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章 若没有你那才叫可悲(上)

深夜,乌云逐渐覆盖过来,大雨倾然,街上也叠起来一层薄雾,风和雨在城中肆虐,不时间还夹杂着震耳欲聋的雷声。

只是依稀间可以听到些许令人悲悯的哭喊,那个声音仿佛是从醉红楼传出来的。

一袭红衣,面容憔悴,脸上的淡妆也被泪水冲刷,两条修长的腿怯怯的缩在怀里,双手紧紧的抱住头,企图不让外界的声音传入耳中。

过去的回忆仿佛又重演在面前。

苏旦时代元年,燕云的攻势日益渐微,终不得不弃攻转守。北狄首领公孙东昊发动临渊之乱。见燕云日益强盛,北狄叛乱,西凉掀起了那层友好的面纱,撕毁了两国盟约,将刀锋刺向了昔日的盟友。以四州之地换得救援的大齐一时间气势如虹,五国之军共击燕云。西凉,大齐,直隶,江东,北狄五国在燕云境内大开杀戒,这一件事成为了所有燕云人心中的一根永不会消灭的刺,史称五国掠燕。

五国掠燕,使燕云的总人口削减了近百分之八十。青壮年人口更是微乎其微,当年燕云数州之地,打眼一看,除了女人,便只有老人和小孩。直至如今,燕云的女性总人数依旧大于男性,即便燕云本身重男轻女,可当年的后遗依旧持续到了现在。

一家平房传来了哇哇声,“生了,生了,小姐,一男一女,龙凤胎。”床上因为生胎而精疲力尽的少妇看了看在篮子里和稳婆胳膊上的孩子,欣慰的笑了笑,小声的感叹道:“我对你的承诺也完成了,我们爱情的结晶出生了,可是他们却永远见不到你了。”

“小姐,你说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呢?孩子没有爸爸,干脆就依你的姓吧。”“然姨,不行的,如果依我的名,阿澈岂不是无后了。”

“我说小姐,你能不能现实点,那姓范的有什么好,刚结婚人就跑了。”“可能他有什么苦衷吧。”“能有什么苦衷,这种无耻浪子,怎么会让小姐碰上。”然姨愤恨的说道。

嘎吱一声,“咋样了,阿然,孩子出生了吗?”一个老头推开门伸头看了看。“爹,生了,您有孙子孙女了。”谢小姐温柔的笑笑。“两个吗?”老头激动地抢过然姨手上的一个孩子,“好乖啊,你看,长得真漂亮。”“爹,我说,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你倒好,重女轻男,还有然姨,你孙子都还躺在篮子里都没看看的。”

本来是燕云世家的谢家在五国掠燕的影响下,也不得不举家南迁。如今虽然不及曾经,但在这个时代活着就已经是常人难以实现的愿望了,每天都充满着厮杀与血腥,和平便成了奢望。

“爹,女孩就叫做谢必安吧,代表这乱世必将安定。”“好好,你说啥就是啥。”“那男孩就叫范无救吧,代表着今后不会再有需要医治的人,不会有人受伤。”听完这话,老头抱着孩子的胳膊动了动,叹了口气:“行吧,你说叫啥就叫啥吧,爹什么都依你。不过小女孩家家的起个男孩名,怪不好的,再起个女孩名吧。”

“谢谢爹,那小名就叫谢念倾吧。”谢小姐嘴角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慢慢的便睡着了。

时间一转,七八年过后,“爹,又让孩子们学文又让孩子们学武是不是不太好?对孩子也太累了吧。”“唉,现在这个世道,不学多点怎么生存。”

“爷爷,爷爷,为什么县太爷都带那种高帽,我也要,小安也要。”谢必安娇嫩的喊道。“这……行,爷爷也给你们两个做,但是又不能和县太爷他们的一样,就把两边给去掉吧,小救做一个黑的,小安做个白的。”

