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4章 纵我们一生猖狂(大结局)

之前白小雅对舒清明的遗嘱还不是很在意。

她早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生活,突然继承到这么多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虽然那是她的亲生父亲留给她的。

她并不想以此改变自己的生活。

其中白小雅最害怕的就是舒蕾的疯狂。

白小雅更不想和舒蕾再有任何争执,也不想和舒蕾争任何东西。

但现在,她突然觉得,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舒蕾会因此而消停一点吗?

当然是不会。

舒蕾也不避讳:“我想做什么?我要的就是你一无所有,没有钱更没有男人!当初你既然去了美国,就不该再回来。”

“这辈子你就好好享受做我的嫂子吧,你觉得你现在可以嫁给林柏吗?等过一段时间,说不定你还可以看到林柏破产的消息,到时候你一定会成为我的嫂子而庆幸!”

白小雅觉得眼前的舒蕾简直丧心病狂到极点:“你牺牲自己的婚姻也就算了,但你别指望我会像你一样,成为你们的牺牲品。”

“那又怎么样!我和林杨结婚最起码我得到了我想要的,至于未来,他被清理出林氏,我也无所谓,离婚就是,而你白小雅,这辈子注定要做我的嫂子,爸爸的财产,你觉得你有能力拿到吗?”

舒蕾嘲讽地盯着白小雅,戴上墨镜,不屑再与她多说一句话,转身就准备上车。

白小雅没打算放她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迎着舒蕾愤怒的眼神道:

“舒蕾你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我决定用法律程序拿到爸爸留给我的一切,而我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做你的嫂子!如果有人逼我,我会让他每一刻都不得安宁。”

舒蕾大概是没料到白小雅会做此反映,愣了一下,然后反问:“就凭你?”

“不光凭我,还有我的公司,还有林柏,从这一刻开始,你就准备迎战吧!”

白小雅说完,手上用力,将舒蕾推了出去。

舒蕾站稳,竟有些没太敢乱动,透着墨镜笑了一声:“你还真够猖狂的!”

“那你就好好等着我猖狂的那一刻吧!”

白小雅说完,便离开了。

晚上她就约了林律师和江波,询问舒清明遗嘱事情的进展。

林律师说已经完成了所有材料的公正,舒蕾只不过是虚张声势,根本没有任何立场和权利阻止白小雅继承遗嘱里的内容。

如果舒蕾打算起诉,那就光明正大地应诉。

林律师觉得舒蕾只是当时一时无法接受,才做出那样的行为,但她的律师会知道,舒清明的遗嘱没有任何问题,即使舒蕾起诉,也不过是浪费时间和精力而已。

白小雅想,也许这就是舒蕾把舒氏的股份卖给于磊的原因,舒蕾自己不想参与了,便让于磊出来与白小雅周旋。

而白小雅目前尚与于磊存在婚姻关系,舒氏的股份,怎么都不会分的那么清晰。

林律师建议白小雅尽快去办理手续,继承舒清明留给她的股份和房产。

但白小雅决定,在继承之前,她要先和于磊离婚。

第二天,白小雅便去了舒氏,于磊已经开始整顿舒氏了。

整个舒氏的氛围一片怪异,这也难怪,舒清明去世后,舒氏四分五裂,各个势力争权夺势弄得乌烟瘴气的,很多高层都没有想到突然出现的于磊。

但股份掌握在于磊手里,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白小雅在于磊的办公室等他,办公桌上的铭牌已经换上了于磊的名字。

于磊很快就从会议室回来了。

见到白小雅,他好像有点意外。

不过也看得出来,于磊的精神也不是很好。

“我来是和你谈判的。”白小雅直奔主题。

“我说过,我不会和你离婚的。”于磊将手里的文件丢在桌子上,在白小雅旁边坐了下来。

白小雅继续:“什么条件你才愿意和我离婚?舒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够吗?”

于磊似乎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白小雅会这么舍得。

“如果我没猜错,你很早就盯上舒氏了,林柏查过,你在美国的公司很多年前就开了,当初你回国是为了舒氏,在国内呆了大半年的时间后,你便回美国去了,你的目标是舒氏。”

白小雅也是昨天一夜之间才想明白的。

“你也早知道舒清明和我的关系,你接近我,也是为了舒氏,所以我想爸爸留给我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应该很感兴趣。”

于磊听着白小雅的话,沉默了很久。

房间里安静了很久的时间,于磊的内心似乎在做挣扎。

大概是没想清楚吧,于磊站起来走到窗边,那面巨大的落地玻璃将这个城市最好的风景,都完美地展现在这间办公室里。

望着外面的风景,于磊缓缓道:“我曾经无数次想像着站在这里的场景,向往着能拥有掌握整个舒氏的权利,期望在这个平台上开拓国内的大好市场,但现在我得到了,却一点也不轻松。”

