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1章 遵命

然而,柳苹儿最终还是没能顺利成亲。

迎亲的那天,就在花轿到了门口的时候,柳珠儿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

此时的她整个人面色焦黄、形容枯槁,根本就没有之前年轻水嫩的模样。

就在魏昇明牵着柳苹儿上轿的时候,她突然冲过去,一把拉下柳苹儿的盖头,当着全村人的面,指着柳苹儿问魏昇明——

“你确定你要跟她成亲吗?你知不知道她上个月刚刚小产,而且还没有生育能力了?”

来观礼的宾客顿时一片哗然,魏昇明也呆住了。

他之所以会娶柳苹儿,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子嗣,但更主要的是不想被这女人作的坏了名声。

可现在呢?

被柳珠儿大庭广众之下指出了柳苹儿未婚先孕,还因为流产不能生育。

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把他的脸皮撕下来往地上踩!

只是这个魏昇明也是个狠人。

他一看这些丑事兜不住了,顿时翻脸做出一副受伤的模样,站在受害者的身份上,指责柳苹儿不检点,背着他与别的男人往来。

并且宣布今天的婚礼取消,所有礼金全部退还。

柳苹儿怎么也没想到,一直没有动静的柳珠儿居然会今天这样的日子对她报复。

她发疯似的冲上去想要厮打柳珠儿,却被闻讯赶来的廖瘸子挡下,揪着柳珠儿的头发回了家——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娶到手的老婆,在给他生儿子之前,千万不能有什么差错。

柳苹儿疯了。

她整天沉浸在魏昇明是状元,而她嫁给了魏昇明,成为状元夫人的幻想中。

一开始,沈氏还知道照顾她,可三房没了家底,四郎又要念书,她整天给人做工都忙不过来,哪里有功夫去管柳苹儿?

于是,李家屯的村口从此就多了一个疯疯癫癫的,整天念叨自己是状元夫人,等着状元来接她过好日子的疯女人。

可惜的是,甩掉柳苹儿的魏昇明没能如愿以偿的成为状元。

别说是状元了,他连童声的功名都没有了——

朝廷对之前的舞弊案进行清算,魏昇明在买题的名单里,他别说这辈子,就是子孙三代,都别想再踏入考场一步!

与此同时,受牵连的还有柳文孝。

因为他买的是省事的卷子,罪加一等,除了革去功名之外,还要去山里服一年的劳役。

可想而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辈子没干过活儿的他回来之后将会是个什么样子。

在一连串的打击下,柳老爷子终于病倒了。

他是中风,因为发现的太晚,半边身子已经瘫痪了。

看在血缘关系的份上,柳茉去给他治过病,虽然四肢后来可以正常行动,但重活儿却干不了,说话也不如之前利索。

好在现在那边人口少,家里还有不少地,省吃俭用一点的话,收租子也能勉强维持一家人过活。

张氏一开始被这一连串的变故给吓呆了,当她反应过来之后,怎么想怎么不服气。

凭什么他们过这样的苦日子,王氏却能去县里享福?

她得去找王氏,得让王氏出钱。

她是王氏的婆婆,王氏就该养着她,让她过好日子!!

带着这样的想法,她在沈氏和杨氏的陪同下,怒气冲冲的去了县里。

可刚到黛茉轩的门口,就被热闹的场面给吓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还是杨氏找了个路人问情况。

路人便告诉她,之前邺城瘟疫,黛茉轩的老板柳姑娘治好了全程的病人,功在社稷,被当今皇上封为郡主。

现在这么热闹,是燕大将军来宣读晋封的旨意的!

对于老宅的人来说,这个消息不啻于晴天霹雳一般。

他们就不明白,那个扫把星怎么就摇身一变,变成了郡主了?

她凭什么?

不过是个丑丫头而已啊!!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的柳茉一点都不丑。

在王氏的眼泪攻势之下,这一次她不敢再敷衍,而是老老实实的弄掉了自己脸上的胎记。

让许久不见她的燕凌曲忍不住愣在当场。

“看什么看?”

柳茉脸上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微红,没好气的道:“问你话呢!郡主这个封号我知道,可这赐婚的旨意又是怎么回事?”

燕凌曲脸上也有点微红:“你是永定侯府的长女,你爹跟我爹当初曾经给我们订过娃娃亲,陛下知道我和你认识的经过之后,说这是天赐良缘,就直接下了这道旨意……”

“所以说我的亲生父母是永定侯和永定侯夫人?”柳茉皱眉,“他们当年为什么不要我?”

