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2章 要永远相爱

“好啦好啦。”北北顿了一下,一下子把戒指抢了过去:“这下好了吗,不痛了吧。”

“真灵验,一下子就不疼了!”顾以南一下子变的生龙活虎起来,北北拉他站起来,他又把戒指拿过去,低头专注的向她无名指套去:“这次,再也不要摘下来了……你是我的女人,这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要有轮回,每一次轮回我都要找到你,把你抢过来。”

“不累的慌啊!”北北笑起来,怎么在小言里看到的那些甜言蜜语,让她感动的掉泪的话,当真听到就觉得这样不自在,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似的……

“不累。”他却是不在意她开玩笑的口吻,紧紧的抱住她:“你也要答应我,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我的。”

“好。”她亦是庄重的开了口,反手抱住他:“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的女人,不管有没有下辈子,我都等着你。”

“我们结婚吧……”他一下子吻住她,不顾暖暖和丢丢怪声的尖叫,也不顾安宇和爸妈的偷笑,只是不管不顾的吻了她,许久之后,两人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北北不满的埋怨:“我不要现在结婚,我腰都粗了好多,穿婚纱很难看的……”

“哪里粗了?明明是刚刚好!”顾以南伸手圈住她的腰,亲昵的把下颌搁在她的肩窝里说道。

“就是不要……我要再等等,要等到美美的再结婚。”北北捏捏自己的手臂,又捏捏肚子,她刚生产完一个月,就算是再怎样恢复的神速,也不可能有这样好的效果啊!

“哎呦……脑袋又痛了,老婆快扶我一下……”看他演戏逼真的样子,北北不由得觉得可笑,却还是忍不住扶住他,其实她还是后怕的吧,如果他没有醒过来,如果他颅内的淤血没有奇迹般的自己消散,她到现在说不定还在以泪洗面……

腰围粗一点怕什么,只要他喜欢她,不嫌弃她,只要他们都开心,只要他们都需要这样一个甜蜜的婚礼来证明彼此的重要,那就结婚好了……

“我再考虑一下啦……”北北有些松动,却仍是矜持的说道。

“没有时间考虑了……安宇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的婚礼就在后天。”顾以南坏坏的一笑,“这次怎么都躲不过去了,非娶不可!”

“喂,求婚的人是你,是你求我啊,为什么现在我是最后知道的?”

北北很郁闷,要结婚的是人是她,她是女主角啊?为什么却变成最后知道的,还被人像是木偶一样给操控了?连婚礼都准备好了……

她也想要自己设计一场完美浪漫的婚礼啊,不要太豪华,但是要很幸福很幸福的啊。

“给你惊喜。”顾以南亲亲她:“我是男人,当然一切事情都要为老婆考虑的周周全全,像是安排婚礼这样的繁琐的事情,自然是给你准备妥当,你就只用准备着美美的穿上婚纱参加婚礼就行了!”

北北还是不高兴:“我想要自己设计婚礼嘛……”

“好啊,大不了我们以后每年结一次婚!”他立刻爽快的说道。

“你羞不羞啊,孩子们都在呢!”北北在他额上戳了一下,也不由得憧憬了起来。

七年前那一场婚礼,磕磕绊绊,最后还被安冉划上了那样让人胆战心惊的一笔,他们也确实需要一场完美的婚礼,来冲刷掉曾经所有的悲伤和那些藏在心底的阴影。

第二天先办了龙凤胎的满月酒,因为是在国外,也只是一家人聚齐吃了大餐,龙凤胎的名字还没有起好,只给小丫头囡囡囡囡的叫着,倒也成了默认的小名。

下午去试了婚纱,只是很简单很简单的一件抹胸长婚纱,唯一惊艳的就是裙摆极长,料子如水一般滑过北北的肌肤,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就红了眼眶。

七年了,有多少天,多少小时,多少分钟?她经历过难捱的痛苦,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一场单恋,经历过破镜重圆的幸福,终于站在他的身边,终于又做了他的新娘,终于携手发誓,一辈子都不分离,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在想什么?”他在身后搂住她的腰,轻轻的问道:“我真幸福。”

“我也很幸福。”她闭着眼睛,靠在他的怀中。

“我的幸福全都是因为你,所有的快乐,悲伤都是因为你。”他难得的肉麻,却让她觉得十分的受用:“是么。”

