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9章

六点半打卡下班,又是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下了车,正好对面下来了贺纯。

“杨炯。”

“今天真好看。”

“呵呵,是吗?前两天刚买的。”

一条裙子,女孩子变得异常好看,水灵。

“走,我们出去吃饭好不好,我加工资了。”

加工资?这么快?

“怎么会?”

“我提前过实习期啦。”

“那也太快了,贺纯你好厉害。”

“哈哈,过奖。因为我帮领导解决了一个难题,大领导还表扬我了。”

杨炯挑眉,怎么感觉有点不安。

“你的意思是你们大领导略过你领导表扬你?”

“是啊~”

贺纯还蛮开心的,可是杨炯则不然,他自己吃过亏,知道有些东西直接领导比大领导更难对付。

“那你小心点,你领导应该会有点意见,找个机会一定要解释一下。”

贺纯不解,“这要解释什么,我提供的方法,表扬我不是很正常的吗?”

“是,正常,可是工作的时候…”

“杨炯!”

“……”

贺纯声音或许严厉,把杨炯吓了一跳。

“今天我试用期提前结束,多开心的事,你随便找个理由就过来教育我,是想干嘛…”

看出她情绪,杨炯面皮子微红,这…

“不是的,我就是想你不要吃亏。”

“别说了,你自己活在那种圈子里,以为人人都那种素质吗?气死了,不吃了。”

说着转身离开,杨炯愣在当场,不能言语。

“那种圈子,是什么圈子?”

这次和贺纯的不欢而散影响巨大,贺纯不再接受他的好意,早上的粥也没有再收下过。

杨炯心里打鼓,这个时候要怎么办才好?

默默发了个短信,“对不起,我们和好好不好?”

两天,杨炯没收到任何消息,第三天,同下厂车,贺纯站在那里看着他,

眼眶红红的,拿起手机,发了短信。

“好。”

收到那一刹那,杨炯的心情立刻就变了。

勾起嘴角跑了过去。

“不生气了吗?”

“生气。可我又不是小气的人。”

“谢谢。”

“谢个头啊。”

最后一句似乎还有点别样的情绪,杨炯听出来了,耳朵一红。

“那我们今天去吃饭。”

“嗯,你请客。”

“好。”

这件小事大概就这么过去了,两人有时间就一起出去逛逛,同为异乡为他客,虽然什么也没说,现在的状况其实还不错。

杨炯坐在浴室里沉思,“大家到底怎么开始谈恋爱的?怎么才算开始谈了?”

迷惑…

擦了擦脸,突然手机响了,拿起来接听。

“杨炯。”一个有点熟悉的嗓音。

“我是。”

“星期天有空来…过来看…”

“咚咚咚…”

“嗯?等下,我没听清。”

“…谁啊?等等一下…”话喊完,对方竟然挂了,看看号码,确定不认识。

草草擦干,穿上衣服,披着毛巾就去开了门,这边又是谁?

“诶?”

“快点,快让我们进去…”

“诶?你是…”

男人猛然抬起头,杨炯睁大眼睛,看了看对面,开了门,让他们进来。

杨炯看了看楼梯,脑中轰鸣,拉下毛巾,赶紧擦了擦。

……

‘这都是什么事?’

……

几步跑回去,看着两人,“什么状况啊…你们这血一直流啊。”

……

‘为什么来找我?’

……

暴躁哥抿着嘴,“你看着她,我去处理。”

“喂?”

……

‘能不能让我安生一段时间…’

……

说着暴躁哥就拿着毛巾出门了。

……

‘老天爷…对我好点,求你…对我好点。’

……

喘着粗气,杨炯胸膛躁动不停。

弯腰看着沙发上的女人,没有任何的装扮,跟以前见到的完全不一样,但是,是杜明娟。

杜明娟睁开眼睛,看见杨炯,“对不起。”

“……”

眨眨眼睛,跪在地上,按住伤口,感觉是被刀子拉的。

“对不起,我把小弟弟留在那里了。”

“什么?”

突然门啪啦一声响,这人竟然带着一身血买了药回来。

“她说什么小弟弟。”

暴躁哥看了他一眼,有些躲避,“不清楚,但是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哭,说把小弟弟留在哪里了,本来自己就准备同归于尽了。”

什么鬼?

“你们正常吗?无论怎样,不应该去医院吗?”

“……”

“跑到我这里来算什么。我是警察啊,还是医生啊,我能救她啊还是能咋滴啊!”

暴躁哥速度的处理好伤口,重新背了起来,“她想要过来,我就带她来了,我们就先走了。”

“站住…”

杨炯胸口急促,“带着一个受伤的人去哪里?”

“她的伤不重,只是擦伤。”

“哈?那你这一身是番茄酱啊?”

看了看背后,皱眉,“有衣服吗?”

“……”

火大,拿了衣服给他,两人坐下,“解释,谁是小弟弟?”

暴躁哥看了看杜明娟,搓了搓手,“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

“谁是小弟弟?”

暴躁哥似乎有些愣住了,舌头有点打结。

“她…之前不是自杀了吗?”

“……”

“不知道她怎么跟你解释的,但那都不是真的。她其实被欺负了,而且还挺惨的,惨到活不下去那种。”

“……”

“为了一口气,她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枪…”

这个点停下,似乎什么都说完了。联想起之前的新闻。

“那是杜姐做的吗?”