“是因为心里有愧吗?”白小雅冷漠地回应他。

于磊在白小雅的生命中,是一个忽然黑化的存在,确切说,是一个一直腹黑的存在。

于磊的视线继续盯着窗外,有些疲倦道:“你这样想我,我是无法争辩。”

“但是还是要告诉你,除了和你的婚姻,我没有任何可愧疚的,舒氏的股份是我一点点收购回来的,即使是蕾蕾,她把股份卖给我,也有她自己的目的,我也给她做了最好的安排。”

“只是我没想到,现在的舒氏,剩下的就只是一个华丽的空壳了,舒氏的核心人才,早就在舒清明病重期间,因为高层之间的争斗和排挤,走的差不多了,眼下的舒氏,除了一堆勾心斗角拉帮结派想要上位的人,剩下的只是在吃老本。”

于磊说完还不忘自己嘲笑了自己一番。

“原本想把舒氏发扬光大,借助舒氏实现我所有理想所有抱负,现在看来都不可能了。”

白小雅站起来走到他身边,这个城市的繁华,实在是太让人容易迷失。

“不过你别担心,你父亲留给你的股份,我不会拿走的,至于我们的婚姻,我希望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证明和我在一起,你是幸福的,小雅,即使我想要舒氏,但我爱你的心,永远都不会变,我来到你身边,仅仅是因为爱你。”

于磊的目光投入到了白小雅的眼睛里,白小雅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是他不会放手。

白小雅不再说什么,让他考虑好再联系自己后,便回去了。

那段时间是白小雅人生中最难熬的几个时间点之一,面对林柏,她是愧疚的,想到于磊,她是不安的。

好在星明的一切都还算顺利,这是唯一能给白小雅带来支撑和自信的东西了。

林柏那段时间也似乎挺忙的,不仅出差了两次,回到家之后,对于磊也很少提及。

林杨和杨玫离开了南城,没能从林家带走一分钱,后来据说林杨和杨家也闹得沸沸扬扬的。

沈晴告诉白小雅,杨玫约她见过一次,但也仅仅只是见面而已。

不久,沈晴就和白小雅告别,她将星明交给了白小雅,这次回国,其实她的目的就是了结和生母之间的遗憾,找到自己的妈妈。

现在她的心愿都达成,准备回美国了。

白小雅问她对于磊的感情呢?她苦笑了一下,说不勉强,但会在美国等他,如果有缘,早晚会相聚,如果没缘,即使相距不到百米,也一样各走各的路。

好在白小雅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沈晴离开后,她也能将星明打理的井井有条。

一个月后,舒蕾找到白小雅。

在天台上,舒蕾忽然掐着白小雅的脖子,将白小雅推至天台栏杆上。

白小雅惊恐地看着地面上小小的行人……

舒蕾在威胁要将白小雅丢下去的同时,还不忘恶狠狠地警告她:“如果可以,我会现在就把你推下去,即使我去了美国,也会每天伸长耳朵,听到你和林柏此生都无法在一起的故事!”

七月的风在白小雅耳边和脸庞上跳动,白小雅忘记了恐惧,在舒蕾松开她的那一瞬间,毫不犹豫地给了她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是为了我现在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打的,打你在我的孩子刚一孕育时,就让他不得安宁。”

舒蕾睁大眼睛看着白小样的肚子,她还不知道白小雅这么快就有第二个孩子了。

在舒蕾愣神的同时,白小雅又给了她一个巴掌:“这一巴掌是打你过去对我的百般折磨以及一次次落井下石,我最后悔的就是一次次为了林柏而对你屈服,放弃自己的爱情,却没有得到你的半点感激。”

但舒蕾脸上的痛尚未消散,白小雅又伸出了手:“这最后一巴掌是打你曾经因为妒恨,而试图开车撞死我,这一巴掌是我也是为了替爸爸打你的你,让你好好记住,别把自己好好的人生,折腾的面目全非!”

舒蕾并没有再出半点声,她是被白小雅的爆发力给吓到了。

白小雅离开天台走到电梯里的时候,差点都站不住了。

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大概和她一样,被舒蕾想要把她从楼顶上推到楼下而吓到了。

回到家,林柏在家,客厅里坐的还有于磊。

看见白小雅,他们都停止了谈话。

于磊站了起来,对林柏道:“你很会选时机,协议书我签了,约时间和律师办理吧。”

看了一眼白小雅,于磊张了张嘴,最终却没说话,留下了一份文件,便大步离开了。

白小雅有点累,林柏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怀孕了还到处走,让你在家休息,你还去上班,我难道养不起你们吗?”林柏一边怪她一边倒了谁给她。

白小雅喝完半杯水,林柏又提高声音道:“你脖子上这是怎么了,怎么都红了。”

白小雅摸了摸肚子,对他平静一笑:“没什么,可能是过敏。”

说完,她转移话题拿起茶几上那份于磊留下来的文件:“离婚协议?你是怎么让他同意的?”