“是。”

“我也是。”她终于喟叹的点点头,爱情,终究是一场自私而又残忍的持久战,相爱的两个人之间,容不下第三个人,容不下第三颗跳动的心。

他的眼中除了她看不到别的人,就像是她无论如何还是忘不掉他,心中永远的装着他一样。

那一场婚礼丝毫不见铺张浪费,那一场婚礼也并没有让人喟叹艳羡的排场,可是那一场婚礼的浪漫,却永远留在了那个小城的人的心中,也永远的留在了北北和顾以南的心中。

早上起床,换好婚纱化了妆,长发只是随意的挽了一个发髻,她把手交给他,任他拉着她走出去,打开门的时候,她没有看到连绵不断的豪华名车,却奇异的看到足有二三百个十来岁的孩子站在海滩上,男孩子穿着白色的西装,女孩子穿着白色的小礼服,他们两人一对骑着一辆双人自行车,车子前面和后面飘扬着数不清的粉色气球。

北北有些惊呆了,她怔在那里,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结婚场面。

“喜欢吗?”他适时的在她耳边开口,北北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起来:“我们,我们也要骑着这样的车子吗?”

“等下你就知道了。”他一笑,拉着她穿过那些漂亮可爱的孩子,他们都在看着她笑,不吝啬的向她展示着自己的笑脸和祝福,漫天的粉色花瓣从孩子们的手中洒出来落在北北的身上,头发上,她不由得微笑,藏在他的怀中,任婚纱长长的裙摆飘扬在了海风里。

“离这里不远有一间小小的教堂,我们就在那里举行结婚仪式好不好?”

北北使劲的点头,接着她就看到一辆漂亮的小马车,驾车的外国大叔穿着中古世纪的制服,长的像是圣诞老人,一回头,笑的花白的胡子都似乎开了花。

那一辆马车漂亮极了,小马驹也是纯白的不带一丝丝的杂色,马车漂亮的像是从十八世纪的油画里走出来似的。

“太漂亮了!”北北激动不已,更浪漫的是那马车上堆满了粉色的玫瑰,马车的两侧都是粉色的心形气球,如果车子跑起来,那气球飘扬在蓝天下,一定美极了……

“我们上去吧。”他满足的扶着她上去,又将她的婚纱裙摆细心的整理好,薄薄的头纱正好飘扬在后面,像是漫天的云彩。

“出发吧!”他扶住她的腰坐稳,对那个驾车的大叔说道。

响亮的鞭哨声乍然的响起,小马驹撒开四蹄就欢快的跑了起来,马车后面,长长的两队自行车气球队伍,几乎看不到尽头,漫天飞舞的粉色气球几乎遮住了湛蓝的天幕……

北北感觉自己还没有坐够,那马车就停了下来,她一抬头,几乎愣住,那几乎只能出现在童话中的可爱教堂,小小的一座,像是一朵白色的蘑菇,就在森林里藏着。

那些孩子放下车子,排成整齐的队伍站在两侧,他们轻轻的吟唱着圣经里的歌曲,稚嫩的童音盘旋在森林里,似乎那空气都跟着神圣了一样。

头发花白,胡子花白的牧师捧着圣经走出来,迎接他们走入教堂。

北北恍惚之间,似乎想起看到的童话故事,那用糖果做成的漂亮的小屋,她像是在做梦,他真的把她童年幻想的一切,都实现了。

他真的懂她,没有准备一场奢华铺张的婚礼,反而是这样的温馨和浪漫,直击她的心脏。

爸爸妈妈和安宇暖暖,丢丢,都坐在那里仅有的两排位置上,两个襁褓里的孩子也被抱来了,依依呀呀的挥舞着小手,似乎在庆祝他们的新婚。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you?”

“我愿意。”顾以南扬声开口,专注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北北的脸庞。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you?”