“他们不是故意的。”

燕凌曲叹了口气:“他们当年被仇家追杀,永定侯夫人以为自己活不了了,所以把你藏在草窠里面,自己引开敌人,谁知道被赶来的援军及时救下。”

“她得救之后,曾经带着人回来找过你,可你已经不见了,草窠里还有不少血迹,不远处还有个婴儿大小的坟包。”

“她以为你不幸遇害,被好心人掩埋,自觉对不起你,不忍心打扰你,这才忍痛离开,导致你们母女分离了十几年。”

行吧。

柳茉懂了。

应该是永定侯夫人离开之后,柳文清过来,救下她的同时,也掩埋了自己的二女儿。

所以后来永定侯夫人找来之后,误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这才伤心欲绝的离去,这辈子不敢再到永宁来。

这事儿吧……阴差阳错,还真怪不了她。

只是……

“我是我娘养大的,我不想回去。”柳茉道。

“永定侯夫人知道,她也没有别的要求。”燕凌曲道,“她只希望能过来看看你,或者等你去京城的时候去看看她就足够了。她知道欠你良多,不会强迫你认祖归宗的。”

“至于我……”

燕凌曲道:“我知道你受不了待在后宅一生一世,可你至少要有个人为你撑腰,我愿意站在你的身前,让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你同意不同意这门亲事?”

圣旨都下了,不同意还能怎么办?

虽然有点不爽这个混蛋先斩后奏耍小心机,但是想到对方的承诺,柳茉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你要是对我不好,须知我的金针可不是吃素的!”

“遵命,夫人。”

