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9章 重回纳凉山

中年胖子见武其阳问赔多少钱,于是笑了:“钱,我们金兰少爷有的是,五百块大洋给兄弟压惊!”

“太少了,两千块大洋!”武其阳摇了摇头,“我要建道银行的存单!”

“我们大者皇朝的人,怎么会把钱存进建道银行?不过,我们有西参银行的存单,你可以凭单取钱,而且西参银行的信誉和实力比建道银行更好!”中年胖子看了看金兰称赤道。

“可以,两千块大洋,一块不能少,否则这对不起我的身价!”武其阳道。

“这要价有些高了——”中年胖子看了看金兰称赤。

金兰称赤被中年胖子看的有些不耐烦,道:“行了,两千就两千,怎么说仓兄弟也是纳凉山的高人——”

中年胖子笑了起来:“也对,也对,咱们这上赶着给仓兄弟送礼都怕他不收呢!两千块钱,的确不多!”

听到这里,武其阳有点儿后悔了,如果他说三千就好了,或者说四千之类的,大概都会比现在的两千要多一些,谁让金兰称赤答应的这么痛快了。

现在后悔没什么用了。

中年胖子拿出了两张存单,交给了武其阳,一摆手,过来两个人,在武其阳全身上下翻了个遍,包包也翻了个底朝天,可是没有翻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看来我是误会了仓兄弟,这样,今天我请你在黄鹤楼吃酒,算是向兄弟赔罪了!”金兰称赤连连向武其阳作揖。

武其阳拿着两张存单在左手上拍了拍,笑道:“这倒是不用,再说金兰兄弟也向我支付了两千块大洋!我小赚了一笔,吃饭就不必了,我还有事情要去做,不过,如果下次咱们再遇到,金兰兄想搜我的身,那就要加价了!”

等武其阳已经从白沙舟到了岸上,而后从岸边离开,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当中。

中年胖子才问:“令主,不知道为什么不杀了他,我敢肯定,这个人就是武封阳!”

“我也确定他是,只是现在杀武封阳没有用,我们还要得到月照天杯!既然没有月照天杯,那杀他就没用!计划变了,马中意他们弟兄两个死在倭人的手里,我们直接杀武其阳就没用!现在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金兰称赤看着武其阳消失的地方,“现在只有我们知道现在的仓艮就是武封阳,他没入铁腿门之前,名叫武其阳!本来主是在西南混迹,他是纳凉山的人也不稀奇!”

“我记得马中意说过,铁腿门主的儿子似乎是参加了革命军,怎么又和纳凉山的人有了联系?”中年胖子问。

“这有什么稀奇?革命军又不是装在罐头里革命!行了,派人盯住他!纳凉山正在风头上,在羊肠山的事情完结之前,他们会越来越忙碌,他肯定会回纳凉山的!”金兰称赤笑道。

武其阳拿着以妙给他的信,照着信上的地址敲开了一家看起来很富有的府第。

“我是给主人送信的!”武其阳说。

“什么信?”看门的老头儿问。

“这信上写着呢!”武其阳把信递了过去。

“孙氏总归?”看门的老头儿看了看收信人的名字,又看了看武其阳,把信还给了武其阳,“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我猜这孙氏总归应该是这宅子的上一任主人,他们姓孙!只是这上一任主子不争气,去风月场所花光了钱,败了家,这才把宅子顶了出去!”

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像孙富贵?武其阳一拍脑袋,竟然忘了这么一回事,之前孙富贵还说他是神宫传承呢!

于是武其阳试探着问:“请问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叫孙富贵?”

看门的老头儿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他们孙家人的名字里,都叫孙什么贵、归、桂之类的,应该就是他!”

什么贵贵贵的?武其阳听的一头雾水,不过他立即就明白,九成九就是孙富贵了!这封信竟然是孙富贵的,真是世界太小了!

武其阳谢了老者,他知道,是找不到孙富贵了!如果孙富贵活着的话,也许在一个人那里能打听到他的消息。

刘老头儿!

刘老头儿是个深藏不漏的家伙!不过,这人倒是可信。

武其阳来到了刘老头儿卖药的地方,看见刘老头儿正坐在那里和里面卖药的中年人斗嘴。

细听之下,原来刘老头儿把中年人从他这里买药的事说给了中年人的老婆,中年人的老婆立即就猜出了什么,于是两口子吵了起来。可是等老婆走了之后,中年人不干了,这才来找刘老头儿理论。

刘老头儿趴在墙上,看着中年人被他老婆挠成了道道坎坎的脸,别提那个高兴了,在那里狡辩着,这狡辩中却充满了兴灾乐祸。

中年人在那里大骂刘老头儿,而其他邻居也来帮腔,细数刘老头儿的不是。

刘老头儿理亏,可是嘴巴上并不服输,于是和中年人吵了起来。

吵了半天,中年人没吵过刘老头儿,就要动手,却被邻居们拉开了,最后两个人相互骂骂咧咧地分开。

看着中年人回去了,刘老头儿还坐在那里骂:“班马日的!苕头日脑!你等着,下次再卖给你药,我是你儿子!”

等人散了,武其阳凑了过来。

刘老头儿看见武其阳,拿鼻子用力地嗅了嗅,笑了:“换了身皮?”

