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建筑 sa真人厅,官网

第1873章 不拣可惜,捡了恶心!

上官雨桐此刻的遭遇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往上,距离那层还有两米左右距离,往下,距离龙云天所在的窗口也有一米多!
   那名突然出现的短发男子手里赫然拿出了一把银色的沙鹰手枪,粗壮的手臂把西装撑得鼓鼓的,可以想象能单手使用沙鹰的手臂是多么强壮。
   男子逗趣般的看了几眼,随后瞄准了窗外上官雨桐安全保障用的绳索!
   只要这么一枪,上官雨桐就会因为绳索的断裂而坠下数十层的高楼粉身碎骨!
   上官雨桐根本连后悔的时间都没有,悬在高空中的她除了等死,几乎已经毫无机会逃跑!
   “解开绳索!快!”
   下方,龙云天的喊声让上官雨桐瞬间大脑一阵清明,朝下一望,龙云天已经探出身子,伸出了双手,试图接住她!
   在这样的一个角度,仅仅靠平伸的双手,接住一个人,哪怕是个身体较轻的女人,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许世界级的举重运动员也无法平举一个坠落下来的女人!更何况还是在腰部靠着窗口,用力都难以彻底用上的时候。
   上官雨桐犹豫了,因为她知道,如果龙云天双手去接她,哪怕是到最后仅仅是拉住她,那么也很可能会拖累到龙云天。
   他应该也明白这点,可为什么还要这么毫不犹豫的要接自己!?
   他是故意的?不可能,这一切肯定已经被站上面那层的人所注意到,他没必要冒风险哄骗自己跳楼,再者,自己还有得选么!?
   不过,上官雨桐不想领受这么份意外的情意……即便这个男人没给自己好映像,可上官雨桐并不想连累别人。
   “砰砰!”
   两声枪响,那站在窗口的短发男子已经开枪,不过由于玻璃的折射,阻挠了子弹轨迹,他没能射准上官雨桐的绳索,只把那钢化玻璃的大窗户给射成了碎片。
   龙云天见上官雨桐一直不决,气得大骂道:“你再不跳你就是母猪!”
   “你说什么!?”上官雨桐气得面色赤红。
   “我说你是母猪!不敢让我知道你多重!”龙云天大喝。
   上官雨桐肺快气炸了,这个家伙竟然敢这么当面辱骂自己,跳就跳,大不了一起死,自己死前还为民除害呢!
   在那名短发男子即将选择射击上官雨桐身体的时候,上官雨桐解开了自己腰部的扣环,身体直接朝下方坠落!
   这一瞬间,上官雨桐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她这一决定,毫无疑问是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龙云天!
   一双大手轻松的托起了上官雨桐的身子,不等她细想,就已经从窗外被抱进了楼道内。
   可是,龙云天这一抱的姿势有些暧昧,上官雨桐感到一只火热的大手正捧在自己的臀部上,自己那敏感的屁股被用力地捏住,覆盖着,让她忍不住要发出呻吟,哪怕……知道这很不是时候。
   龙云天根本没考虑这么多,将上官雨桐放下后,也没闲心看上官雨桐火烧的俏脸,立刻道:“他们的人肯定已经发现我们,不出意外立刻会到这个楼道里来追,我在这里拦住他们,你先下楼。”
   话音刚落,上面楼道传来跑步声,几个黑影破门而入!
   上官雨桐根本没来得及反对,就被龙云天一把推开,踉跄着差点没摔下楼梯去,但龙云天的巧力也是恰到好处,上官雨桐转了个圈,刚好人靠在墙壁上没摔倒。
   “聪明点就去叫人,拖累我大家一起死!”
   龙云天说话的同时,已经跨步跑上楼梯,迎面而来的两个最先出来的黑衣男子正自叫喊,已经被龙云天从下而上的两拳给闷了回去!
   对于龙云天的粗鲁,上官雨桐此刻已经没半分不满,当她看见龙云天独自冲上去顶住那潮涌下来的打手,上官雨桐感觉自己的眼眶火辣辣的……
   自己一直这么怀疑他,嘲讽他,甚至不惜要把他当嫌疑犯抓他,可他竟然还要为这样的自己,去挡住那群凶神恶煞的人,就连问都不问声!?
   仅仅是因为自己是林若云的朋友,就值得拿命来搏吗?!
   这些想法只是在脑海里一瞬而过,上官雨桐知道龙云天所说的是实话,自己不逃只能是累赘,所以以最快的速度,几乎以跳跃的方式从楼道里下去!
   当上官雨桐跑进安全有接应的楼层的同时,只听得楼道里传来“砰砰砰……”嘈杂惨烈的枪响声!
   上官雨桐只觉得心脏一阵收缩,冲着赶来支援的七、八名警员大喊道:“拿枪!立刻跟我上楼!其他人维持大楼秩序!封锁整栋大楼的出口!”
