋里,怎么了?”

张麟飞扶着母亲的手,慢慢的走进了屋里。

这时父亲闻声已经出来,问有什么事情。

三人坐下后,父亲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张麟飞松开母亲的手,道:“孩儿以后不用再上山了。因为…”

“为什么?”还没说完,母亲就在一旁着急道。

因为张麟飞上山学艺这十年来,他身上的病再也没有发作过,现在张麟飞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母亲不仅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母亲。”张麟飞在一旁安慰道。

“这次师傅跟我说,要我再去道家学艺,在哪里有治好我疾病的办法。”

父亲闻后,有些激动,道:“这是好事,你的病终于有些眉头了,这是好事啊!谢谢山神,谢谢山神!!”

一旁,陆小凤听到后,高兴的紧紧抓住儿子的手:“太好了,真是太好了,飞儿,你去了哪里要好好用功,争取早日去除你身上的病。”

一边说着,一边落泪,那情景可以看出,这么多年来,为了儿子的病,这位母亲付出了多少心酸与泪水。如今终于有眉头了。

张麟飞看着母亲,眼神中满是不舍,轻声安慰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应该庆祝一下,一家人好好吃个庆祝饭。”

张信闻言,连忙点头道:“对,飞儿的病有着落了,我们应该高兴才对。我们这就去准备。”

说完,忙拉着妻子的手去准备。

一顿庆祝饭,吃得很开心,三人脸上都带着笑容,显得格外高兴。

对于张麟飞外出学艺的事情,张信和陆小凤夫妇并没有阻止。因为他们内心都明白,孩子得的病不是一般的病症,也正因为如此,他这一生也注定不平凡,所以,对于外出学艺这件事,他们除了有些不舍之外,也没有过多的阻拦。

张信看着高大英俊的儿子,眼神中不仅流露出父爱与不舍,轻声道:“飞儿,你这一生注定不同于常人,我和你娘都不会阻止你的决定,只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以后要多加小心,不可过于逞强,只要你一生平安,我和你娘就高兴,你明白了吗?”

张麟飞收起笑容,正色道:“爹放心,飞儿明白,我会好好保护好自己,不会轻易涉险的。”

陆小凤看着儿子,叮嘱道:“飞儿,你也不小了,将来要是看到喜欢的姑娘,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娘除了你的病之外没什么可盼的了,就只希望你能够早点成亲,好为张家延续一点血脉。希望你找到自己喜欢的姑娘,要是找到了记得给娘带回来看看,也让娘高兴高兴,要记住了!”

张麟飞闻言一愣,笑道:“娘,你看飞儿的样子,像是找不到媳妇的人吗?将来要是找到心爱的姑娘,我会带回来给娘过目的,你放心吧。”

饭后,张麟飞与母亲准备了一下明天去道门的衣物。习武之人,本就没有多少衣物,况且有是寻常百姓家。

危乎高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西蜀群山环绕,崇山峻岭,交通道路十分崎岖险恶,古栈道荒凉陡峭,蜿蜒曲折,行人莫不心惊胆战。

这一天,荒道古栈上远远的走来一个少年。

仔细一看,那少年一身蓝衣,修长而略显身瘦的身影,带有几丝江南才子的书生气息。

貌美如玉的俊脸上,挂着几丝淡然的微笑,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神中,挂着一滴神秘。

双眉微微上扬,一丝淡淡的傲气,透露于眉宇之间。配上嘴角那丝奇异的微笑,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少年忽然停下身,看了看远处的山顶,稳住身体。

少年微微一笑,回头看了看来路,只见一道人影如旋风般,一眨眼出现在了眼前。

强劲的风力使少年身体一晃,向后倒去。

就在这时,一阵惊异的声音传来,同时一直稳重的手臂紧紧抓住了少年的身体,稳住了他的身影。

蓝衣少年脸色微变,定眼一看身旁,一身身着旧道袍,大约十八九岁,正一脸嘻嘻的拉住自己。

“嘿嘿,你没事吧,看你蛮英俊的,怎么若不禁风,一吹就倒啊,对了,在下林玄峰,你叫什么名字?”

小道士看着少年,开口问道。

蓝衣少年笑道:“林玄峰,这个名字很不错,我叫张麟飞,很高兴认识你。你是道家门派的人吗?道法可厉害的恨啊!”

林玄峰得意一笑,看着张麟飞道:“我的名字,自然是响亮无比。至于道法,那不是我吹,什么妖魔鬼怪,什么大奸大恶等等,见了我,就只有逃之夭夭了。嘿嘿,至于我的身份么,暂时不是道家门派的弟子,不过也快了,过了今天我就是了。”

张麟飞神色不解的看着他,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林玄峰眼神一转,一把拉着张麟飞就朝前面的古客栈走去。

前行中,林玄峰笑道:“不明白是吗,嘿嘿,很简单,今天我是专门来拜师学艺的等拜完师后,不自然就是道家门派下的弟子了?你也是来拜师学艺的吧,你多大了,那的人我们先聊聊,以后说不定我们有机会同一院学艺,成为师兄弟呢?”

