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6章 番外四吵架

胡一一又跟萧楠吵架了,这一回是因为萧多多的入学问题。

胡一一在萧楠的办公室里,气呼呼地说道:“萧楠,我觉得多多就应该送到普通的公立幼儿园,和小伙伴一起玩,说不定还能给我带个媳妇儿回来,你非要让他上什么贵族幼儿园,到时候教出一个跟你一样的面瘫怎么办?”

萧楠快速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名,递给才叔,眼也不抬地说道:“我的儿子,当然得从小接受精英教育,就算要带儿媳,也得从精英里挑选。”

“你你你!食古不化!老古董!说什么从精英里挑儿媳,你老婆也不是什么精英好不好!”胡一一为了表示自己生气,特意将沙发上的抱枕怒摔了一下。

才叔在一旁看着直摇头。

自从老爷和太太去隔壁避暑山庄休假后,这两口子总爱为儿子起点小争执,这不,他家少奶奶连自己也骂上了。

“我很少见到骂人连自己一起骂的,在这一点上,胡一一,我很欣赏你。”萧楠抬头看着胡一一,慢条斯理地说道。

“萧楠你!你个猪!”胡一一终于反应过来,憋了半天,憋出了这样一句。

“我是猪,你是什么?怎么又连自己一起骂了?”萧楠挑了挑眉。

在打嘴仗上,胡一一从来不是萧楠的对手,她气冲冲地喊道:“我不理你了!你今晚别回家!我会把门反锁的!”

说完后,胡一一一脸怒容地离开。

才叔见胡一一这模样,叹了口气,说道:“少爷,你以后还是别这样说话了,你明知道少奶奶说不过你。”

“她哪是为多多的事情生气,她气的,是我最近没空陪她了。”萧楠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最近工作确实有些忙了。”

胡一一因为和萧楠莫名其妙地吵了一架,心里很憋屈,回了家后,吃了一碗麻辣烫,又把萧楠的衣服怒扔到客厅,打算等他回来后表示下自己真的生气了。可她等啊等,一直等到了晚上十点,还没等到萧楠回来。

萧多多揉着眼睛,嘟囔道:“妈妈,爸爸怎么还没回来,我好困哦,你们要不要换个时间再吵架,我觉得爸爸好可怜。”

“那个混蛋哪里可怜了?”胡一一冷哼了一声,又放柔了声音,对萧多多说道,“多多乖,困了就先睡觉。”

胡一一将宝贝儿子哄上了床,好不容易捱到他睡着,她才得空回了客厅。

时针指向了十一点,可是萧楠依然没有回来。

“这个混蛋该不会真去找什么明星共度春宵了吧。”胡一一自言自语地说道。

就在这时,胡一一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以为是萧楠打来的,连忙奔到茶几旁,抓起手机,却发现是才叔打的电话。

“喂,才叔,怎么了?”她心中有些失望,但还是接起了电话。

“少奶奶,不好了,少爷出事了!”才叔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焦急。

胡一一心一沉,连忙问道:“才叔,你别急,先告诉萧楠发生什么事情了?”

“来不及多说了,少奶奶您赶紧下楼,我接您去现场!”才叔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胡一一的心一点一点下沉。萧楠究竟出什么事情了?

她连衣服也来不及换,在睡衣外面披着一件外套就冲下了楼,刚到楼下,才叔就把她带到了车上,一路飞驰。

但才叔全程面容冷峻,她问什么也不回答,这让她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可让她怎样也想不到的,最后的结局,变成才叔将稀里糊涂的她送上了前往大溪地的飞机,而萧楠这厮,正四平八稳地坐在她旁边看报表。

“你干嘛骗我你出事了?”胡一一不爽地说道。

“想出去休息一下,也算一件大事。”萧楠想了想,坦然说道。

胡一一觉得萧楠的态度非常敷衍,而且她觉得,自从她生下了萧多多后,他的态度变得更加敷衍。

果然男人都一个样,到手了就不会珍惜!