   很显然,枪响声会引起大楼内部人员的不安,所以作为警局局长的她首要任务还是要保证没有无辜人员伤亡。
   而这次的调查对象已经开枪,所以不论有没有其他证据,都可以抓捕他们归案!
   带着一群同样火急燎原的警员,上官雨桐带头再度冲回楼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有没有事!?
   当来到逃跑下来的那层楼面时,上官雨桐与一干警员都震惊了……
   满楼道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大片的地面,那群死不瞑目的黑衣大汉,仿佛死前看到了最为恐怖的东西,表情极度扭曲。
   上官雨桐在这群人中没看到龙云天,心里放下块石头,又指挥着一干警察继续往上层,推开了安全出口大门,往外一看,再度被震撼。
   走廊里的地毯上,横七竖八地躺倒了十几名同样西装革履的保镖类人员,这些人死前还握着手枪,但无一例外的,所有人的头上都被打穿了个弹孔!血水与白色的粘稠体迸发出来。
   其中还有一名让上官雨桐绝对忘不了的男子,正是那个试图拿沙鹰打断自己绳索的家伙,此刻同样已经躺在地上没了生气。
   这里,还是没龙云天!
   上官雨桐心里只剩下一个叫人头皮发麻的信息——刚才的枪战,是那个男人一个人做掉了这群人!?
   以上官雨桐的思维,怎么都想不通一个人如何做到这种程度,这无异于是冒着枪林弹雨近身去肉搏,那可是子弹啊……
   终于,上官雨桐理解了,为什么自己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姐姐,会郑重警告自己,不准招惹那个男人了……
   “局长!接下来怎么办?”一名副手警员立刻问上官雨桐,他们对眼前的状况已经茫然。
   上官雨桐深吸一口气,稳定下心绪,道:“封锁这里,派人立刻处理现场,今天的事情保密,对外界公开的时候,就说这些人是相互火拼而死。”
   警员们很是纳闷,但上官雨桐平时积威太深,又有雄厚背景,都下意识的不敢多问,开始去执行。
   上官雨桐望着满是尸体的走廊,想起适才惊险万分的一幕幕,嘴角不易察觉地露出一抹微笑,自言自语道:“坏蛋,走也不说声,害我白担心……”
   与此同时,已经坐着电梯来到大厦中间一层足浴中心的龙云天,正被一名身材袅娜,穿着火红旗袍的老板娘领去一个包间。
   自从成了百万富翁后,龙云天开销也随意起来,虽然只有自己一人,但直接包下了一个双人间,原因是单人的太小,跟别人合在一起又不舒服。
   刚才的一翻战斗,虽然在龙云天看来轻描淡写,毕竟那群人只算打手,连特种兵的水平都没有,可总归杀了十几个人,心里有些烦躁,最好还是来做下按摩放松一下。
   可就在走去房间的通道里,迎面却是走来了一个熟人。
   一身宽松的丝质上衣,下面是条黑色亚麻裤子,材质上成,款式老旧,很有复古情调。面带微笑,就跟邻家老大爷一样。
   正对面走来的,不是别人,却是一面之缘的周光年,也就是那天被周东成得早先立场的东兴大佬。
   “龙先生,这么好的兴致,也来这里洗脚?”周光年倒是很和气,红光满面的说。
   龙云天本来不想跟他打招呼,其实看见他在这里,基本也就可以确定,刚才那群人跟他脱不了关系了,但龙云天对这些都无所谓,那是警察管的事情,自己只来按摩的。
   “周先生不去收尸?”龙云天问。
   周光年一脸迷茫,“收尸?收什么尸?”
   “哦,那就当我多嘴。”龙云天笑了笑,打算离开。
   周光年“哎”了一声喊住龙云天,面色淡然的说道:“龙先生,有句话希望你能听一听。”
   “什么话?”
   周光年凑近了说:“凡事留有余地,井水不犯河水。”
   “你这话不衔接,不连贯”。龙云天微微笑道。
   “意思在了就好”,周光年一脸坦然的说。
   龙云天轻笑了声,“我以为你会说狗急跳墙。”
   “那也不是不可能”,周光年脸色难看了些。
   “那我就等你跳吧。”
   龙云天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跟在周光年身边的一名男子脸色狰狞的问道:“会长,这小子太不识抬举,破坏我们的生意,还打死了我们的客人,竟然还敢这样对会长,会长您为什么不让我开枪毙了他!?”
   “你毙得了他么?”周光年面无表情的问。
   男子沉默,他知道自己的确无能为力。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要动他,必须一击必杀”,周光年冷笑道:“走吧,下楼去,死的都是群蠢猪,不足为虑,我们还是去配合警方的搜查工作,我周光年,可是个遵纪守法的生意人。”