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章 回宫

“呀!”

玉竹突然一声惊呼,说道:“姑姑,您今日怎么穿的这般素雅!”

好歹今日也是宋姑姑第一次以嫔妃的面貌在大家面前露面,怎么反而打扮的比平时更加素净了呢?

宋青乔闻言,低头巡视了一下自身。

今日她穿了一身山水图绣描的淡青色长裙,颜色雅致清淡,看上去别有一番意境啊。

“有吗?我觉得挺好的。”

玉竹顺手从旁边的矮几上抄起一面铜镜,递到宋青乔跟前。

她知道宋青乔平时就不爱太过打扮自己,不过宋青乔模样本来就标志,平日里淡妆素裹也显得楚楚动人。

可眼下皇上出来这么久,等回到宫里那些那些娘娘们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再把宋青乔比下去,那不就得不偿失了嘛。

于是便操心道:“您瞧瞧,您今日的装扮也太过素净了,皇上昨日不是特意给姑姑送来一套精美的翡翠面首吗?您怎么不戴?”

皇上昨天确实为了让她体面的回宫,送来了一整套华丽精美的裴翠首饰。

宋青乔只瞧了一眼,便收进了箱笼中压箱底。

这次皇上封她为贵人的消息,宫里只怕已经有了些许风声,可听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种水这么好的裴翠,一看便知价值不菲,沈玉兰得宠那么多年,皇上都不见得赏过她这么好的首饰。

若她真顶着这头珠翠回宫,那些妃子不得纷纷红了眼,日后在宫里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宋青乔耐心的解释道:“皇上这次回鸾,皇后一定会带着众位嫔妃赶到宫门口迎接,咱们还是低调一点好,不要第一天就招到太多嫉恨。”

玉竹“啊”了一声。

说道:“那些娘娘们还要出来迎接啊,我还以为咱们就直接被抬回撷芳殿了呢。”

真是个单纯的丫头。

“可是姑姑就算不打扮,乘着这辆仪车回去,还是会遭人嫉恨的。”

宋青乔:“......”

为什么要这么乌鸦嘴呢?

玉竹悻悻的吐了吐舌头,抬手在嘴边一划,做闭嘴状。

争风吃醋,这是后宫中少不了的。

宋青乔心里也明白,之所以这么做,是不想第一天就太过招摇,风头太盛,并不是什么好事。

宋青乔提醒道:“待会咱们只需要安静的跟在后头即可,其他的就等回了撷芳殿再说。”

反正那些妃嫔就算再嫉妒红眼,有皇上在呢,料想她们也闹不出什么花样。

玉竹瞧着宋青乔刚才还一副担忧的口气说教,现下这么一会儿面色已然恢复如常。

小声喃喃道:“姑姑,不怕皇后她们了吗?”

宋青乔闻言眉头一抬。

为什么要怕?

她不过是犯懒,不想惹麻烦,也不想每日每夜和那群妃子一样,就把争宠当成仁生目标,一辈子不得安生。

再说了,那个皇后娘娘之前还不是有心延揽,借她之手压制沈贵妃吗。

这下皇上封了她为贵人,皇后心里说不定也正得意呢,短期内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说不定还会顺手给她解决一点麻烦。

宋青乔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淡淡道:“皇后会和咱们站到一边,其他人多得是有贼心没贼胆,就算有人故意找茬,咱们也不是吃素的啊。”

玉竹听得稀里糊涂,心道:皇后为什么要和咱们站到一边?

“啊!皇后娘娘不会是想拉拢姑姑吧。”

玉竹后知后觉的惊呼,宋青乔连忙递给她一个“请安静”的眼神。

玉竹忙捂住嘴吧,指尖露出一个小缝,低声道:“是吗?”

宋青乔悠悠的点头,说道:“还不算太笨。”

行至正午时分,路程也走了将近大半,说了这么一会子话,宋青乔嘴巴有些干。

玉竹一直留意着,这会忙递上了茶杯。

宋青乔朝她挤了挤眼睛,笑道:“今天的你格外殷勤啊。”

玉竹努努嘴巴,“奴婢那天都很殷勤的。”

“嗯,今天尤其殷勤。”

宋青乔放下手中的杯盏,言:“说吧,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亏心事。”

“哪能啊。”

玉竹急着反驳,神情有丝羞赧:“奴婢手脚粗笨,却有幸被拨来伺候姑姑,还希望姑姑不要嫌弃。”

宋青乔细细看她一眼。

这丫头眼中藏着欲言又止的情绪,不过她一向就能明白了。

估计是觉得自己现在成了贵人,怕日后被调走,不能再留在她身边伺候。

玉竹虽然有时候犯小迷糊,可为人忠心,人品端正,性格也好,她一直把她们当亲人看待,自然不会轻易就舍弃。

于是,宋青乔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放心吧,你是我的心腹,我可舍不得不要你。”