“谢谢爷爷。”谢必安被爷爷抱着,用脸蹭了蹭了爷爷的胡子。一段时间后,两顶帽子被交给了小安和小救,每个帽子上都刻着四个字天下太平,小安不愿的说道:“天下太平那是男孩子干的事,是哥哥干的事,我要一见生财。”“好好,爷爷都依你,马上就给你改。”除了帽子之外,还有两根棒子,每个棒子都绑着一个铃铛。“爷爷,这两根棒是干嘛的。”

“这两根棒我可是专门找的最优秀的铁匠做的,至于上面的铃铛,是那个丢下你们的爹留下的,虽然这人不咋样吧,但是这俩铃铛还不错,不管这两个铃铛离得多远,只要摇动其中一个铃铛,另外一个铃铛也会响。“哇,这么神奇吗,小安好喜欢。”从此以后,谢必安每天都要抱着铃铛棒摇一摇,弄的范无救很烦,也很无奈,虽然不愿,但还是依着小安。他们不会想的,这段时候却是范无救与谢必安最开心的日子。

一场战争所造成的灾难是无止境的,伤口可以愈合,但内心的伤疤却会遗存许久,战争也许很快就会平息,但带来的危害却是许久不能平复。各国间的仇恨与经济动荡导致难民横行。无数人不是死在了敌人的刀下,而是饿死在街头,甚至是冻死于江边。

无数人无家可归,无食可吃,露宿街头,天寒地冻,生灵为其而叹。沿路而望,尽是乞丐与强盗,为了生存他们都被迫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只要能活命,一切仿佛都失去了价值。当然,其中也不乏那些不甘愿饿死与冻死,决定自己跳河自尽或者是剑刺胸口的人也很常见。

而牛奶也是其中的一员。那是念倾第一次见到他,五六岁的年纪,眼中闪烁着不甘的泪水,坐于桥上,看着水波荡漾的溪流,两脚悬挂于半空。虽也引起了一群人的目光,可都没有放到心上,最近选择这种方式自杀的人不在少数,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一个比他们年纪小的多,五六岁的年纪,本是贪玩,游乐的好时候,却不得不屈服于命运,含泪而终。

旁边的人没有丝毫怜悯,毕竟他们怜悯别人,又有谁去怜悯他们,旁边的一个贵妇人还嘲讽的说道:“到底跳还是不跳啊,耽误我时间,跳个河还矫情。”

牛奶纵身一跃,这一生什么都没体验过,便只能郁郁而终。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已经变成了华丽的卧房,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虽然杂乱却干净的异常。

“你醒啦。”

“为什么要救我。”牛奶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父母饿死的时候他没哭,自己偷东西度日的时候他也没哭,众人看他乞讨时厌恶的神情他也没哭,可这一次,他的眼泪却不停歇。

念倾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牛奶的头发,气息平和的说道:“苦都吃了,如果还没长大,就吃亏了哦。”

与同龄人完全不同的成熟感,让牛奶也是顿了顿,眼前的女孩看上去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啊。

“我叫念倾,今后叫我念姐吧,今后就跟着我混吧,在谢府,没人敢欺负你。”念倾自豪的笑了笑,“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喝一杯热牛奶,找个舒服的位置躺在床上,慢慢的闭上眼睛,进入梦乡。明天会是更美好的一天。”

