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跑得了吗?

李贤感觉到手腕上传来的力量不屑一笑,他的眼里尘亦这个凡人敢和他这样说话唯有一死,而且尘亦还拽着他的手,那么就烧成灰烬好了!

“过了?我看是你!”李贤冷声道,就要将手抽回来,可是不管他使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挣脱,尘亦的手就好像钳子一样。

李贤神色一愣,看着尘亦的目光不同了,不再是轻蔑的眼神而是充斥着忌惮。因为可以拉的住练气期八阶修士的力气,说不定本身实力就不比他差哪里去。

“原来还是个实力强大的道友啊……”李贤看着尘亦笑到:“有本事就把我放开,我们两个大男人拉着手会不会影响不太好……”

尘亦松开了握着李贤的手,冷眼看着他。

“莽夫!”李贤后退看着手上的手印,在心里暗骂一声,但是不管他这么看尘亦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实力和修仙者该有的气质。

李贤旋即从储物袋里拿出三中符箓朝着尘亦扔去身形快速后退,只见那火焰爆发将尘亦嘴角包裹起来。三张火球符,就算是练气期七阶的高手不做好防范也会被他烧伤。

在叶秋安和景汐的惊呼声里,火焰突然散开,尘亦的身影原封不动的站在那,身上的丝发衣物没有任何烧灼的痕迹,而那些散开的火焰则是全部倒飞凝聚在尘亦的手指上,化为一颗棋子般大小的小球。

李贤瞳孔一缩,二话没说的往后跑神情恐慌,他依然看不出尘亦的实力,但是单凭那一手控火之术实力绝对比他强,甚至可能是练气期九阶的高手。

控火、御剑、御水……都是筑基期修士的象征,但是有些修仙者只精通一门法术的话同样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不过比筑基期的要弱很多。

打个比方,一个刚刚修仙的修士,在练气期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炼丹的话,那么他会在练气期九阶乃至巅峰的时候就可以施展控火,虽然凝聚力和压缩程度不然筑基期修士,但是单凭那压缩的火球就可以要同阶的修士受伤,严重的可能会被炸死!

“跑的了吗……”

尘亦屈指一弹,指尖的火珠化为一道红线飞向那逃去的身影,在李贤他出门没几步那红色火珠就到了他的身后,吓得他连忙往身上拍了三张符箓。

轰!

一声比三个火焰球同时爆发还要响几倍的声音在贫民区响起,顿时附近的人都感觉大地震动了一下,而那爆炸点的地上一个焦黑的大坑里,李贤的身体外层,一个光罩碰的一声破碎了,而他直接咳出一口血。

金光符仅仅只是防御法术和刀剑的攻击,虽然金光罩拦住了火焰但是没有阻止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结果就是三张金光符报废,而他也被震出内伤。

“不愧是控火强者,难怪说筑基之下控物修士最强……”

为什么不说尘亦是筑基期修士,因为尘亦的年龄让李贤不相信,他太年轻了,在他所接触的筑基期修士绝大部分都是中年人,还有一些老头。

李贤从坑里怕了出来立即使用风行符朝着城外飞,他不敢在这里多留一秒,万一尘亦再给他来五六个火珠,他可能真的升天了。

他已经四十多岁了,踏入修仙界三十载,早已迷恋了世间的繁华,他不愿意死,他还没有活够,他要成为筑基修士,拥有更多的寿元。他的样貌是在修仙之初服用了一颗驻颜丹,所以才保持着年轻的模样。

李贤逃跑的时候,从林家矿脉跑来的宁老正好看到了,李贤被尘亦弹指间差点夺取性命,心中不由得一惊。

之前他与尘亦打斗时就已经知道尘亦的实力绝对不是练气期六阶,更何况尘亦还去了天极门那样的大宗门,实力不可能没有提示。

相比宁老,林正阳则是更加震惊,原本以为踏入修仙的他再也不用惧怕尘亦了,没想到尘亦的实力甩他太多太多了,原本还存在的报复在这一刻被压了下去。

“你们两个在这里看好了,如果我回来发现有任何异样,别怪我心狠手辣!”粗看了一眼宁老和林正阳冷声道。

尘亦的话说完,林正阳的头就如同小鸡吃米一样点着,而宁老也是表态,表示自己绝对不动这里的一针一线。

尘亦看着变成米粒大小的人影,嘴角一钩笑道:“跑不掉的……”

尘亦身形一动在林正阳他们眼里留下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另外一边,逃出城门的时候李贤回头望了一眼,发现没有尘亦的身影并没有放松,反而更加卖力的朝着森林里跑去。

就在他踏入森林的一刻,李贤的汗毛竖立,身体像是落入了冰窖一样,旋即立即拿出三张符箓拍在身上,顿时身上光芒一闪。

三层金光破碎,李贤的身子直接砸在森林里,他身体上完整的符箓一瞬间化为飞灰,李贤咳了口血神色骇然的看着从空中落下的尘亦。

“筑基期修士!”

