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章 夺运

关于夺人运一说。

见了许多想走捷径的,从外间争夺各种自己所需的资源,包括,钱,物,命,运,福德,等等。

可以理解,因为有所求,便会想方设法去得到。

不管哪个世界都是如此。

不过,夺的前提,是对方有才可以。所以这是个有意思的事儿。

我见过一个倒霉蛋,他每一世,都兢兢业业,克己守礼,循规蹈矩,行善积德。只可惜,命不好。

每一次都会碰上大气运者,好不容易攒下一点家底都被大势裹挟,虽然没有死无葬身之地,但也好不了哪去。

你说要是真的倒霉透顶吧,倒也不至于,每次都碰见大气运者出世,就是一项顶顶了不起的事儿。

偏偏这些大气运者或多或少都会被他无意之中施恩,偏偏他自己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帮过别人,自己心里的那杆秤永远都是一出一进收支平衡。

而被他帮过的那些人却不这么想,一直觉得应该有所表示,一来二去,反倒被他的人情往来的方式越加越大。从而引起更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儿。

他自身却是不知晓的,他有时候也会觉得头疼,自己每一世都有安分守己的过自己的日子,并未做大奸大恶之事,也无大是大非困扰,行善积德却也是有的,虽然本心并非为了让自己下一世大富大贵,但稍微日子好过一些却也是好的。

然而,并遂人愿。

每次轮回之时,他都觉得有些奇怪,若是自己命不好,投胎路上那些鬼差大人们对自己几多包容与温和,并无凶神恶煞之态,可过桥时候饮汤时候孟婆一脸莫名的怜惜的神色却又是让自己心中惶惶。

自己不善交际也不善言辞,只是按照那些规矩,该做的一件不落,不该做的半步不动,甚至连念头都不回起。而路遇落难之人,有余力之际并不吝啬。而自己搭手的那些人也都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人,就算偶有偏执的,也并不多言,递上一杯水,添上一碗饭,偶尔送出一件棉衣,过去了也就忘记了。

却不知自己为何世世都过得那么艰难,即便是同等的事情,自己却是要比别人少收益若干。那些只是被送出去了,不然就是不见了,剩下的倒是可以养活自家,但是要想去做些什么或是积攒下多少却也是不可能的。

一世世过去,反倒不会在意了,反正大富大贵大风大浪都不会有了,即便是生逢乱世自己也可以平顺的过上一生。这就有些尴尬了,自家人也都是这样,只要跟自己沾边的,都是没穷没富活到老的。

想想也就知足了。

只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过桥时候被一脸纠结的孟婆叫住,等在一旁,想了一下这几世的事情,也不没什么不一样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周遭竟然都走空了,只剩下了自己和孟婆两个。

孟婆递给自己一个杯盏,说是让自己去帮忙跑个腿,酬谢就是一顿酒。自己倒是并不好酒,不过帮忙的话倒也没什么,自己本就闲人一个,每一世差不多除了名字衣服长相不一样,经历大体都差不多。就算是前十几年有各种出身经历,后面都会变得差不多,等到三四十岁左右就差不多一个模子拔下来了,早走晚走都没什么区别。

抱着杯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跟凡世的盏样式没什么不同,都是灰扑扑的粗陶制成,不一样的可能就是这个魂魄可以碰到?

孟婆并没有告诉我去哪里,我也没问,但是我们似乎都知道我是晓得去哪的。很奇怪的感觉。

抱着杯盏,我溜溜达达的走到一片花海,感觉很像以前一世生活的村子,一条土路蜿蜒而行,可以望见一颗大树,也不知道上面是不是结了许多果子。

路两侧的花海红彤彤的,像火一样,开的浓烈却不刺眼,并没有什么味道,却像是有一些虚无缥缈的歌声,仔细听却又什么都没有,奇奇怪怪的地方。

这一路感觉很远却又很近的样子,感觉从桥上没走多远就到了,但想想好像自己又是走了很久。可能是自己死后变成魂魄了就记不得事了吧。

刚走到树跟前就看见一个小楼在树的另一边,难怪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走近才看见这树竟然那么大,像是把天撑起来一样,高的不得了。

走进小楼,才发现原来这竟然是一个酒馆,老板娘在柜台里面打瞌睡,小二哥依靠在窗前闭目养神。

把杯盏放在柜台上,我在想要叫醒哪位,想了想还是算了,等下就等下吧,反正孟婆并没有说让我速去速回。多等等也没什么的。

这里气氛感觉很好,我都想睡一觉了,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转身走到门外,靠在路边的大石头坐了下来,睡一觉好像也不错。

唐秋睁开眼看了一眼柜台,在那个杯盏上停留了一瞬,又看了一眼已经睡过去魂魄,有些无奈的敲了敲柜台,叫醒打盹儿的小矮子。

弦歌看了一眼杯盏,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原来是他啊!抬手拂过杯盏上方,顺手拿起团扇遮住了脸,打着哈欠,睡意朦胧的扔下了一句,一会儿他睡醒了把杯子里的酒送给他就好了,喝多少随意,别劝,剩下的都给我装起来。

看着踢踢踏踏就上楼去睡觉的小矮子,唐秋也扯出一张躺椅躺了上去,这时候太适合睡觉了,安逸。

等路上的那位睡醒了时候,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趴在了酒馆里的桌子上,面前有一个金灿灿的盏,大小跟自己带来的一样,里面金光闪闪的酒看起来透亮,却又像自己以前炖的肉汤一样,看着就熨帖。