“多谢姑姑。”

“哦不,多谢贵人。”

玉竹连忙改了口,解释道:“快进宫了,奴婢还是把称呼换一换,以后会更加谨言慎行,不让姑姑落人话柄。”

宋青乔点点头,表示同意。

“贵人,皇上让奴才给您传个话,一会儿到了中直门外,皇后娘娘会领着众位嫔妃迎驾圣驾,贵人要注意着点规矩。”

快到宫门口了,仪车外有个小太监的声音响起,是皇上派过来特意嘱咐给宋青乔传话的人。

宋青乔朝着玉竹点点头,玉竹便掀开轿帘一角,朝外头回了一句:

“多谢皇上,我家贵人知道了。”

玉竹放下轿帘,又坐回了宋青乔身边,心道:还真让她家主子说中了。

刚才她远远地瞥了一眼,中直门外一溜花红柳绿的颜色一一排开,在一群玄黑朝服的掩映下更加显眼。

朝臣和各宫娘娘们被齐齐围在中间,两边还有进队把守,大统领率领着马队在中直门前聚集,场面十分壮观。

宋青乔瞧着玉竹脸上明显紧张起来的神情,就连肩膀都怂到了一起,身子显得分外僵硬。

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下子被唬住了。

说来也是,皇上出宫前为了方便低调行事,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准备。

如今难民爆乱一事让皇上龙体受损,再加上段尚书贪污受贿,这两件事闹的是沸沸扬扬。

现在谁还不知道皇上为了视察民情,事必躬亲,带上回宫,文武百官齐来恭迎圣驾,夹道欢迎。

宋青乔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没事的,跟在我身后静静地走回去就好。”

话音刚落,仪车便慢慢的停了下来,车外搬放木阶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到了,该下车了。

宋青乔顺手拿起矮几上的镜子,又再次照了一眼,头上只简单的宛了一个髻,插着两根雅致的白玉簪子,就连耳环都没戴。

嘴角微翘,宋青乔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贵人,该下车了。”

