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3.6 一闻

梁芾蜷在书桌前咬指甲。

他很烦躁,只能一遍遍劝自己别心急,然后深呼吸。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嗅到了这么多信息。

他狠狠锤了把桌子。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母亲大人……

不行。不能让他们查过去。

但是……心脏在隐隐作痛,像被细线捆绑拉扯。

别找我了。他无力地想。我没什么办法。

他的额头开始冒冷汗。

他还能忍。

*

另一边,白间藏观测了两周,依然没等到梁芾的动作。

秋一灯买了两份抹茶甜点,一边吃一边说:“这小子还挺沉得住气。阁楼里的册子都翻过了?找到了吗?”

白间藏摇头。

“唉。”秋一灯叹气,“他总要出难题。真叫人没头绪啊。再仔细看看题面吧。”

他闭上眼开始回忆:“银杏半妖,夺舍……往这上走,得不出什么结果。来倒推看看,温主想得到什么?他可算不上什么兼济天下的大好人呐。”

他很快想到了。不如说,温主的目的一向很纯粹。

秋一灯把最后小半甜品吞咽了下去,端起茶杯漱口,也走到窗边,看了看天空:“他要回来,要回到人间来。他自己不行,但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他违反天道,重新凝聚成魂,投为人身。”

他与白间藏对视。她点了点头。

自温主生出神识,频繁下界,早已耗尽能量。到了如今,被其余的“气”拦截,自身无法突破。但还有一个办法。

即——凡界有足够大能量的角色,自愿地奉献全部身魂,自我献祭,祈求他下界。

难道是这个角色,要出现了?

秋一灯若有所思。

既然对方按兵不动,那么常用的办法一般是两种:一是继续耗,总有他们绷不住的时候;二是引蛇出洞。

他想到小秋。

他需要更快地解决。

秋一灯微垂眼:“不如将山门开启罢?”

白间藏岿然不动。

他沉声:“打开它,是最快的办法。那背后的角色一定会出现!”

她依然不动。

秋一灯皱眉望向她:“有阻碍?”

她粉白的眼睛机械地移向他:“不。”就如泡沫般消失了。

*

不到一个礼拜,小秋这里又发生了一件事。

同宿舍的一个女孩子被打了。

那天她彻夜未归,第二天清晨遮遮掩掩地出现,先抹了药,又对着镜子想要把脸上的淤青遮掉。

有人醒了,她就捂着脸不说话。

她上铺大吃一惊:“你脸怎么了?”

何止是脸呢?

她支支吾吾。

宿舍长眯眼环抱着胸,挑眉淡淡问:“你那对象?”昨儿就是发短信,说因为要见他才不回来的。

女孩子先是嗫嚅:“他……他也不是……也不是、也不是他……”含糊辩驳了几句,又不自主地单眼落下泪来。

她刚抹了粉底,瞬间斑驳了。她便不停地抹开:“不小心……昨天不小心有了点矛盾……我惹他生气了……但他也道歉了……说不会再……”她小心觑着舍友们,“说不会再这样了……”

宿舍长只问:“就原谅他了?”

那女孩先是一怔:“我……”嘴张了几次,却跟不上话,突然蹲到地上号啕大哭,“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害怕……”

宿舍长静静抱住她。

她们认识不太久,互相了解的并不多。她不多说,也不好多问。

过了两天,又撞上了她带她男友逛校园。那女孩有些尴尬地和几个舍友解释:“他特地来看我,明天就要走了。”

对面的男人剃了板寸,一张国字脸,一双吊梢眼,身材健壮。只看着不像个学生,应是已经工作了的。

那女孩是很漂亮的。脸蛋姣好,眼上一点浅色小痣,又很会打扮,早晨总要鼓捣近一个小时的妆发。那时候同年级的女孩子们,很多连口红也没用过。

两人站在一起,相貌上不太搭,但骨子里又有些相似的气息。

小秋一时间形容不上来。只是瞧着那样,想起了父母谈恋爱时的旧照。人人面上分明都幸福洋溢,等知道了后来的、或是背后的龃龉,竟会不自觉地将那快乐看作是装样的假面。

并不太待见那个男人。几个舍友们草草寒暄了几句,便分道扬镳了。

*

结果当晚母亲也打来电话,说是他们两个已离了婚。

她父亲那头,几天前已经打包完了东西带走。母亲老家在临县,也要搬回去,零碎的东西一堆。这趟电话来,就是要问问她,有哪些要带走,哪些不要的,就地扔了了事。

小秋想了半晌,觉得样样都重要,样样又都可以扔了。说了些常用的衣物书籍及纪念物品等,便挂了电话。她心里清楚,她说归她说,究竟会不会带走,仍是母亲决定的。

她没什么话语权。说过的话,是进不了他们的脑子、他们的心的。

小秋突然想起,这几个月未曾与父亲联系过一次。他或许连自己的号码也不知道。他的号码自己倒是背熟了,可打过去,又说什么呢?