“……”

杨炯本想说什么,最后却戛然而止。

“然后就是,之前跟你一起的小孩子,她说她看见被几个男人绑架了。”

……

‘果然是…那个家伙,报个屁恩!’

冉飞扬…

……

“那地方我知道,你准备怎么办?”

暴躁哥突然不暴躁了,眼眸深沉,那个角度看着他,似乎隐藏了太多东西。

杨炯没得细想,拿起手机。

“你干嘛?”

“报警啊。”

“报警他们就撕票了。”

“…那我能怎么办?你这样告诉我,我能怎么办?一窝蜂的跑过来,又是受伤,又是报仇,还被绑架,你们就不能安生一点吗?我想安安静静的过我自己的小日子。”

说着说着大吼起来,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杨炯坐下,下意识的捂住嘴巴,全身颤抖。

暴躁哥还是看着他,“杨炯,听我说,我们都想过平静的生活,你看我,天天在家打点游戏不舒服吗?

可是她倒在了我家门口,流着血,我能不救她吗?

我不是坏人,所以要救她,我想救,你呢~你也不是坏人,所以你让她留了下来。

现在的情况是,她去报仇这件事,我也有参与,我黑了那家公司,给了她地址,所以我知道他们的地址,而你呢,你的弟弟,或许你把他当做弟弟的那个男孩现在被他们绑架了,而我有办法找到他,救他出来。杨炯,问问自己的心,要不要去。”

……

‘鬼话连篇…’

……

“不要再说这个,我不会去的,太危险了,等警察去…”

……

‘不行去,杨炯,你不行去…他骗你的。’

……

“蛇鼠有蛇鼠的道,警察不能偷偷去救人吧,到时候后悔的人是你。”

“……”

“我知道,我们都是被牵扯进来的,我比你要好一点,起码被绑架的那个人跟我关系不大。”

“……”

杨炯没说话,暴躁哥慢慢坐正。

“那我们就等新闻吧,杜明娟是说那群家伙绑架了小家伙准备拿来威胁他家里人出手帮忙的,时间也不会太晚,今天晚上一过,什么都可以结束了。”

杨炯睁大眼睛,蛋壳破碎了…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木铎诗集木铎诗集木铎呀|短篇落木人间鹤,不过庭下客。 长生非所愿,泣唱寻常歌。 ——木铎诗集
  • 原来我们只是错过原来我们只是错过慕知七|短篇听闻爱情,十人九悲 女孩第一次见少年是在舞台上,夕阳在少年背后尽管再耀眼,也不及少年的万分之一。 在女孩眼中,少年就如同一颗星星般遥不可及。 少年对女孩的寥寥几语,女孩便会开心好长时间。 他们之间相差的不是岁月,不是时间,而是一句说出“我喜欢你”的勇气。 那一年女孩还没有来得及说再见,少年便离开了。 她青春中最痛苦的时光,似乎因为少年的出现而变得更加难忘……
  • 宿主反杀系统宿主反杀系统磕瓜子的仓鼠|短篇我叫孟醒,我现在慌得一批,我是真的不知道这玩意儿一年体验期到了如果不续费就会提供反向BUFF啊!!!怎么未来世界也会有这种流氓程序啊!!!
  • 王者请闭眼王者请闭眼吉镇|短篇十二位来自各个世界,各个领域的王者,受邀参加一场紧张,刺激,动人心魄的......狼人杀? 被淘汰的话会被抹杀哟~当然,赢了的话会有无法拒绝的私人订制奖励哦~ 蓝牧:作者,我来了。 沧月: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 尤里:Isensetrouble,Ididnotforeseethis(我觉察到了麻烦,我未曾预见此事) 神无月:呵呵,这场没有意义的游戏,我在开始的那一刻就已经算到结局了。 铃木悟:我...我叫安兹乌尔恭...... 比利海灵顿:大家好啊~ 众人:!!! ......天黑了,王者们,请闭眼。
  • 我们从未拥有爱我们从未拥有爱倾卿紫衿|短篇以优美的旋律抒写青春年华。在一个个迷茫的日子里,我们相互慰藉,在共度青春的日子里我们明白,原来,懂比爱重要。
  • 火车开往黎明火车开往黎明冠沐猴|短篇我崇尚荒诞的美好,胜过真实叙述的丑陋。很多的故事,很残酷的东西,也很虚无。想讲出来听听,荒诞的青春,荒诞的梦。
  • 清纷清纷茂衣菇凉|短篇传闻天界九皇子冷酷嗜血、不近女色,却在幼时因一次意外闯入昀晏之镜,遇到被无聊终日困扰的她……
  • 破碎屋破碎屋桃之夭夭兔|短篇吾有一屋,漏雨、透风、墙碎、门倒、家具聊聊; 屋内有吾,痴肥、秃头、腿短、手残、油光水滑; 但是此屋加此吾,却有说不尽的天南海北,古往今来……
  • 镇灵人之三世情缘镇灵人之三世情缘鱼儿香肉丝|短篇继镇灵人之观音庙后续的作品,讲述了青狐的三世情缘。
  • 不远万里的幸运不远万里的幸运初三.|短篇我们的一生中,很多人都是过客。 把自己过好,好爱情还会远吗? 对的人早晚相逢。 这是我在这本书里最想对你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