林柏从白小雅手里抽出那张协议,放去一边,帮她揉着腿。

“他在美国的公司,近期准备上市,他没得选。”

白小雅的一颗心,就这样着了地。

透过客厅的那扇大窗,白小雅看见院子里的大树下、萌萌如花的笑脸。

正是万物疯长时。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在我落寞的时候遇见你在我落寞的时候遇见你哇咔哒|现言一个家境贫穷的女孩,从小品学兼优,孝敬父母。但是,在那十八岁那年,家中条件,不得不让她放弃学业,无可奈何地走进娱乐圈。在她遭遇别人谴责、辱骂时,忽然遇见这个家境优秀的男人,她(他)也没有想到,他(她)会是她(他)终身的伴侣……(第一次写小说,请勿喷。)
  • 似虐不虐:合照似虐不虐:合照阎天寒|现言初次见面他因为义务而带她熟悉校园......第二次见面他们分道扬镳......第三次见面他们不欢而散......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因为种种原因而越走越远......最后的最后他们终究是会遗憾还是该庆幸......
  • 宠婚99次总裁BOSS抱一抱宠婚99次总裁BOSS抱一抱文子希|现言北家,十几年前A市的盛世大家族,却被污蔑种种罪行终被倪家赶尽杀绝,五年前的那个雨夜,北家的独苗北宠,连夜带着还在镪褓中的北希北诺逃亡,冒死把孩子送到北家老管家顾婆婆手中并把象征北家的两块一紫一蓝紫荆微宝石交到北希,北诺怀中,最后跳涯身亡。第二天,顾婆婆下山寻找北宠尸体,却早已尸无完骨,顾婆婆哭着为北宠喊冤,并发誓,一定会照顾好北家唯一幸存的两个孩子,改名为,顾北希,顾北诺。十六年后,倪东海发现他和北宠还有两个孩子幸存于世,倪东海无法再忍受他的父亲害死了北宠现在还连那两个孩子也不放过,于是造就一场车祸把顾北希送入国外治疗。君离笙翻遍整个A市也不见她的踪影五年后她带着俩孩子,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
  • 听说相思总如故听说相思总如故尧四|现言茶叶世家的小姐乔伊人,豪门公子苏恪,偶然相遇,初见不合,日久倾心。再次相见却成了“血缘”表哥,深深的爱恋如何割舍,乔伊人无法入眠,夜凉月明,她该何去何从?
  • 重生八零之全能女神重生八零之全能女神傲望月|现言重回八零,钱小山得一宝,名为噬仇。 自从有了它,物资匮乏?不存在的…… “收账”的同时还能海陆空肆意而行,各种技能学的不亦乐乎…… 直到噬仇吃饱了,她才发现原来人生不止是眼前的苟且,真的还有诗和远方…… 这不,那个先她一步回来等她的人此刻正在她耳边轻声唱着“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你知道…”
  • 夏沫儿似泡沫的人生夏沫儿似泡沫的人生空柩儿426|现言夏沫儿,一个一等一的尖子生,一场车祸,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休学、交朋友,谈恋爱……一直走向浪荡的人生,最终无奈的走向了婚姻,那知婚姻只不过是另一个生活的开端……
  • 我的男友是殿下我的男友是殿下弥夏殇|现言十二小时不见你就变心了吗?我被甩了吗?难道我对你的爱就这么廉价?还是你从未真的爱过我?还是你没有付出真心过?再或者你是被人利用?
  • 青涩锦华青涩锦华稀零|现言“我们就像蓝天白云,即使相互依偎,却始终不能在一起。谢谢,因为你,我才可以继续活下去。”看着在病床上躺着的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她停下手中的笔,对着身后的男人说:“伯伯,我决定了……”
  • 爱在当夏爱在当夏季媛|现言一次巧遇,让本没有交集的两个陌生人认识了!闷热的夏天,没有灼灼的太阳,只有满天的乌云,暴雨来临的前兆……苏暖被一个受伤的男人给控制住了,她只是好心的帮他逃过追着他的人,顺便把他带回家处理伤口,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就这样被这个男人赖住了——祁言墨SDG的总裁,商界精英,家底丰厚,身份还不一般,什么都不缺,只是不近女人身!可是偏偏就赖上了她!从此关于苏暖的消息要第一时间收到,甚至想把她锁在身边……
  • 那年花期那年花期王四只|现言【四只短篇系列】【其实叫花期,但是吧。。有人叫了。就改动了下,但还是叫花期】《花期》每朵花都有自己的花期,花开,花谢。花开时,芬芳四溢,花谢后,无人问津。若你我的生命与花相连,你会选择如何生活?她,知晓自己命不久矣。他,无意知晓她与花相连。她,选择躲避一切。他,选择穷追不舍。最后她放下一切,愿在短暂的花期绽放最美的花容,散发出迷人芬芳。他,成了唯一一个花期过后记住那朵花的人。下一个花期,愿我能再遇见如花般美好的你。下一次,我定会为你浇水施肥,护你度过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