(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盛世锦宁盛世锦宁诚实小郎君|古言顾锦宁死了,死在了一场精心策划的火灾里。与她一同赴死的,还有她肚子里未成形的孩子。顾锦宁想,如果当初不是她执意要嫁给心怀叵测的江慕白的话,或许她跟孩子都不会死了。当命运的齿轮,让她重回到十四岁时,一切的错误与遗憾,都还不曾开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春之狩左岸天下春之狩左岸天下夜橦橦橦|古言作为一名科技人员,以及要把爱人找回来的决心,她来到穿梭器显示的奇妙坐标点。 要命的是任务还没完成,怎么遇到了一个超级大魔王? 一口一个本王本王,请恕我直言,你在我眼里就只是个吉吉国王好吗? 不过,他一次次的救自己?是为什么?明明最开始的时候怕自己泄露他的秘密恨不得把自己杀之而后快。 这人有多想当皇帝?越接触越觉得……
  • 重生之药女俏农妻重生之药女俏农妻晗枫|古言爹爹病卧在床,二叔二婶以娘亲抚养她和哥哥太过吃力竟为了十两银子将她卖于人做小,娘亲大哥震怒不已,争吵推攘之间让瘦小的苏半曦迎来了一个全新的灵魂。一改懦弱胆小之风,言辞犀利堵得二叔二婶哑口无言,面红耳赤,悻悻溜走;纤纤玉手化腐朽为传奇,一身医术出神入化能令白骨生肉,断骨衔接,汤药养颜润肤受人追捧推崇。接断骨,治不孕,种草药,熬食粥,驱瘟疫;建医馆,开药坊,做药膳,行医善,立万名。唇红齿白,肌肤玉嫩,杏眼水灵,鹅蛋圆脸这是苏家小女苏半曦,巧手纤纤救人于水火之中,性子清冷不善言辞却总爱戳人痛处,偶尔出口语言惊人,这样的她招惹来了一只呆萌傻傻的腹黑小狼崽子,赶不走骂不走吓不走,比牛皮糖还要黏人的存在。精彩片段:某只小狼崽子衣衫凌乱,嘴唇带血,眼角淤青兴冲冲地扑到苏半曦面前:“曦曦曦曦,今天我和村头林娃他们打架,我第一次打赢了诶!”苏半曦挑眉:“下药了?”兴奋的小狼崽子立马被泼了一盆冷水,恹恹点了点头。“下了多少?”下泻药还被人揍成这样。小狼崽子扭扭身体,颤巍巍伸出一根手指,缩了缩脖子道:“一包。”声音已经快要哭出来了。苏半曦敛眸一笑,摸了摸小狼崽子的头,笑容温柔清淡,“下次下两包吧,死不了人的。”既然小狼崽子是她家的,那么谁也不能欺负【曦曦是十分护短的】本文男女双处,互宠1v1,感情细水长流!简介只是参考,具体请看正文!注:本文关于药膳食粥均来自百度书籍资料,若有不符之处夸张之处还望考据党一笑了之。
  • 凰的诱惑凰的诱惑雪色的粉|古言一次神秘的艳遇,一个不期而遇的绝世美人儿,他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陷阱,它是一杯美味的毒酒,就像饮鸩止渴那样,明知有毒却又欲罢不能。她带着一腔仇恨,精心设置了一个局,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当机会到来的时机,意外出现的变故让人措手不及。在另一个不期而遇的世界里,恩怨交织,爱恨情仇,终于,当仇恨消融的瞬间她漠然发现,他,一个她曾经恨到骨髓的家伙,却一直都是她内心深处最最倾心最眷顾的人。仇恨是如何消失的?在另一个世界上演了一场怎样惊心动魄的爱与恨?欢迎走进,这个丰富而神秘的世界!
  • 腹黑仙尊诱拐冰山圣女腹黑仙尊诱拐冰山圣女苏流花|古言一不小心走进他的领地,他对她一见钟情。在别人眼里,他是腹黑的主。在她眼里他是无节操的撒娇男。最后,她终于接受了他。
  • 昙蝶兮:陌月离昙蝶兮:陌月离黯淡无光的星|古言一湖秋月碎离愁,凄凄昙花落清秋。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相守。前世今生,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 冠宠后宫:皇上,我错了!冠宠后宫:皇上,我错了!忆生禾|古言互换灵魂后,她竟然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不说好了她很牛逼吗?靠之,骗她!和老天作对,没错,就是她!老天爷,当老娘还会让你拿雷劈我啊!魔族,神族,哪一个没有帮过她?呵呵,身为六界之外的统治者,你的位置做的太久了吧!看她不把你拉下来!吞鬼族,噬妖灵,有种你就过来阻止她,看她不把你折磨死!小白莲?靠之,装个屁啊!看她不把你捏死!可是,旁边的这位竹马又是要怎样啊?一天,她要去见前世她曾经爱过的人。他却死死的扣住她,阴沉着脸,“朕的皇后,要去哪里?背着朕勾引另一个男人?”“我说亲爱的皇上,我已经解释过了!”她无语。他凑近她的脸,“小柒儿要是想去,也可以,小柒儿是否真正成为朕的,才能让朕更加放心呢?”
  • 公子你家夫人又跑啦公子你家夫人又跑啦南方小舟|古言她是医学界的天才医生,更是暗夜中的潜伏者。一朝穿越,本以为可以杀戮不再。一朝家破人亡,重执手中之剑,她又该何去何从? ——她自以为心如磐石坚不可摧,却一次又一次的为他打开心扉 大街上,一位男子被一群女子包围着 “这位公子,看你英俊潇洒,气度不凡。敢问公子可有婚配?”一美艳女子问道 “小生不才,家中已有妻室,貌美又贤良,我心悦甚久,费劲了千辛万苦才追上的” “公子不好啦!”还未等他们作出反应一小厮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 “何事?” “您家夫人又跑了!” “公…公子?”望着面前瞬间消失的人,留下了一脸懵的一群人 “娘子,要去何处,怎地不告诉为夫?”某男淡笑着问向正跑路到一半的某女 “我…我就走走,没干啥”被逮住的某女一脸惊慌 “那为夫带你走可好?” “那,那就走,走走呗”(某女瑟瑟发抖中)
  • 妖狐皇后妖狐皇后蓝莓味的甜甜|古言她以相府嫡小姐的身份嫁入他的后宫,却最终以万人唾弃的妖狐凄惨收场。 封去修为,隐去真身,只为那凡间的短短十年。 一道圣旨,是他对这十年最真实的 感想。 她后悔了,在一场即兴编制的纱网里越陷越深。后悔相信帝王深情的承诺,一腔孤勇,到头来落得凄凉收场。 悔教夫婿觅封侯,待你功成名达,许谁花前月下,我早已心猿意马。
  • 西域女财阀西域女财阀切虫虫|古言身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莫庸,在北京的一家著名心理咨询机构工作,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专攻家庭矛盾、夫妻情感调节的心理医师。但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莫庸遭遇横祸,穿越至西汉月氏国成为一名游走各国边境的女侠。她遇到了张骞、匈奴王,甚至还有汉武帝,卫青!都是什么啊!莫庸这个都市白领就这样在崩溃中绝望,又在绝望中成长,最终却一统月氏江山,成为万邦传扬的丝路女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