胡一一气呼呼地想着,恨不得立刻下飞机,但人已经在飞机上了,她没有办法,只得一路气闷地跟着萧楠去了大溪地。

大溪地的美景和萧楠订的无敌海景房很快地冲淡了胡一一心中的不愉快,但另一件让她非常不爽的事情出现了。

头天晚上,萧楠在酒店旁的海边游泳时,一堆不同国籍的女人热切地向他搭讪,这厮全程笑脸迎人,完全把她晾在了一边,她气得离他又远了一点。

正当胡一一郁闷地看夜景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坐在了她的身边,举着酒杯,对她微微一笑后,用极不标准的中文说道:“女士,你很漂亮。”

即使他的发音不标准,但也完全不妨碍他的迷人气息。就连胡一一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小狼狗一般的男人很具有吸引力。

“谢谢。”胡一一瞥了不远处的萧楠一眼,也举杯跟小狼狗碰了一下。

“美丽的女士,你是独自一人来这里旅游吗?”小狼狗笑眯眯地问道。

“是啊。”

“不是。”

正当她坦然回答时,另一个冷淡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萧楠不知何时走到了她和小狼狗身边。

“请问这位是?”小狼狗有些迷茫地看了萧楠一眼。

“这人我不认识。”

“我是她老公。”

两人的声音又同时响起,小狼狗的表情更加迷茫了。

胡一一还没做出更多反应,萧楠便伸了手,一把将胡一一拉了起来,伸手搂住,坦然宣誓主权:“谢谢你对我太太的赞美。”

“谁是你太太了,从哪儿来滚哪儿去。”胡一一不爽道。刚才他被美女环绕时,可没这么积极!

“这可是你说的。”萧楠微微一笑,直接手一使力,将她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

“哎,哎,你干什么,放我下来,萧楠,你个笨蛋!”胡一一气得大喊,但萧楠不为所动,直接将她抱紧了,在小狼狗茫然的视线中往酒店里走。

萧楠将胡一一一路抱回了海景房,最后将她扔到了床上。

“怎么?你要玩霸王硬上弓吗?我今天偏不从!”胡一一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就要坐起来。

哪知萧楠欺身上前,直接将她按牢了,唇角挂了一丝笑容,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对你霸王硬上弓,就没有失败过。”

“那你今天可能要失望了。”胡一一说着,没有犹豫,直接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萧楠没防着胡一一来这么一出,疼得闷哼了一声,一下子松开了她。

胡一一推开了萧楠,为了表示自己的硬气,推开阳台门就要往外走,哪知她走得太急,经过阳台的小泳池边时,脚一滑,直挺挺地就要摔进水里,好在萧楠赶了出来,一把拉住了她。

两人失去了平衡,双双跌进水中,但有了萧楠这一缓冲,胡一一终究没受伤。但回过神来的胡一一,却一下子看到了萧楠的腰因为刚才的碰撞,有了一道隐隐的红痕。

胡一一一下子扶住萧楠的腰,心疼地问道:“疼不疼?都怪我,刚才如果我不跟你赌气,也没这些事了。”

萧楠挑眉一笑,低声凑到她耳边呢喃道:“有一点,不过不影响其他能力就是了。”

胡一一脸一红,推了他一把,嗔道:“能不能有个正经了?”

“再正经你就该闹着跟我离婚了。”萧楠低声说道,“这段时间公司是有点忙,你回家看不到我,应该会有点无聊吧,等咱们回去了,我尽量早点回家。”

“谁要你回家了,反正有多多陪我。”胡一一嘴硬道。

“说起多多,我有点吃醋。”萧楠皱了皱眉,有些不爽地说道,“我让他上国际学校,就是因为晚上他也可以住在那里,谁让他老是粘着你,就连睡觉也要你陪着。”

“你连你儿子的醋也要吃啊……”胡一一只觉得不可置信。

“当然,在我看来,儿子可没你重要。”萧楠近乎于有些委屈地说完这句话后,突然捏了胡一一的下巴,一下子就吻住了她。

不管结婚多久,萧楠的吻总能让胡一一脸红心跳。待到他松开她时,她已经连呼吸都不均匀了。她轻推了他一把,低声抱怨道:“刚才你还泡在那些女人中间。”

“我只是呆在她们旁边,而且,我只是想让你吃醋而已……”萧楠笑了一声。

萧楠虽然说话还算冷静,但胡一一明显听出了萧楠嗓音里的不对劲。

她这才想起他们两人还泡在这小泳池里,她和他的衣服都湿透了,她低下头,一下子就看到了某人身体某处的变化。

她脸一红,正打算挣扎着起身,哪知萧楠一下子搂住了她的腰,凑到她耳边,沙哑着声音,说道:“我们该给多多添一个妹妹了,省得他老黏你。”

她的脸红透了,但还是勉强维持着最后一丝冷静,嘟囔道:“我们进屋吧。”

他轻轻一笑,咬了咬她的耳垂,用一种近乎于魅惑的语气呢喃道:“这里也不错,一一,要我吗?”