那一刻,看着念倾天使般的笑容,牛奶仿佛觉得世界变了。

当他开始享受光明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期待黑暗,也开始憎恨这天下所有的黑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秦时明月之魂生阴阳秦时明月之魂生阴阳风汩|武侠他有着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武功与城府,一向强大孤傲的星魂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小说追溯到星魂成为帝国阴阳家左护法之前,讲述少年的往事。
  • 长仙策长仙策本以明|武侠何为长仙? 是名字还是境界,亦或者是别的什么? 圣洲上有耳朵的人,绝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书圣”书小舒这个名字,有眼睛的人,也绝没有一个人不想亲眼目睹书小舒的绝世风采和他手中的锈剑。 书小舒三个字,似流星一般,能照亮整个大地。 惊蛰。 一万滴眼泪咝咝垂落。 莹润透亮的雨帘化作了血色。 ——我叫本以明,本分写书以澈目明眸。
  • 万载河书万载河书兄弟请客|武侠九河大陆,乾王朝的命脉被"河书"截断。 河书是什么? 古色古香的名字,却是一个"系统"? 李恩车祸过世后,从地府被卷入这系统主世界,意外得到了"河书-武学系统",从江湖到战争,从阴谋到权谋,他必须完成第一阶段任务,才能得到进入其他低阶世界的门票。 完全真实的每个世界,和那地府,到底是如何运作的?李恩非常想把一切搞明白。
  • 江湖传说之白袍剑圣江湖传说之白袍剑圣别叫我丑爷|武侠皇家少年,天资惊人,全京城都晓得其纨绔。 十四岁之后,遭歹人暗算,热毒入体,活日不足三年,除非成为上三品武者,不然只能在烈日下自燃。 少年一年以剑杀掉三百里山贼,然后入军,剑挑三军……
  • 鬼手令之江湖奇才鬼手令之江湖奇才鬼手阿笑|武侠鬼手令。令江湖之人闻之变色,犹如黑夜里的索命镰,十年一现,见者归天。当你闭上双眼,也许再也没有机会睁开。每个人都有专属于他的故事,然而杨墨寒的故事却不属于他自己,一柄长剑,一步天涯。
  • 大悲天魔剑大悲天魔剑空成无计|武侠一个隐世门派传人和一个名门大派传人之间莫名其妙的故事。剑本凡铁,因执拿而生灵,人本凡心,因仗剑而无畏。剑长人胆,人增剑心,以心入剑,悲天悯人,天魔剑出。传闻,天魔剑为天外之魔化身所铸,后被皓月宫封印,后传言,三百年后,天魔解封,为祸天下。天魔剑更名为皓月天剑,为皓月宫传人执掌,皓月宫传人每隔二十年出山一次,伸张正义,匡扶天下。皓月宫名气在武林中日益强大,虽人数较少,但武林各大门派无人与之争锋。 QQ书友群:829200725
  • 功守道开始的武侠世界功守道开始的武侠世界流浪得写手|武侠开局一张图,武运全靠抢。 功守道:马爸爸怒送一血。 咏春:梁壁是我师傅,叶问是我师兄。 龙虎门:颠倒世界,奇侠出手,欲要扭转乾坤。 正派系统:已经签约,放心阅读。 https://m.86315.cn/info/1014948705 江湖冷、刀锋寒、人断肠。 人道十年磨一剑,出鞘之时必定光寒十九洲。 我却十年磨一事,事成之后,天下坏人皆畏惧。 开启正派系统,举头三尺有神明,人人头顶有罪恶。
  • 落花策落花策冰煎包子|武侠故事在一个不知背景的时代,因为在这个时代,江湖就是人的宿命。
  • 位面之主宰之王位面之主宰之王小周莫邪|武侠我在天龙中和乔峰喝过酒,和木婉清谈过恋爱,..在倚天中教过张三丰太极拳,邂逅过赵敏,...在僵尸道长里面和九叔学过道,...咦,怎么这是吸血鬼?
  • 荒城之局外人荒城之局外人冰风乱语|武侠实现愿望的武林至宝,沾满鲜血的谋反名单,无处不在的幕后黑手,令人窒息的暗杀行动,深不见底的局中之局,到底是坚持理想,直面黑暗,做一个无欲则刚的局外人,还是释放内心黑暗,谋划天地,成为天下棋局的操纵者?当暗夜的公子与紫衣的神捕再度相遇的那一刻,命运之门已经打开,命运的轮盘刻下传说的故事--一切从废墟中重生,名叫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