小二哥还在睡,老板娘却是不在柜台里面,但也不难猜出是去补觉了。

想到这个应该就是孟婆说的酬谢了,看到旁边有个空的白瓷瓶,想了想,还是将杯盏里的酒分出来一半倒进瓷瓶里。

看着金色的液体流进瓷瓶,瓷瓶竟然也晕染出金色的豪光,看着就很温暖。

一半的量倒了进去,刚好装了七八分的样子。就顺手将盖子盖上放在一边,端起剩下的放在了面前。虽然自己并不太喝酒,但这个看着就很舒服,感觉更像是自己熬的汤,并无排斥感,应该是很好的吧。

慢慢入口,味道醇香浓厚,不辣,反倒有些淡淡的甜,却又不是蜂蜜或是糖浆的感觉。喝到肚子里,浑身都像泡在热水澡里一样,说不出的舒服。

杯盏不大,但是感觉自己喝了好久,里面还有半盏的样子,感觉自己似乎是醉了的样子。早知道自己酒量这么差,就跟小二哥再要个小瓷瓶,多倒出一些了,总比自己浪费了好。

在醉倒的一瞬,他如是想。

在客人再次趴在桌上的一瞬,唐秋睁开了眼睛,看着客人装好的小瓷瓶,之前的白瓷已经变成了一个暖金色的小瓶,七八分满恰好是这个小瓶能够容纳的量。

这位客人对规则有着超乎想象的敏感啊!恰恰好,又刚刚好。发乎本心,忠于本心,合乎于道,遵循自然之理。

真好!

剩下的酒水滋养着杯盏,一瓶一盏颜色趋于一致,杯盏中的酒水竟然自己飞向了熟睡的客人,像烟霞一般融入客人体内。杯盏里只余浅浅一个碗底的痕迹,映着豪光,衬的一杯一瓶更加喜人。

将一杯一瓶收起,小矮子这么在意,一再强调,果然是惦记着人家的功德。

这位客人周身的功德若不是借着这酒,怕是自己都发现不了一丝一毫,没想到小矮子还是有几分眼界的。

既然客人还没睡醒,就好好睡一觉吧!

时光正好,适合小憩。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理想未央理想未央溪石青衣|短篇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悲壮之歌,从理想主义者到一个纯粹的现实主义者,这中间的变换有多少的无奈和辛酸.知识分子在当今社会经济大潮中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学生时代编织的理想之梦是否会被世俗和现实记得粉碎?80后这代知识分子的理想在欲望和现实中激烈的挣扎着。只有我们这代人自己可以读懂我们自己心底的那一抹理想与温暖。
  • 初爱日记初爱日记地狱浪漫天使|短篇发生在深圳的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连街道都是真实的,甚至真实到一张电影票都可以在网上查出来。除了人名用化名,作者把它记录了下来。此书看的是一种真实,没有夸张和华丽的剧情。更多的是前期主角间的对话,和后期主角悲伤的回忆。
  • 西行之旅西行之旅梦殇枝地|短篇我们的爱情结束了,然后疫情过后最想做的事是什么?我选择了西藏之旅,放下你,放过自己!
  • 和明星做邻居以后和明星做邻居以后无方圆|短篇为了还债到S市打工的梁佑伊,租房第一天在门口救了一个生病昏迷的人。一来二去发现,这人竟是三个月前突然宣布暂时息影的当红明星景亦涵?!而且就住在隔壁?!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仅仅两三个月的功夫就变得如此落魄…… 而他俩之间又会有怎样的故事?是啼笑皆非?是爱恨情仇?还是欢喜冤家?
  • 风火人间风火人间小杰杰队长|短篇作品以大学(学堂)环境为背景进行创作,又带有古代江湖色彩。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大学里的社团是作品中派别的原型。王仁、余姬和他们的同学、战友们对整个学堂环境、社会环境,社会生活中存在的种种矛盾、不公平、不合理的现象进行揭露和反抗,他们不是要推翻什么,也不是要否定什么,只是想让更多的人提高自身的道德素养,互相尊重,人人平等。在王仁的心里一直追求着一个和谐平等的世界,对于社会、生活中存在的矛盾、不公平的现象。王仁一直在努力寻找,寻找一个能改变,改变这样社会环境的方法,历经种种的磨难,看透了生活在各个阶层的人嘴脸,历经风云变化,在茫茫人海中,漠然回首,却不见埃尘落定。
  • 一生一梦一浮沉一生一梦一浮沉烟吹十里|短篇她是魔族备受宠爱的公主,人生道路平坦的连一颗小石子都没有。只是她没想到遇到了一个放在心上的人,而他陪了她一生,也赔进了自己的一辈子,只是他从未提及。可梦醒时分,他却没了踪影……
  • 清凉山清凉山北海有鱼虾|短篇我们所怀念不过是我们逝去的青春,那茶花树下动人身影是那样的让人迷茫!
  • 南城北妄南城北妄下凡历劫的猪|短篇本来就是错误的选择,为什么到最后还是输了。当年,南城莫名的离开,让北妄苦苦寻找了七年,等找到南城的时候,一切都变了。等待太久得来的东西,多半已经不是当初自己想要的样子了。南城北妄。
  • 以光纪年以光纪年真是瓜皮|短篇笔者高考完在日本游历时听来的故事,真真假假,是是非非,经过朋友漫长的翻译才明白。河川里飘着樱花瓣,樱花瓣中藏着经人口口传的故事。
  • 适志先生传适志先生传石先生适志|短篇人生路漫漫,切勿弄机巧,上下而求索,勤苦以修证,将凡心归圣,身自然化归,去回复往来,岂有不顺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