“我愿意。”北北轻轻开口,这一刻,她听到幸福的花开的声音。

北北脑袋里晕晕的一片,一直到宣誓完毕,她感觉自己还在做梦一样。

直到他搂住她开始缠绵的亲吻,她才醒悟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而他的吻一路下压,她的身子不得不后仰,像是一张弓一样拱了起来,“北北,Jetaime。”

他用最浪漫的法语,对她说出最炙热的情话,我爱你。

是,这世上还有哪句话都比过我爱你来的动听悦耳?这世上有哪三个字可以代替我爱你的灼烧和直接动人的魅力?这世上,最让人陶醉的,莫过于心爱之人告诉你我爱你,这世上,最幸福的也不过是,手边牵着的那个人,正好是你喜欢的。

他们幸福的一生,也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再见陆先生再见陆先生安之若如素|现言五岁的宁以静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美满的家庭,疼爱她的父母,还有非常非常温柔的哥哥。 十二岁的宁以静已经初涉人世,她开始学会喜欢,学会嫉妒,只想要喜欢的那个人可以多看看她。 十八岁的宁以静开始庆幸自己已经长大,可不知道等着她的会是无尽的羞辱和报复。 陆致远说:“你以为我是真的喜欢你吗?” 陆致远又说:“你以为我真的想娶你吗?” 陆致远还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囚犯,一辈子都别想离开!”
  • 腹黑妖孽别碰我腹黑妖孽别碰我叶流白|现言花以沫在弄明白叶相濡的心意前,与他独处时总是小心翼翼的,怕他对她厌恶起来。而在她弄明白他的心意之后,花以沫就猖狂起来了(才怪!)。整天担心着叶相濡一个不小心把她骗上床去“调教”。(PS:这是个大宠文,绝宠文,女主很聪明,but男主更腹黑……)
  • 梦已逝,心已碎梦已逝,心已碎淡墨泪花|现言穆辰逸是陈小琴名义上的小舅舅,但由于父辈关系,直到陈小琴高二那年,穆辰逸才知道自己的小侄女没死,一场相差5岁的虐恋,在两人的生活中,一点一点擦出火花,陈小琴,表面大大咧咧,其实心很善良,但是善良是好,可是成绩不好。穆辰逸,表面高高冷冷,其实内心不受打击,智商超级高,数学就像玩游戏一般玩弄于手,商业头脑和情商并存。“你知道吗?其实我很爱你。”穆辰逸深情的望着陈小琴。但是,世界上没有美好的爱情,因为,穆辰逸正是当初杀害陈小琴父母的那个罪人,她不会再原谅他。梦已逝,心已碎,留下也只是为离开做准备。
  • 三心二忆三心二忆烟雨飘然|现言我承认我敏感且多情,我承认我仅仅是因为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爱上了他,不过游戏一场,我却在这逢场作戏的虚拟世界里不由自主的去爱。世界上最不需要理由的事就是喜欢上一个人,最冲动的年纪就是青春年少,十七年来,我第一次如此地向往一个城市。
  • 如果没有初见就不会相知相爱多年如果没有初见就不会相知相爱多年毛毛的天空|现言五年前的今天,林静雪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可是五年后的今天,林静雪沉稳内敛,精明强干,全然蜕变成了职业女强人……是什么让她在五年之内变成另一种人,那还用说,当让是我南宫轩宇——全天下唯一一个能让林静雪为之动容的人……“林静雪,你敢丢下我五年,我就让你用一辈子来偿还”,南宫轩宇说道。
  • 素血衣素血衣轻浅惜|现言残雪泪花,剑仍无双。翩衣轻扬,素衣仙态。残凉残凉......
  • 对不起,我只是还爱他对不起,我只是还爱他林安静|现言我什么都不怕,只是在没有人的时候会想起你,心会痛,眼会红,多希望你能出现在我的面前再说一次“我爱你”。
  • 想想想想荭松鼠的柿饼|现言陈想想,田晓柔,石爱莲。祖孙三代的爱恨情仇。独白:记忆旅行,未来畅行;所想之处,身处之地。
  • 迷之凌晨迷之凌晨零活|现言一个心理医生变成了上市公司总裁,他将会面临什么更大的挑战
  • 泽起云落泽起云落撼心|现言爱情就在眼前,而自己时常越过真爱,看向以前。——李夕爱是一个情感,随生随逝,不着痕迹;爱情是一种责任,伴生入死,永生难忘。——陈浩备胎最大的幸福不是拥有,而是拥护。——江泽有些事,说了是个疤,不说是个结。——周静冉当某一天,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迟缓的扣完纽扣时,她呆滞的看着衣扣,突然潸然泪下。原来,他们都错了,就像这纽扣。纽扣第一颗就扣错了,可你到最后才会发现。有些事情一开始就错了,就只能一错再错,到最后回首,你才会不得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