“……要。”

月色旖旎,正如池中春色。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学长你站住学长你站住乔衫|现言“学长,一起上台演讲吧!”“学长,你很紧张吗?”“学长图书馆是用来看出书,唔……”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住。八年后,他是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总裁,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朋友以为他喜欢男生,殊不知他的感情全都用在一个女人身上。
  • 报告千金之时空旅客来访报告千金之时空旅客来访乔九弓|现言当某只非人类生物询问她是否想活过来的问题时,乔似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作为交换,乔似水必须接待因为时空问题而被迫来到地球的时空旅客,却同样也获得了一些奇怪的报酬。 于是,在华夏帝都一条不起眼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让各个国家都敬畏的名称——时空管理局! 只是......国家能不能找个靠谱的人监视她? 乔似水看着某个一直盯着她发花痴的男人,无语地询问:“你在干嘛?” “看着你!”魏流年双手托腮继续说道:“上级让我看着你!” “......”同字不同音啊! 你家上级知道你这么坑吗? (男主是军人,女主驻地球时管局局长)
  • 长风拂晓长风拂晓阿尔米塔|现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 往幸福出发往幸福出发半分缘份|现言没钱没房没车的苏劲,一心只想和女友结婚,两次的登门拜访都受到了女友家人强烈的冷嘲,这个时候却遇上了初恋情人高滢,以为能再次擦出火花,但高滢的好友富家女玮琪出现,让高劲从此缠上了不清不楚的感情世界,同时女友芊芊却又被一个神秘的富家子弟强烈追求,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高劲和芊芊最终有没有结果?
  • 霸道老师宠溺爱霸道老师宠溺爱茉莉喵喵|现言她沫芷晴的身庭条件虽然好,但毕业后想找份工作,却又不知道找什么工作。自己喜欢小孩子,就选择了当幼儿园的老师。可,她没想到的事,自己竟然惹上他。原来他的身份是……
  • 我会爱你,13岁的你我会爱你,13岁的你鑫之浅蝶|现言那年初夏,他们碰上了她,她才13岁…却…
  • 南小姐的星辰大海南小姐的星辰大海夜猫子16|现言这是一场预谋。 南知惜终于无法再沉默,“你早就知道我会找上你对不对?” “南家公司面临破产人人皆知。”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在北城,你觉得谁能一口气拿出五千万?” “北城富豪很多,我不一定就会找你。” 堇非远眯紧了眼眸,捏住了她的下巴,“但你忘了,北城是谁的地盘,除了我没有谁敢碰你。”
  • 时光你好,别来无恙时光你好,别来无恙张思齐|现言时间是个很奇怪的的东西,让我们成长,让我们迷惘,就算是山崩地裂,海枯石烂,也阻止不了它想去的方向。
  • 梦的的破碎不过是清醒而已梦的的破碎不过是清醒而已佐甯凝|现言梦是要醒的,不能做的太深。深了,难以清醒
  • 婚姻与网事婚姻与网事夏天很幸福|现言生活中很多70、80后步入婚姻后,面对家庭、工作、社会生活中的各方面的压力,通常很多人选择逃避,80后的自我,70后的沉默都给家庭婚姻生活带来无法磨灭的裂痕!其中不乏借着网络来发泄自己的不满,找一个不认识的人来诉说自己不为人知的那些无奈......当然其中也有借着感情不和为借口找情人的某些人!我的这本书写的是几个女人的网事,通过她们网络聊天交友以及涉及的敏感话题为书之主题,提醒并警示着那些步入围城的11女女!当然也会给准备涉入婚姻殿堂的恋人们,使他们及时调整自己在婚姻中的心态、并扮演好自己在家庭中的新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