“嗯!”武其阳点了点头。

“见到你爷爷没有?”刘老头儿问。

“别提了,我现在是一头的烦恼,刘老,你见过孙富贵吗?”武其阳低声问。

“孙富贵?谁知道他死哪里去了!那你有没有把话传到?”刘老头儿问。

“如果他知道了,我不用传;如果用我传的话,他该不知道的还是不知道,你们要有耐心!”武其阳说。

看来孙富贵真的消失了,兴许真的死了。

于是他决定回去,回纳凉山!驴子他是不敢去看了,那个金兰称赤肯定找到了他曾经住过的地方,现在回去就是变相地承认自己就是武封阳。

女恶魔可是说过让他回去的,他不敢不回去,天神使要找的人,跟本跑不掉,不如合作一些。

他回到纳凉山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以妙坐在了山主的位子上,山主的位子上原来有一张豹皮,不过被以妙换成了去了毛的水牛皮,因为现在天热了,还坐在豹皮上,太热!

而以妙是一个讲究实用主义的,她才不怕别人笑她寒酸,她什么没见过?

“不敢不回来!”武其阳暗中抹了一把汗水,这里是纳凉山的议事厅,当着这么多人,以妙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同类热门
  • 异界之厄运之子异界之厄运之子风吹肚肚冷|奇幻一名少年站在屋顶,仰天向着那雷云滚滚的天,发出呐喊 “我还能回去吗?我想要回去!” 轰隆一声,转头看了看旁边那根还散发着青烟的避雷针少年撒丫子就往下跑,边跑边说:“好吧好吧先不回去了”
  • 剑芒和渡鸦剑芒和渡鸦潘弃|奇幻我一直认为拯救世界的男人一定要手持一把宝剑,无论意图毁灭世界的大反派是恶魔还是巨龙,无论故事的氛围是黑暗守旧还是阳光轻松,适合为故事的最终战拉下帷幕的总是一把利剑和怪物被穿透的胸膛。所以,这是一个关于用剑的男人的故事,关于一位勇士的故事。
  • 费伦万法之书费伦万法之书卡苏斯化身|奇幻TYPE1:伪到不行的DND文,请将就着看吧。我也是自娱自乐。TYPE2:宅男费伦之旅。TYPE3:封神。
  • 天幕王朝天幕王朝翰灵|奇幻林寒,一个穿越到天幕王朝的普通少年,只因一场债务,被出卖到崇文学院做帮工,自此,就展开了他富含传奇的一生。在这里,既有多元的修炼体系,也有复杂的势力斗争。看一个一穷二白的小子,是如何逐步攀登至人生巅峰,成为旷古无双的创世灵王!
  • 史上最弱勇士史上最弱勇士野菇不能吃|奇幻约瑟夫是当之无愧的勇士。 他参与过令人闻风丧胆的屠龙战争,在众位勇士奋勇拼杀的时候,他躲在大军后面瑟瑟发抖。 他参与过与邻国的战争,在众位勇士奋勇拼杀的时候,他躺在地上,往自己的胸口抹点鲜血装死。 外界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是徒有其名的勇士,也有人说他是星耀帝国的吉祥物。 而对于自己那些胆小懦弱的行为,约瑟夫通常都是不屑的一笑:“我是弱逼怪我咯?” 这,是一个没什么理想的二货,在意外的得到了大陆最顶尖的力量后,那些无奈与糟心的故事。
  • 山鬼手记山鬼手记麦田水鱼|奇幻故事发生在神、魔、人三族的“千年之战”的数千年之后,已经被人们彻底遗忘掉的魔人又悄无声息地从黑暗里爬了出来,人类究竟能否在种种的现象里找到蛛丝马迹发现魔人们的阴谋,并在这个魔法不再昌盛的时代里阻止他们扩伸的“魔爪”......
  • 银河奥特曼续集银河奥特曼续集多送花花|奇幻约1000年前,在银河某处展开的战斗中,可怕的黑暗力量把全部的奥特曼和怪兽都变成了玩偶,封印在几个地球的降星山中……暑假,高二学生礼堂光受到不可思议的梦的指引返回了故乡降星町。祖父担任主祭的银河神社因神秘火灾坍塌,祭拜的神体被移到了停办的小学,礼堂光一边在学校暂住,一边开始帮助祖父,然后遇见了玩偶身姿的泰罗,听泰罗说自己是被选中的人。那些玩偶沉睡的地方正是降星町的降星山,让玩偶得以觉醒的东西便是银河神社供奉的银河火花。
  • 永耀光芒永耀光芒秋痣|奇幻遗留下的纷争,十二属性的光耀者,侵蚀下的永堕者,构成了一个光芒永耀下的奇幻世界。
  • 黑荷黑荷本华伦|奇幻久违的香烟,萦绕在指间,暇意无契地轻吐复收。 最南端的窗,挂灵验的伤,青鸟闭眼狼鹰却捣乱。 落英的据点,纷争的起源,凋谢的鸢尾昏黄泫然。 幻雪坠驶间,战旗在飘扬,废墟中孤影独渡门关。 --傅罟 《黑荷》系列丛书讲述的是一段上古神话的后续故事,里面含有大量的二十八星宿占星秘术。一支远赴远法属赴波利尼西亚的探险队,在海中救下一名头纹黑色荷花的怪人后,从此展开了一段不可思议的旅程。在长生岛的考验下,单熙号的船员和探险队的成员们,为守护各自的信仰,将演绎一场空前绝后的史诗斗争。 本华伦语录:是的老天,洒家的确对您不敬,甚是抱歉,那是因为,洒家未看到您的公正。 全网首部“蓄谋流”小说诞生,开创字字必究的烧脑型新流派,颠覆你对现行网文的看法!
  • 伯底世界伯底世界瞻鹤|奇幻伯底世界,万族林立,蒙昧的人族在夹缝间生存。 蒙昧的曙光、启蒙的火焰、辉煌的宝座三个时代的奋斗人族帝国终于长远的屹立在大陆之上。 面对天外邪魔的再次入侵,谁将成为帝国时代的英雄被永世地歌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