门外有小太监过来帮着掀开轿帘,手刚搭住帘子一角,宋青乔便直接伸手掀起,麻利的下了马车。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盛世锦宁盛世锦宁诚实小郎君|古言顾锦宁死了,死在了一场精心策划的火灾里。与她一同赴死的,还有她肚子里未成形的孩子。顾锦宁想,如果当初不是她执意要嫁给心怀叵测的江慕白的话,或许她跟孩子都不会死了。当命运的齿轮,让她重回到十四岁时,一切的错误与遗憾,都还不曾开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春之狩左岸天下春之狩左岸天下夜橦橦橦|古言作为一名科技人员,以及要把爱人找回来的决心,她来到穿梭器显示的奇妙坐标点。 要命的是任务还没完成,怎么遇到了一个超级大魔王? 一口一个本王本王,请恕我直言,你在我眼里就只是个吉吉国王好吗? 不过,他一次次的救自己?是为什么?明明最开始的时候怕自己泄露他的秘密恨不得把自己杀之而后快。 这人有多想当皇帝?越接触越觉得……
  • 重生之药女俏农妻重生之药女俏农妻晗枫|古言爹爹病卧在床,二叔二婶以娘亲抚养她和哥哥太过吃力竟为了十两银子将她卖于人做小,娘亲大哥震怒不已,争吵推攘之间让瘦小的苏半曦迎来了一个全新的灵魂。一改懦弱胆小之风,言辞犀利堵得二叔二婶哑口无言,面红耳赤,悻悻溜走;纤纤玉手化腐朽为传奇,一身医术出神入化能令白骨生肉,断骨衔接,汤药养颜润肤受人追捧推崇。接断骨,治不孕,种草药,熬食粥,驱瘟疫;建医馆,开药坊,做药膳,行医善,立万名。唇红齿白,肌肤玉嫩,杏眼水灵,鹅蛋圆脸这是苏家小女苏半曦,巧手纤纤救人于水火之中,性子清冷不善言辞却总爱戳人痛处,偶尔出口语言惊人,这样的她招惹来了一只呆萌傻傻的腹黑小狼崽子,赶不走骂不走吓不走,比牛皮糖还要黏人的存在。精彩片段:某只小狼崽子衣衫凌乱,嘴唇带血,眼角淤青兴冲冲地扑到苏半曦面前:“曦曦曦曦,今天我和村头林娃他们打架,我第一次打赢了诶!”苏半曦挑眉:“下药了?”兴奋的小狼崽子立马被泼了一盆冷水,恹恹点了点头。“下了多少?”下泻药还被人揍成这样。小狼崽子扭扭身体,颤巍巍伸出一根手指,缩了缩脖子道:“一包。”声音已经快要哭出来了。苏半曦敛眸一笑,摸了摸小狼崽子的头,笑容温柔清淡,“下次下两包吧,死不了人的。”既然小狼崽子是她家的,那么谁也不能欺负【曦曦是十分护短的】本文男女双处,互宠1v1,感情细水长流!简介只是参考,具体请看正文!注:本文关于药膳食粥均来自百度书籍资料,若有不符之处夸张之处还望考据党一笑了之。
  • 凰的诱惑凰的诱惑雪色的粉|古言一次神秘的艳遇,一个不期而遇的绝世美人儿,他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陷阱,它是一杯美味的毒酒,就像饮鸩止渴那样,明知有毒却又欲罢不能。她带着一腔仇恨,精心设置了一个局,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当机会到来的时机,意外出现的变故让人措手不及。在另一个不期而遇的世界里,恩怨交织,爱恨情仇,终于,当仇恨消融的瞬间她漠然发现,他,一个她曾经恨到骨髓的家伙,却一直都是她内心深处最最倾心最眷顾的人。仇恨是如何消失的?在另一个世界上演了一场怎样惊心动魄的爱与恨?欢迎走进,这个丰富而神秘的世界!
  • 腹黑仙尊诱拐冰山圣女腹黑仙尊诱拐冰山圣女苏流花|古言一不小心走进他的领地,他对她一见钟情。在别人眼里,他是腹黑的主。在她眼里他是无节操的撒娇男。最后,她终于接受了他。
  • 昙蝶兮:陌月离昙蝶兮:陌月离黯淡无光的星|古言一湖秋月碎离愁,凄凄昙花落清秋。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相守。前世今生,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 冠宠后宫:皇上,我错了!冠宠后宫:皇上,我错了!忆生禾|古言互换灵魂后,她竟然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不说好了她很牛逼吗?靠之,骗她!和老天作对,没错,就是她!老天爷,当老娘还会让你拿雷劈我啊!魔族,神族,哪一个没有帮过她?呵呵,身为六界之外的统治者,你的位置做的太久了吧!看她不把你拉下来!吞鬼族,噬妖灵,有种你就过来阻止她,看她不把你折磨死!小白莲?靠之,装个屁啊!看她不把你捏死!可是,旁边的这位竹马又是要怎样啊?一天,她要去见前世她曾经爱过的人。他却死死的扣住她,阴沉着脸,“朕的皇后,要去哪里?背着朕勾引另一个男人?”“我说亲爱的皇上,我已经解释过了!”她无语。他凑近她的脸,“小柒儿要是想去,也可以,小柒儿是否真正成为朕的,才能让朕更加放心呢?”
  • 公子你家夫人又跑啦公子你家夫人又跑啦南方小舟|古言她是医学界的天才医生,更是暗夜中的潜伏者。一朝穿越,本以为可以杀戮不再。一朝家破人亡,重执手中之剑,她又该何去何从? ——她自以为心如磐石坚不可摧,却一次又一次的为他打开心扉 大街上,一位男子被一群女子包围着 “这位公子,看你英俊潇洒,气度不凡。敢问公子可有婚配?”一美艳女子问道 “小生不才,家中已有妻室,貌美又贤良,我心悦甚久,费劲了千辛万苦才追上的” “公子不好啦!”还未等他们作出反应一小厮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 “何事?” “您家夫人又跑了!” “公…公子?”望着面前瞬间消失的人,留下了一脸懵的一群人 “娘子,要去何处,怎地不告诉为夫?”某男淡笑着问向正跑路到一半的某女 “我…我就走走,没干啥”被逮住的某女一脸惊慌 “那为夫带你走可好?” “那,那就走,走走呗”(某女瑟瑟发抖中)
  • 妖狐皇后妖狐皇后蓝莓味的甜甜|古言她以相府嫡小姐的身份嫁入他的后宫,却最终以万人唾弃的妖狐凄惨收场。 封去修为,隐去真身,只为那凡间的短短十年。 一道圣旨,是他对这十年最真实的 感想。 她后悔了,在一场即兴编制的纱网里越陷越深。后悔相信帝王深情的承诺,一腔孤勇,到头来落得凄凉收场。 悔教夫婿觅封侯,待你功成名达,许谁花前月下,我早已心猿意马。
  • 西域女财阀西域女财阀切虫虫|古言身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莫庸,在北京的一家著名心理咨询机构工作,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专攻家庭矛盾、夫妻情感调节的心理医师。但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莫庸遭遇横祸,穿越至西汉月氏国成为一名游走各国边境的女侠。她遇到了张骞、匈奴王,甚至还有汉武帝,卫青!都是什么啊!莫庸这个都市白领就这样在崩溃中绝望,又在绝望中成长,最终却一统月氏江山,成为万邦传扬的丝路女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