最近怎么样?有什么要帮忙的没?如今住在哪里?接下去什么打算?

其实没什么好讲的。

他在欲图为自己收拾出一个好结局,而她更试图扩展一片新未来。

二者是不必有交集的。

但她并不是无动无衷。实际上那些情绪与情感交缠得很混乱,她自己也无从入手、无法理解,索性便任它们打结。

深呼吸了几次,仍觉得胸闷,或许是宿舍空间太逼仄了。她出门上了天台,想去透气。

天台没什么人,只有寥寥几条被套床单挂在铁丝上随风扬起。

她扶着栏杆站了一会。静悄悄的,又听见了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小秋定睛一瞧,有个人缩在角落里。

她原本不打算管闲事,但那声音说起了话,还耳熟的厉害。

那女孩子在打电话:“我不想再听了……你说够了没有!我要挂了!”

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女孩儿的态度又软和下来:“医生都说要做修复了……我今天照镜子都看见了……它真的就是歪了!就是你那天……”

小秋听着话头不对,悄悄挪远了一点,想找时机离开那儿。

然而那女孩儿又腾得站起来,怒气冲冲:“不是问你要钱!你就是这么想我的是不是?”

转头便和小秋对上了眼。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长安有时尽长安有时尽疯狂的青柠|短篇那大名鼎鼎的秦王殿下要与左丞相家那嫡女联姻,整个京城有谁不知那秦王殿下是个狠角色,又道这有是唱了哪一出好戏。
  • 贤敏诗拾忆贤敏诗拾忆弓长贤敏|短篇诗是一门高雅的艺术,它是语言的高度概括,也是一门富有内涵的修辞文学。但在我认为它就是心灵的最好写照。
  • 两个世界的他和我两个世界的他和我自由之星|短篇我是个从小就有异能的女法医,他是个沉默冷俊的刑警,我们经常见面,却从没有交流,也没有交集,平行世界的两个人,却相遇了……,那些匪夷所思的案件将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 无间之罪无间之罪犹言不卑下|短篇新书《破天狼嚎》已开坑,起点首发 一个有着六十多年骨龄却拥有着二十多岁外表的男人孙龙山,看似意外的和身为宅男的第五苍见过一面后离奇死亡,凶案现场留有第五苍三个字与疑似属于第五苍的毛发…… 一个自称是第五苍老同学的气质美女却与孙龙山一样告诫了第五苍同样的话“照顾好你的家人”。 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的第五苍,父亲却是一个早已被宣布死亡却还活着的男人…… 一个离奇的杀人案,自案发起便重复着的诡异的梦境,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步步将第五苍拖入深渊……
  • 厄多伦学院厄多伦学院奴方|短篇在瘟疫肆掠的厄多伦,隐藏着关于龙的秘密。 孔丘少年时便丧双亲,由家族培养长大,此次奉命去往厄多伦,在途中与南宫泽相逢,并邂逅了名为艾薇儿的少女…… 一场关于神龙的故事就此开始。
  • 她的坟她的坟高信九|短篇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妖与人的孩子来到了这个世上,可是他的出生似乎并不平静,他会带给这个世界什么不一样的精彩呢?如果这个世界是一盘棋,那么谁是是下棋的人呢,谁又是注定的棋子呢
  • 小叶的夜小叶的夜李暄妍|短篇在故事中的这个夜晚,小叶和端木两个女孩分别为各自的爱情经历而迷茫,而沉思。
  • 我的用来吃的童年我的用来吃的童年许牧之|短篇一个偏远的地方,一群小伙伴的童年故事,吃成了生活的重要部分。
  • 记忆中的小故事记忆中的小故事楚宴橙|短篇很多时候,很多话,没法与人诉说。在这里简述个人真实所经历的一些事情。(主观感受)
  • 啸月说啸月说倚月郎君|短篇呐~本皇啸月,本皇有话说。请多多指教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