他刚刚使用的符箓,两张金光符,一张金刚符。金光符可以抵挡练气期巅峰修士一击,而金刚符则是比金光符要强的多,想要一击打破金刚符唯有筑基期的实力才可能,所以尘亦的实力已经呼之欲出了。

“逃!”

这是李贤脑海中唯一的词,修仙一级之差如同天鸿,练气期想要打败筑基期犹如登天,而筑基期修士只是一拳便可要了练气期修士的命。

李贤连忙拿出身上的一张青色符箓,还有一张金刚符拍在身上,顿时朝着山顶上冲去。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金色符箓上画着一个小剑被他捏在手里。

尘亦看着跑向山顶的李贤冷哼一声,他已经失去了耐心,身形一动距离李贤不过数丈远。

李贤看着身后不远的尘亦咧嘴一笑,将手里的金色符箓一甩,顿时符箓上光芒一闪,一柄小巧的金色小剑刺向尘亦。

尘亦看着飞来的金光身形一缓,灵力包裹着手掌拍向飞来的小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神女有心了神女有心了你是温暖|仙侠囚神,有违天道伦理,下十九层地狱,受烈焰焚身之苦,世世为奴,永不赦免。可,那又如何,他从未惧过,哪怕下地狱,他也要与她半世夫妻。若没有她此生再无欢喜。神女玄九因神君云乾下凡,却终爱上了魔。这是个悲催男神(经病)为了让爱人想起自己,自毁修为一路作死,结果美人没抱到,被好兄弟挖了墙角。女主超美我会说。文又叫《男主们都爱我》:《男主是神,经病》以及《话痨男主神烦女主的日常》这是一本披着仙侠文的古代小言情。感觉好苏啊!反正超甜的啦!不要在乎细节!慢热,更的也慢,但会更完它!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故事!
  • 禁忌战魔禁忌战魔浊火青灯|仙侠铁城之外,清屏山上一座茅屋之前,一龄正十八,本该意气风发,但却满脸颓废之气的少年正襟危坐在石桌前,桌子上摆放着一块刚烤好不久的家畜肉,香气逼人。在这少年正对面,一下人打扮的仆人不屑的看这少年,眼中尽是嫌弃“古邪少爷,今天是你的成人礼,这是家族让我送过来的礼品,趁热赶紧吃了吧”奴仆口里虽然叫着少爷二字,而言语举动之中却没有一丝的尊敬之意……
  • 苍霜歌苍霜歌疯子良|仙侠少年郎,长剑行,烈酒放歌随风笑。痴情郎,驭风之,为爱入狱猖狂年。神魔界,通天体,碎山断江立天地。仙人地,缥缈云,不在六道脱轮回。永恒者,故已逝,躯化万界看苍生。
  • 九域风九域风江小飞鱼8|仙侠天下分为九域,九域之间由传送石相通,但历经万年之后,许多穿送石已经破裂,各界域之间可以说是互不通信来往。九域之中修仙门派多如牛毛,但凡人想要修仙,需要仙人引路。可惜云云世间,幸运之人少之又少······诸葛流云原本是小石城酒肆的一名小二,一心想学道术,却苦无机缘,后来偶遇天魔门少主司徒楚楚,两人在一次危难之中失散···后来他拜入仙云道门,几番周折,学得灵犀道法,走上一条崎岖修仙之路···[
  • 花落知多少花落知多少蜀中浪子|仙侠传说数千年前,天界三颗邪星降世,落入凡间,幻成三把神兵,分别是“天邪”,“破军”,“贪狼”,神兵降临凡间,周遭浩劫由此而生,这“天邪”更是六界第一神兵,拥有无穷法力,能破万物,传言“得天邪者,得天下。”众生皆有欲,如此神兵焉不动心?
  • 还你太平天下还你太平天下风乱心|仙侠谁在说?说千古英雄,说仙妖鬼神奇传说?谁在唱?唱大江东去,唱英雄与运筹帷幄?谁在哭?哭郎君不归,哭仙山上天人永隔?
  • 吾之飞剑似门板吾之飞剑似门板妖道阿月|仙侠炼丹炉炼出来的飞剑见过么?你见过门板似的飞剑么?主轻松搞笑风格,新人文笔不喜勿喷
  • 别后相思是几时别后相思是几时璟渔|仙侠上一世,是谁长久的陪伴,入了谁的眼,近了谁的身?轮回过后,是谁不经意的回眸,倾了谁的城,乱了谁的心,误了谁的生生世世。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当繁华落尽,离然是否还愿意牵起她的手?笑容的背后是谁也看不见的落寞,墨痕又是否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 杀鬼子修真路杀鬼子修真路阮家之猫|仙侠父母被鬼子杀害,陈徵远发誓报仇。偶然吞服混沌珠,他踏上修真路,战斗与修真两不误,...
  • 三剑为斐三剑为斐Fayluv|仙侠这是本人的第一部作品,背景虽然是仙侠题材但内容完完全全是自己的经历已经一些感受,希望各位会喜欢。诚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