张麟飞细细的听他把话讲完之后,慢道:“玄峰兄,咱们进去在说也不迟。”

两人就这样走进了古客栈,找了两个空位置坐了下来,“两位客官,点的什么?”未等呼喊,店小二就迎了上来,“嘿嘿,给我来两瓶好酒,加几个菜。”

“两位慢等,这就来。”说这就闪身离去。

两人似一见如故,谈天说地,又借着酒劲,更是亲近了许多。“嘿嘿,麟飞兄,你哪的人?”

张麟飞见他为人豪爽,又有一身正气,绝得必是侠义之人。不仅和他畅谈。

“不瞒玄峰兄,我与你一样,都是去道门学艺,兄弟无志,学艺并非全是为了行侠仗义,而是听说道园有种功夫,可以治好我身上的病。所以才去拜师学艺的。”

林玄峰见他对自己真诚相待,不免有些感动,想想自己孤身一人,有没有什么朋友,心想:“他带我如此真诚,反正我也是孤身一人,不如与他结拜为异姓兄弟,将来也好有个照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风雨过江湖风雨过江湖赵八年|武侠庙堂之高,高于民。江湖之远,远于情。总有一个人,一杆枪,说尽不平事,道尽不了情。一个人就是一个江湖,一声叹,三回唱,花开人老忘江湖。
  • 叨贱小龙虾叨贱小龙虾五步覆寰|武侠一个蒸汽朋克和魔法交织的世界,一个群雄割据连年战争的时代,身怀刀剑双绝的当代名门传人“小龙虾”意外降临在了这个光怪陆离的异界。对他来说,除了造型熟悉的刀与剑,其他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当奴隶、做保镖、解放战俘、推翻暴君、一统大陆,再谈个绘声绘色的恋爱,这些事当然都要做了。但是能不能······“先让我用纯正的国骂叨叨两句好吗?”
  • 天才剑修天才剑修血染泪痕|武侠茫茫大荒,强者林立,诸强争霸,绝代天骄横空出世,那一人那一剑,剑出,日月竟是变色,山河都崩碎,一剑之威,谁与争锋......
  • 倚剑啸江湖倚剑啸江湖忍王|武侠展开波澜壮阔的武侠画卷。在翠叶凝碧的江南风光中,也在车水马龙的闹市里,又或在千峰攢蔟、万壑争流的奇峰峻岭之上,还有那长烟落日、满眼黄沙的塞北,漫漫江湖路,少年侠士在踽踽独行,衍生着武林的风波、江湖的传奇……
  • 江湖启示录江湖启示录哎呀无语了|武侠这里没有修仙,没有奇幻,有得只是一个男子自己心中的武侠梦。
  • 风雪如期风雪如期镜猫大爷|武侠他的江湖梦醒了,再也无关风月和鲜衣怒马; 他的江湖梦伊始,正是风华最少年; 他的江湖梦,时醉时醒。 这是有关三个人的故事,也或许不是三个人。
  • 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洛小凡的奇妙冒险莎穆32|武侠本书以无厘头幽默、嬉笑怒骂的形式,讲述了倒霉青年洛小凡在现实中遭遇了无数的挫败,准备再一次向现实低头的情况下又捡到什么鬼灵书,然后看书时无缘无故穿越到灵书的世界里。接着,洛小凡诚惶诚恐,在灵书世界里展开了一段手足无措、匪夷所思、顺理成章的冒险故事。
  • 浪孑的剑浪孑的剑柔水春风|武侠一个人一柄剑斩魔除恶龙争虎斗名播江湖面对随时随地的死亡好无畏惧 伤过痛过仇过也爱过 剑气纵横光寒可畏
  • 死镖死镖小刀一品堂|武侠在历史会考中犯下大错的郭旭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一千六百多年前,成为雄风镖局人尽皆知的郭大少。适逢乱世,为了民族大义,雄风镖局接下一趟死镖任务,郭旭义无反顾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熊罴对我蹲,虎豹夹道啼,这是一条真正的不归之路。
  • 兵神之尚武征途兵神之尚武征途迟赋|武侠《兵神》上部:尚武征途——“放下尊严,邀你们去赴以生命为代价的宴席。”辽阔华夏大地,风起云涌,武盟兴起,中天武圣傲视群雄,以尚武之心直指神圣王座。昔日剑神遗子,且行且思,遍历九州,侠义无双仗剑天涯,凭一己之力颠覆天下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