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48章 吵吵闹闹

夜间,一声响亮的啼哭划破长空。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已经出世了。

容墨眼中温柔似水,看着脸色稍许苍白但状态还算不错的顾久柠,只觉得人生从未如此圆满过。

“取什么名字好?”顾久柠微笑,看着逐渐进入梦乡的孩子,虽然有些丑丑的,但毕竟是她生出来的,又能丑到哪里去呢?

“娘子说叫什么名字就叫什么名字。”

“叫容希,希望的希。”

“好。”

今日可是京城里面的大日子,这小世子的满月酒,不仅是来了满城宾客,就连皇上也是亲自前来道贺,这么大的阵仗也就只有世子殿下才能有此殊荣。

小世子一出世便得了“荣亲王”的称号,这爵位算起来到比容墨还要更大一些。

房间内承 欢正好奇地盯着那个一点点的小家伙看明明那么小一只,可是哭起来的时候却是震天响,吵得连她都睡不着觉。

娘亲的听力本来就好,哪怕是把他放到了这王府世子府里任何一个角落,只要他一哭娘亲肯定是能听见的,又是睡不着觉,不能好好的休息了。

为此爹爹也算是焦头烂额,因为徐姐姐说过娘亲这刚生完孩子的一个月,可谓是虚弱不能有半点波折,所以爹爹干脆带着孩子往外面住去了。

像爹爹这样卑微的,这满京城也就只有这一个,再也找不到另外的了。

不过这句话可是别人说的,她可不承认,在他的眼里,爹爹娘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无论是谁也是比不上的。

这边正偷偷的牵着那小家伙的手,远远地便听见了徐莹莹的聒噪的声音。

承 欢一回头,只看见那人挺着一个大肚子,一边严艺大叔在旁边仔细小心的呵护者,竟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只是徐莹莹还是脾气那么暴躁,哪怕是怀了孕这性子也没有半点收敛,恐怕里面也是怀了个炸药吧?

承 欢这样想着,只觉得分外好笑,掩嘴笑了起来——不过她如今这番模样可不能让徐姐姐看到了,要不然的话她肯定是要和自己打起来的。

现在的徐姐姐最讨厌别人说她胖了,每次只要一提到相关的字眼肯定都是要发脾气的。

可是娘亲说过现在她怀孕了,就和当初的娘亲一样的娇弱,是半点气都受不得的。

看在她已经怀孕的份上,那么她就大发慈悲让着她一点吧,不和她吵架了,这样也就看看这里头的弟弟妹妹以后出生了,说不定还能和自己一起玩儿呢。

“你身子重,就不能脾气好一点嘛,你看看人家都被你磨成什么样子了?”

面对面前的徐莹莹,顾久柠也是万般无奈,原本以为她怀了孕脾气会有所收敛,起码也是做了母亲的人了,可是这看起来好像还更甚从前了。

眼睁睁看着严艺一个壮汉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连胡茬都没有心思修理了,看来这女人还真是她天生的克星。

徐莹莹吃着盘子里的,像是要钻进盘子里似的,头也没抬:“我也没有让他要让着我呀,他自己没脾气,我能有什么办法?”

她可是很记仇的人,别以为她就忘记了从前那死男人对自己冷言冷语的模样,仿佛多看一眼自己都是多余的。

如今风水轮流转,她当然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要不然的话自己从前受的那些气可怎么还回来?

自从怀了孕以来,徐英可没有像顾久柠一样害喜,到了现在,胃口都十分的好,以至于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看起来十分的富态。

不过这些顾久柠看在眼里可是一个字都不敢说的,毕竟现在这个时候若是提起任何一个字眼,都会让面前的女人炸毛,那可是十分恐怖的景象。

想当初他们两个人会走在一起,自己可是出了好大一份力呢!

这严艺就是一块榆木疙瘩,朽木不可雕也,无论怎么就是不肯承认自己对徐颖颖有意思。

偏偏徐莹莹也是一个脸皮厚的对方不肯承认她是绝对不会主动的,两个人就这么纠缠着耽误着,这么多日子以来一点进展都没有看的她都是心急不已。

最后还是她来了一个激将法,怂恿师父有意安排大师兄和徐莹莹成婚,这才让这个榆木疙瘩一时着急,冲动之下居然直接将徐莹莹给绑了回来。

两个人就这么说开了,自然是欢天喜地的澄清了,不过这两个人的婚后生活也是吵吵闹闹的,一刻都不得消停。

“娘子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容墨从众多宾客中好不容易逃开来,正想着来着避避难,却看见徐莹莹这个火药桶,顿时又是担惊受怕的。

现在徐莹莹是个孕妇,谁都要让着她,哪怕是自己也得让着她三分。

“不关你事,女人说话的时候男人要走开一点,难道你不知道吗?”

徐莹莹翻个白眼,继续往自己嘴巴里塞。

容墨还能说什么?当然是连连点头,好不容易把这个祖宗给哄出去了,当然是要找自家娘子好好温存一番了。

“你若是有空的话就去招待宾客,来我这里做什么?”

顾久柠无奈,这个家伙可算是越来越粘人了,各个狗皮膏药有时候怎么甩都甩不掉。

“我娘子都不能靠近,那我还能靠近谁?”容墨有些不悦地皱眉,这一副委屈的模样,若是看在别人眼里肯定要吓极。

两个人温声细语一番,容墨却逐渐将眼神落在了顾久柠手中的戒指上。

“这东西还是娘子戴着最好看。”

“是挺好看的。”顾久柠随意应了一声,但突然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猛地看向容墨,“你认得它?”

这东西自己记得从未和他说过呀,怎么听他这样的语气都好像很是熟稔似的?

紧接着她便看见容墨点点头:“这是我容家的东西,也是我娘留给我的,我当然是记得的。”

“什么?!”

也就是说这戒指的确是容墨的,而戒指里面的东西也是他的?

容墨继续点头,笑着看着顾久柠惊讶的眼神,续道:“大约……是后院的库房里面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浮笙梦浮笙梦devided|古言她一经落地,天降甘霖,被尊为神女,封号泽瑞郡主;她受尽百般呵宠,亲爱的人却一个个离她而去;她遭亡国之恨,被送他国国君,遭尽虐待;她痛苦绝望,服下毒药;她幸运重生,却落入他精心为她编制的牢笼···他,身为一国之君,却独爱她一人,万千宠爱于一身。“母后,我会好好疼她,长大之后我要娶她做太子妃!”他,睿智隐忍,受尽凌辱,却遇到了那样纯净的她,“咳咳···云笙,你是不是喜欢我?”终有一天他由柔弱美少年变身强势归来!“云笙,记住,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他,白天明媚如阳光,夜晚化身恶魔,他为自己的心爱女子阿月疯狂,却誓死缠着云笙,他拿镇国之宝为她陪葬,“孤,意已决!”他在她耳畔低喃:“云儿,我爱你···”本文讲述女主云笙的爱恨故事,传奇出生,百般呵宠,虐恋情深,绝望重生···本文女主善良,男主冷酷强大,少宫斗政治,纯爱。本文慢热,越到后面越精彩!!
  • 景在花未央景在花未央苏静伊伊|古言本是娇弱的女子,注定要用一生守护他人;本是世家的公子,却为所爱之人不顾世俗;当你觉得生活不易时,可曾预料日后的庆幸?当你觉得生活容易时,可曾想到有人在守护?主人、随从、医者、贵女、世子、平民……众生芸芸,谁人躲得过命运逃得了情。桃花雨下,时光流转。尘埃落定后,谁欢喜了谁,谁又辜负了谁?
  • 废后当道本宫要称帝废后当道本宫要称帝是铭欢呀|古言一朝穿越成为废后,呵狗皇帝。大不了我夺位好了! 好不容易称了帝,可那摄政王帅得很! “摄政王,朕以江山聘你为夫,如何?” “无妨,本王把江山送你,做我的人,如何?”
  • 上官大小姐之云瑶奇缘上官大小姐之云瑶奇缘九月四叶草|古言上官云瑶是上官府最普通平凡的小姐,上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傲娇姐姐和高冷腹黑的哥哥,下有天真可爱讨人喜欢的弟弟妹妹,她既不是最年长的也不是最年幼的,而且诗词歌赋都比不上哥哥姐姐,只有西门府的西门亦儿和慕容府的慕容紫嫣是她的好姐妹。上官云瑶本以为日子就会这么平淡地过下去,不料一个婢女的出现,西门家族从中作梗,导致上官府败落,上官云瑶家破人亡。一夜之间她从一个富庶的大小姐蜕变为勇敢坚强的平民少女。因为她一直铭记着自己是上官云瑶,是上官府的小姐,她要撑起这个已经败落的家。她想起老人曾经说过她在千里之外还有一个家境富裕的哥哥,她可以去投奔他,帮助她恢复上官府往日的辉煌……
  • 一等世子妃一等世子妃宋子与|古言重活一世,许多迷雾重重,而她要的究竟是权利还是谋的是人心? 某世子:“媳妇儿,你要我的心就可以了。” 宋予希:“……”
  • 沧神录之神风起沧神录之神风起0言诚0|古言神力建造的王朝,被庇佑亦被诅咒。 他救世,却未生便死; 她祸世,却向死而生; 不同的命运让他们拥有重叠的人生轨迹,纠缠交错。 浮世尘湮,热烈深情,走过年少轻狂,走过岁月苍凉。 自歌自舞,星垂原野,若人生只如初次见。
  • 妃正亦非邪妃正亦非邪陌闹|古言苏晴,二十一世纪丑女一枚,生来异性绝缘体,谁沾谁倒霉!偏偏某日因一时作死魂穿异世她忍! 初醒被丢蛇窝她忍!醒后被打冷宫她忍!妃嫔陷害某男不喜她皆忍!某日亲眼看到那男人要封其他女人为皇后她依旧在强忍,可直到她看到自己神识里最后一缕善意死去,亲眼看到自己的尸身被他人所摧毁 前世记忆翻江倒海全数涌进脑子里,原来她前世是妖王之身,得知自己有妖力护体这一刻她终决定不再选择一味隐忍,而是选择狠狠反击!
  • 王妃嫁到之喜气满堂王妃嫁到之喜气满堂离岸的水手|古言她这小神医以替相府千金解毒为由,住进了守卫森严的晋王府, 除了看中丰厚的奖赏外,更打算借机寻找失踪已久的师父, 没想到病患却因为爱慕晋王不愿康复,一
  • 凰倾九天:驭灵娇妻不可欺凰倾九天:驭灵娇妻不可欺依朵慕容花|古言大魏明昭皇后除夕夜“自杀”于冷宫之中,得以借驭灵天才沈家女重生,哪知重生之后便遭到契约狐灵的要挟:“你若不解除契约,我便吃了你!” 以生为目的的第二世,却被卷入重重危机,“可我,要活下去!” 拼尽全力,却还是逃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命运?不!“今世,我决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
  • 落叶遗风落叶遗风游螭|古言叶长青X竹来风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一人是身中剧毒的铁面判官。 一人是年少轻狂的墨竹书客。 铮铮扇骨,盘膝试看蝶语蹁跹。 三尺长剑,山河破碎点落青莲。 燕歌三月,马蹄踏破长安。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